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1379053_579291582117942_1449573125_n  

大學生最明顯的共通點應該是越來越懶得寫字,我應該是班上最不想被借到的筆記第一名。(簡直是狂放的草書來著)

照慣例流水帳一下最近,我整個九月都在低潮期,低潮歸低潮飯還是要吃、書還是要讀、工還是要上、文還是要寫。
人心就跟地球自轉太陽公轉一樣停不下來。

除了流水帳日記之外還有Free動畫完結雜談,相當我流的雜談。
都說出有我流發言了雷點低的話就不要進來了咩(流淚)


1369056_724944077520730_1429899950_n  
0929 永無止盡的快炒店與鐵板燒人生

鐵板燒是我和朋友的最愛,沒事有事都想吃鐵板燒,宵夜定番基本上就是鐵板燒,我們騎著機車跨越大里橋、看著遠遠地越來越近地大埔鐵板燒字樣來迎接我們,這就是人生中的小確幸( ♥д♥)(殺小)
或者是吃快炒,昨天跟朋友還有學弟去吃快炒的時候因為阿山哥的店員送錯桌、導致另一桌的客人認領了我們的鱔魚炒麵,但質樸善良純真率直(幹)的霧峰人居然連動也沒動地一桌一桌問:「請問有人點鱔魚炒麵嗎?店員送錯桌了……」
最後那桌客人甚至還送了一盤水煮魷魚給我們吃(因為他們要離店了但吃不完)

但生性機歪芭樂的我和另外三個男人盯著那盤水煮魷魚,默默思考……

4YQwcoPdL2F0YXHGJKAnZsVJ90xk=.gif「裡面是不是有偷加鼻屎?」


完全失去信賴人的能力啊我們四個(痛哭流涕)
話雖如此保持著垃圾吃垃圾大的美學我們還是把善良的霧峰人送給我們的水煮魷魚吃光光以表敬意。


( ^ω^)<阿山哥快炒好吃!
來霧峰可以去吃吃看唷!(趁機推銷觀光)


-

1375936_673702632642351_416250355_n  
0929 嗨,貪吃鬼 法式甜點店

上個周末趁有空閒就和朋友去新竹吃吃喝喝,兩天謝謝阿蝶的招待啦♥
說實在不管去到哪個縣市,就連身為台中人的自己只要有朋友到台中來玩,問「台中有什麼好玩的?」

( ;^ω^)<……台中只有很多吃的。

去到新竹或台北也是,通常只有「不知道要去哪裡玩,但知道要去哪裡吃」的狀況出現。
除非是特殊節日例如國慶日放煙火、小鴨鴨遊台灣、中秋節烤肉之類的有熱鬧祭典出現才會有所謂的「好玩」,否則平常實在也沒什麼能說是好玩的地方(遊樂園和展覽除外)

新竹似乎體現了這個特色(殺小)好吃的東西真多Q__Q
我愛美食Q__Q

禮拜六跟阿蝶、加爾還有腸腸去吃的豐茗樓CP值也很高!會想二訪呢!
當天也去吃了亞蘿蔓蜜糖吐司,是我和加爾還有腸子的蜜糖吐司初體驗啊XD

主要是為了吃法式甜點才北上和南下的我們隔天去老店吃完超大碗的麵和東坡燻腸之後就去朝聖啦!♥
首先老闆的經歷讓我一看到菜單就噴,看了「西洋骨董洋菓子店」之後就決定奮發向上從電子科轉戰餐飲科……之後跑到法國藍帶日本分校讀書……
……這真是太厲害了啊……(汗顏)

一但開始認真看菜單,我、加爾、腸子、阿蝶立刻陷入永劫不復的地獄。
四個人一共吃了兩千多塊啊。
可能乍聽之下四個人還好嘛、但看清楚啊是法式甜點吃了兩千塊啊。

實在好吃到大失血,每一個都很推!
原味千層超好吃ヽ(●´∀`●)ノヽ(●´∀`●)ノヽ(●´∀`●)ノヽ(●´∀`●)ノヽ(●´∀`●)ノ

( ^ω^)<嗨,貪吃鬼超好吃!
(這算打廣告嗎但我無收費,真心不騙)

-

一眨眼也來到十月了,二零一三過到現在實在是個庸庸碌碌匆匆忙忙的劫數之年。
不過可喜可賀可歌可泣的事還是不少,人長越大越會發現書到用時方恨少。
長越大越覺得自己的中文很差、生活能力也低落(像是我根本很懶得丟垃圾跟打掃房間)

長越大越知道要停止抱怨,少說話多做事。
長越大越知道能力越好的人越是容易被壓榨(當然我不是那個能力好的人囉,麥誤會),學歷越好越高、薪水拿了30K就希望你做50K的工作。
因為雇主永遠不知道他們眼中的「處裡一下下」等於屬下的「加班一千下」。
因為雇主不需要知道屬下連領個薪水都要克難上報、還沒領到錢就先從帳戶自動被扣勞健保,雇主不需要在乎,因為政府體貼資方,多怕本土企業通通跑光,殊不知自己正在逐漸葬送台灣的一切產業。

這是一個你不曉得應該怪罪誰的時代,於是我們開始責備自己,嫌棄自己學歷不夠高、托福分數不夠高、社會歷練不夠多、人家學五國語言而自己只會國語台語和一點客家話。
這是一個不能談論怪罪的時代,因為一但如此誰都有錯了,才沒有清白的社會人與學生。
台灣的問題存在於很基礎的地方,像根一樣,拔起來了就痛不欲生、拔起來了就失去光合與呼吸作用。

每個時代都存在無奈,而現在一份巨大的無奈橫亙我們眼前,明明就在眼前、卻還是同前人一樣動彈不得。
五月天用入陣曲唱了大埔案和洪仲丘虐死事件、瑪莎說「難道只拆了一個房子,那就不是美滿的家嗎?」、謝和弦寫歌說「你這殺人兇手」;而大多的回應是:「五月天好有種」、「瑪莎好感性」、「謝和弦又吸大麻寫歌喔?」

那麼多一個巴掌拍不響的事情,一個民調只剩下九個百分比的總統;那麼多埋頭苦幹敢怒不敢言的人民、一個個受政黨恩澤而意氣風發的總裁。

今天早上我出門,看到那些周而復始運作的早餐車和菜市場,奶茶還是大杯十五塊、玉米蛋餅二十五,老太太們比以前還計較三把菜怎麼從五十變一把二十五,能A九層塔就A、能拿蔥就多要個一把。
攤販笑著煎火腿培根、菜販笑著幫老奶奶加菜。
太陽還是很烈,就要秋天了。

「日子難過,總是要過,過不去的,總會過去。」

謝謝這個艱難的時代,讓人性更生輝。

( ^ω^)<好文不藏私《鄭有傑:良心的沉默就是邪惡的幫兇》

-

ASK看到有人發問「其實最想做的職業是? 最想過怎麼樣的生活?」,就覺得隨便回答真是太對不起我的良知。

這種問題其實正是變相在詢問被提問者:「你其實根本不滿意現在的生活和工作吧?」
比較假掰的會說「我現在這樣也不算太差。」、比較誠實的會說「啊就逆來順受。」、比較憤青的會說「誰會有真正『滿意』的人生?」
我稍微想了一下,覺得回答「如果覺得不滿意豈不是太對不起現在的自己了?那如果太滿意不是又太對不起以後的自己了?」比較有自己靠么的風格。

(這個人在說殺小?)

