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黃瀨涼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離開診所的,他瞥了幾眼站在櫃台前苦惱地填寫病患初診單的青峰大輝,走上前搖醒他,問了好幾次你哪裡會痛?聽到這句話的黃瀨不自覺就開始哭了,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青峰撫摸他的臉,神情粗暴又溫暖。

  青峰背著他走在初夏蟬聲最響的夜,黃瀨哭累了就睡在他肩頭上。青峰大輝不曉得該帶他去哪裡,但青峰不敢讓他回家,他走進家門那一刻和母親撒了個小謊,老媽為他們斟了杯溫開水,青峰在關上房門的同時把黃瀨涼太丟包在他床上。

  呈大字型癱在床舖上的黃瀨涼太,青峰大輝瞅著,心底突然浮起說不完的感慨。再過三天就是黃瀨的生日,床底下藏著五月和他一塊挑的生日禮物,一雙他一見便鍾情的鞋,他想像過無數次黃瀨穿上他的模樣,黃瀨小巧的腳踝骨貼合微彎的弧口、精瘦小腿被矮跟支撐的角度,他見過黃瀨涼太赤腳的模樣,當然不是什麼美麗的景色,不過他就是挺喜歡的,黃瀨穿他買的鞋,他就是挺喜歡這感覺的。

  青峰躺在黃瀨旁,把自己的手臂穿過黃瀨的後頸,他小心翼翼地呼吸、他吻過黃瀨涼太沒擦的淚痕。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憐愛,青峰大輝定義不了黃瀨涼太,只是看著他在他懷裡沉沉睡去。

  隔天清醒時黃瀨不在身旁,青峰片刻還慌了幾秒。

  走下樓發現黃瀨穿著他的睡衣,在幫老媽攪拌味噌湯,青峰衝上前用拳頭磨他的額髮,黃瀨涼太笑得狡猾,伸腿踢了他一腳。他們在瓦斯爐前相互較勁,直到青峰母親舉高了菜刀說:「大輝,去幫忙擺碗筷?」

  他們兩個從青峰母親的臉上看出這並不是詢問句,黃瀨專心拌著味噌湯,問著要不要放蔥花?聽見青峰在身後重重放下瓷碗的聲響,沒能憋住笑,他倆之後幾天的早餐都是這樣,黃瀨起得比青峰還早,一副好皮囊討得青峰母親歡喜,幫忙做的味噌湯即使煮焦了還是會被喝得精光;黃瀨說他不想回家,青峰不置可否,只回答他:「那就留下來。」

  黃瀨涼太待在青峰大輝家整整三天。

  他跟著青峰母親前後做家事、上超市兩個人一起買今天的晚飯、窩在客廳玩戰略遊戲、進家庭餐館點了漢堡排和豬排咖哩餐,到了夜晚黃瀨睡在青峰臂彎裡,偷偷地啜泣了好幾遍。黃瀨涼太什麼也沒說,青峰大輝什麼都不過問。籃球。青峰知道不能說出這個字。

  等到黃瀨涼太過生日的午夜鐘剛敲響,好不容易開機的手機湧入無數簡訊與祝賀彩信,吵得令人不容忽視,青峰大輝坐在床旁的地板上,雙手環著黃瀨涼太結實的腰際,陪著他讀一封一封訊息、看著他刻意忽略那一些提醒他早點回家的信息,黃瀨枕著他,開始從讀音「A」的朋友介紹,無論從事務所認識的、或者是國、高中的同班同學被黃瀨如數家珍起來。

  愛唯、五十鈴、詩葉、笑夏、乙久奈……盡是些光看名字就覺得可愛的女孩子們,黃瀨把手機螢幕的頁面停在寫著「生日快樂、最喜歡你哦!黃瀨君!」的簡訊,他頓了下。

  「小青峰,你想要女朋友嗎?」

  被唐突這麼一問,青峰大輝愣住,「哈?這是什麼廢話,當然想要啊?」

  「那我幫你介紹一個怎麼樣?看是愛衣、還是穗由美都不錯,胸部的話應該也蠻符合小青峰的標準,我不太會看罩杯,但目測的話都有C以上哦,怎麼樣?」黃瀨涼太的語氣是笑著的,青峰大輝不明白自己是僥倖還是憤怒。

