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捲門在李呈熙背著關予夏出店門,伴隨老闆娘無良的大笑聲中拉下。

  他一共給柯品伊打了五通電話,全部都沒有接,李呈熙不禁在想難道是登錄錯了號碼嗎?他一年前因為工作的緣故換成智慧型手機,舊門號裡的通訊錄是一條一條對著輸入進去的,難免會出錯,何況他從來沒打電話給柯品伊過,無法證實正確度。

  背上負擔關予夏不斷下壓的體重,不擅長體力活的李呈熙走到一半差點跌倒,坑坑巴巴的柏油路令人頭皮發麻,他貸款買的轎車停在距酒吧五分鐘遠的收費停車場,平常走起來短短一段路,因為關予夏顯得異常遙遠,李呈熙無聊地想,那些偶像劇裡面還能公主抱女主角跑進醫院的男主角其實都是在表演特技,不實際啊不實際!

  「喂,到了,關予夏,自己坐上去。」
  「不要……」
  「不要個屁啊,快點啦。」
  李呈熙把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背對座椅下放關予夏,酩酊大醉的關予夏就像沒骨頭似的黏在皮椅上。

  李呈熙看著關予夏不安穩的睡臉嘆氣,他脫下西裝外套蓋在關予夏身上,關上車門回到駕駛座。

  一路上關予夏都在呻吟,斷斷續續地叫著柯品伊的小名,夾雜無數句的對不起,李呈熙打開廣播試圖分散注意力,起碼不用再聽關予夏無意識的疲勞轟炸,車內音響流瀉披頭四樂團的Let it be,緩慢輕柔的曲調讓李呈熙在等紅綠燈時才查覺到,自己的腦子有多亂。

  畢業以後他見過關予夏的次數不超過三遍,其中兩遍還只是偶然察覺對方就站在捷運上的隔壁車廂,李呈熙也沒有上前打招呼,反正碰了面也不知道要聊什麼好。

  總不能聊柯品伊吧?難道要問你們過得好嗎?準備要結婚了嗎?李呈熙光想想就胃痛。

  他刻意不去關心,只要不過問、不知道就不會在乎,無論柯品伊或關予夏,李呈熙因為放心不下,所以他不敢在乎。

  「小伊、小伊……」關予夏再度呢喃柯品伊的名字,李呈熙轉過方向盤直面到家的最後一個路口,關予夏的哭腔讓他想忽視都難:「小伊,你別哭啊,你哭了,我會更難受……小伊……我沒有不喜歡你,只是……只是我又不知道什麼是喜歡……」

  李呈熙把車停在公寓前規劃的停車格裡,熄火的聲音讓他的心跟著沒了底氣,他把關予夏扶下車,背著他打開鐵門,一格一格走在回家的階梯上。

  他租賃的公寓被房東改造成單身套房,共一廳一房一衛浴,就獨居男子而言算是很不錯的環境,算一算也有個十來坪,隔音良好,至今沒被夜夜笙歌的鄰居吵過。

  李呈熙隨便地脫掉自己和關予夏腳上的皮鞋,送在他背上反芻的關予夏進廁所,順道把他那件被子母車沾到的、不曉得累積多久的髒污和油漬的白襯衫和西裝褲換下來。
  關予夏抱著馬桶迷迷糊糊地乾嘔,什麼都沒吐出來,見狀李呈熙繃著一張臉幫他洗臉,拿乾毛巾擦乾他白白淨淨的……李呈熙頓了下,噗的一聲笑出來:「小白臉。」

  關予夏被李呈熙放到起居室的單人床上,畢竟他總覺得把人丟在地上真的是太沒天良了,雖然他很想這麼幹。

  李呈熙站在床邊,關予夏長得還是和他印象裡那個留著愚蠢M字瀏海的屁孩沒什麼兩樣,不過是臉變得長些、天生的金髮被剪得短到能看見關予夏最自卑的招風耳,李呈熙瞇起眼,意識到自己居然這樣盯著這生物的臉整整十分鐘以上。