其實我最想做的職業是:海生館飼養員
其實我最想過的生活是:傻傻笑笑吵吵鬧鬧為你買果汁、每件小事、都是最重要的事

我現在的確在讀一個我壓根兒不喜歡的科系、讀一所我不喜歡的大學(就算外人眼裡看起來是所不錯的大學,但是好跟壞與是非喜惡無關),每次上統計學和經營管理學就牽一髮而動全身,教授一打開PPT還沒開始講課我就欲哭無淚,我以前假想了好多曾經會是現在的美好日子,但那些都是過去式了。
我因現實因素被迫放棄最想念的大學和科系、我因現實因素想去外地實習都戰戰兢兢,我每個月要分一點薪水幫忙繳房租、我一天最多花三百塊料理早午晚餐、我買衣服以前計較質感和縫線來對照實際價格,看上去再美的衣服做工不好我就不買(應該說是那種「幹都賣一千二了縫線還歪掉喔!?」的歐巴桑心態)

比起放假我更喜歡工作,因為只要一忙起來什麼雜事都顯得很沒意義,我不需要清出放空腦袋的時間來思索人生意義、我不需要思考「一百零一個:成為討喜的人的辦法」這種問題。
我在過的在讀的生活和科系與我當初所想確實相去甚遠,但正是因為有理想、現實才會好像很痛苦一樣。

我開始不去計較一個月賺了多少能花多少、不羨慕誰又出國去哪玩、誰又買了新上市的蘋果和平板、不因誰的高學歷高收入高成就來自卑,因為後來才認真發現自己是真的不需要太多。
我確實會因為錢不夠用而苦惱,會傷心自己能力不足不能供給親人更好的生活而痛苦,的確會在意自己技與貌都不如人,可是那又怎麼樣呢,我的人生短得這麼離譜我怎麼可以還困在這裡呢?
沒有錢去拚命賺就好(賺錢這種事情真的沒有捷徑、一夕致富一步登天都是無稽之談所以拜託不要相信直銷的這種說詞!)、要給親人享受的日子從每天做他們最愛吃的菜開始最實際、技不如人就努力、貌不如人就學化妝。

需求是最疼痛的一件事情,有些人說人生好苦,除了真的命運多舛、大多就是想要的太多,把自己的人生弄得好苦。

想要得到以前,先付出。
不要不知足、也不用太知足,喜歡現在的自己與生活,為下一秒做得越來越好而日漸改變的自己準備鼓掌。

我理所當然地希望未來的自己能夠更朝理想前進、但卻也不嫌棄現在這個過得或許不是那麼如意的自己。
我現在有一兩個可以想約就約的鄰居、有幾個一起看動畫漫畫萌得死去活來的廚友、有一個彼此心電感應互談心事的雙胞胎、有一群處得不錯的大學好友、有三兩個會約出來吃飯唱歌聊得天南地北的朋友、有一群國中時期就開始到現在的孽緣們(靠)。

我可以想去就去舊金山等著被人招待、我可以花少少的錢去日本觀光看五月天逛虎之穴吃無敵家。
我有會想和我一起做事的人,我有想要守護的親人,我有關係不錯的同事,我有欣賞我文采的讀者,我真的擁有很多,就算現在的生活不是曾經自己最想要的,驀然回首又有哪裡是不值得的?

沒有、沒有。
太好了。
謝謝你們,謝謝你啊,人生小姐。

恭喜我自己。


-

( ^ω^)<以下就是Free動畫心得談!被雷到才不會親你唷!

※※行前通知,我的中文能力表達低落,以及並不是一個認真的考據黨,或許發言會有失當和失準的時候,還請各位見諒,歡迎理性指教,但請不要感性辱罵和筆戰!以下發言純屬個人立場!(超害怕招黑,但又想說說,原諒我的學不會……)※※

總是學不會~再聰明一點~(’唱屁喔)

1、
2、
3!

OK的話就把滑鼠往下拉吧!


01  


先來自首自己對於水泳部最初的觀感其實是負面的。
但並不是因為作品本身,而是部分觀看水泳部的觀眾的發言和舉動給了我負面觀感,導致不理性的我下意識給水泳部貼了標籤。

後來想想:「等一下,怎麼這樣啊?這部我可是從發表PV開始就很期待啊!這樣豈不是很辜負自己將近一年多來的期待嗎?不可以!我要調整心態,認真地來看!」(※Free最初發表PV的時間在2012的四月左右)


所以在看動畫之前我決定把功課做足,連監督內海紘子曾經負責、參與過哪些作品都瞭解一下、製作系列構成的橫谷昌宏則是早在Keroro時期就知道的名腳本師還不算陌生,京阿尼家的作品風格也是大概掌握一下,大概比考期中考還要認真(教授在你背後,他們看起來非常火)
做好萬全準備之後,由於在開播前就有人在站CP,我決定完全抽掉腐視角、要非常認真觀看這部作品來致敬。
大概是因為這樣的下定決心,才會導致我對於最後美中不足的結局反彈特別大。

開始看第一集的時候,因為冰菓給我對京阿尼的印象是「緩慢而步調清晰的青春感」,Free很好地展現了這點。
水泳部的主軸非常清晰易懂,就是圍繞在五個男孩子上,定義「游泳=他們想做的事」對於他們的價值和意義何在,那時在動畫還沒完結以前我就拜讀過原著小說,姑且不論作者把這四個五年級小學生的心態有些寫得過度早熟這點,原著小說將角色性格和故事節奏掌握得不錯。

也因為看過原著小說、再回頭來看動畫似乎更能理解角色的心結和應對方式。
內海監督把角色們的關係處理得極其細膩,這是腳本師橫谷沒辦法做到的。(或許也是因為這樣,FREE在撥放時會有種違和感,大概是因為女性內海監督和男性橫谷腳本師的視角相撞?)
很好的例子就是第四集的壓鐵絲網是內海監督加上去、而橫谷本人則是在撥出後才發現原來有加上這段情節啊?(第六集的腳本是由吉田玲子撰寫,所以未遂人工呼吸橫谷也是撥出後才知道)

由於不是非常清楚橫谷在交出腳本和監督討論之後會不會關心作畫和分鏡,依我看他的反應似乎是交出腳本和監督討論過後就靜待製作成品,按照這樣猜測自己的違和感大概也是從這裡產生。
同為男性的橫谷在寫腳本時並沒有刻意描繪角色們過度纖細的一面出來、而作為女性監督的內海認為是必要的而將其展現出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雙胞胎在看Free的時候老是愛嗆「他們可以不要這麼娘嗎= =?」(我雙胞胎是男的講話比較直拜託不要戰他XD)
其實我自己在看Free的時候也會覺得:「這真的是正常男高中生會有的反應嗎( ^ω^)!?我好像突然覺得我沒讀過高中沒見過世面!?( ^ω^)」

