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防止有人感到奇怪,特別解釋一下:
因為日本採三學期制,第一學期是四月下旬~七月中旬;第二學期是九月上旬~十二月下旬;第三學期是一月中旬到三月下旬,所以這裡的青黃都還是高二生是沒錯的哦。



Spring(一)


  今天媽和爸難得在家,昨天到家就聽二姊說中午有個久違的家庭聚餐。我被彌子用巴掌叫醒之後聽到樓下三姊的哀號聲,來不及進浴室盥洗一番就抱著彌子衝到一樓,大姊、三姊擠在瓦斯爐前對著冒泡的焗烤奶油洋蔥湯一個尖叫、一個扶額。

  「你怎麼連顧個湯都顧不好……」大姊的語氣無奈,身旁的三姊蹭了蹭她的肩膀討饒:「姊你別奢望一個連泡麵都會泡糊的人做飯呀!」惹來大姊一個大白眼。

  我抱著彌子坐到兒童座椅上,餐桌放在廚房正中央,開放式的流理台方便起鍋的菜色能立刻擺盤上桌,橢圓形的檜木桌鋪著一塊質地柔軟的象牙色麻布,桌巾邊緣是媽親手縫上去的刺繡蕾絲,花瓶放在彌子伸手勾不到的地方,裡頭插著幾枝香味濃郁的鐵炮百合。注意到我的大姊回頭看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立刻回房換件衣服洗把臉再下來,除非我想穿著那件懶懶熊睡衣陪家人吃午餐,我接過她居高臨下的視線,悻悻然地摸上樓,聽話地刷牙洗臉剃鬍渣,換上一件老爸去夏威夷買回來的土特產──熱帶椰風的綠T恤。爸的品味固然值得令人懷疑,但看在今天是家庭聚會的份上我還是穿了。討人歡心一直是我最擅長的事。

  正式著裝下樓我才發現媽和爸窩在客廳的沙發上,各自讀早報和看天氣預報。清春來得冷冽,妝容簡單的氣象台播報員指著關東地區,嗓音平穩地說今天會是個大晴天,氣溫最高能到二十度……媽從電視抬頭起來看我:「終於跟床簽離婚協議書了?」
  「怎麼會!」鑒於媽問話的臉實在太過平靜,我瞇起眼角忍不住大笑,「我還很愛她,只是暫時分開一陣子。」
  媽微微笑了一下又轉回去繼續看她的電視。我坐上老爸旁邊空出來的沙發,高雅的紫色皮質沙發隨著兩個男人的體重下陷得嚴重,我縮成一球磨磨蹭蹭地偎在老爸身旁,他把早報凹下半面,在財經版面上分了一個眼神給我。

  「我以為你不會穿。」他用眼睛指了指我身上的綠色T恤,T恤中央還印著幾棵愚蠢的棕櫚樹。
  我拉起T恤把棕櫚樹的圖案延長,「爸都特地買了,我還不穿豈不是太傷你心了?」換來老爸的會心一笑。
  三姊在聽到我和老爸的對話冷不防從廚房冒出一句:「狗腿涼!(*いぬりょう,或翻成小狗涼也可以)」我可以想像她抓著湯匙大叫的樣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初拿到這件衣服嫌棄的要命!」
  老爸埋低下顎看著我,我連忙垂下眼角,皺著眉做出一副委屈可憐的樣子。

  在老爸開口前,拿遙控器轉換頻道的媽先出了聲:「別老是欺負你弟弟。」聽得三姊毫無形象地咆哮一聲,我揉著肚皮笑倒在沙發裡。

  「是說老二人呢?」老爸放下報紙,媽轉頭看他,幫忙把爸摘下來的眼鏡收回麂皮眼鏡盒裡順道回答。
  「說是局裡有個案子先趕回去處理,十二點前會到家。」老爸挪動左手腕,垂眼掃了錶面時間,媽挑起眉,接著說:「擔心的話你打個電話給她?」
  「我以為全世界都知道老二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跟我講電話……」老爸咕噥著。
  他此話一出,順理成章地將這個重責大任交給我。我壓下吐槽老爸「有夠幼稚」的念頭,在倆老的注視下踱回房裡拿手機,解開螢幕鎖後看見新訊息的通知,想都沒想就點進去,青峰大輝的名字在寄件者那一欄怵目驚心地浮現在螢幕上。

