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這篇收錄在CWT35上販售的真凜小報
*CWT36預計發行的真凜合本中內容的前傳←?




  「為什麼?」
  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他很確定他的雙唇在顫抖。
  松岡凜逼視著橘真琴飽含惴惴不安的眼睛,纖細如絨毛的睫毛自眼皮底部似種子般萌生茁壯,在松岡凜削瘦的顴骨倒下一排陰影。橘真琴遠比湖泊清澈的眼瞳倒映松岡凜彷彿下一秒就會因受傷而發疼的表情,他握起拳頭,迴避了凜投射而來過於直接的視線。

  「我……」

  慌亂之中橘真琴無法去在乎他用的主詞是敬體或平語,松岡凜如火一般的目光追著他側過去的臉龐燒,他感覺自己的腦漿都要融了,要是凜再向他靠近一步。

  「抱歉,凜,但我不是不願意……」

  松岡凜緊繃的臉色因羞愧與氣憤扭曲了幾分,放棄用眼神追殺真琴,松岡凜低下頭看自己捏緊的手心,甚至因為過度用力而留下指痕。
  最開始只是不安,日積月累油然而生了恐懼。
  松岡凜蹲下來,隨意擱置在膝蓋上的雙手癱軟,彎起的手肘與白皙的手臂折成扣人心弦的弧度,透露他所有的挫敗,凜把頭埋進胸口,仔細回想是怎麼樣的對話讓他們變成現在這種氣氛。

  高中畢業後松岡凜視死如歸地壯烈告白,到現在和橘真琴不可思議地交往了六個月之久,連他們本身都因時光流逝如此之快感到詫異。交往期間他們一塊練習游泳、撥空去趟箱根泡溫泉,甚至飛到東京藉熟悉大學地理位置之名行觀光之實。
  乍看之下順水行舟。
  橘真琴就跟松岡凜一直以來想像的那樣,是最完美的男朋友。
  他的性格向來溫順、謙恭、善良,從來不花時間與性子衝的松岡凜起爭執,他用盡一切想得到的方式對凜好,記起他最愛的食物和飲料,陪他一塊看影碟或落語、提醒他吃飽、睡暖,運動完後別忘收操,他的生活作息隨松岡凜調整,一有空閒就和凜約會,無可挑剔的模範男友。

  是最禮貌的男朋友。

  松岡凜想過很多次,也許是下次見面、也許是明天……他們交往了一個月橘真琴才有勇氣在獨處時牽起他不運動時就冰冷的手掌,真琴顫動的手指清晰傳來了他的緊張,松岡凜那時不爭氣地紅了耳根,小力地回握他好不容易牽過來的手心。

  從簡單的牽手到親密地十指交接又過了兩個月,松岡凜再按耐不住卻從不主動。他把橘真琴當作掌心裡的流沙,稍一鬆懈就從指縫溜出。
  張開手怕他飛走、緊抓著又擔心握不住。

  做著隨時都會結束關係的心態亦步亦趨地跟在橘真琴背後,像回到小時候,他帶著江去到岩鷲車站附近的雜貨店,從店門口就散發古老氣息,招牌是掛在屋簷垂下來的木版,上頭塗著黑漆的日文隨時光荏苒變得斑駁,他牽著江軟嫩的手掌走到糖果櫃前,隔著一片透明玻璃的木櫃陳列各色各樣的零嘴,有江最愛吃的水果圓糖和條狀巧克力漿,一見到喜歡的糖果立即陷入瘋狂的江晃著他的手、指著巧克力條說想要、要吃這個,哥哥買嘛,好不好?

  他總是笑著點頭回應江,掏出口袋所有的硬幣全買了江愛吃的零嘴,離店前才敢偷偷瞄一眼擱置在角落用精緻小巧的玻璃罐盛裝起來的七色金平糖。

  ──「總覺得凜不擅長接受呢。」

  松岡凜還清楚記得他正式宣告自己喜歡上橘真琴的瞬間,當時他和岩鷲游泳社五人為了升學一事有了爭吵,江和龍崎怜認為他能保送上更好的大學,和他們持相同意見的葉月渚與七瀨遙難得地加入說服凜的行列。

  說不清自己究竟為何拒絕頂尖大學的邀請,方寸大亂的凜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的選擇,面對怜一行人的困惑與指謫,凜在混亂與手足失措的情形下爆發,一口氣說了許多違心之論,遙和怜的臉色隨著他無心的惡意難看起來,凜差點就要被自己氣哭,眼淚開始沸騰之前,一直沒開口的橘真琴終於出聲。

  真琴只一句話就如上弦的箭刺穿凜的心窩,他在他們的注視裡蹲了下來,承認他的懦弱,他怕在夢想面前丟人現眼,像以前那樣。江沒聽他說完就吸著鼻子哭起來,怜、遙、渚把抱歉的話語憋住,但凜知道他們總會為今天的事致歉,即使他沒真的打算怪罪。
  尖銳的一語中的在凜的心裡堆積,就變成溫柔。
  真琴走過去輕撫凜柔軟的頭髮,他的體溫順勢流入凜的身體,在這樣難堪的場面下,松岡凜知道他無可救藥地喜歡上橘真琴這個人,從此以後都是。