我自認算是容易跟著劇情和角色情緒走的人,所以在感受到這股違和的時候就不再隨波逐流了(笑)
內海的分鏡處理真的是細膩到令我很敬佩,一方面也覺得橫谷的腳本似乎沒有很好地被展現出來而感到有些可惜。
雖然Free的故事主幹簡單,但認真處理的話還是能讓人感動的,而不是盲目的熱血,要把畫面和故事弄得過於激動萬分也不是京阿尼的風格,如同內海監督形容過遙是慢熱,我認為Free整部動畫的感動應該也是在觀看後會逐漸攀升感動上來的。

不過很可惜Free沒有給我像是冰菓那樣溫溫火火的感動,沒有靜靜的潸然淚下,沒有因這部動畫的產生而填塞心口的感謝之情。(雖然冰菓和Free的整體故事走向和世界觀不一樣,我沒有特別想拿冰菓來比較不一樣類型的動畫的意思,只是同為京阿尼家的出品的動畫,冰菓真的是處理得細膩又精彩的一部,這裡才會特別拿出來說,還請看官不要誤會我在比較他們的優劣。)
Free是部好動畫,吃飯的時候看了會笑、看到角色互動會萌、他們游泳好像也跟著涼、角色在笑也覺得青春、角色苦惱失意也會跟著心疼緊張,但除此之外要我用「這部動畫很青春也蠻好笑的,角色很可愛有趣,你可以看看」這句話之外的詞彙來介紹和推薦這部作品,我還真的不知道能說什麼好。

尤其是最後一集,我還蠻認真內海監督跟橫谷一定發生過爭執(殺小)
要處理凜心結的方式有很多,我沒辦法說哪一種才是最好的方式、或許根本沒有最好的方式,但我不認為會是要犧牲他人的努力來成就另一個人的快樂和醒悟。

在看十二集之前、在說十二集真是感人到爆炸之前,請先來看看下面這張圖:


44055  


「現在我們四個就是一個團隊了,REI」
「就靠你了」
「缺了一個都不行 REI醬」

......嗯?( ^ω^ )三(  ^ω^)

那第十二集是?( ^ω^ )三( ^ω^)


有人會說:「可是那是REI自願的」、「當時RIN接力被替換下來、百米也失敗,沒有辦法啊!」、「我可以理解REI,要是我也會這麼做的!」、「勝負不重要!重要的是友誼!」

在說這些看似好聽實際上聽上去卻沒有什麼邏輯的話之前,請各位觀眾冷靜地思考一下:

凜是同伴,怜也是同伴,那為什麼凜和怜不能一起游泳?
For the team只限定四人行?

姑且不論為什麼非得違背比賽規則、提早放棄比賽也要讓凜跟真遙渚三人一起接力的盲點(有人說因為這樣凜才會被感動啊!才跟過去一樣!你們是把凜當成哪種渣角色在看啊?早就不可能跟過去一樣了好嗎?(  ^ω^)),在怜最初提到要讓出自己的位置讓凜游接力這個想法時,沒有半個人說「那怜你怎麼辦?一直和我們努力到現在的人是怜啊!」諸如此類的話。
的確時間關係也許沒辦法處理這一兩句話,但有跟沒有的感覺對於觀眾和當事人來說是有差的好嗎?

可以不要這麼輕易就否定掉怜的努力嗎?
隨便舉個例子,同樣要放棄比賽,讓他們五個都放棄比賽然後跑回去岩鷲或鮫柄的游泳池一起游泳都比較強=_=

因為最後一集給我的違和感是爆炸大的,所以特別找了雙胞胎來討論,舉例是這樣的:

我:「假如你和一起玩音樂的朋友好不容易一起努力到全國大賽預賽了,結果在比賽時因為社團朋友們過去的隊友心情低落失意、幾乎要放棄音樂了,為了鼓勵那個人,你會提出要讓出自己的位置,然後社團朋友跟他們過去的隊友一起比賽嗎?」
雙胞胎:「因為他要放棄音樂所以我放棄比賽……什麼鬼邏輯= =?」

我:「先回答我啦,你會嗎?」
雙胞胎:「怎麼可能啊,比賽歸比賽,就算我想讓,也要尊重同樣參賽的其他選手,要讓人打起精神的方式那麼多,誰會莫名其妙放棄比賽啊?而且在我提要讓位置出來的時候,正常來說一起玩音樂的朋友就會打槍了好嗎?」

我:「幹雙胞胎你真是太有邏輯了……」
雙胞胎:「這問題才太沒邏輯!」

我:「那麼繼續,結果你的朋友們答應了,和舊隊友一起比賽,還拿到第一,最後因為違反比賽規則而取消參賽資格,你會有什麼感覺?」
雙胞胎:「……殺小感覺,就是一個莫名其妙啊!你在說Free喔?」

我:「對啦!」
雙胞胎:「我還沒看啦,捏屁喔幹= =」

雙胞胎的那句話非常中肯:「因為他要放棄音樂所以我放棄比賽,什麼鬼邏輯?」

因為凜要放棄游泳、所以怜提出放棄比賽,什麼鬼邏輯?

我看了五次還是不能理解非要怜讓出位置然後讓他們放棄比賽的真正理由是什麼,既然不計較輸贏那麼就連比賽都不要比不是比較乾脆嗎?既然要強調「For the team」又是為什麼犧牲了怜呢?
即使當事人不覺得那是犧牲,難道這樣就可以了嗎?
這個邏輯性的問題不分男女,我只想問內海監督跟橫谷昌宏所以你們認為這樣的結局真的可以嗎?雖然你們都播出來了啦覆水難收,我保持紳士態度進來現在你叫我看這個?

89435178  

只能說我個人認為Free若是想營造頭尾呼應的感覺,真的處理得太過粗糙,畢竟在那麼多年後物是人非、本來就不可能和過去相同,原以為結局能做出一種嶄新的感覺,結果居然是「想要回到過去」這種路線。
「讓你看看不同的風景」這句話對於怜來說多諷刺,諷刺得他只能說「真是,你們的泳姿太美了。」不然除此之外還可以說什麼啦?(爆笑)

談完整體劇情之後來談談角色吧。(最容易引戰的部分來了嗚嗚)


1011479dbt2bvqtl9bvqqj  
七瀬 遙(ななせ はるか)

對遙的第一印象是「輕微的自閉症」。
至於為什麼,先來看看維基百科上對於自閉症的定義和解釋吧。

社交發展:

發展中的嬰孩有社交能力,年紀小懂得望人、按聲音方向轉身、抓著別人的手指,甚至微笑。可是,自閉症患者喜歡避開望人,而且在學習與人發展「施及受」的互動時有困難。
自閉症兒童也常常喜歡獨自一人。而在接受擁抱和觸摸時,會缺少反應或不想理會。長大一點後,他們很少會從他人獲得安慰,又或對父母發怒無大反應。
根據賽門·巴隆-柯亨的研究,自閉症病童缺乏「心智理論」的特質,即由他人的角度看事情,而這種行為是五歲以上的人類及部分高等靈長類生物所獨有的。正常的五歲小童可根據解讀他人的手勢、面部表情等等社交線索,估計他人的知識水平、感覺和意圖等等。而自閉症病童缺乏這種解讀能力,故此他們難以估計及明白他人的行為。
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候群病童會孤立自己。有些嚴重個案會出現假想朋友。故此,患者難以在正常生活上交朋友或維繫友情。 有部分自閉症患者不能控制其行為。而自閉症患者也喜歡不變的環境或工作,如環境有改變他們可能有負面反應。

感官系統:

自閉症患者,有出現感官整合困難。最常見的例子是自閉症聽覺問題,他們在多人同時說話時,不能夠分辨清楚誰在說話。

溝通的困難:

有些自閉症患者到一歲都很少說話,就算他們已經學識某些生字。他們會認為非言語溝通,例如手語、文字、打字等等是更自然的溝通方法。會說話的患者,會用非常常見的語法。例如重複的單字。語言器官的運動也有困難。再者,別人問他東西,他可能重複說話或答非所問。


遙當然是沒有自閉症啦,鼻要誤會。
只是我自己腦補中認為遙的確缺乏與人交際的能力,而在小說中容易因為環境改變而有負面影響的遙更是讓我覺得這小子大概有一點點自閉症傾向。
後來在第九集之後監督解釋遙只是「慢熱」,對於很多事情的情緒反應處理得很緩慢。

比起一群人遙的確更喜歡一個人,對於在游泳時被真琴弄得很熱(笑)的水也會感到想要逃跑和擺脫。
是個對於他人的感情較為遲鈍的人,不過並不是只顧自己或自私,遙的確我行我素,卻又不代表不體貼和照顧他人,渚將他視為理想中的哥哥、而廣播劇也顯示他會配合渚的要求陪他去看電影或逛街。
該怎麼說,看到後來,遙就是個……

不顧他人目光的普通帥哥。(殺小啦)

拿以前女生泳衣的事件再到後來光速脫衣,遙是個單純的只能看見眼前之物的人。所以才容易因為凜的一喜一怒而苦惱,加上慢熱的性格,開心得慢卻高興得久,難過得慢卻悲傷得長。
是個不擅長說心事的人,所以才特別依賴會替他發言的真琴。對於渚和怜都是特別照顧的,會特別關心兩個後輩的情緒加以鼓勵。對於凜的話,遙大概也曉得凜是個纖細脆弱的人,雖然最初對於他的貿然接近感到警備和不愉快,後來敞開心房就會很想關心對方,卻又三番兩次被推開,所以遙拿凜特別苦手的地方在於不知道該怎麼照顧對方。

因為是獨生子所以性格比較奇葩和獨立,不過不代表冷淡,在遙的身邊就會感到很安定,所以不知不覺就變成一個群體的中心。
當然本人沒有發現。
意外是個容易被牽動情緒的人,因此才特別喜歡在沒有劇烈情緒反應的真琴身旁,雖然也喜歡渚,但要是天天二十四小時黏在一起大概會非常受不了,至於怜是用崇拜目光追隨遙這點多少也讓他有些害臊和不自在(因為不服輸所以會很ㄍㄧㄥ),凜更不用說了,如果凜是遙的鄰居那麼遙大概真的會得自閉症吧。(幹)

雖然情緒不溫不火,但骨子裡是個溫柔體貼良善也蠻遲鈍的人。
因為過分純粹所以時常看不見真正重要的東西,其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瞭解自己。

劇中的心結起因是凜因為輸給他而受傷,認為害凜放棄游泳是自己的錯而產生巨大的罪惡感,因此曾經一度跟著放棄游泳。劇中最後發現自己真正的心結是「喜歡自由地游泳的自己也喜歡和隊友一起游泳,能發現這件事情是凜授予自己的,所以相當害怕不能再和凜一起游泳,希望凜不要放棄游泳。」
是個蠻杞人憂天的煩惱。(殺小你想被Fr迷揍嗎)

這大致上就是我所認為的七瀨遙。


free-dtl-character-makoto  
橘 真琴(たちばな まこと)

真不想寫真琴,請問可以pass嗎?(靠)

先來貼貼放在維基百科上的真琴簡介吧。

遙的青梅竹馬,目前仍是親密的朋友。十分理解遙,經常擔當其代言人,在第一集中曾準確無誤的講出遙的心聲。非常在意遙的想法,也向遙表明了想和他再一起游泳並參加接力賽的心情。
游泳部部長,每天都跟遙一起上學(其實都是他催促遙快去上學)。
個性溫柔體貼,總是先為別人著想。喜歡與人接觸,能與任何人親切地交談。在自家門口埋著小時候養的金魚的墳墓還擺著花供奉著。
擅於照料他人,是家裡的長子,有一對年齡懸殊略大的雙胞胎弟妹(橘蓮、橘蘭)。
平時雖然是穩妥的性格,但游泳方式卻相對是粗暴的力量系。
有著與其強壯的體格不相稱的膽小的一面,十分害怕恐怖的事物。
在縣大賽後對凜說了游泳不只是勝負這件事就是凜告訴他們的。縣大賽之後和其他人不斷鼓勵遙讓他打起精神。
在埋接力賽獎盃的樹下圍著當初和同學一起砌著文字的磚塊上寫了"I swim"。
小說中提到幼年時因為出航的漁民(凜的爸爸,動畫新增對真琴很好的老爺爺)被海浪捲走身亡,而認為水中有把生物帶走的怪物,因此怕水(海),這點後來被遙和凜發現。
遙曾問過真琴怕水的原因,真琴並因此對平常冷漠的遙發現此事感到高興;凜雖沒有問真琴怕水之事,但其實一直放在心上。
小學時原專攻蛙泳,並非不會仰泳也不是不喜歡,只是從來沒有在比賽中游過,因此亦沒有重點練習過。後來凜提出參加接力賽才被分派到仰泳。在練習仰泳時覺得和平時游蛙泳的感覺不太一樣,雖然都會有種像被怪物舔舐的感覺,但身體不會害怕得想縮成一團,亦不會有想拚命從水中逃離的念頭,在這次偶然的機會下發現仰泳才是真正適合自己的泳姿,之後便改為專攻仰泳。小說中凜覺得真琴的身型很適合游仰泳。

普遍來說真琴給人的感覺就是「新好男人、男朋友代表、溫柔、體貼、細心、貼心、替人著想、呵護朋友、脾氣很好」,但除此之外其實真琴也就沒什麼特色了。(這女人說話好毒)
夜尹曾經問過我他覺得自己不太能夠理解真琴,當時我的回答是這樣的。

夜尹:「我真的不懂他在那邊好人啥毀雖然我愛他」

我:「因為真琴其實是個宅宅
宅宅都是單純好掌握易上鉤的
不愛出門但帶的出門(幹)」

夜尹:「靠wwwwwwwwwwwwwwwwww」

我:「宅宅從小就是比較怕寂寞的體質,所以喜歡跟同伴們在一起,真琴是個性比較婆媽的宅男,所以自然放不下遙這種看似沒有交際能力的人。
宅男就是除了人很好之外基本上沒有特殊才華(好毒)
至於我說真琴是宅男是因為他房間有電動,雖然普通男孩兒都應該會有,但這部只有真琴有,所以顯示得出來他特別普通和特別宅。
你只要用宅男思維(但不是肥宅啦!!!!類似台灣那種會打LOL的帥宅男!!!!)去想真琴會突然很豁然開朗,只是真琴被營造成CP值很高的宅男。
你能接受這個理論嗎(尹:幹」