  李呈熙打了個冷顫,徹底被自己噁心到,他決定去翻翻關予夏的西裝褲,用他的手機來連絡柯品伊。

  滑開關予夏手機的時候李呈熙在想這年頭還有不設密碼鎖的人啊,雖然是給他省了很多麻煩啦,等到他看見通訊欄閃著數字提示,而恰恰好那個數字是五,李呈熙開始有不好的預感。

  他點開五通未接來電的通訊號碼,不偏不倚正巧十個數字剛好全是他自己的電話,李呈熙一瞬間血氣上湧。

  這世上究竟有哪個白癡粗心到可以把柯品伊的電話號碼輸錯成關予夏的?什麼?那個人就是我?怎麼會呢!我可是被公司裡的女職員封了「擁有神秘氣質的英俊瀟灑優雅男神大人」稱號的李男神!李呈熙大人是也!啊哈哈哈……

  完敗的李呈熙徹底石化。對無論是存錯號碼、或是能完整背出封號的自己都感到很絕望。

  「等一下。」李呈熙猛一抬頭,不對,有什麼不太對勁,這麼說,這幾年生日和新年都會定期收到的祝賀簡訊,原來不是柯品伊發的?

  是關予夏?
  哈?

  李呈熙這才正式遭遇了文化衝擊,為求證他極度無恥地忘記要先聯繫柯品伊,打開關予夏的訊息匣,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豋愣!果然看見由關予夏手機送出的簡訊,李呈熙看著短短一行文字,生日快樂、新年快樂,連他都不明白自己此刻究竟被什麼給觸動。

  他不過是在想,關予夏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發訊息給他的。

  突然屏幕跳出通訊軟體的訊息提醒,李呈熙不經意地點開,發現一個名叫「品妤」的女性傳來的曖昧訊息,每一封都問他還好嗎?需要人陪嗎?肚子餓了嗎?想我了嗎?小夏,我們被你女朋友發現了嗎?

  而全部已讀不回的關予夏顯然不是在等她的消息。
  良心已經被狗啃了的李呈熙打開關予夏和柯品伊的對話框,如同想像一樣,全是關予夏請求原諒的道歉字眼,附上數量驚人的貼圖和顏文字。

  注意到訊息的最末是由柯品伊發出的聲音訊息,長達整整五分鐘,李呈熙小小地掙扎了一下,理智緊張地叫他千萬不能聽。這是家務事,柯品伊和關予夏的家務事等於什麼?等於關你屁事,李呈熙,這不關你的事,別按下去,別這麼做,你肯定會後悔的──等他回過神,螢幕上三角形的播放鍵讀取變成兩條直線的暫停鈕,李呈熙在心裡暗叫不妙。

  柯品伊帶著哭音的啜泣聲從手機的喇叭裡響出來。

  「關予夏,我知道你很重視我,我知道我對你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我知道你很努力在用我期望的方式喜歡我了,我們在一起這麼久,我怎麼會不知道。」

  「可是,小夏,光是這樣是不夠的,我想過好多遍屬於我們的未來、我們的生活……我發現,我想像不出來,你說想和我結婚,但你卻不願意和我生小孩,你說你想買房子,我們走進房仲公司,你回答不出來自己想住在怎樣的房子裡,你看到我父母親開始會躲躲藏藏,你說現在看到他們,你會很心虛,但你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心虛。」

  「你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小夏,你是我這輩子用盡全力去抓住的男人,我喜歡你勝過一切……」

  柯品伊的聲音過於顫抖,導致一句微弱的告白被抽噎聲給埋沒。

  「只是,是不是終究只有我一個人是沒辦法填補你的空缺的?你對親人的遺憾、你害怕被丟下的不安,只有我一個人,對你來說不夠?所以品妤跟你說她喜歡你,你也就相信了。」

  「你對我承認品妤的事情時,我真的非常生氣、真的覺得非常沮喪,甚至連殺了你的念頭都有了,但等我冷靜下來,我發現我不是對你、也不是對品妤感到失望,而是對我自己,我對柯品伊很失望,我沒辦法成為關予夏活下去的根基和自信,等我認清這點,我才懂了,這麼多年,我們還是在玩辦家家酒,你負責扮演一個最棒的男朋友,而我的角色是一個對你深深著迷的女孩子。」

