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太離譜了,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啦!」
抓著燒酒杯搖晃身體的她哭得涕淚縱橫,一旁陪著喝酒聊心事的黃瀨涼太努力阻止前輩的行為失控下去。

今天晚上的外景拍攝進度完成後喜孜孜地跳上保母車看手機訊息的愛子前輩在讀完情人發來的簡訊後立刻垮下臉來,當時黃瀨涼太正在將戲服換回原本穿的私人便服,丹寧褲才剛套上去,愛子毫不客氣地拉開黃瀨坐的保母車後門,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令黃瀨涼太只能傻眼,愛子不顧交情好的晚輩還裸著上半身,氣勢凶狠地說:「陪我喝酒!」
黃瀨涼太點頭,趕緊穿上自己的格菱紋襯衫,套了件卡其色的棉麻罩衫和經紀人告知後叫台計程車前往愛子常去的居酒屋。

方一坐下溫好的本釀造酒放上桌時,愛子就開始嚎啕大哭,黃瀨涼太脆弱的耳殼硬生生遭受了七十分貝的攻擊,幸虧被安排在包廂才免於受旁人側目之苦。
連忙安撫情緒失控的前輩黃瀨涼太又哄又騙又是哀求,前輩別哭啊和我說發生什麼事了?家裡的小貓死掉?還是沒錄到想看的電視劇?愛子埋首抽咽著,黃瀨涼太小力拍撫她的背,說些會逗女孩子開心的話,好比像「女孩子的眼淚就跟珍珠一樣,不能這麼浪費啊,前輩。」或者「雖然哭起來的前輩也很漂亮,但還是笑起來的時候最美麗了。」諸如此類的甜言蜜語。
沉浸在難受的哭意中略約半小時,愛子終於停下來冷靜,黃瀨涼太出去向櫃台討了一袋冰塊讓愛子敷在哭腫的眼皮上,一面冰敷眼睛一邊喝酒的愛子斷斷續續說起傷心事。

「剛才男朋友和我分手了啊。」
「說是和我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他只是個牙醫、而我是演員,身分相差太多了,和我公開交往後忍受著旁人的耳語很痛苦,想要放棄這段感情,非常對不起我。」
「什麼嘛……剛開始交往的時候明明說沒問題的,為了我可以忍耐的,我也對他很好啊,別人要講什麼就講什麼嘛我們又管不著,不去在意不就行了嗎?」
「這樣太離譜了,根本就是詐騙集團!愛情的騙子,把我的真心還來!把我當初因為公開交往所掉下來的人氣還給我啊!」越說越激動的愛子捏緊酒杯像要把它弄碎,黃瀨立刻把她手裡的酒杯取下來。
「黃瀨你說,我有哪裡不好嗎?長得漂亮又有E罩杯性格溫柔體貼賢淑還非常會做馬鈴薯燉肉的山島愛子哪裡不好!」
見愛子氣勢磅礡一副惹不得的山老虎模樣,黃瀨涼太把真心話吞入腹中。說自己會做馬鈴薯燉肉的女孩子通常不會下廚啊,愛子前輩。

「真要我說……愛子前輩很可愛啊。」
「這是什麼爛回答,你們男人每次都這樣轉移話題!」
黃瀨苦笑,「真的就是這樣,女孩子在我眼中不會有不好的地方,前輩很開朗,對待大家的態度都非常直率,耍任性時也不會讓人覺得討厭,對待工作非常認真,就算是晚輩有做不好的地方也不會斥責,反而會好好地教導對方,在這個複雜的演藝圈裡對人還能沒有心機的愛子前輩真的非常可愛,我很尊敬你。」
聽完黃瀨涼太誠懇地回應後愛子再度紅了眼眶,她拉起黃瀨涼太的卡其色罩衫擦淚,哭哭啼啼的模樣難以和平時的愛子前輩聯想在一塊。