夜尹:「原來 他只是個宅男(??」

我:「但宅男是好的 代表不會跑出去亂撲蝴蝶
真琴是個長相非常優秀的宅男(幹」

夜尹:「我突然蠻懂他的(??????)」

我:「^^ 恭喜你(??????」

因為我不吃完美彼氏男這一套,仔細想想真琴放到三次元就是個CP值相當高的普通宅男。
雖然做人隨和但事實上也有自己的原則,對每個人都好,遙是自己的軟肋(但我不能理解為何真琴從不向凜稍微發一點脾氣,遙的心情可是被他搞得七葷八素啊(爆笑)),其實相當護短,是個念舊的人。
對於朋友的事情通常不會出手干預,容易被依賴也喜歡被依賴,一但不被依賴很容易慌了手腳。
相當信賴也理解遙,但要說「全部都知道」還有一段距離,容易因為遙的事情受打擊不過不會表態,看似多情其實是最薄情的人。

溫柔的男孩子最可怕,因為通常都是輕輕提起所以被放下來的時候變相地痛不欲生。
因為溫柔所以恐怖。

真琴的一切都是直率單純與純粹的。是個容易被他人忽略也容易忽略自己的類型。
劇中唯一的心結是「沒有遙就不行,只想和遙一起游泳。」,不過事實上就算離開遙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是個能隨環境改變而安定下來的人(遙與之相反)。

總之就是個宅男。(看來你就是想被揍吧)


1011527qqqmry1twbwmtvm  
葉月 渚(はずき なぎさ)

渚的話因為官方的描繪也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應該說對於渚的處理一直都是平鋪直敘沒有特別亮眼的地方?(笑)
家庭環境女孩子居多所以渚的心細是可以想見的(詳見第六集溺水篇),性格直率外放,是個意外努力的男孩子,可以說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橫谷說過「因為想要理解和拉攏怜而和他一起晨跑,這點是很厲害的,普通人應該做不到這種地步」這般評價了渚。

渚的一切情緒反應都是很直接的,不擅長隱瞞事情,也因此容易傷害想法和性格上纖細的人。
行動力很強,通常想到什麼就直接做了,不太會三思和評估後果。
看起來似乎什麼都能理解卻看不見最關鍵的地方,因此疏忽了遙和凜的心結以及怜真正介懷的東西。

是個活潑善良的人,劇中雖然沒有表現不過渚是很愛哭的人,淚腺脆弱,估計是看影片會大哭的那種類型。
因為家裡有三個姊姊所以特別憧憬遙,將遙視為自己理想中的哥哥。遙也對渚相當包容照顧。

對於喜歡的事情會用盡全力喜歡,對於討厭的事情也會相當激烈地反抗。
就我所理解大概是這樣的一個男孩子。


54-13042Q11203  
竜ヶ崎 怜(りゅがざき れい)

沒什麼好說的吧,就是我男朋友啊?(殺小啦!!!)

因為小說中沒有描述怜的部分,所以在動畫裡展現出來的就是目前所有的怜。
是個看似冷靜但其實完全不能理性的人,表情很容易背叛自己,是個會介意小事情的男孩子。
被渚說「感覺上就很囉唆」,事實上完全沒錯。

大概是劇中唯一一個正常人。

除了性格有趣的部分(例如理論派、奇異的審美觀等等)其餘的部分較為接近普通男高中生,橫谷曾表示「怜是和自己最相像的角色」。(大概也因為這樣所以怜的反應特別男性化?)
是個努力派,但個性笨拙、嘴巴也有點笨,不太會說話可是又努力想說話。

容易相信人,所以老是被渚耍得團團轉,很護短,所以在最後才會保護遙學長和凜學長。
劇中沒有提及但怜應該蠻喜歡凜的,首先凜的泳姿漂亮,如果不彆扭和暴躁其實蠻好相處的,加上凜是會對自己示弱的人,怜容易對人心軟,所以照理來說怜對凜的好感度應該不低。

和遙一樣同為獨生子,比起遙來說怜的關心和體貼較為明顯,會因為小事感動,大概是會抱著衛生紙看《再見可魯》的類型。
Free中我最喜歡怜的原因在於他不帶心機、不服輸卻沒有特別的企圖心,是會自己處理好自己、安分守己做好本分的人,只要有了目標就會付出相對的努力,若是作為對象(沒錯,就是戀愛對象)是會想要和他一起努力過來、認真經營感情的類型。

囉嗦沒有關係、雞婆沒有關係,真心相待最重要。

(為什麼突然說起擇偶條件啊你######)

free-dtl-character-rin  
松岡 凛(まつおか りん)

「對於扔掉獎盃一事和自己現在和小時後判若兩人回答『過去的就過去了』和『人都是會改變的』。」-收錄於spoon裡的角色訪談

基本上就是個死鴨子嘴硬的男孩子。
彆扭是缺點也是其角色最大的魅力,容易製造反轉魅力。(例如會全身脫毛、餵小貓、功課很好)
是個喜歡的人會非常喜歡、無感的人自然就無感到底的角色類型,凜是劇中最好理解的人。(所以我一點都不懂為什麼遙可以過了這麼久才明白凜的心結←欸)

凜的轉變大致上就按這個流程表:

我超愛游泳!為了我爸我要游接力!要當奧林匹克選手!找人一起游接力!組隊成功啦!接力第一太爽!我超愛游泳!澳大利亞我來囉!我超愛游泳!可是比賽成績不好……還輸給遙……哼!我才不要再喜歡游泳了!游泳去死啦!遙明明就不重視輸贏為什麼還可以游得這麼爽?我不爽啦!我要贏過遙來證明游泳是一種競技!我比那種不在乎輸贏的人強啦!耶!贏啦!可是為什麼他們接力游得這麼爽?沒有我還游得這麼爽?哼!我要證明我的接力比他們好!不能游接力?一百公尺還輸了?游泳去死啦!又可以跟真遙渚一起接力了!好爽!看到好風景啦!我超愛游泳!為了我自己我要當奧林匹克選手!

( ^ω^)<Free!END!

總之凜就是個異常有自信也異常容易受打擊也異常容易振作的男孩子。
是非常一根筋的人,認定了就非要不可,得不到之後就耍賴,沒有辦法真正放棄喜歡的東西所以時常感到痛苦,對於容易放棄和受挫的自己相當厭惡。
小時候的開朗大概是因為父親過世不能讓家庭氣氛太過糟糕所以努力保持開朗,認為追夢是很棒的事情而積極著人生,發現現實不如想像就倒地不起一蹶不振,因為小時候太過用力微笑所以才會一下子忘記怎麼笑。
是個非常逞強也不容易示弱的人(所以對於似鳥和怜來說凜的示弱是非常意外性的),劇中最護短的人(松岡江就是證據),是那種會把寶物鎖在箱子裡連自己都不常拿出來看的人。

情緒控管非常糟糕,容易發怒所以也常常對人道歉,周遭盡是能包容他的好傢伙。
本性良善雖然暴躁,容易使人引起保護欲,是個不太能承受當頭棒喝的人。淚腺意外脆弱,是會把各種小事放在心上的人。
會觀察旁人的性格但不會說出來,是個不會配合朋友的人,跟遙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我行我素。

和內斂的遙相比情緒是外放的凜,兩者都是善於察言觀色的人,但遙是會付出的類型,凜則是在認知到自己被照顧之後才會付諸行動的人,有點遲鈍,不過行動力很高。
要夠熟識才會覺得他是個溫柔的人,在現實生活中大概不太討喜?(笑)





