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word不知為何讓我寫得很憋屈
只要一打開word越發嚴重地感覺到自己處在自知不會寫文的低潮,可是我又他媽想寫。
所以我就真的隨便想寫啥就寫啥了

真凜好棒啊!
在我的腦補裡可以讓真琴大方撒嬌的凜好棒啊!唯一能讓真琴撒嬌的男人好棒啊!
溺愛真琴的凜好棒啊!兩個沉重的人在一起好棒啊!\^O^/
可以大方寫彆扭又可愛的甜文好棒啊!\^O^/

以下三個短篇總匯注意
OOC一定有
作者愛真凜沒藥醫有


/

彼得潘男孩


01
  當松岡凜聽到「喜歡」兩個音節、語氣遲緩沉穩又十足鏗鏘有力敲進耳殼,耳膜宛如一塊尚未開發的新腹地,久旱逢甘霖般地歡天喜地,一枝一葉一花一草忽然之間蔥翠茂盛起來,他看著他低下來的頭、偏左的髮旋、帶淚又顫抖的眼角、紅彤的耳垂、剪得比高中時代還要來得更短的茶色頭髮。
  松岡凜的喉結像卡了一罐掉在地上的碳酸飲料、只要轉開蓋子,一切就會不受控制地恣意噴灑,流瀉一地幾乎接近黑色的氣泡和液體。
  他的視線落在上一秒才因確認內定而激動難挨的橘真琴身上,想像著地板上環繞著橘真琴的漆黑液體正逐漸擴散開來,如同他的情感在無風的海面上突然間驚滔駭浪。

  他聽見他說喜歡他,心像是要凝固的水泥般下沉。
  他知道他不是開玩笑、這種膽小到連試探青梅竹馬七瀨遙交的女友是不是聾啞人士都緊張忐忑地找他討論了半天才問、還問到自己感動得在遙的女友本人面前嚎啕大哭的人怎麼可能開這種低劣玩笑。
  他說他喜歡他,然後呢?可是?但是?松岡凜等著他的下一句話,我喜歡你,可是我不是男同志……但是我還是只能跟女孩子在一起……用著他最擅長的伎倆,瞇著眼笑得有禮有貌有情有義有聲有色,溫和謙卑又良善,張口吐出最奪人性命的話語。

  「那凜呢?」

  松岡凜等了他三十秒,接著得到這句話。
  不知不覺抬起頭來,正對著松岡凜雙眼的橘真琴,毫不掩飾地用一雙蒼翠眼珠如山城、如湖泊包圍他,瞳膜中一圈帶黑的綠向內延伸,形成一片翠綠,松岡凜在一地如茵綠草的中央,找到屬於他的一抹光,彷彿燃燒的茜草在橘真琴的眼瞳裡發熱。
  沒能徹底掩埋驚愕的松岡凜倒退幾步、差點踉蹌在茶水間的垃圾桶旁,橘真琴的步伐隨著擔心他的姿態向前,松岡凜捏皺了腿上軍綠色的七分短褲,退到垃圾桶後大叫:「不要過來!」

  「你這傢伙、你這個白癡混蛋智障加三級……到底……懂什麼啊!」
  「哎?凜?呃?」
  「你以為我是用著怎樣的心情留在東京的啊!以為我看著喜歡的傢伙交了一任又一任的女朋友是什麼感覺啊!你把我當笨蛋嗎?看著我這種卑微噁心的同性戀喜歡你這麼久很有趣是不是?現在突然之間連男人都可以喜歡了、你有這麼缺對象嗎?」
  「咦,可是,抱歉,凜……」
  橘真琴的神情與語氣困惑又錯愕,他搖擺游移的手勢鎖定著松岡凜。

  「原來你也喜歡我嗎?」

  他與他四目相交、面面相覷,松岡凜碩果僅存的紅色完全消融於橘真琴純粹澄澈的綠裡。
  自掘墳墓這四個字,松岡凜現在可以用血來寫。

02
  剛從競技游泳國家代表隊的選手村結束訓練,回到租屋處,松岡凜把愛迪達布鞋脫在玄關,倒在榻榻米鋪成的小客廳上裝死。
  靜得不可思議的客廳,能夠清晰易辨地聽見秒針向前推擠的聲響、窗外車水馬龍的喧囂、HONDA四人轎車的喇叭、女高中生拔高八度的談話聲、夾雜在電話與電磁波的溝通,一座用鐵皮蓋成的東京。
  肌膚上還留有肥皂混著漂白水的氣味,成大字形躺在榻榻米上的松岡凜倒數著毫秒,計算著怎麼樣能夠讓五點半提早到來的公式。
  靜得不可思議的客廳,那個人從二樓爬上來總共要花一百二十七步、到從包包裡拿出鑰匙還要十五秒鐘、距離脫下休閒鞋後把他的愛迪達布鞋一塊整齊地放回鞋櫃裡還有十秒鐘。

  「我回來了。」
  陌生不起來的男低音沉穩地響在能夠迴盪回音的客廳,松岡凜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慢慢滾過去,像只匍匐前進的貓咪。
  松岡凜緩緩抬起頭,懶洋洋地笑了一下。

  「歡迎回來。」
  接著啾地一聲,迎接房子的半個主人回家的第一個吻是最響亮的。

03

  年末隆冬時節,怕熱不怕冷的松岡凜,盯著同居人橘真琴把自己包成一團蓑衣蟲,窩在暖桌陪他一起看紅白大會戰。
  剛用完鹹得有些過頭的壽喜燒,身體仍被和牛的恩澤滋潤得溫熱,松岡凜邊剝著橘子、盯電視螢幕裡的女藝人,在寒冬舞台中仍穿著迷你裙又唱又跳。

  「喂,真琴……」
  橘真琴回過頭看他:「嗯?怎麼了?」
  「要吃橘子嗎?」
  點頭:「好啊。」
  松岡凜動手剝橘子,順手挑掉黏著皮的細絲,隨口一問:「是說原來你喜歡小嶋陽菜這型的啊?」
  「哎?」橘真琴一驚,「這我也不曉得……」
  「你不是一直盯著她?」
  「有嗎?那大概是因為她笑起來跟你有點像吧?」
  松岡凜的手停在柑橘皮上。
  「哈?」
  毫無自覺剛才說了怎樣驚天動地的發言,橘真琴張開嘴,準備迎接松岡凜指尖上剝下來的橘瓣,意識到的松岡凜立刻把剝下來的橘子皮扔到橘真琴的臉上。

  「笨、沒手啊!自己吃!」
  「因為很冷嘛……」
  「撒什麼嬌啊橘真琴!」
  「凜討厭這樣嗎?」
  「……喂,你是明知故問嗎……是說都要三十歲了,不要再用這種口氣講話了啦……」

 

 

, ,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