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未命名


行前請務必閱讀:
李呈熙和關予夏都是二十五歲大人的設定。

關予夏和柯品伊分手前提。
關予夏出軌前提(不能接受出軌者,拜託不要讀TT)。

但其實設定上和原作一點關係都沒有,很重要,但我懶得講三次。




  在關予夏蹲在防火巷對著綠色子母車吐得死去活來的那個晚上,李呈熙剛送G罩杯的客戶上計程車。

  坐落忠孝東路上不過十五坪大的小酒吧,是李呈熙出社會後,下了班第一個報到的地方,酒吧的老板是他的中學舊識,一個離了婚的單親媽媽,調酒的功力一流,大學時期贏來的全國調酒競賽優勝被隨意擱置在牆面上當裝飾。
  李呈熙的第一杯酒總是琴通寧。
  他畢業後任職的公司待遇不差,雖說李呈熙對資訊管理的興趣不如自己想像中得大,但也不到失望的地步,勉勉強強渾渾噩噩地來到二十五歲,那個從前還牙牙學語的孩子已經開始會叫他「呈哥哥」,他交過的女朋友屈指可數,存在戶頭裡的數字按照線性發展。
  沒什麼不好,只是很偶爾他會想念學生時代還可以裝作什麼都無所謂的年紀,可以百無聊賴地度過每一天,可以逗弄坐在前頭的馬尾女孩、可以嘲笑她喜歡得千辛萬苦卻老是撲空、總是患得患失、可以心疼她、還可以光明正大地將她放在生活的首位。
  他坐在鄰吧台的座位,和舊識老闆娘聊起生活,不外乎盡是薪水、保險、店租這些不值一提的事,為了轉移話題,她笑著分享幾個客人趣事,好比一進門就撞到頭的傻大個、還有喝完一杯馬丁尼居然睡得翻底朝天的紅唇女,還有還有,她比向店裡最角落位置的一位客人,穿著包裹精瘦體型的白襯衫、凌亂的領帶和剪短的金髮,她說,別看他長的英俊,一來就點了杯亞歷山大,還要擠上很多很多鮮奶油(*亞歷山大是以琴酒、白可可酒與鮮奶油調製而成的餐前酒,味道香甜濃郁,通常為女性飲用)。
  李呈熙不敢置信地盯著那位點了亞歷山大的客人,揉了揉眼睛。
  「阿呈?怎麼了?」老闆娘停下手中清洗的搖搖杯,李呈熙震驚的表情讓她忍不住以為他是看到鬼,而她剛好最怕的就是鬼了,她用沾濕的手推李呈熙肩膀:「喂、喂!捲毛呈!回神啦!你是看到什麼了啊?」
  「沒什麼啦。」聽到捲毛就魂元歸位的李呈熙甩開老闆娘用他袖子擦水的手。
  「那是怎樣?」
  「就……」李呈熙欲言又止,「沒什麼啦。」
  老闆娘狐疑地看他一眼,又探向亞歷山大,這事肯定有古怪。
  亞歷山大正在攪動盤裡的酒漬橄欖,時不時拿出手機,把螢幕滑開以後又鎖屏,像在確認訊息似的,重覆這樣的動作好幾遍,店裡昏暗的燈光讓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但她看得出來亞歷山大的眼睛紅紅地,臉頰上有被黃光暈染開來的水痕。
  李呈熙當然也發現了,但他把身體轉回櫃台,假裝毫不在意地埋頭喝酒。
  老闆娘強忍拔山倒樹而來的好奇,打算等關店再來好好盤問。等店裡客人散得差不多,她把吧台裡的酒杯洗乾淨,李呈熙自動自發地把店門上的牌子從「營業中」翻成「休息中」。
  小酒吧裡縈繞著老闆娘親自挑的抒情藍調曲,李呈熙聽到都會跟著哼了,臨走前他將椅子歸位靠攏,抓起放在吧台上的西裝外套穿上時,老闆娘叫住他。
  「阿呈,順便幫我丟垃圾行不?」她指向放在後門休息區的袋裝垃圾,李呈熙皺起眉,沒有很情願地走過去。
  一共兩袋的垃圾不算輕,其中還有待回收的酒瓶,李呈熙提著發出鏗鏘聲響的垃圾走出休息室通往防火巷的隔音門,門一開就看見和子母車融為一體的亞歷山大先生。