對於Free我自認看得蠻認真的,只要是有收監督和腳本師訪談的雜誌都有買來看。
我相當喜歡內海監督在處理這部的畫面上的細膩度,雖然他把角色性格初期做得太細膩導致後期日漸粗糙這點有待商榷(笑),畫面和分鏡的精緻和完整度是無可挑剔的。
橫谷在free的腳本也下了一些功夫,雖然是簡單的主題但他寫得很謹慎,每一集的步調(扣掉完結篇)都做得很好,是會讓人期待:「所以下一集的故事是什麼?」的那種劇本。
至於吉田的腳本真的有點太細膩,有點超乎控制,把角色想得太複雜,所以第六集跟第九集都是我看得違和感最高的一集(因為習慣了橫谷配合內海的作風)……大概是因為橫谷和吉田在處理角色心情上的方式截然不同,橫谷自己說過「沒辦法處理太細微的東西,所以將第六集和第九集的腳本交給吉田,女孩子的心思果然比較縝密」。

作為寫手我會特別在乎橫谷的發言,這樣似乎就能夠更深層地了解到角色內心。
雖然CP我也是有的,不過在觀看過程中角色互動完全只是當成調劑品來看而已(笑)意外得到不少收穫。
想吐槽的地方其實也不是沒有,但整體(扣掉完結篇)的故事很合理。

想要說「很棒」又覺得有些過了,Free很好看,很青春,但倒不會讓我回想高中時期,沒能做到帶動觀眾情緒回到過去的地方。
我很喜歡Free,可是還是要說實話給他打個三點五顆星,就是他還能更好(淚)

當然也有認可結局的人,我也不是不接受,只是認為可以結得更好更完滿更青春。
青春不是盲目到放棄比賽資格才叫熱血,如果Free一開始要走這個路數前面應該要更慷慨激昂,可惜到最後給我的感覺太擦邊球XD

大概以上,如有想要聊聊的人歡迎留言或利用旁邊的小白板或是ASK
非常非常歡迎理性討論!以上只是個人淺見,還請不要太過嚴肅>_<

另外請不要回「認真就輸了」這句話……
I will look for you, I will find you, and I will kill you^^
(恐嚇屁喔!!!!!!!!!!!媽媽有人公然恐嚇啦!!!!!!!!!!!!!!)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飛翎
  • 最後那句讓四六變得好可怕阿XDD

    喜歡四六的認真!沒想到四六為了FREE做了這麼多功課阿阿..冰菓&free兩部我都有看也都很喜歡!!當FREE開播時一直有種不知道是畫風還是著色什麼的總之總讓我想到冰菓(????!)結果看了四六的解析後才發現原來是同一家阿<<

    四六一下子講了好多阿(看著滾動條愣住(#)於是決定一口氣就把它看完XDD

    對自己現在的生活不要太挑剔也不要太滿足阿阿這句話真應該好好記下來ˊWˋ//

    喜歡凜醬!看了四六的分析後更喜歡了!就算它是個很彆扭還有老是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的孩子(<<但這也都是他可愛的地方ˊˋ(等)不過當四六說''喜歡的東西還是不能簡單就放棄的人''那時對他的好感根本飆破天際阿嗚嗚;W; 沒有放棄游泳真的太好了; w ; 我才不會因為最後一集就討厭凜呢;w;(????!

    那些不得不說些什麼的事好長阿--四六辛苦了!
  • 其實我是TAKE的忠實影迷,三不五時跟朋友出門就會講他的名台詞,爸爸好帥啊……(靠)

    不只冰菓,K-ON我記得也是京阿尼家的,京阿尼之前算是主打可愛女子系路線,FREE算是特立獨行的新番(?)所以關注度特別高,連男孩子都有看哦。
    角色們我都很喜歡!最喜歡的是怜!怜實在太可愛了……好想做他女朋友哦……XD
    凜的部分實在太像個長不大的小孩了,怎麼去了一趟澳洲沒有比較成熟啊(笑)

    四六 於 2013/10/03 14:53 回覆

  • 鏡。
  • 久違的浮水wwww最近生活過的很忙碌,不過還是有吃甜點的時間的www
    四六去的店看起來都很好吃呢!

    P.s Free!我喜歡真琴<3 跟本天使-///////-
  • 都超級好吃是真的。
    對於FREE我好像聽最多的也是「MAKO本命!」(笑)

    四六 於 2013/10/03 14:54 回覆

  • 悄悄話
  • 櫻井
  • 看到四六的生存報告不禁想起我自己的生存報告都不知道飛去哪邊了(喂#

    看到四六最後提到FREE的時候我也有點納悶為何12集會有如此的超展開,明明在前幾集還在信心喊話說四人是一體,但最後一話卻因為凜的失常而拋下了怜讓我有點錯愕OAO,但之後想想或許內海監督有自己的想法也說不一定?

    TAKE的連恩爸爸超級帥的啦>///< 每次看到他出現在電視時都會小鹿亂撞>///<
  • 內海監督就是親媽到覺得傷害自己兒子也沒關係啦,反正我這麼愛你。(才不是)
    連恩爸爸真的超帥,即刻救援2我去電影院刷了三次(痛哭)

    四六 於 2013/10/15 00:22 回覆

  • so what?
  • 我也超愛Taken的啦爸爸真的有夠帥>_<

    四六這篇日常我分了兩次看 第一次因為時間不夠所以沒看完
    第二次就很認真的再從頭把它完整的看完!!
    四六的角色分析有夠透徹簡直像把真遙凜伶渚的大腦都切開來看了(?
    其中凜的分析更是鞭辟入裡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哈哈
    我完全同感! 在看的時候內心不斷OS:啊啊沒錯凜就是這樣!
    最近又把收進書櫃的秒速翻出來看 看到青峰大輝大輝的遭遇我突然對自己慘澹的高中生活充滿了信心(靠 秒速真的豪好看啊!!!!!(吶喊
  • 求嫁連恩爸爸>_<(別傻了)

    如果每個月都花五百多塊新台幣買雜誌來看我能寫得隨便嗎!(痛哭)
    不過其實我流角色分析也不少朋友覺得OOC,很高興你能感同身受嗚嗚!
    高中生活再怎麼黯淡無光應該不會比坐幾年板凳還要難過,加油!有任何問題需要聊聊可以愛用匿名ask哦!(摸摸)

    四六 於 2013/10/15 00:26 回覆

  • 伊蓮
  • 四六好久不見:)

    是說我也覺得FREE是部好看、青春、(主角們很帥)的動畫,
    不過大概也就是這樣,我自己是沒有覺得特別熱血或感動的地方,
    但是看完很想去游泳XDD

    對於結局,雖然一開始也覺得怜有點可憐,但是後來想想,也許這不失為一個最快也最能根本解決問題的辦法,或許怜可能覺得以他目前的能力,也沒有辦法讓隊伍達成晉級的目標,那不如就讓給凜,讓他們四個人去好好的解決問題、心結,而且我想怜是真心的很喜歡凜吧,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也許怜這樣很犧牲,但是可以換來之後的所有比賽,而且凜的事情不解決,感覺很容易就糾結過去,很難真真正正成為一個團體,一起努力向前。雖然也糾結著怎麼沒有人說「那怜你怎麼辦?一直和我們努力到現在的人是怜啊!」,但是在看到最後得獎的照片是五個人一起時,就比較釋懷了,就覺得「啊!他們果然還是沒有忘記怜」:)