  他想過他和黃瀨這樣不可言喻的關係在某一天總會結束的。以他難以想像的形式到來,但他沒想過會是在今天,會是在這個時刻。

  青峰慶幸背對自己的黃瀨看不清他現在的表情,他皺著眉,假裝雲淡風輕地回他:「好啊,你覺得哪個好?約出來見個面吧。」

  黃瀨歡快地點頭。翻開下一封簡訊。

  青峰感覺得出來黃瀨涼太在發抖,他點著頭、然後再搖搖頭,黃瀨涼太鎖上手機屏幕,「沒有人想要我。」青峰大輝這才聽見黃瀨涼太的真心話,一句句娓娓道來,「沒有一間大學需要我,就好像籃球一點也不需要我,其實我並不是非得繼續打籃球不可,事務所在考試前就問過我要不要簽正式合約,姐姐勸我放棄籃球的時候,我和她還大吵一架,我覺得開什麼玩笑,籃球是這樣隨隨便便就能放下的東西嗎?我喜歡籃球,喜歡贏球的感覺,光是如此可以支撐著我一輩子嗎?我也很懷疑自己,所以,如果能被一間大學選上就好,我就能證明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可以跟嘲笑我的家人說,你們看看,我是被需要的,籃球的世界需要我,可是我沒有,小青峰,沒有人要我,他們說我有才能,卻又把我批得一文不值,我沒有特色,而籃球的世界不需要沒有特色的球員,我不明白自己究竟為了什麼沮喪,是沒有被選上,還是因為我不夠努力,還是會不會只是單純的惱羞成怒……」

  青峰打斷他,挑著眉問:「你想放棄了?」

  黃瀨轉過來正視他,青峰看著黃瀨扭曲的樣子喉頭一陣溫潤的苦澀,嚥下時都忍不住心酸。

  「是啊,每當看見你,我就想放棄。」黃瀨涼太的眼裡倒映青峰大輝的臉,他該有多專注,才能從虹膜裡捕捉到他臉上的每一吋陰影,「我跟你不同,青峰大輝,我是會受傷的、我是很軟弱的,隨便一點失敗就會讓我死掉,我很害怕,小青峰,我不想再被籃球判一次死刑。」

  青峰大輝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才發現什麼言語都派不上用場,黃瀨涼太絕望到連眼淚都沒有。他知道他總在半夜偷哭,他會起床翻著他藏起來的籃球雜誌,在月光下對著喬丹的海報發呆,他知道黃瀨涼太喜歡籃球,卻一點都不熱愛籃球。

  「小青峰,我打不了一輩子的籃球,但是你可以。」

  黃瀨涼太只一句話徹底堵上青峰大輝欲言又止的雙脣。他們極為相像,卻又在本質上完全不同。

  青峰大輝緊緊抱住他,強而有力的手臂像鐵條烙在黃瀨身上,黃瀨眨著眼,拼了命不讓自己哭出來。這一夜黃瀨為自己的籃球生涯畫上句點,青峰大輝模模糊糊地想,他非得撐住此刻的黃瀨涼太,這或許不是出自於喜歡他,但他非得這麼做,當黃瀨涼太顫抖著不曉得該往哪去的時候,他想被黃瀨攀住。如果這個時刻成就得了拯救黃瀨的那個人,他希望就是他。

  「不用幫我找女朋友了,你是最好的。」青峰說,「我們就這樣吧,黃瀨。」

 

 




to be continued>>>> 3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鏡
  • 阿大覺得他定義不了涼太
    那可能是因為太重要以致於看不清自己的心嗎(ᇂдᇂ )
    我可以這麼解讀嗎XDD如果是這樣的話阿大也太可愛了www
    「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憐愛」
    憐惜與疼愛 使你有這樣深摯的感情
    無庸置疑 那就是重要的人阿AHO峰(ㆆᴗㆆ) 
    對於總是看不清楚自己的心的阿大
    和其實軟弱封閉的涼太
    一個兩個都4窩ㄉ心頭肉阿(說人話#
    覺得不管過了多久都依舊深愛著這對CPwwww
  • 對……的吧( ・ิω・ิ)(喂)
    其實五日目裡面的涼太和大輝究竟在想什麼,我後來有些不清楚了。
    真正喜歡上對方的人是青峰。
    那黃瀨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真正的喜歡是這麼無奈的事情嗎?
    這麼一想就覺得實在寫不下去了,感覺很痛苦啊......( ・ิω・ิ)

    四六 於 2015/10/18 0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