  我嚇了一跳。手指下意識按下手機上方的鎖屏鍵,畫面一片漆黑,青峰的名字卻如影隨形般自動地在我的視網膜上重播。
  我再一次解開螢幕鎖,青峰的簡訊短短幾行問著:明天有空嗎?我盯著那一行字,不曉得應該怎麼反應才好。

  自從冬天那個荒謬離奇的日子之後,青峰大輝主動和我聯繫的次數大概是我以前找他一對一鬥牛那樣多。除了簡訊之外,我們更多的是講電話,青峰很常在睡前打來,聊天的內容我已經記不住,大部分聊的都是學校和籃球的事(盡是不重要的小事,雖然我們也沒有所謂的要事可以聊。),有時沒話題青峰乾脆不說話,我們就只是拿著手機,聽話筒傳來他的呼吸聲,等到青峰睡意漸濃後才互道晚安掛上電話。

  這幾個月來他就只有問過我一次關於那個晚上的事情,「你怎麼會跟新井一起出現在那裡?」青峰的語氣問得小心,像刻意不在意,我猶豫片刻,還是全盤托出,「那天拍攝結束後,新井哥本來順便要載我回去,後來接到他室友的電話……新井哥和一郎的關係有點複雜,我也不是非常明白他們兩個的事,總之坐在新井哥車上的我只好一起被帶到二丁目那裡去了。」

  「哦……」青峰的聲音聽上去像在點頭似的,「所以你以前沒有去過那種地方?」

  我安靜了下來。與其說是不想回答,不如說是我不曉得該怎麼回答。顯而易見的答案,我當然沒有,雖然對於新宿二丁目的世界不是沒有好奇,但我才不是誰都好,如果是這樣說不定相對輕鬆。我還在思考該不該回答青峰這個問題,畢竟我們之間聊到這個未免太光怪陸離,我跟一個評論同性戀很噁心的暗戀對象在討論我有沒有去過GAY BAR?
  沉澱下來的靜默久得我以為青峰都要掛電話了,我心底一陣慌亂,正想回答青峰時他率先搶話:「抱歉。」青峰的語氣艱難,迴盪在話筒裡,撞進我的耳殼,「我只是……不希望你去那種地方。」

  「為什麼?」我挑起半邊眉,收緊握著手機的指尖,「因為那裡很噁心?」
  「當然不是!呃!痛……」我合理猜測從話筒傳來的喀擦碰撞聲是青峰大輝因激動站起而敲到床頭櫃的聲音,他大聲駁斥,我稍微拿遠了手機,「只是因為那裡不適合你。」
  「那裡也不適合你。」我忍不住笑了一下,「小青峰以後別再去了。」
  「廢話!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去那裡的啊……」青峰的抱怨聲逐漸消失在話筒一端,我的腦袋自動撥放起那晚的記憶。

  為了你!青峰怒吼著,寒冬把他嘴裡吐出的二氧化碳化成一道道白煙。那天夜裡他說了很多我想都沒想過的話,青峰一向是說話急的人,我不能對他的發言抱持太多期待,否則他無意識的拋磚引玉遲早會讓我發瘋。

  令我介意的是一郎的問題──小青峰喜歡我?怎麼可能,在我最狂妄的夢裡都未曾幻想過這個情節。

  但青峰確實在意我,從時不時的邀約和幾乎每天響起的電話和簡訊聲我能感覺到,我想不透箇中緣由,也許連青峰自己都不明白他究竟為什麼花時間執著於我,也許他只是無心,他可是青峰大輝,還對他有什麼期待,豈不是太蠢了嗎……(即使我曾經差點不受控制地要向他表白)

  我決定跳出訊息晚點再回覆,拿手機的任務是打電話給二姊,我沒忘記,撥出後聽筒傳來AKB48最新單曲,歌曲名字長得我只能記得梧桐樹這個單字,以及印在專輯封面上的銷售標語。