  「小夏,我們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好不好?」

  「這次我們真的分開吧,好不好?」

  柯品伊的話語被消融在一陣如同雜音的風聲裡,李呈熙捧著關予夏的手機,腦袋一片空白。

  柯品伊的話是苦的,聽得他一陣心酸。

  至少當年他喜歡柯品伊的時候是很誠實的,不帶雜質的,至少柯品伊是個很懂事的人,他的喜歡被很有禮貌地結束掉,但是她不是,他沒有自己那麼幸運。

  柯品伊喜歡的是一個受過傷,就註定一輩子好不起來的人。

  連帶她的喜歡,都跟著好不起來。

  他把關予夏的手機放回西裝褲的口袋,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走到屬於他的臥房,登門入室的關予夏穿著他的過季上衣,哭成凸眼金魚的雙眼緊閉著,被一床單薄的棉被裹著動彈不得。李呈熙掀開被子,把關予夏擠到牆角,共躺在狹窄一張雙人床上。

  他望向天花板,身體湧出一股光怪陸離的分裂感,把他的軀幹和意識分解開來。

  「欸,關予夏,你到底在幹嘛啊?」李呈熙知道關予夏聽不到,這樣正好,他放心地肆無忌憚地說:「你以為我當初放手是因為什麼?我以為你會對柯品伊很好很好的。」

  「我以為你可以比我更喜歡她,結果你到底在幹嘛啊?」

  「早知道會變成今天這樣,畢業那天我就應該狠狠揍你,把你打到連你爸媽都認不出來──啊,我忘了,反正你爸本來就認不出你了,哈哈。」

   李呈熙頓了頓,自己清楚說過頭了


  「……扯到你爸就太過火了,抱歉喔。」

   內心不由自主地內疚起來,李呈熙就不講話了。

  李呈熙把棉被拉過來一些,感受到關予夏如同幼崽般高的體溫,他閉上眼,半點睡意都沒有,李呈熙還有很多想說的話,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如果可以他多想用冷水潑醒關予夏,痛扁他一頓,看能不能把他打醒。

  「欸,關予夏,憑什麼因為你沒有得到愛,就可以不懂怎麼愛人?」

  這句話,李呈熙記得自己在高二那一年問過關予夏,關予夏選擇笑而不語。
  他們倆在校慶運動會最熱烈的時刻站在頂樓觀望究竟是哪一班會得大隊接力冠軍,這是李呈熙和關予夏唯一相像的地方:拋頭顱灑熱血的事一概不幹(為柯品伊爭風吃醋的話不算)。他們都有事不關己的才能。
  底下的人各個拍手叫好,勢如破竹的加油打氣聲和裁判的哨音響徹雲霄,明明校園熱鬧得像廟會一樣嘈雜,李呈熙只感覺靠著牆趴在手臂上的關予夏好像哭了,除此之外的背景是全然地安靜。

  因為李呈熙喜歡柯品伊,所以他知道柯品伊最喜歡的關予夏是什麼樣的人,包含他的過去、他沒對任何人說過的故事。

  九歲就離開台灣的關予夏待在英國,目睹親生母親身邊的男人一個換一個;千辛萬苦地回到台灣後,等待他的是母親的再婚與親近不來的繼父,還有個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父親。

  聽柯品伊站在他面前哭著說完這些的時候,李呈熙忘了要安慰她,他只覺得自己的內臟全抽疼起來,好像有人把他當抹布一樣擰乾,為確保乾涸,硬是蠻力多轉了好幾圈。

  「李呈熙,你幹嘛哭啊?」柯品伊梨花帶淚,一臉吃驚的看著他。

  這種比八點檔還八點檔的下三濫劇情,竟是校園王子關予夏的人物設定,李呈熙想笑,卻發覺自己在流眼淚,被柯品伊甩的時候他沒有哭、疼愛他的阿嬤過世的時候他也沒有哭,他現在怎麼哭了?為了情敵流眼淚?

  「我才沒哭,這是你的眼淚,因為蟲洞的時空扭曲流到我這裡來。」李呈熙吸吸鼻子,惹得她破涕為笑。
  「白癡啊,李呈熙。」
  「我是白癡的話,你就是超級大白癡。」
  柯品伊用泛紅的眼眶瞪他:「你說誰超級大白癡?」
  「你啊,就是說你,」李呈熙伸手調整眼鏡在鼻樑上的角度,偷偷地抹掉滴出來的淚水,「喜歡一個光活著都辛苦的人,你說你是不是超級大白癡?」

  柯品伊愣了一下,看上去想反駁些什麼,最終淺淺地露出苦澀的笑容。

 

 


 

 

我喜歡責備完關予夏會心疼的李呈熙,不管我有沒有表達出來總之我喜歡(喂)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