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點文&note週更用/


方溫的初戀故事



  分手後,再次見到詹曉雲已經是十年後高中同學的結婚典禮上了。
  當年班上的同學都叫她小雲,我也不例外,她的自畫像是一朵軟綿綿看上去像棉花糖的雲,我們的交往就跟所有普通的情侶一樣開始。
  「欸,方溫,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好不好?」小雲看著我,我們隔著一張桌子寫教室日誌,那時她的臉像煮熟的蝦子一樣紅彤彤的,小雲握筆的手微微顫抖,我伸手握住她因緊張而捏得有些冷的手。
  「好啊。」
  小雲的表情像一團打結的毛球忽然理順了,安下心來對我笑了。

  我不是太懂得用言語表達心情和想法的男人,可小雲卻都能讀懂我藏在眉宇間的心思該是什麼文字,她會替我拒絕掉其實並不想去的邀約、為我解釋差點就跟同學產生的誤會,小雲很溫和,就跟她的名字一樣,所以班上沒有一個人和她起過爭執,同學們知道我們交往了後,一個個都跑來虧我大概是上輩子拯救了宇宙,才能交到詹曉雲這麼體貼懂事的女朋友。
  我笑著點頭說:「對啊,小雲是個非常好的女孩子,配我的確很可惜。」
  那天小雲聽到了我的話,一起回家的路上她很難得沒和我分享今天的心情,我悄悄瞄了幾眼她悶悶不樂的側臉,撫摸小雲柔順的頭髮問她怎麼了?
  小雲抬起臉來看著我,突然就哭了起來,我被嚇得措手不及,趕緊從書包抖出在雜貨店買的隨身衛生紙,也不管書本和鉛筆盒掉了一地,抓幾張衛生紙擦拭小雲臉上豆大的淚珠,我越擦,小雲哭得越兇。

  「你哪裡不好……你明明就很好,全世界的男生只有方溫最好……」小雲哭哭啼啼地講起傷心的事情,原來是聽到今天我和阿瓜幾個人的對話,小雲揪著我的制服衣角,指尖巍巍顫抖:「只有方溫會認真聽我說話、還有主動幫女孩子提重的東西、生理期時甚至泡熱的黑糖水給我喝,怕我冷、擔心我身體是不是不舒服……你的好我說不完,你又沒有不好,幹嘛說什麼配不配得起……」
  聽著小雲娓娓道來,我的心口像泡在可可亞裡的棉花糖一樣化開,一時片刻沒能說些中聽的話,反而讓小雲氣得跺腳。
  「我今天會這麼說是因為和湘湘在屏商的男朋友比我又不帥、沒有錢,腳踏車還是國中買的過時二手車……」
  「那有什麼關係!」小雲的左腳用力踩了一下柏油地面,發出咚咚的悶響:「我又不是因為外在條件喜歡上你的!沒有錢、腳踏車很舊根本就不是你能控制的,外貌的話,我的方溫哪會輸給其他人啊!你不要對自己那麼沒自信好不好……」說完,小雲眼眶的眼淚又啪答啪答宛如雨水般落下,她捏緊我的衣角,哭得委屈。
  「全世界就是方溫最好了……」
  小雲空出的那隻手擰著眼角,努力不想讓我看見狼狽的哭臉而低下頭。
  我猶豫了幾秒,決定蹲下身來凝視著小雲的臉,她一見我的臉倏地出現在眼前嚇得移開視線小聲地叫著「不可以看!現在我的臉一定哭得很醜!」,我微笑著追過去盯住小雲,她接著又躲我,來往幾次小雲從鼻息發出撒嬌的聲音怨著:「方溫你要幹嘛啦……」
  我專注地看著小雲因哭意而漲紅的臉,白皙又帶著蘋果紅的臉頰,她像猶疑著該不該轉移視線,就在小雲正在把臉撇開時,我湊上前親吻了她。
  初吻算不上完美,最開始四唇交接時我撞上了小雲的牙齒,她微微地退開,驚訝又害羞地注視著我,然後再度輕輕地貼合彼此的嘴唇。

  「小雲,我喜歡你。」
  聽我一說完,小雲的淚水又湧了出來,我慌張地問她發生什麼事?小雲看著我不爭氣的表情,說這是我第一次說喜歡她。
  忽然覺得自己以前都在幹嘛,再怎麼不擅言詞也不是這樣。感到有些懊悔,小雲把眼淚擦掉,主動握住我的手,小聲地說了謝謝。