  青春,總是將什麼記住。我聽著成員們輕快活潑的聲音與曲調,恍恍惚惚地想要是都能忘記不是比較輕鬆嗎,活著總是記著什麼難道不辛苦嗎。歌曲撥到一半就被二姊接起來,她匆促地說:「在路上了!」語氣聽起來慌張,「再五分鐘就到,告訴大姊我的飯要加倍!我餓到可以吃下一頭豬!」

  我笑著轉身下樓梯,腳步往廚房邁:「幹嘛吃你自己?」
  二姊像被針刺到一樣跳起來叫嚷:「黃瀨涼太你皮在癢,回到家有你好看的!」她中氣十足地對著話筒大吼,「大姊都告訴我了,情竇初開的臭小鬼!」
  我愣了愣,大姊竟然背叛我?聽見我沒回話,二姊氣焰囂張地接下去說:「那次去新宿三丁目接你肯定是剛失戀吧!哼哼,我可沒向大姊出賣你那天哭得多慘,還不快謝主隆恩!」

  我萬分不願意地想起那天上了二姊的車之後哭到嗆到,一邊咳嗽一邊把淚水鼻涕糊在袖子上,一想到青峰大輝的臉和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讓我激動到淚流滿面。那算是我哭得最慘的一次了,二姊怎麼可能錯過這個損我的好機會,我尷尬地低頭走進客廳,二姊還在電話另一邊嘰嘰喳喳,我把電話交給在看報紙的老爸,靜待二姊的慘叫。

  「咳……如果你在開車的話,就不要講電話,好歹也是個警察。」接過手機的老爸終於找到空檔插嘴。
  聽筒另一端一片死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黃瀨涼太你這王八蛋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老爸把手機拉遠,就算沒開擴音還是能聽見二姊淒厲的咒罵,在她主動掛上電話後我撲上沙發隨手抓了一顆抱枕,再度大爆笑。

  之後二姊風風火火到家,從玄關傳來音量浩大的怒吼我和二姊玩起跑遍一、二樓的追趕跑跳碰,彌子興沖沖地加入我們,不小心在閣樓跌個狗吃屎,哭得驚天動地後大姊踏著沉重的步伐上來制裁我和二姊,抱起彌子邊哄她邊下樓,我跟二姊頭頂著腫包跟著下去。一家子終於圍在餐桌旁正坐,大姊煮了一桌子全是大家愛吃的菜,放在盤子中央的煮鍋是明顯重新烹調過的焗烤奶油洋蔥湯,我心懷感激地瞥了大姊一眼,坐在對面的她夾了一堆燙青江給我。

  用餐過程礙於餐桌禮儀,從小我們吃飯時就不太聊天。除了愛破戒的三姊正在孜孜不倦地分享她在學校遇到的大小事,我和二姊全當背景音樂在聽,專注地吃飯,大姊在餵糖醋雞丁給彌子時忽然想起什麼「啊」了一聲。

  「涼太明天有空嗎?」她看向我,再看看彌子,「你姊夫明天回國,我要開車去成田接他,整天會不在家,明天就麻煩你帶她去上野動物園繞繞行嗎?」
  我點頭:「當然好……」腦海浮現青峰的簡訊,我頓了頓,引來大姊的注視,「明天不方便?不然我就交代老三……」
  「可以,我可以。」我揮揮手,「我朋友本來問我明天有沒有空,我還沒回覆他,所以不要緊。」

  「那就代我跟你朋友說聲不好意思。」大姊輕輕頷首,「彌子比較黏你,明天好好照顧他。」
  「沒問題。」我站起來上半身跨過餐桌,用鼻尖戳了戳正在吃雞丁的彌子額頭,她抬起小小的臉看我,彷彿看到我的臉便心滿意足似地傻笑,湊上來親吻我的鼻尖。
  二姊和三姊不約而同地對著我被吻了一圈紅漬的鼻頭大笑。






  > form: 黃瀨涼太
  > sub: 小青峰不好意思(>_<)
  明天要帶姪女去上野動物園玩,所以沒有時間,抱歉……


  > form: 青峰大輝
  > sub: re:小青峰不好意思(>_<)
  只有你和你姪女?


  > form: 黃瀨涼太
  > sub: re:re:小青峰不好意思(>_<)
  是啊,怎麼了嗎?