  交往半年,最多的肌膚接觸只到十指相扣。
  松岡凜不認為愛得建立在性上,但橘真琴出手觸碰他的次數屈指可數,他們都是健康的正常男性,松岡凜的性幻想對象也一直都是他。
  他會在自慰時想像他親吻過來的唇形、溫熱的體溫愛撫他充滿彈性的肌膚,在幻想裡他們會無數次地接吻,交換彼此的唾液、橘真琴用舌尖翻滾他的口腔,吻到雙唇發腫才停下。
  寬慰完自己回到現實的時候,松岡凜會盯著自己沾染濁白精液的手掌心,陷入漫長一夜的自我厭惡。

  今天他們在真琴的邀請下約會,主動提出想去真琴家玩遊戲的凜得到戀人一個喜出望外的笑容,剛開始的氣氛都很好,他們一塊玩凜買很久卻礙於沒有主機無法攻略的對打遊戲,對戰到不亦樂乎,真琴的肩膀挨著凜,他的高溫從肩頭輕易竄入凜的血肉。
  等到真琴的母親送入兩杯冰涼的麥茶帶上門離開之後,丟下搖桿的松岡凜把人生中僅有的恥力全奉獻在抓住橘真琴的肩膀試圖吻上他這件事──橘真琴當機立斷撇開的側臉,看在凜眼底無疑是同等份量的拒絕與打擊。
  於是回到最初,他忍不住質問真琴,換來他支吾模糊的回應,凜蹲著,把整個人縮得小小的,真琴坐在距他十公分不到的位置,輕輕地呼喚凜的名字。

  「凜,抬頭看我,你一定誤會我了,凜……」

  真琴的聲音傳來一絲無力,凜埋首盯著真琴房間的地毯,米白的柔和紋路被淚水打溼,眼淚在紋路的溝渠中漾開。

  「你不用說。」
  「凜,不要拒絕我……」
  「是你拒絕我!」他的聲音激昂,連凜自己都感覺失控。

  真琴的話語和湊過來的溫度在他這麼一吼後冷靜下來,凜把自己圈得更緊,頭被手臂包圍,他一定是瘋了,瘋了才會衝真琴發火,瘋了才會想要強吻他。
  松岡凜在顫抖,橘真琴切實地感受到自己傷害了他,他不敢出手觸碰脆弱易碎的凜,真琴盡可能地靠近凜,纖長的指尖只差幾毫米就碰到凜赤裸的腳趾頭。

  「凜,我不是拒絕你,我只是沒有準備好。」
  凜沉默著。
  「凜……」
  「那你什麼時候才能準備好?半年?一年?還是一輩子?」

  橘真琴深吸一口氣,他沒有嘆,而是將挺拔的鼻尖埋入凜紫紅色的頭髮,氣息輕輕地呼在凜的頭頂,兩片薄唇淺淺地壓在凜的頭髮上。

  「我現在準備好了,可以嗎?」

  松岡凜猛一抬頭,溢滿水氣的眼珠被怒意染成豔麗的紅色,在凜開口反駁痛斥以前,抓住機會的橘真琴含住凜微張的嘴唇,讓他旺盛的怒氣隨著淺吻消融,松岡凜先是無盡的吃驚,再接過真琴柔和得比水還暖的眼神之後他就再說不出一句話。

  反正先愛上的就是輸家,他永遠贏不了橘真琴。
  凜蠻力環住真琴的頸項,再讓他逃脫他就是全世界最蠢的驢子,真琴不慌不迭地回應凜笨拙而用力的吻,摩娑凜乾燥的嘴唇,觸電般的感受擴散開來,他變換角度吻著凜,鼻尖擦過凜的臉頰。

  交換彼此的呼吸、最柔軟的部位相互摩擦,美好而刺激的觸感在凜的腦殼裡爆裂開來,任憑橘真琴精雕細琢他的嘴唇。

  「我怕吻不好你……」
  真琴在綿延的長吻中脫口而出,得到凜一個驚訝而怪罪的眼神。
  「我只怕你不吻我……」

  松岡凜難得的真心告白,讓他最禮貌的戀人露出一個不計形象的傻笑。

 

FIN.



當時來不及寫後記,現在來寫卻腦袋一片空白。
對真凜我有千言萬語無法表述,這真是我寫過的配對之中,最單純也最美好的一對了……
(什麼?你問我七瀨遙?就是過分要好的青梅竹馬和心之友啊,三人行什麼的太前衛了我沒那膽子萌!←爆)

真琴跟凜的相處實在一千萬個可愛,後知後覺系男孩與直覺系少年什麼的不要太棒!
我愛真凜!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飛翎
  • 喜歡真凜///cwt買回來看完後就覺得他們萌萌的好可愛阿阿阿///
  • 我也喜歡真凜,謝謝飛翎買了小報支持嗚哇哇哇(痛哭流涕)

    四六 於 2014/01/25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