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青峰大輝我限你三十秒之內帶著寫真集滾出去!」

三國誌裡頭宣王說了句流芳百世的成句,叫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在青峰大輝第一百零三次帶著色情書刊光明正大拿男宿鑰匙進入笠松幸男和森山由孝的雙人宿舍後,身為青峰大輝真正直屬學長的替死鬼的笠松幸男在被迫看完沖田杏梨最新的寫真集後爆發了。 
看得正高興的森山由孝和青峰大輝被笠松幸男的厲聲斥責嚇得差點抓不住手裡封面上膜還燙金的女優全裸寫真集,兩顆眼睛瞪得老大看向不曉得是氣到臉紅還是羞到發窘笠松的表情,笠松幸男一把抓過他們手中的寫真集隨手就往垃圾桶的方向扔,剛從室友那拿到寫真集的青峰大輝忍不住大叫。

「喂喂喂矮子你什麼意思!」
「王八蛋你剛剛叫我什麼!」
「矮……前輩。」青峰被笠松盯著而噤聲,他探了垃圾桶裡的全新寫真集一眼,露出無奈的神情:「那可不是我的寫真集啊,前輩,這樣我要賠錢的。」
「活該。」
笠松幸男翻了個白眼,一旁看戲兼幫兇的森山由孝只是看著笠松口頭上正在責備青峰大輝手邊還幫忙把寫真集撿回來,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你最近跑到我們房裡鬧的時間越來越多了,大學聯賽打完就這麼鬆懈啊?」
「沒錯,無聊透頂,大四的課簡直是拿來殺時間而已,真好奇笠松你竟然還能繼續念研究所啊。」 
「不要拿我跟你相提並論。」笠松嫌惡地瞪向青峰,走往冰箱拿出幾瓶前陣子和森山去超市買回來的啤酒,隨意扔向兩人:「要是你真這麼無聊去考AFPA如何?」
「那什麼?」青峰從笠松手上接過啤酒,啪一聲拉開扣環。
「美國體適能專業人員協會的簡稱,考過AFPA的執照比考國內的C級或B級教練證照還有用。」
青峰遲疑地哈?了一聲:「我什麼時候說我想當教練?」
「用膝蓋想都知道你畢業以後不是進聯盟打球就是跟火神那傢伙一樣去美國選秀,會叫你去考AFPA的用意是反正你現在閒得慌,趁記憶力還行時先考幾張有用的證書或執照起來放,不打籃球後總還能有事做。」
森山由孝認同地點頭,他跟笠松都在畢業後考了AFPA跟ISSA以備不時之需。

「『不打籃球』啊……」
被笠松幸男這麼一說青峰大輝狀似思考地沉下臉色,森山和笠松互看一眼,喝口啤酒見小他兩屆的學弟好不容易才沉穩下來的表情。
對於青峰大輝來說「不打籃球」是很久很久之後的事,下意識就把未來和籃球連接在一起,甚至無法想像沒有籃球以後的人生會是什麼模樣,才剛二十歲的青峰大輝如今才開始正視所謂「成年」這回事。

「對了,感覺好一陣子沒聽到黃瀨那傢伙的消息了,他最近如何?聽說在拍片?」
「啊,嗯。」青峰抓著啤酒罐有些走神地回應著笠松幸男,見青峰反應奇怪,笠松狐疑地挑起眉。
「怎麼,跟黃瀨吵架?」
青峰看向笠松的神態無奈,「連你也和五月說一樣的話,沒吵,只是冷戰。」
「……這跟吵架有兩樣嗎?」
笠松瞄了森山一眼,森山由孝只是聳聳肩,說:「看樣子是黃瀨單方面在發脾氣,你也知道他那種性格一忙起來就六親不認的。」
「也是……冷戰歸冷戰,你就這樣放置他?」
「誰讓那傢伙手機不開,難不成我還要殺去拍片現場找人嗎?少來,這樣蠢爆了。」
「吵多久了?」
「一個月吧。」
「真虧你能忍一個月啊……」笠松幸男的視線飄往剛才從垃圾桶裡被拯救起來的寫真集,青峰大輝立馬呸呸呸地叫著我從來不靠AV女優解決好嗎?