    然後然後,因為我剛看完FREE,所以也想要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理解> <
    在別人的網誌裡說這麼多話,真的好害羞>//////<

    然後希望四六在認真過生活的同時,也要注意身體喔:D 因為感覺你真的很忙碌> <
  • 既然伊蓮跟我分享想法,那我也要回饋,所以請不要覺得我是在反駁還是針對什麼的哦!拜託了XD

    關於伊蓮說到「怜可能覺得以他目前的能力,也沒有辦法讓隊伍達成晉級的目標,那不如就讓給凜,讓他們四個人去好好的解決問題、心結」這樣往後的比賽才能讓他們真正成為一個隊伍和團體,這一點我思考蠻久的,因為這在邏輯和合理性上真的是個問題。
    假設今天怜有一百個選擇,曾經身為體操選手的他不會不明白「運動家精神」這個名詞背後的宗旨,怜是在岩鷲唯一一個受正規田徑訓練,關於比賽的嚴謹度行事作風向來中規中矩的怜自然能夠拿捏,有再多選擇應該都不會冒著以後可能會被禁賽的風險去擅自改變選手名單吧,而且替換的還是他校選手,這樣不等於連同鮫柄一起拖累了嗎XD?
    在當時的情況之下確實會感到束手無策,凡事沒有所謂兩全其美的作法,只是作為一個較為理性的觀眾會覺得這樣在設計角色上有些違背了自己的原則?而且這樣根本無法讓觀眾感覺到真遙渚怜凜是一個團體啊XD!只會覺得怜跟凜往後會有莫名其妙的心結XD!(當然兩個單純的男孩是不會針鋒相對的)
    就真的只能解釋成怜真的很喜歡凜啊,甘願為一個連朋友都稱不上的人放棄比賽資格XD

    謝謝伊蓮的關心!雖然真的很忙可是每天都很開心!希望你也是日日充實又愉快XD!

    四六 於 2013/10/15 00:47 回覆

  • lia
  • 四六您太妙了。

    上面的社論很強大,很多大學生的心聲這樣子
    很可悲的是,就算學歷高了,我們還是只能盲從
    我們還是常常處於被選擇,被淘汰的立場
    就算在台大也一樣。

    就是要找個宅宅<3(?
  • 我們既選擇也被選擇、既淘汰也被淘汰啊,很公平的咩XD

    四六 於 2013/10/15 00:50 回覆

  • 是個喜歡看四六文很久但一直不敢浮上來說話的小粉絲。
  • 四六好,我其實是個從秒速開始就把四六的部落格加到我的最愛的小粉絲:)
    其實我是個很懶得打字但心中又會有很多想法的那種人,每次看見四六寫的文章或是閒談都會讓我有一種「哇好厲害,居然有人這麼棒!!」的感覺。
    這是我內心真實的感受,真的。

    然後今天看見四六的free雜談,還是讓我忍不住的想要浮上來說些我的觀點,我真的沒有要攻擊還是甚麼的意思,我只是看到這麼好的評論也想分享一下我的感覺而已,所以不要誤會我也不要封鎖我嗚嗚嗚

    首先,我同意四六大部分的觀點,但對於完結篇這個觀點我其實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結局。
    我自己是個無用渣渣的原創寫手,當我看見free出了動畫之後我也去拜讀了原本的小說與雜談甚麼很多的東西,我喜歡小說那種細膩的描述,也喜歡動畫那種很多時候不用言語就能傳達的畫面。
    完結篇中,怜讓凜初賽,再次完整了他們四個人的接力賽,這點其實我不認為是犧牲,這是一個為了以後的必經過程,我想怜一定也是懂了這一點,才提出這樣的建議。
    「For the team」這究竟是個甚麼意思?為了團隊,為了夥伴,在最後一集當中他們也說了,無關學校,無關比賽,只是因為.......他們與凜是「同伴」這樣深刻的關係。
    不是否定遙渚真怜不是一個團隊,而是For the team的真正含意是指「為了團隊」,而不該只是狹義的定義,凜也是team的一份子,也是他們重要的存在。
    完結篇其實根本沒有否定怜的努力,而是用另外一個更加合適的方法呈現出來。當然不是限定四人行什麼的,只是比賽歸比賽,情感歸情感,就算想要五個人一起比賽也不可能,況且接力賽不只是怜想游,大家都想游,所以不會有人認為走到這一部實會想要放棄比賽而跑回去岩鷲或鮫柄的游泳池一起游泳會比較強。


    至於四六所說的「因為凜要放棄游泳、所以怜提出放棄比賽」其實我覺得並不是本完結篇所要呈現的觀點。
    並不是因為凜要放棄游泳、所以怜提出放棄比賽。
    而是因為了解到了凜真正需要什麼,所以怜決定讓其出賽。
    凜就像四六說的,太像個長不大的小孩,認定了就非要不可,得不到之後就耍賴,沒有辦法真正放棄喜歡的東西所以時常感到痛苦這樣彆扭的死小孩。
    從澳洲回來也沒有比較成熟(嘆)
    但我想這其實不完全是他的錯,他很小便失去父親,只有小學年紀的孩子會想要背負老爸的夢想去追夢其實本身就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壓力,再加上去澳洲追夢的挫敗,他才變成現在這樣的個性。
    對著似鳥說要放棄時怜就了解到了,也許更正確的說,在前一天晚上凜與怜的談話中他就了解了。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在哪裡跌倒就必須哪裡站起來,既然凜是在比賽中與遙他們一起獲得勝利,那麼就必須再一次的讓他們再一次在比賽中奪取第一。
    這樣也符合了怜所說所想的:在比賽終無關時間,無關勝負,凜只是喜歡感受和同伴一起。
    之後比賽完大家當然都知道會被退賽,因為這是預料中的事嘛(大笑)

    「因為凜要放棄游泳、所以怜提出放棄比賽」有點太過簡化想法了,所以才會有一種沒有邏輯的感覺唷:)

    以上只是我的觀點啦絕對沒有冒犯四六的意思,如果有覺得我講話不禮貌的地方我在這裡深深的一鞠躬並道歉,我只是也想與四六討論一下我的想法而已。

    然後再說一次,我是四六青黃的小粉絲,最愛的果然還是笨蛋青峰!!(青峰:你在說誰笨蛋阿!?再說一次!!)