  李呈熙舉高垃圾袋的雙手頓在半空中。
  亞歷山大先生哭哭啼啼地倚著子母車,腳邊匯聚一攤需要打上馬賽克的屎色嘔吐物,胃酸浮上來的臭味令人退避三舍,李呈熙對於究竟是要把垃圾放進子母車、還是扔在亞歷山大身上感到非常糾結。

  「小伊……小伊……」亞歷山大先生的夢囈低喃著李呈熙逃避多年的名字,看見以前的情敵狼狽不堪的模樣,李呈熙感到好氣又好笑。

  他把垃圾丟進子母車,拍著雙手,用腳尖輕輕踢了關予夏的屁股一下。

  「喂,關予夏,起床。」
  「小伊……?」
  「誰他媽像柯品伊了,班長有我這麼帥嗎?」面對醉得神智不清的關予夏,李呈熙不自覺講起垃圾話來。
  是說一杯亞歷山大就能醉成這樣,這傢伙到底有多不勝酒力啊?
  完全沒在聽李呈熙說話的關予夏一口氣抱住他伸過來的長腿,還沾染嘔吐物的臉頰蹭著李呈熙寶貝得很的灰色西裝褲上,關予夏的淚水跟瀑布沒兩樣,李呈熙正要抽回腿時:「小伊……原諒我,小伊……我不會再出軌了,小伊……」

  李呈熙的動作靜止了,任關予夏將眼淚、鼻水亂七八糟地糊在料子高級的西裝布上。

  「你們分手了?」

  一問出口李呈熙就吐槽自己這是什麼白癡問題,關予夏哭得這麼肝腸寸斷難道還不夠顯而易見嗎?
  但是,「分手」?
  當年他花費所有氣力去溫柔對待的女孩,連回頭看他一眼的餘力都沒有地喜歡著眼前這個醉漢,柯品伊對關予夏有多著迷,李呈熙有自信他是除柯品伊本人外最明瞭的人。
  畢業的時候他以為所有的少女漫畫都會迎來可喜可賀的好結局,如同關予夏和柯品伊十指緊扣相親相愛地離開了青春最顛峰的高中時代。
  對於李呈熙而言最難堪的是,直到故事的最後才發現自己終究是個裝飾用的男配角,他拚盡全力的喜歡,不過是催發男女主角感情戲的工具,讓男主角發覺自己終究是沒辦法再推遠女主角的。李呈熙盡責地扮演了這個角色,在故事落幕的時候一聲不響地離開,過了這麼多年沒有主動聯繫過他們一次。
  最多是同學會時,坐在燒烤店長桌的盡頭,看把長髮剪成包柏頭的柯品伊笑得很害羞,老樣子彆扭又難為情地承認她和關予夏同居的小道消息從來不是流言蜚語,旁人譁然地鼓掌,鼓吹要兩人趕緊發喜帖、小孩的名字取好了沒、第一胎想生女的還男的這些沒營養的話,李呈熙喝著店裡附贈的紅茶,嘴角隨之翹起來。
  柯品伊還留著李呈熙的手機號碼,但她為了不讓李呈熙為難,只在特殊節日傳送幾封祝賀新年或生日快樂的訊息,再來便沒有更多。
  李呈熙的好,柯品伊自然是明白的;正是因為明白,所以柯品伊讓李呈熙保持很遠很遠的距離,一步都沒有再向前進。

  「不分熟,我才不分受!」
  激動到講話含糊不清的關予夏差一點把抱住的李呈熙過肩摔向垃圾車,重心不穩的李呈熙為了閃避迎面而來撞上的子母車,力道不小地踹了關予夏一腳。
  「痛!」關予夏嚎叫。
  「喂!沒事吧?關予夏?」
  李呈熙倏地慌了手腳地蹲下來,關予夏捂著被蓋上皮鞋印的左臉,縮在子母車和牆壁形成的黃金死角痛得發抖,李呈熙嘖一聲,拉住關予夏的手腕站起身。
  「你可以走嗎?來,手扶著我!」
  關予夏下意識地搖頭:「痛……我好痛喔……小伊……」

  老闆娘還疑惑怎麼丟個垃圾可以花這麼長時間,走過來要檢查李呈熙是不是落跑的時候,就見他用腳撐開厚重的隔音門,肩膀攀著一個頭昏眼花的美男子,李呈熙用難得粗魯的語氣要他走好、腳抬高一點!
  「我……我記得我是叫你丟垃圾,你撿隻亞歷山大回來幹嘛?」
  李呈熙白了她一眼,「你少白目,先給我醫藥箱。」
  「哦,好。」她點頭,跑回休息室拿出碘酒、雙氧水和棉花棒,「哪,拿去。」

