隨筆。熙夏同居設定。
可以視為命運小姐的後續……吧。
我本來想寫肉的,結果我只能OOC到接吻而已。




  我最喜歡的女人,卻不是最適合我的人。

  關予夏躺在三人座沙發上,右手撐著頭,一臉無聊地盯著播映韓劇的電視機。男主角正對著天空嘶吼,台詞裡滿滿全是追不回女主角的懊悔與痛苦,雖然觀眾都知道最後會有一個完美的契機與絕佳的巧合,讓兩條平行線再度相交,安排取捨男女主角的距離,藉此玩弄觀眾的心,幾乎每一套被稱為「神作」的偶像劇都長這個樣子。
  客廳牆上的時針走到凌晨兩點,韓劇在播片尾曲了,李呈熙還沒回家。
  關予夏鬼叫一聲,像睡到被自己打呼嚇醒的犬隻,懊惱地從市內電話旁撈回自己的手機,解開螢幕鎖(有鑒於手機裡頭有太多關予夏心血來潮拍的李呈熙,在刪照片和鎖屏幕的選項中,關予夏選擇後者),李呈熙五小時十三分前傳來的訊息:「要加班,快點睡。」
  你叫我睡,我就睡嗎?我有這麼聽話嗎?我是你的狗嗎?面對一桌子沒人處理的菜,關予夏憤恨不平地按著鍵盤回:「隨你便!狗大便!」
  關予夏把晚餐全部倒進李呈熙家廚房裡那小小的藍色塑膠桶,氣得洗了半小時的澡,覺得躺回床上太不甘心,就坐在客廳看電視,一路賭氣到凌晨,關予夏的眼睛紅得像發炎,乾澀得發疼。
  電視機傳出戲劇播畢後的預告旁白聲,關予夏揉著眼睛把手機隨意擱在沙發的縫隙裡,拿遙控器準備要關電視,幾乎是同時,大門響起鑰匙孔被轉開的聲音,關予夏下意識站起來抬頭看向玄關。
  為趕單而加班到不成人形的李呈熙剛脫下皮鞋,就看見關予夏傻傻地站在客廳喜出望外地看著他。
  「李呈──」熙狗大便你捨得回家了是嗎!關予夏來不及說完,李呈熙踩著臭襪子衝向他。
  迎面而來一個疲憊的擁抱,關予夏愣在原地,李呈熙累得連說話的聲音都軟綿綿:「我回來了……」
  一反常態這次是由李呈熙掛在關予夏身上。
  關予夏伸手回抱他,兩手撫著李呈熙僵硬的背脊,側臉緊緊貼著他的耳殼:「你沒有回家吃飯我很難過。」
  「嗯……」李呈熙鼻音濃重地答。
  「你衣服每次放進洗衣籃都沒翻面我很難過。」
  「嗯……」
  「你偷偷跟路梓希聯絡我也難過。」
  李呈熙頓了一下,「嗯……」
  「品伊跟我說過你和梓希的事,我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過好幾年又復合的情侶也是有的。」關予夏的語氣沒有任何表情,李呈熙突然拉開彼此的距離,他疑惑地看著關予夏,關予夏也不明所以地回望他。
  李呈熙瞪著關予夏眼皮摺痕極深的眼瞳,撐著夜半不睡覺而睡眼惺忪的紅眼珠,李呈熙捧住他的臉,輕輕在關予夏的眉骨落下一個吻,感覺眼角被嘴唇碰觸到的柔軟觸感,關予夏閉上眼,任李呈熙的呼吸打在他臉上。
  他小力地咬他的唇珠,關予夏退了一步卻被拉回來,李呈熙調情似地用門牙蹭他的下唇,關予夏張嘴想叫他住手,下一秒被李呈熙出其不意地吻進口腔,濕熱的舌頭滑了進來,關予夏的上顎被磨擦得雙腿發軟。
  關予夏睜開眼,還沒能看清,撞入他視網膜的李呈熙像要把他的樣子刻進眼底那般專注地凝視著他。

  我最喜歡的女人,卻不是最適合我的人。
  最適合我的人,不是個女人。


  關予夏摟著李呈熙的脖子一路吻進臥室,凌晨四點他從一片狼藉的床舖抽出被李呈熙扣住的手指,不禁在想,李呈熙完全就是轉移話題的專家。


FIN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