    四六也要保重身體唷:))每天都要開心的過~~:)

  • 因為沒有暱稱,所以不知道怎麼稱呼嗚嗚嗚,那麼就先叫妳粉絲君吧!(笑)
    先謝謝妳願意跟我分享你的感想以及觀點,因為我這篇雜談確實很主觀,所以會有不同的聲音絕對是正常的,請不用太過驚慌,我不會認為你在蓄意挑釁我還是攻擊什麼的啦,我很溫馴XD(靠)

    看完粉絲君的觀點,因為妳跟我談到了邏輯,所以我也按照比較哲學邏輯的方向跟你討論哦!我有些無法認同的地方在,粉絲君說: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在哪裡跌倒就必須哪裡站起來,既然凜是在比賽中與遙他們一起獲得勝利,那麼就必須再一次的讓他們再一次在比賽中奪取第一。
    這樣也符合了怜所說所想的:在比賽終無關時間,無關勝負,凜只是喜歡感受和同伴一起。」

    首先句子怪怪的地方在解鈴還須繫鈴人跟在哪裡跌倒就必須從哪裡站起來,這兩句成語跟俗語是風馬牛不相干的,解鈴還須繫鈴人比喻誰做的事出了問題,就須由誰去解決;而在哪裡跌倒就必須從哪裡站起來是指一個人從哪裡受挫,必須從受挫的地方再度出發。
    針對的詞性不一樣,當然用法就不一樣。
    要說凜跟遙「解鈴還須繫鈴人」,凜已經在動畫中表明過,自己會排斥游泳跟遙其實沒有直接關係,是因為自己在澳洲受挫,回來之後又輸給遙更加打擊,才會討厭游泳;而遙是因為自己不知為何傷害到了凜而感到罪惡感,所以放棄繼續加入游泳隊(但並不是放棄游泳),真要用到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個成語,也只有放在遙身上比較適合。
    再來「在哪裡跌倒就必須哪裡站起來」如果粉絲君是指凜,那我更不能理解因為凜在游泳上受挫,所以非得要再跟真遙渚三人一起接力游泳的原因究竟是?凜從來就不是因為接力賽而感到受挫,是指對於競技游泳他對於自己的弱小感到害怕也感到厭惡,真要用到這句俗語,那麼凜反而應該要去游個人蝶式才對?(笑)

    既然都不要比賽、也不提勝負了,只是單純想跟同伴游泳,那麼「必須再一次的讓他們一起在比賽中奪取第一」不又是相互矛盾的邏輯嗎?
    如果粉絲君的意思是「因為凜是從和真遙渚三人接力後,發覺自己更加喜愛游泳這項運動,所以或許透過再和他們三個一起游泳會讓凜找回初衷。」我便完全可以理解,也能暫時被說服。

    用到暫時這個詞是因為,我接下來想討論的就是所謂的「運動家精神」。
    在我的雜談文中沒有刻意提及是因為我認為這太基礎,是所有運動的根本,沒有運動家精神不能夠算是一個運動員,沒有刻意提出來談的必要。
    但粉絲君說了:
    「「For the team」這究竟是個甚麼意思?為了團隊,為了夥伴,在最後一集當中他們也說了,無關學校,無關比賽,只是因為.......他們與凜是「同伴」這樣深刻的關係。
    不是否定遙渚真怜不是一個團隊,而是For the team的真正含意是指「為了團隊」,而不該只是狹義的定義,凜也是team的一份子,也是他們重要的存在。
    完結篇其實根本沒有否定怜的努力,而是用另外一個更加合適的方法呈現出來。當然不是限定四人行什麼的,只是比賽歸比賽,情感歸情感,就算想要五個人一起比賽也不可能,況且接力賽不只是怜想游,大家都想游,所以不會有人認為走到這一部實會想要放棄比賽而跑回去岩鷲或鮫柄的游泳池一起游泳會比較強。」

    所以我不得不提運動家精神這件事,任何一場運動賽事都注重運動家精神,連身體碰撞許多的美式足球與籃球都會因球員沒有運動家精神而判犯規甚至是禁賽,運動家精神是一個運動員的態度。
    凜的目標是成為一個奧運選手,不可否認他是一名運動員;怜曾經是田徑選手,理應更知道何謂運動家精神;真遙渚都是選手,最起碼要會寫運動家精神這些字,今天不管你們有多少心結、你們有多痛苦、有多為夥伴擔心著想,比賽歸比賽,心情歸心情,既然都是「為了團隊」,那憑什麼其他學校組成的團隊努力就可以被拋在腦後呢?
    要說沒有這麼誇張吧,他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但那裏無論如何都是賽場,是全國大會的預賽,假設今天你同樣是在比賽的其他學校選手,發現敵隊胡亂更動檢錄名單並且擅自增加他校成員參加比賽,不管他們是不是第一名,你有什麼感受呢?
    要是我會很憤怒,相當憤怒,我把這個比賽當比賽,我和隊友努力練習就是為了進入全國大賽,那試問岩鷲和鮫柄的松岡凜把這賽場當成什麼,和好大會舉辦地?

    賽場不是用來過家家的地方,我知道Free不是這麼嚴肅的動畫,他們也沒有想把真的焦點放在游泳上,但運動家精神是每一部運動作品的基礎,不管Free的訴求是什麼,情節一旦藐視了運動家精神受到反彈都是不意外的。(也就是為什麼總有人要婊網●王子,因為許斐老師真的忘記什麼叫運動家精神。)
    我認同真遙渚怜凜是同伴,是夥伴,是團隊,互相激勵打氣鼓勵正常。
    但忽略賽制恣意妄為就不可取,想要鼓勵凜的方式成千上萬,要讓凜找回初衷的方式也百百種,為何結局安排非得走向破壞運動家精神、藐視賽制的路線不可呢?

    我說「因為凜要放棄游泳、所以怜提出放棄比賽」是簡化過來的想法,當然中間還有許多因素可以討論,只是就結局的結論看來是這樣子沒錯的吧?XD
    寧可放棄比賽也希望凜找回初衷,乍看之下熱血慷慨、但Free的結局表現手法卻是差強人意,若真的要不顧一切,我想還有更帥氣迷人狗血的走向可以吸引觀眾;再來更重要的是達成「即使放棄比賽也想讓凜好好振作!」這個目的之前,Free前幾集忙著處理岩鷲等人的關係還有遙的想法,只有在十一集正式讓怜跟凜接觸,即使怜聽過凜和其他三人過去的故事,距離真正理解凜還需要一點時間,即使十一集結尾讓凜向怜坦白示弱,我想應該也沒有達到怜可以體諒理解關切凜到他可以放棄自己的比賽資格,除非他就是個溫柔到過分的王八蛋(褒義)。
    加上遙當時動搖的不像話,讓我在結尾不太能理解七瀨遙因為凜說不再游泳(啊國中不是也說過,奇怪咧XD)動搖到像世界末日一樣,如果他沒有在怜面前表現那種情緒,(在我看來)硬是要加劇怜提出放棄比賽的合理性,我想怜之後的退讓我應該多少可以……不,我還是會想罵他,請保持你的優秀運動家精神好嗎?

    最讓我倍感錯愕的是,結局居然可以完全不處理賽後怜跟凜的相處或是對話,簡單用一張照片帶過,這點真的讓我覺得非常地粗糙,都可以處理凜跟鮫柄了,即使只有幾秒鐘讓凜跟怜有個眼神交會很困難嗎?這種時候更是要增加怜跟凜的羈絆感吧?
    既然要說真遙渚怜凜是團隊是夥伴,那為什麼連這最基本的羈絆感都做不出來呢?

    謝謝粉絲君願意跟我討論結局的劇情!我寫到後面自己有些混亂,熬夜讓我的胃臟好痛嗚嗚嗚。
    老話一句,我沒有不接受結尾安排,只是覺得還能再更好XD!也歡迎繼續跟我討論哦!
    最後謝謝你喜歡秒速以及我的青黃,很感謝你能花時間閱讀我的文章甚至是堆置,謝謝你的慷慨,我真的非常感激。

    四六 於 2013/11/06 06: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