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在我高中時代,班上有個練棒球很出名的同學,叫湯端,從國小就開始打棒球的他升入國中一樣加入了棒球隊,湯端是個投手,由於王建民一樣是個投手所以我也只對投手這個位置比較熟,總之就是站上投手丘朝著拿球棒的人扔球。
  讀國中時湯端的棒球天分就已經綻放,他在全國性的棒球大賽帶領學校奪得不錯的成績,湯端投出的球速甚至破了大會紀錄,大家都開始叫他「天才」,說他是第二個王建民,湯端就這樣頂著王牌光環降臨到我們學校,一開學在典禮上校長、主任輪番上陣用宛如機關槍的嘴發射砲彈,對著底下的我們這些新生轟炸,湯端這個名字就來來回回在演講中出現了大概八十八遍。
  開學典禮一結束,大家分班進教室以後,老師拿著點名版說要請大家上台自我介紹,我因為姓氏被排在第一個,老師一叫到:「一號,丁俞中。」的時候我不禁冷汗直流。
  我在全班的注視下緩慢地從最後一排走上台,四十幾對眼睛的焦距全部在我身上,我把手藏在放在面前的講台下,不想讓其他同學知道我緊張得把手都掐濕了。
  「呃,大家好,我叫丁俞中,平常的興趣是打LOL,我打下路比較多,歡迎一起組隊練等……」
  一講起網路最知名的線上遊戲全班的男性揚起沸騰的聲音,在「哦!你練哪隻?」、「幾等了啦!」、「放學來刷戰績咩!」、「玩台服還美服?」的咆哮不斷迴盪在教室時,部分的女同學露出「吵死人了」的表情來,我有些不知所措,在猶豫該不該走下台,老師以眼神示意我可以下去了,我對老師點個頭,悲劇就在這一瞬間發生。
  ──砰!
  顧著看老師而忘記講台和平地的落差,我就在一個愚蠢的踉蹌中面部朝下。
  中箭落馬。
  我的臉和身體的骨頭敲擊堅硬的地板發出巨響,我痛到叫不出聲,甚至沒辦法自己爬起來,全班譁然的笑聲開始蔓延,夾雜在笑意裡的幾句「他還好吧?」、「趕快有人去扶他起來啦──」、「開學第一天就這樣很可憐耶!」讓整個班級變得更吵鬧。
  突然有人從教室角落大叫,令班上頓時鴉雀無聲。
  「吵死了!看到有同學跌倒是不會去幫忙哦?」
  全班的視線看向聲音裡蘊含怒火的他,他從教室的最裡面走上前來,當時我好不容易才摸著痛到像摔歪的鼻樑慢慢坐起來,有些被他的怒吼嚇到,我看著他朝我走過來,臉上沒什麼表情的他把我攙扶起來,小聲地問我:「你額頭流血了,去一下保健室吧?」
  我微愣,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好,就在我猶豫是該點頭還搖頭時,老師從座位起身,要他直接帶我去保健室看看,然後站上講台向全班訓斥方才的嘲弄是非常不友善並且錯誤的,全班變得更安靜了。
  我在他的扶持下從樓上緩慢移動到樓下的保健室,似乎連膝蓋也傷到了,在走路的時候有點痛,女校醫一見我們出現,表情驚訝地說:「才剛開學不久就有傷兵啊?」
  無視校醫的他把我帶到保健室的床上坐下,轉過頭對校醫說:「他剛才從講台上跌下來,臉部朝下,所以額頭有點擦傷、膝蓋也有撞到,麻煩老師看一下。」
  校醫點頭,要我把感覺痛的地方都告訴她,我指了指額頭、膝蓋和鼻樑,在校醫治療的過程中我悄悄瞄著站在我身旁,看老師幫我敷藥的他,他從頭到尾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一副硬梆梆的模樣。
  感覺上就是個不好相處的人。
  雖然這樣想恩人挺過分的,但是是實話。
  等到包紮結束我們朝校醫答謝後離開,並肩走回教室,過程中都沒有交談,我覺得尷尬,搔了搔後腦杓決定道謝。
  「呃,那個,謝謝你喔。」
  「不會。」
  簡潔有力就結束了話題,害我本來想繼續搭話的慾望馬上消失,我嘆口氣,彼此保持沉默一直到進教室前我問他:「對了,你的名字是?」
  他回頭看著我,說:「湯端。」
  湯端。
  他一說完我立刻嚇傻了,湯端不就是典禮上校長和各級主任不停讚揚的棒球天才嗎?原來我跟天才同班喔?而且天才剛才還幫我解圍?
  看著我驚呆的表情,湯端的嘴角揚起很小的弧度,對著我笑了。
  「我也喜歡打LOL,改天有機會一起玩吧。」
  我點頭,不曉得是因為知道棒球天才也會打LOL而驚訝還是因為他對我笑了。