  「方溫,謝謝你喜歡我……」
  小雲笑了,只因為我說了喜歡她而笑得像個天使一樣。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喜歡上一個人,高中三年很快就過去了,我們倆考上不同縣市的大學,開始這段感情的人是小雲、結束的人也是她,分手時她說沒有自信能夠維持遠距離,小雲是個怕寂寞的女孩子,這點我是理解的。
  我們兩個坐在高中時代最常去的飲料店,小雲點了她最喜歡的洛神花茶,我在她的提議下點了相同的飲料,在那個年代洛神花茶算是相當新穎的飲料,一杯要價台幣四十塊,我看著杯子裡裝盛的茜色液體,嘗試性的喝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
  我看了小雲一眼,她始終沒有抬起頭來面向我。

  「洛神花茶就跟小雲一樣。」
  「咦?」像是詫異為何我會開口說這個,小雲昂首,我們終於四目交接。
  「酸酸的、甜甜的,每次我和小雲在一起的時候就會有這種感覺。」
  談戀愛大概就這麼一回事吧。
  小雲再度把頭垂下,肩膀微微顫抖,她意欲吐出的話語好像是「對不起」,我搶在小雲開口之前,朝她了說了聲謝謝。

  「謝謝你喜歡我,去到高雄要好好照顧自己,以後請湘湘打電話叫你起床,知道嗎?」
  小雲沒有看我,她把臉埋進手心裡點頭,然後不斷地抽咽。
  我本想安慰她的,像往常一樣揉揉她的頭,可是現在不能這麼做了。我從書包拿出隨身衛生紙,抽出一張遞給小雲,她看了衛生紙一眼搖搖頭。
  「不行,從你那裡我得到太多了,已經可以了,方溫……」小雲的眼睛不停湧出淚水,跟雨天的雲朵一樣,毫無止歇地落下水滴。

  我們分手後小雲在高雄求學,我上台北讀程式設計,畢業就留在台北就職,期間小雲偶爾會敲我MSN問問近況如何,只是我們避免了談論彼此的感情事,求職時大家都忙,我還在適應社會化這回事,小雲似乎也為找工作焦頭爛額,我倆失聯一陣子,為增廣見聞我出了兩年國,跑了不少國家,回國後開始讀紛至沓來的信件,才發現小雲在一年前結婚了,喜帖上印的日期是去年的。
  看著些微退色的大紅喜帖,詹曉雲和另一個我不認識的男性名稱印在一塊,瞬間想起諸多曾經種種,本想打通電話恭賀小雲新婚,電話號碼按下去才意識到都是一年前的事了,現在打電話過去豈不舊事重提,省得尷尬於是我沒有聯絡她。
  前陣子再度收到紅色炸彈,是高中同學阿瓜的結婚喜帖,以前也受了阿瓜不少照顧,我把網頁設計的工作先擱置一旁,挖出當年求職用的西裝燙整齊後訂下高鐵票去了台中一趟。

  阿瓜為配合新娘家屬在台中舉辦婚禮,一踏入氣派豪華的餐廳立刻認出不少熟面孔,和幾個同學寒暄問暖後湘湘從鄰桌過來跟我們打聲招呼,尚未嫁作人妻的她現在是一間西餐廳的店長,整天忙得天旋地轉沒空談戀愛,聽著她抱怨沒好對象時我們只是笑,湘湘話鋒一轉,看向我:「是說溫啊,你怎麼沒去參加小雲的婚禮?」
  其他人默契一致地把目光掃向我,難免有些尷尬,我咬了一口毛豆回答當時出國人不在台灣,回來才知道她結婚了。
  眾人「哦」了一聲點頭,湘湘說原來如此,我們還以為你沒來是還在怪罪當年小雲這麼輕而易舉就甩了你。
  我有些訝異地看向湘湘:「什麼意思?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我和小雲是和平分手。」
  「可是小雲不這麼想啊,她一直覺得是自己丟下你了,是她不負責任。」湘湘的語氣帶著透露出無可奈何的味道。
  「才沒有什麼負不負責任的問題呢……」我苦笑。

  隨後小雲從餐廳門口出現,湘湘一見她連忙招手把她喚過來我們這桌,小雲看到我的出現面露訝異,之後是為難,湘湘起身踩著十五公分的金色高跟鞋把詹曉雲拉過來,圓桌的眾人熱情地朝她打招呼,小雲生澀地回應,迴避著與我的接觸。
  昔日同儕隨意地開始聊起近況和規劃,婚禮的主角不久後也出現了,牽著新娘走紅地毯的阿瓜看上去跟高中時候的他判若兩人,終於是像個男人,開始懂得要負責了,為另一個人的人生負責。
  舞台上方開始播映阿瓜和新娘的回憶錄,主持人不停說著祝賀的話語,花好月圓、新婚愉快、早生貴子諸如此類,我們幾個高中同學喝著酒吃上來的菜色,從哪間股票上漲聊回往昔糗事,到後面阿瓜和新娘敬酒時來到我們這一桌幾個同學不改本色虧起阿瓜以前的蠢樣,逗得新娘嘴角彎起漂亮的弧度。
  我看著阿瓜的新娘,覺得小雲結婚的時候應該也是這麼漂亮的樣子吧,把視線轉向小雲,才發現她也在看我,注意到我的目光後又收了回去。

