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最後一章,完結開始倒數計時啦~(撒花)
補坑的路途漫長,謝謝還願意看的人>_<!



Winter(三)

  黃瀨囁嚅著雙唇像是要開口說些什麼。我盯著他,我感覺得到新井在我們之間來回看去,黃瀨最終沒有說話,是新井牽著一郎的手主動敲破這個僵局提問:「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新井領著我們離開二丁目,走出仲通回到新宿三丁目的車站附近,黃瀨走在距我三步之遙,他挨著一郎,在一路沉默前進的過程中看都沒看我一眼。我一肚子光火,卻不曉得該和黃瀨說點什麼,這個狀況該從哪裡解釋起?我到同性戀酒吧的原因?黃瀨顯然沒有相信我剛才的回答。新井把我們帶到車站旁的燒肉街,拐過巷口走到底,丸港水產的招牌在眼前亮晃晃的閃爍著。

  居酒屋?我踏進店裡看著門庭若市的熱鬧景色,坐在狹窄幾坪空間裡的全是剛下班的上班族或熟女,新井感覺上和老闆是熟人,店裡的工讀生引導我們坐到店裡隱密的角落,新井帶著菜單跟著我們入座,他一臉歉然地看著我和黃瀨:「本來想帶你們去咖啡廳……」他投注一個眼神向坐在黃瀨身旁的一郎,「但一郎在這種環境會比較安心,所以才來這裡。」

  我聳肩表示不在意,黃瀨點點頭,沒回話。新井要我們隨便點些海產來吃,尤其要我不能客氣,說是總得做些什麼聊表謝意,我瞄一眼菜單隨便點了帆立貝和花枝,新井叫了三杯生啤酒,黃瀨在這時才做出一點反應,「呃,新井哥,小青峰他還不能喝酒。」惹來新井一個大驚小怪的表情,他狐疑地盯著我問:「原來你就是青峰大輝?」

  我對新井丟出來的問句感到訥悶:「我是。」我皺起眉,望向新井,「你怎麼會知道我?」
  他咳了一聲掩飾尷尬,黃瀨的表情也隨之變得僵硬,新井連忙解釋:「是聽黃瀨說的。」他一把拍上黃瀨的肩膀,「我的職業是個助理導播,黃瀨去事務所面試時我就認識他了,當時他在帝光中學加入了籃球社,所以我多少耳聞過『你們』的事情,不只你,還有黑子哲也他們幾個人。」

  說到哲,我轉頭瞥了一眼長相與哲有幾分相似的一郎,雖然還有不明不白的疑惑,我暫時接受了新井的說法,他口裡的生啤酒變成兩杯,我和黃瀨各自收到一杯麥茶。
  「今天真的很感謝你。」新井在啤酒被工讀生快手快腳送上來的時候插話,我隨他拿起盛裝金黃色液體的啤酒杯動作,舉高手裡的麥茶和他碰杯,「剛才若沒有你出手幫助一郎,我可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啊……」新井坦率的笑容添上幾分真實的擔憂,我沾了一口麥茶,猶豫著該不該問出口。

  「你們是一對?」我挑起眉,身體比想法還先動作,新井和一直沒發出聲音的一郎雙雙露出詫異的神態,在新井出口反駁之前,一郎瞪著圓滾滾的眼睛出聲:「不是!」無論是我還是黃瀨都被明顯激動過頭的一郎嚇著,他本人也意識到反應過頭,低下頭輕聲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新井輕拍一郎的頭頂,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我們只是室友。」新井平鋪直敘地說,語氣鹹淡不分,「一郎是我大學同窗,我們在附近共租一間小套房,雖然我們都是同性戀,但我們沒有交往。」他說話時直視著我的眼睛,新井有一對異常清澈的茶色眼珠。

  同性戀。我的腦袋運轉,終於聽見一個關鍵字,新井貌似也注意到我的眼神不同於剛才,至少不是裝著無趣。黃瀨在聽見新井毫無預兆的當面出櫃後難掩驚愕神情,他推了新井的手臂小聲地喚了一句:「新井哥?」語氣裡有恐慌和足夠的驚嚇,倒是性向被室友出賣的一郎和當事人新井相當淡定,他輕輕地拍著黃瀨的肩頭,像要讓他別擔心,新井投遞一個視線向我,他微微瞇起眼瞼。