「那是為什麼、嗚……他不要我了,我有不好、我可以改啊……怎麼可以因為別人的流言蜚語就認輸啊!我們都在一起五年了耶!」
安慰幾乎泣不成聲的愛子,黃瀨涼太的掌心流連在她的背上輕柔地撫摸著,沒多說什麼。
「我好喜歡他,真的、真的非常喜歡他,連我自己都難以想像怎麼會這麼喜歡一個人到死心塌地的程度,要放棄他真的好難……是不是我不當演員了,他就會再度喜歡我呢……」
愛子悲傷地說著,黃瀨涼太詫異地看了在演藝事業建立不少名氣的愛子一眼,喜歡演戲的前輩竟會說出這種發言。
「前輩是認真的嗎?放棄演戲?」
「如果他會喜歡我,那就放棄啊,又不是只有當電視明星才能演戲,以前我也待過兒童劇團,要再回去也不難,重要的不是得到什麼,而是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不是嗎?」
「這可不像一個成年人會說的話……」因愛子的負氣而感到好笑起來的黃瀨淺笑,料不得卻被醉酒的愛子伸出食指大力彈了一下額頭:「痛!愛子前輩?」
「你剛剛在挖苦前輩嗎?嗯?」
「沒有,小的哪敢。」黃瀨討饒。
「我可是很認真的,他是一個溫柔的人,捨不得對我說謊,我也清楚因為公開了戀人關係他受到很多騷擾……」說著說著眼角又再度溢出淚光,愛子盯著手裡的燒酒:「因為我他一定忍耐了很多痛苦,被這麼大量的壓力擊倒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可是……只有一次也好,我真希望他能對我撒嬌啊,說他累了也好,希望我為他做些什麼,而不是決定和我分手啊。」
「前輩和他說過這些嗎?」
愛子看向黃瀨,艱困地搖頭。
「別看我這樣,其實和喜歡的人相處我很笨拙的,連話都說不好,就算交往五年和他單獨相處時還是會有點緊張,加上我們彼此工作都忙,能靜下來聊天的機會少之又少……」

即使是情侶,卻連交心的時間都沒有。
愛子嚥下溫熱的燒酒,日本酒的溫辣嗆進食道,湮紅她的目光,黃瀨看著前輩惆悵的側臉,不自覺也難受起來。

「黃瀨啊,如果下次換你談了這樣的戀愛,一定要記得跟對方說出一直忍著沒說的話啊……別像你的笨前輩,蠢死了。」
黃瀨看向愛子的眼神帶點無奈,只好笑著說:「我會的,前輩也是啊,就算是現在去說還不遲吧?」
「他都說要分手了,來不及了啦……」愛子連吞酒的聲音都帶嗚咽了。
「來得及,只要還喜歡,對男人來說就來得及。」
愛子轉頭看向他,狐疑地挑眉道:「真的?」
黃瀨點頭:「真的。」
看上去明顯動搖的愛子躊躇半晌,搖晃著杯裡的燒酒,盯著透明的液體晃呀晃,像下定決心般舉高酒杯一飲而盡。

「……好!我待會兒去廁所打電話給他……要是失敗了你再陪我喝一輪!」
「嗚哇……那我要準備逃跑了。」
「黃瀨涼太!」愛子佯裝怒吼瞪著黃瀨涼太,假裝被嚇到的黃瀨瞪大眼睛回看他。

最後兩人都笑了,黃瀨目送愛子帶著壯士斷腕的決心前往廁所。
而他自己看著懷裡久未開機的手機沉默,戳著觸控螢幕,指頭按上開機鍵遲遲不敢壓下。

「你啊,要是半通電話都沒打過來,我可能會哭哦……」對著手機喃喃自語,黃瀨涼太給了自己一個難堪的笑容。

再三十秒。
三十秒後,他就會開機了。
再給他三十秒的時間逃避現實吧。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炙玥
  • 四六桑安 (,, ・∀・)ノ゛天氣變冷了請小心身體喔ww
    緊張啊啊啊小黃瀨要開機了小青峰別啊啊啊 。・゚・(ノД`)・゚・。(說什麼#)
    好險睡前有來看一下 。・゚・(ノД`)・゚・。(心滿意足躺好)
    四六桑晚安 (,, ・∀・)ノ゛
  • 最近天氣變化很大,炙玥也要注意保暖哦。
    謝謝你的閱讀XD

    四六 於 2013/01/07 04: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