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


/秒速57號線前提
/NOTE週更使用

 

火神大我知道黃瀨涼太心情不好時,說話時聲音會變得平常來得高亢些。
在收到「晚上喝一杯如何♪」簡訊後和黑子哲也打聲招呼後驅車前往黃瀨在紐約新買的公寓,明早忙著應付衛生局沒能晚歸的黑子哲也在火神大我出門前捎了封訊息給青峰大輝,而火神得知黑子的反應只是苦笑了一下。
黃瀨涼太在開門迎客時的笑容還是商業用的四十五度角,火神大我直說少裝了,而黃瀨翻了個白眼淡然轉身走向廚房吧檯。

「小火神喝伏特加還是龍舌蘭?」
「我開車,麻煩一杯白開水。」
「真沒情調耶,小黑子怎麼沒有來?明天有事?」
「衛生局明早展開稽查,黑子要待在店裡應付他們。」
「嗚哇……」黃瀨怪叫了一聲,拿威士忌的酒杯為自己斟了一杯濁色的伏特加:「那小黑子應該生氣了吧?」
「這就叫明知故犯嗎?」火神微微笑開,主動替自己倒了一杯開水。

黃瀨涼太從吧檯內側繞出來,左手提著剛開瓶的伏特加,Elit的牌子他沒記錯酒精濃度是40%。給了黃瀨涼太一個不甚認同的眼神,火神大我吻過杯緣無奈地嘆口氣。

「都快要當四開頭的大叔了,快別那麼幼稚吧。」
「呀,是在說我?」黃瀨抓著酒杯坐上火神旁邊的位置,漾開的笑顏刻意像個孩子。
「我說的是『你們』。」火神將開水放上吧檯桌面,換了隻腳蹬二郎腿。

黃瀨涼太不置可否的哼氣一聲,火神瞥見他眼周白皙的肌膚微紅。
九成是哭過。
「青峰說了什麼?」
「沒什麼。」
「你們很難搞耶。」
「什?」
「你跟那傢伙說了一樣的話,沒什麼。」
黃瀨喔了一聲,把手腕的角度挪高一些,頂級伏特加蒸餾後的甘露滑過喉腔卻燙著食道,燒傷心臟,神經告訴他四肢百骸疼得受不了。

「我以為你知道他是無心,不管他做了什麼。」
沉默片刻,黃瀨的唇印蓋在威士忌酒杯上。
「我以為小火神知道,無心之過最可怕。」

其實火神大我什麼始末終究不理解,在黑子傳了簡訊問候青峰一聲後回答的訊息同樣是那一句沒什麼。沒什麼好問的。
黑子哲也那一瞬抬起頭來問他黃瀨哭了嗎?火神大我皺了半邊眉心說他怎麼可能知道,但八成在哭吧,他可是一碰上青峰大輝就俯首稱臣的黃瀨涼太。
火神和黑子皆安靜半晌,兩人對看幾秒鐘,心底想的都一樣。

在青峰大輝說他要了黃瀨涼太之後的未來絕對說不上順遂。
性格本就迥異的兩人在前幾年都還是遠距離的關係,吵過無數的架甚至大打出手過,黃瀨為青峰哭過不少次,同理可證青峰大輝為黃瀨涼太流過的淚也不少。
究竟是誰在忍受誰,是誰在承受誰,是誰在傷害誰。
不是要了就會好好的了,火神和黑子老早就明白這循環因果,世上絕無功德圓滿的愛情,這東西不是說好相守相依就能完好如初。

火神大我盯著黃瀨涼太輕啜伏特加的側臉,伸手輕拍黃瀨的頭,「說吧。」他輕聲喃了一句,黃瀨抓著酒杯的手忽然就顫抖起來,肩頭脆弱得像一碰就倒。
黃瀨將鹹騷的淚水和伏特加相融熬成了奇妙的滋味。

他說其實開端真的只是小事,也許只是誰又忘了買衛生紙,也許只是誰忘了不回家該撥通電話,接著彼此像以利刃相抵般翻起舊帳,從國高中的愚蠢到成人後的愚昧都能細數,誰受不了誰、誰在忍耐誰,談的都是這些。
青峰大輝一句鏗鏘有力的「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令黃瀨涼太徹底噤聲,彼此四目相交,混濁的青色對上深邃的鳶色針鋒相對地燃燒起來。

黃瀨涼太握緊拳頭忘記不該哭,不該在這種時候流淚。兩行清淚吊在他端正的面容上怵目驚心,青峰大輝下一秒便後悔自己究竟說些什麼。幹了些什麼蠢事。
妝被淚水暈開,黃瀨涼太笑了。

「這就是你要的結果?」
黃瀨涼太挑眉朝他開口,接著轉身壓下門把出去,揚長而去。
青峰大輝站在戰爭的中心,客廳裡滿是喧囂,他握緊掌心一語不發。

火神大我聽完遞了張面紙給黃瀨涼太,不曉得該不該笑,而嘴角還是牽起一絲笑意。
真蠢。火神大我說,你和他都蠢。
黃瀨涼太轉過頭盯著火神大我揚起的笑容,說小火神真可惡啊哪有人在這種時候笑的?火神大我還在笑,說太蠢了他沒法不笑。

「太過分啦──」黃瀨涼太抽抽鼻子,拿過火神遞過來的面紙擤乾鼻涕:「我可是很認真的。」
「我也很認真在說你蠢。」
「……小火神好像越來越會接話了耶?」
火神大我簡短的劉海伸手被撥到後頭去,黃瀨涼太拿過一包面紙把未盡的鼻涕毫無形象地擤光。

「想道歉嗎?」
「有點。」
「希望他做什麼?」
「跪下來吻我的腳趾。」
「……你當真?」火神挑眉。
「說笑的,好吧,我希望他追上來,可以什麼都不用說,給我一個吻就好。」
「還真容易滿足。」跟黑子一樣。火神沒補充。
「跟你們一樣,黑子也曾這麼跟青峰說,你們,我們明明都一樣。」
「我們也會吵架啊。」
「但你們不會刻意說話刺傷對方?」
「無心的時候會。」
「我恨無心這個詞。」
「這些話你有沒有考慮跟青峰說?」
「暫時不想。」
「好吧,但他應該都聽見了。」

火神大我拿出顯示通話中的手機,閃著通話顯示的橘燈,黃瀨涼太不敢置信地看向火神大我的手機,發話給青峰大輝,通話紀錄是十五分鐘。
黃瀨大叫了一聲,火神大我笑得更歡,忍住衝動沒拿手上的伏特加撒向火神大我,被將了一軍的黃瀨涼太壓下憤怒,悶吭一聲走進房裡決定不管了。

什麼都不要管了。
火神大我識時務的起身,向手機說了聲早點回家。
而聲音從很近的地方響起,火神大我才知道有人在門外守株待兔多時。火神從吧檯離開,還乖巧的將喝過的白開水倒進流理台,開門後與來人四目相接,火神大我笑著說你好蠢。而青峰大輝回他彼此彼此吧?

門喀一聲關上了。之後就不干他的事了,火神坐電梯往樓下拿出車鑰匙,腦中忽然閃過青峰大輝氣急敗壞那一句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

多像是,對情人無可救藥的溺愛啊。
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如果沒有與你相遇)。

就不會有現在了嘛,所以他才說啊,真蠢。
蠢死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