  「青峰,」他一張口就叫了我的名字,「能這樣叫你嗎?」然後用眼神跟我確認稱呼的合適性。

  「當然。」我點頭,「隨你高興怎麼叫……」我瞥了黃瀨一眼,「只是別在名字前加個小字,我受不了那個。」

  黃瀨抽了一下眼角,新井笑起來,低頭又灌了一口生啤酒,瀰漫丸港水產店內滿是啤酒的麥味與海鮮放在烤爐上發出的氯化鈉氣味,嘈雜的人聲放射線地竄上竄下,我想沒有人能聽見我們正說些什麼,即使側耳傾聽也有困難,新井之所以說一郎能在這種環境下安心,我或多或少理解了其中緣由。新井躑躅了片刻,期間服務生地上一盤形狀完好的帆立貝,漂亮的扇形在盤子上伸展,白底的貝殼紋路上嵌著一絲一絲鮮豔的褐色,「先烤來吃吧。」新井說,伸手把兩、三個帆力被扔上烤爐上的烤盤。
  帆立貝砸在鐵絲網烤盤上發出沉甸甸的聲響,一郎動也不動盯著被丟上烤網還在左右搖晃的帆立貝,黃瀨看上去相當坐立難安。場面安靜片刻(當然是指我們,店裡面依然吵得像在開趴),我對著新井和一郎的方向開口:「能讓我問些問題嗎?」

  「關於什麼?」新井答得當機立斷,讓我不得不認為他知道我會問些什麼,他對接下來的疑問有備而來。
  我說:「關於我今天為何會在Bar Rookie,然後碰巧救了他。」聽見新宿二丁目同志酒吧的名字,黃瀨繃緊的表情瞬間慌了起來,我盯著他,黃瀨旋即轉開目光,「我會出現在那裡不是沒有原因,我想要搞清楚一些事,一些我單憑思考無法理解的事情。」
  新井偏過頭,「像是什麼事?」他也轉頭看了黃瀨一眼,確認似地開口:「跟黃瀨有關?」

  黃瀨的下顎顫動著。

  「無關。」他齜牙裂嘴地,聲音壓得極低,我從未聽過黃瀨總是拔高音的喉嚨能發出這種音頻,他抬起頭瞪著我,狠狠瞪著,「跟我無關,跟小青峰也無關。」黃瀨的表情和聲音都在拒絕,而我甚至不能明白他是為了什麼要推開我,即使坐在對面他卻像拿著曲棍球的球桿試圖砸開我,把我扔到遙遠的地方去。

  我感到憤怒與困惑地回看黃瀨,皺起眉問他:「現在又與我無關了,是嗎?」

  「本來就和你沒有關係……」黃瀨的語氣焦躁,「小青峰怎麼會覺得那和你有關?」他晃動著手裡的杯子,杯裡的麥茶因震盪而漾開小小的漣漪,黃瀨顧不得捏著杯緣的指尖發白,只是惡狠狠地說著:「你不需要負責什麼,小青峰,那和你無關。」

  新井與一郎沉默著,我一時之間竟不曉得該回黃瀨什麼才好。他說什麼,與我無關?這傢伙真明白我為了這個問題從幾個月前煩惱到現在嗎?一個他媽連電話都不接的人,現在倒指責起我多管閒事了!是嗎?這就是我認真思考之後的下場?我幾乎能感覺到怒氣隨著腳底攀升上來,在我的四肢百骸,在我的血管與神經裡透過正負電傳遞交流在末梢爆炸,我的雙手因怒火顫抖,新井見狀不安地喚了一聲我的名字:「青峰……」

  「和我有關。」我無視新井的叫喚,直勾勾地盯著黃瀨那張沒心沒肺的小白臉,「以後你的事每一件都和我有關,無論你是黃瀨涼太,或是你是同性戀,你以為說出這件事就想擺脫我?聽著,我為那天所說的話傷害你感到抱歉,即使你我都明白那些無心之舉只是我急於解釋誤會,我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所以我來到這裡,最起碼我要瞭解所謂的同性戀,才能讓你停止拒接我電話的愚蠢行徑!」