  > form: 青峰大輝
  > sub: re:re:re:小青峰不好意思(>_<)
  我爸給了我兩張上野動物園的門票,我本來問你有沒有空就是因為這個,既然這麼剛好,就跟你姪女一起去吧。


  > form: 黃瀨涼太
  > sub: 啊啊!?
  小青峰認真的嗎!?我姪女只有三歲喔!沒有大胸部!


  > form: 青峰大輝
  > sub: re:啊啊!?
  黃瀨你找死嗎……(-_-#)
  總之明天十點在上野車站見吧。

 


青春は、いつも何かを暗記していた。
我比較喜歡原文所以放上來,AKB的新單曲歌名真的長到吐血……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林奕彣
  • 野生男友峰出沒啦!
    小模,快用寶貝球收服他吧!
    46筆下的青峰總是好棒喔……
    不會太溫柔體貼,卻叫人暖入心窩:-)
    我也想要這樣的男人啊XD
    是說下一話要變成兩個新手爸爸帶一個娃兒的場面了嗎?好期待喔!總覺得青峰和一個完全洗衣板的三歲娃,不知道會擦出什麼驚人的火花呢(大誤XD)
  • 唉不管怎樣的男人都好我想要啊(?)

    夫夫帶小娃兒真的是夢想中的幻想耶,我沒寫過所以手超癢的真想整大輝讓他變大灰(?)

    四六 於 2014/01/01 00:43 回覆

  • 莫黎
  • 喔喔喔喔喔喔更新了!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四六的文章,第一次遇見的時候大概是一年多前,57
    那時候看過去了一直留在心裡面,算是我印象最深刻的青黃
    隨後最近又熊熊想起這篇文章,還好對於篇名的記憶力還算穩當,稍稍搜尋便又找回當初那份淺淺的溫柔。(我花了一天把他再次看文,不得不說不同年紀看這篇文章得到的感觸真的很不一樣。)

    四六筆下的人物總是細膩又鮮活
    不瞞你說其實你是我一直默默地嘗試的文風(笑)
    最近辛苦了,希望可以看到更多更多的青黃
    然後回復喳喳請見諒啊 OJZ


    最後來廚一下
    小青峰啊快點跟黃賴在一起吧在一起啊!
  • 我偷偷點過去看了肆一新書的心得文覺得天啊我是不是應該買來看看(充滿讚賞)

    謝謝莫黎姑娘能喜歡我的文章,這真的讓我很誠惶誠恐,還說到什麼嘗試文風這實在很令人高興也很讓人擔憂(因為我完全不是榜樣來著)
    看到你的回覆真的超開心的(嘰嘰喳喳什麼的沒有啦那是我才會嘰嘰喳喳),除了天氣冷到發抖之外手指也興奮到發抖
    我也希望自己能寫出各式各樣不同的青黃

    總之謝謝你~(鞠躬)

    四六 於 2014/01/01 00:48 回覆

  • 飛翎
  • 一口氣從冬(二)看到了這篇好過癮XD

    阿阿他們要去逛動物園了感覺就好棒~~!!

    青峰整個很男友樣阿嗚嗚QQ好喜歡這樣的青峰和黃瀨!感覺再過不久就要在一起了阿他們!!!

    四六超棒的//期待下篇!!
  • 吼還不趕快在一起我就要腦神經衰弱了(靠)

    四六 於 2014/01/03 04:59 回覆

  • MIO
  • 總覺得懶懶熊睡衣是三姐買的(...
    再動物園約會會不會把彌子弄丟啊啊啊啊
  • 嗯這點就自行想像吧(笑)
    把彌子弄丟也太老梗了吧而且她三歲耶當然要顧緊緊啊(?)

    四六 於 2014/01/06 11:41 回覆

  • 和希
  • 好久沒來了(不要自爆),一口氣從13年十一月的文章看到這篇終於留言XD

    "鈴懸なんちゃら"的歌名真的有w夠ww長www
    珠里奈真的好可愛ˊ//ˋ(重點誤
  • 歌名我依然只記得梧桐樹……(哎)

    四六 於 2014/01/25 01:0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