  李呈熙把雙氧水倒在棉花棒上,被搬到休息室沙發的關予夏不曉得是因為疼痛、還是醉意的不適而皺起眉,當李呈熙把棉花棒滾到他臉上消毒,關予夏像個討厭吃藥的小孩子似的扭過頭,棉花棒追過去、他就往反方向轉,來回幾次李呈熙受不了了,乾脆一把抓住關予夏的下巴。

  「不准動。」
  彷彿聽從命令的狗,閉上眼的關予夏竟真的動也不動地乖乖讓李呈熙擦藥。連李呈熙都對關予夏突如其來的聽話有些吃驚。

  老闆娘在一旁轉開暗紅色的碘酒瓶,問他:「你果然認識他嘛,亞歷山大是誰?為什麼會受傷?」

  李呈熙不耐煩地咋舌,回答:「不認識。關予夏。我踹的。」

  「關予夏?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老闆娘在腦裡的資料庫裡搜尋了幾秒鐘,很快就找出這關鍵字連結的資料夾,她啊!了一聲,說那這不就是你最喜歡的柯品伊的男朋友關予夏嗎?
  李呈熙面色鐵青地,不甘不願地,點頭。
  老闆娘驚訝:「那你還幫他擦藥?應該多踹幾下吧!你腦袋有病啊李呈熙!」
  「喂,我說離過婚的女人都這麼憤世忌俗嗎?還是只有你這樣?」
  「李呈熙你皮在癢是不是?」老闆娘摩拳擦掌。
  「嗚嗚……小伊……」
  關予夏抽動肩膀,發出悶悶的鼻音,轉移了李呈熙的注意力,他停下和老闆娘無意義的鬥嘴,接過碘酒瓶,在關予夏破皮的顴骨上抹上一層顏色很深的茶色,他皮膚白,乍一看還以為是瘀青。

  「所以呢,現在你要怎麼辦,帶他回家?但你知道他家住哪嗎?」老闆娘坐在沙發另一側托著腮發問,看李呈熙笨手笨腳地在關予夏的傷口上貼OK繃,「啊,我先說,我家不行,小萱萱不喜歡陌生人。」
  「想太多,我待會兒打給他女朋友叫她來失物招領。」
  「不行啦!」
  「為什麼?」
  老闆娘大驚小怪,李呈熙一臉狐疑地盯著她,她老氣橫秋地解釋:「他和女朋友怎麼看都像在吵架啊,你現在把她叫來,讓她看到亞歷山大這麼悲慘可憐的樣子,女人一定會心軟,然後就忘記要生氣了,最後就會和好了耶!」
  李呈熙不明白:「然後?」
  「那你怎麼趁虛而入啊!」老闆娘十足理直氣壯。

  李呈熙小力巴了一下老闆娘歪理行遍天下的腦袋,她委屈地揉揉後腦勺叨叨絮絮說我是為你好啊,李呈熙,你看看這麼多年了你還沒忘記她,你這不是還很喜歡她嗎?現在就是機會啊,五月天有首歌是這樣唱的:有些事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不無道理嘛,你看看我,當初不把握家境窮困的初戀情人,結果嫁給一個精神分裂的家暴男……
  她忽然講不下去,李呈熙把醫療用品塞回她懷裡,放任她沉默,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撥通從未打過的號碼。

  耳邊嘟嘟嘟了好幾秒,撥了兩通,直到系統語音傳來「您撥的號碼沒有回應……」的答覆他才掛上電話。

  「沒接。」李呈熙搶在老闆娘開口前回答,沙發上關予夏似乎已經睡著了。
  老闆娘兩手一攤:「沒門,你帶他回家吧。」
  李呈熙皺眉,臉色非常非常沉重。

  「我才不要。」

 

 


 

其實已經寫完了但有些地方要修改所以還是分段發
本來是要給阿頭的生日禮物但......過期到我不敢說這是禮物XD

另外調酒的部分李呈熙背後其實是有涵義的
但讓關予夏喝亞歷山大的話我只是單純突然很想喝而已(喂)

最後這跟原作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請把這篇同人文當成批著李呈熙關予夏還有來客串的柯品伊的皮然後演三級片的故事吧(?)

下回見啦~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w15963211
  • 很有趣。

    本來還在想說名字怎麼想的,後來才看到了參考的作品。
    我認為很有趣。但有些短。
  • 謝謝XD!分上中下還很短嗎!(爆笑)

    四六 於 2015/07/29 0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