  在經歷自我介紹的跌倒事件後,班上有幾個人在我回教室以後傳紙條也好、直接跑過來道歉的也有,因為這樣很快就和班裡的人混熟,同學自那之後開始叫我「豆丁」,因為跌倒的台語的最後一個音正巧是「豆」,加上我的姓氏「丁」,就變成「豆丁」。
  我也不介意,反正身高一六五的我在同儕中確實不算高個子,倒是湯端聽到周遭的人這樣叫我的時候,表情都有些微妙,後來我才聽他說他以為我是被班裡的人欺負不敢講。
  那時我回他我有這麼娘娘腔喔?聽完湯端就笑了。
  拜跌倒事件所賜,我跟湯端比班上任何人熟得都快,看上去冷淡的湯端其實個性超婆媽,他比我還要關心我的傷口,加上湯端真的會打LOL,還玩得不錯,我們很快互加好友,放學一有時間就打個幾場。
  班上其他同學好像因為他是棒球天才、加上湯端平常一副死人臉不太敢跟他搭話,湯端的交際手腕也不高明,一直要等到期中考完,班上同學約好考完最後一科放風去網咖打LOL,平常湯端都要去棒球社練習所以很少參與我們的活動,那天我隨口一問待會考完要不要去打咖?結果湯端竟然答應了,不只我就連其他同學都很驚恐。
  「啊湯端你不用練球喔?」某個好奇的男同學問他。
  湯端點頭,「期中考本來就暫停練習。」
  「所以你真的要跟我們去網咖喔?是網咖欸,不是圖書館哦?」某個好奇的男同學繼續問。
  湯端想了一下,偏過頭問:「都考完試了為什麼還要去圖書館?」
  一聽湯端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我們幾個立刻爆笑,旋即有人大膽起來吐槽表情冷冰冰的湯端,發現他意外地能聊和有趣後,湯端才終於跟班上同學漸漸熟起來。

  湯端是個很直接的人,這點從開學第一天他毫不留情對著班上同學痛罵就知道,湯端的為人不藏話,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雖然他沒什麼表情,但湯端在想些什麼卻不難猜。
  他喜歡什麼就會一頭栽進去,所以不難猜。
  湯端很喜歡棒球,我看過幾次他練習的模樣,湯端是用生命在喜歡著棒球,他一天不曉得要投多少顆球、跑多少圈操場、流多少斤的汗才能換來「天才」這個稱呼,湯端只要穿上夏季的短袖制服,身上有多少因為練習造成的傷口都會暴露在他的手臂和小腿。
  我比任何人都要佩服這樣的湯端。
  連聲苦都不曾喊過的湯端、熱愛著棒球的湯端、在全國大賽裡球速締造新歷史紀錄的湯端、講話直接的湯端,這樣的湯端,在某天放學練習完我陪他等公車的時候,說他喜歡我。

  「俞中,我喜歡你。」
  湯端的聲音聽上去相當手足無措,他看著我,我嚇傻了,他黝黑的瞳仁注視著我,湯端線條堅硬的臉部表情因為緊張而更顯糾結。
  「抱歉,我本來也不想說的,但是我不能……我不想騙你,俞中。」
  湯端的臉看起來有些痛苦,他把視線從我身上轉開,我們沒有再進行交談。
  之後公車來了。
  湯端沒有看我,低聲說了再見,他拿著悠遊卡上車,信步走向車廂最後,把高高的身材埋在公車最後一排的座位裡。
  我站在校門目送湯端的公車離開,久久沒有回神,直到來自家裡催促我回去的電話響起,我掛斷電話,發現自己拿著手機的指尖在顫抖。

  俞中,我喜歡你。
  湯端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一遍又一遍重複著。

 

end
整理文件時偶然翻到的,大概是年初寫的。
我寫自創真的很青澀,好難以見人啊老天~(欲哭)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飛翎
  • 呃阿看到最後才發現原來是BL...(#)不管是湯端還是豆丁都好可愛....描寫他們的四六也寫得很可愛XDDDDDDDD(<?!

    喜歡描寫湯端有多辛苦才換來天才這個稱號的地方~幾斤的汗阿...那裡很感動Q

    四六的短篇也好好吃!!
  • 謝謝,嗚哇居然有人看欸超害羞~(躲牆角)
    不像BL是因為第一人稱寫太娘嗎,但我無法啊少女心是扔不掉的東西啊(流淚)

    四六 於 2013/11/25 00:42 回覆

  • 墨
  • 好喜歡湯端 四六描述的湯端就像我喜歡的他一樣...
  • 快點去跟湯端表白,越木頭的人越要狠狠愛他!(你好可怕)

    四六 於 2013/11/25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