  我抿了一下嘴角,怕破壞婚禮氣氛,特地等到結束後把小雲叫住。
  送走其他同學上車後小雲站在我附近,不敢靠近,我們走到餐廳停車場比較空曠的地方,小雲跟在我身後,我站定後轉過頭來看她。

  「這幾年妳過得還好嗎?」
  小雲的焦距定在柏油路上,回應我過得還不錯。
  「去年妳結婚時……我人在國外,所以沒能來得及參加妳的婚禮,抱歉。」
  「啊,不會,沒什麼好道歉的,我知道你也忙……」
  「本來想打電話祝賀你的,可是想著都過這麼久了,怕尷尬就沒有打。」
  「嗯……」
  我搔搔後腦勺,說實話相當不擅長應付這種令人不自在的場面,想著該開口說些什麼好,小雲率先打破沉默。

  「那,方溫你呢?過得好嗎?」
  「我的話,還算不錯,忙著工作,有空閒時就到處走走。」
  「這樣啊……」
  我們再度陷入了寧靜,我注視著小雲的臉,她把臉頰旁的頭髮撥到耳後,露出有點嬰兒肥的臉頰,從以前我就喜歡她這個小舉動。

  「對了,剛才聽湘湘說,妳在怪自己那時候主動和我提分手嗎?」
  小雲的指尖震了一下,她艱困地抬起頭,看著我,弧度極小地點頭:「那時候我真的……很自私,只顧著自己,卻沒有注意到你的感受。」
  「真的是這樣嗎?」
  「……什麼?」
  「我所認識的詹曉雲不是這種人,她總是比起自己更體貼別人、很在乎別人怎麼想,對大家都好,喜歡幫助別人,總是認真地做完每一件被交代的事情,是個很棒的女孩子。」
  小雲捏著手指頭,像思考著該怎麼回答我。

  「小雲,妳不需要對我有所負責,現在妳有一個應該全心全意為他付出的對象在,戀愛是兩個人一起開心,但婚姻是兩個人一塊變得幸福,妳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成為一個幸福的女人,這麼就算是對得起我了,好不好?」
  詹曉雲看向我,我笑得很輕。

  「……好。」
  小雲的表情像一團打結的毛球忽然理順了,安下心來對我笑了。



end.
這是發生在張莫和方溫相遇前的故事,順帶一提方溫是屏東人。
老實說我沒有談過這麼清純的戀愛,所以在描寫方溫和小雲談戀愛時覺得有點痛苦,太純真了啊(刺眼)

方溫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男人,好到讓我無法把他配給任何一個人……

最後,謝謝點文的人,和看到這裡的你。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 what?
  • 四六我又來了 晚上好歐:)
    還沒把四六的文章全看完 所以也還沒看過這篇的本篇
    等到寒假我會找時間好好把你的文章全部細細咀嚼一遍的!
    現在是標準基測末代考生但最近真的唸到很不想念((遭踹
    看完這篇後印象最深刻的是小雲 因為我真的有同學叫小雲XD
    只是她姓馬 而且有娃娃音~ 不過她的娃娃音是不討人厭的那種!!!((重點誤
    好啦但這兩個小雲都很可愛B-) 我都很喜歡
    講講方溫吧 不得不說他真是暖男一枚0.0 我最愛暖男了!!!((遭踹
    哈哈我該滾回去唸書了...
  • 這部的本篇沒有在網路上發表過所以這應該算是這篇XD
    不過細細咀嚼就不用了有點可怕啊...這樣你就知道我國文多爛了...
    末代基測生加油,還有基測能考其實很幸福的。(看看你後面一堆學弟妹在哀號免試入學可是要辛苦三年)

    方溫暖男喜歡+100TUT!
    小雲有娃娃音是個好設定耶,改天有機會再寫到她我要偷偷拿你同學的特色(欸)
    閱覽感謝XD

    四六 於 2013/01/26 05:13 回覆

  • 啊檸
  • 我想娶方溫。
  • 拿嫁妝來←

    四六 於 2013/01/26 05: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