森山由孝困惑地看著青峰:「不然?難道都是發洩在黃賴身……」
「森山!閉嘴!」笠松大叫。
青峰大輝憋了一下和森山由孝互看一眼,而後噗哈哈哈哈靠著椅背笑得人仰馬翻。

「呿,不准讓我想起我是怎麼知道你和黃瀨的事的!」
笠松幸男壓根兒不願意回想當初知道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原來各伸一條腿出了衣櫃時是他氣沖沖捏著青峰大輝和森山由孝幾個趁他午睡時把裸女海報貼在他的床位上鋪下的木板上,嚇得他一起床差點沒口吐白沫,怒不可止地撕下海報正衝去青峰寢室準備找他算帳一開門就看見半裸的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正在法式熱吻。
他真是對黃瀨涼太的呻吟聲半點興趣都沒有。
那時他尷尬又驚嚇地道聲歉,關上門,然後揍了自己一拳確定不是作夢。
之後穿回衣服的黃瀨涼太和青峰大輝再度打開寢室門,笠松幸男還愣在原地,黃瀨涼太的神情裡帶著巨大的窘迫,而青峰大輝搔搔臉頰似乎正在思索應該怎麼解決眼下的狀況,笠松幸男倒抽一口氣,看向高中學弟金色的眼睛:「原來你是……同性戀?」
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明顯緊張起來的黃瀨抓抓後腦勺。
「呃,其實……笠松學長,我也不知道……但我想我應該還算直男吧,看見女孩子的裸體還是會勃起的。」
「停停停別說得這麼直白……好吧,那你們甚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我想想,去年?剛開學不久就在一起了。」
「什麼?所以你們交往一年多了啊?」
黃瀨點頭。
瞬間失去語言能力的笠松幸男整理混亂的腦袋,什麼時候他家學弟和整天喊著胸部胸部小麻衣小麻衣籃球籃球的青峰大輝混在一塊了?笠松扶額,現實衝擊得他心臟漏了幾拍,案發現場因笠松在整理思緒的過程中沉默了略約十分鐘,笠松幸男用大拇指揉壓發疼的太陽穴,吁了一口長氣。

「你們兩個,交往這件事是認真的嗎?」
詫於笠松的問話,青峰和黃瀨吃驚地看向他。
「我說啊……同性戀可不是開玩笑的,特別黃瀨你這傢伙算是半公眾人物,青峰大輝你這常上體育雜誌的籃球新星也別以為自己很安全,要是今天發現這件事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那後果你們承擔得起嗎?說不定就因為這件事一輩子再也無法從事模特兒和籃球員的行業,所以不准嘻皮笑臉,給我嚴肅的想想看!」
皺起眉,笠松以矮了半截的身高指著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的鼻尖,被正經斥責的兩人呆滯地望著笠松幸男。
「笠松前輩,原來這麼為我們擔心……」
「以前真是看輕你了啊矮……前輩。」
「你們找死嗎?」
黃瀨看著笠松爆青筋的神情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起來,青峰大輝看著詭異的黃瀨涼太自己也勾起嘴角,被眼前兩人搞得莫名其妙的笠松幸男問他們笑什麼?

「因為,一般來說會想的不都是『原來黃瀨跟青峰是GAY?』或者是『好噁啊!』之類的嗎?但是笠松前輩卻不是,反倒認真地替我們擔憂起來,不知不覺就笑出來了。」
「所以說到底有什麼好笑的啊……」
「很感謝哦,謝謝笠松前輩,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下次我們會注意鎖門的。」
笠松幸男看著小他兩歲的黃瀨涼太此時露出的笑容帶點複雜的情緒,自然也就沒再多說什麼,只說你們好自為之,你們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的,放心吧。
而黃瀨笑著說了聲謝謝,放棄和青峰大輝單獨碰面的機會,三個人一起去學校附近的燒烤店聊些近況喝點薄酒,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從那之後竟又過了兩年,嚴格來算交往將近四年的青峰大輝和黃瀨涼太比他所想的還要久。
兩年間他大學畢業接著考上研究所,在畢業前無論怎麼思索都沒能找出最好的出路,以他的身材打聯盟太過辛苦,加上近年來國內籃球運動黯然失色就算是聯盟薪水給的也不高,考慮就業的話根本沒有公司願意用一個東體大畢業的體育笨蛋,笠松和森山決定繼續念書,先拿到碩士學位後再拿著證照和執照開始找幾間體育成績出色的學校面試,這是他們目前的打算。
笠松抓著麒麟啤酒金黃色的外包裝,問了青峰大輝畢業後怎麼辦?

「當然是繼續打球……」
「我是問你和黃瀨怎麼辦?」 
青峰大輝回望笠松幸男的眼神中有著訝異,笠松幸男把玩著手裡的啤酒罐。
「繼續交往,或是分手,你們兩個總該討論一下未來……好歹也在一起四年了。」
青峰聽完就是點頭,沒多回話,笠松看著他咬著啤酒罐視線低垂的模樣,提心又吊膽的嘆了一口氣,森山由孝來回看著笠松和青峰各懷心思,將手中的麒麟啤酒飲盡後又跟笠松討了一瓶新的。
啪。扣環被拉開時發出清脆的聲音。

「總之,你們啊,不要無意義的傷害到彼此就好了。」 
森山說完喝下一大口啤酒,在上唇留下酒痕。


/
(AFPA跟ISSA都是國際級的證照/執照考試,但實用度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哈哈哈是亂掰的如果有BUG拜託請無視外加體育系的求真相←靠這什麼不負責任的寫手啊##)
(再說一次因為是隨筆所以內容都非常隨意,想寫什麼就是什麼,所以也希望大家用輕鬆的態度看待就可以了!謝謝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啊檸
  • 看完了第一段就立馬尖叫了啦!!!!!!!!!!
    笠松學長好可愛!!!!!!!!!!!好可愛!!!!!ka.wa.i.i!!!!!!!!(爆炸
    四六大把笠松學長的個性抓超好的耶!!

    (從頭到尾重點錯
  • 啊檸看來是個笠松控啊XDDDD
    我們一起喜歡笠松XDDDDDD

    四六 於 2013/01/07 04: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