  黃瀨的五官排列組合看上去像當機之後空白一片的電腦螢幕畫面,新井和一郎只是盯著我們,沒有多餘的驚訝或是緩和情況地開口調解。我感到掌心一片溼滑,冷汗從額頂毛細孔飆出來,在我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之後已經太遲了,過錯和言語都是一樣的東西,覆水便難收,黃瀨的雙唇彷如離地的魚般張口又閉上,像要擷取新鮮空氣般張合,他的啞口無言連帶我一路反省自己因憤怒的失控失言。一郎瞟了黃瀨一眼,最後看著我。

  「你喜歡他?」一郎的聲音很輕,宛如飄在空氣中的羽毛隔靴搔癢般對著耳殼出聲,模模糊糊中導致我一下子沒會意過來一郎問了我什麼。

  黃瀨的手機在這個寧靜而吵鬧的環境中響起,呆滯地盯著我的黃瀨意識到口袋裡蘋果機的震動,立刻接起來,話筒傳來一個渺遠的女聲,「我在新宿三丁目車站附近……」黃瀨的回答因四周的人聲音量大了起來,「哎?你要過來接我?但是……」

  他環顧我們,最終將視線定在我身上:「好。」他斬釘截鐵地說,「我在C4出口那等你,我現在就去。」

  結束通話後黃瀨很快站起來,提起自己的隨身背包,轉頭向新井和一郎致意他要馬上、立即離開這裡,在新井來不及出聲挽留黃瀨就見他腳底抹油般如偷腥的貓叼了一隻半身殘缺的魚屍逃跑,我坐在位置上目送黃瀨臨陣脫逃,腦裡還暈浪浪地思考一郎的提問。我喜歡他?什麼跟什麼,我又不是同性戀……雖然腦漿像被拿散彈槍射到轟成好幾塊,腳步卻自動自發朝黃瀨離開的方向追去。

  店裡零星幾位客人注意到角落的動亂,目光在百忙之中抽空瞥了一前一後跑出店外的我們,隨後又轉回餐桌盯著烤盤上的鮪魚和扇貝與同行的男男女女笑得東倒西歪。我跟在黃瀨身後,他一發現我追在身後變本加厲地加快腳程,我們穿過人潮擁擠的燒肉街,任店家傳出的牛肉氣味呼嘯染臭了腳上的丹寧布,「站住!」我對著黃瀨紛亂的後腦勺丟出這句話,但老實說會真的站住的人就是個十足十的蠢蛋了。

  很顯然黃瀨就是那個十足十的蠢蛋。

  我毫無預料他竟真的就在原地停下,往前俯衝的身子冷不防撞上黃瀨正預備轉身的胸膛,我們像兩塊急於從相斥轉為相吸的正負極磁鐵速度極快地在翻身後,在地板上變成一個完整的個體。黃瀨承接我煞車不及撞擊過去的力道和身體,我在一陣混亂中勉強環住黃瀨在地面上滾了幾圈,還是撞上車站附近的郵筒才強行停下,我的背肌酸麻,軍外套在水泥地上被輾破,黃瀨痛得閉上眼睛,我伸手梳開他臉頰的鬢角與瀏海,「喂,你還好吧?」黃瀨蜷縮著四肢,緩緩張開一雙晶亮的眼珠:「痛死了……」

  「哪裡疼?」我有些急切地問,黃瀨的眼瞼張開後就沒有閉上,他吃驚地眨眼,就愣在那裡,我不耐煩地重問一次:「黃瀨,你還好嗎?」

  終於意識到我的黃瀨不曉得是因為近得我都能數他眼睫毛有幾根的狀態、還是我不小心噴口水到他臉上而動搖,他七手八腳地掙脫然後踉踉蹌蹌地站起來,我撐著地面用蹲姿站起,黃瀨一臉疲憊地開口:「我不好,一點也不……」

  他看著我,眼神複雜,「小青峰,你就忘了吧。」他挪動雙唇,我壓根兒沒能聽懂他說了什麼,「不管我曾經對你說過什麼,你就忘記吧,我們就像往常那樣,我再也不會拒接你的電話。」他的臉色有徬徨的無助和佯裝出來的誠意,黃瀨眨眨眼。

  「我保證。」他給了我這句話,「像以前一樣。」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