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喂,黑子,要跟我去美國看球賽嗎?」

  五月方罄,火神大我抓著書包忽然開口問一句,黑子哲也遲疑片刻,火神大我說阿列克斯把紐約尼克對達拉斯小牛的門票買好了在等,邊抱怨幾句她真是不按牌理出牌當我們高中生都不用上課嗎云云……黑子哲也點頭,就在火神還以為他認同那句形容阿列克斯的胡來,黑子又點了一次頭。

  「好啊,去吧。」

  六月的蟬鳴開始了。








  記得那些擦過虹膜五光十色的畫面。
  觀眾的叫聲鼓譟電視音響、場景來回跳躍的現場轉播、兩色不同顏色的球衣在木質地板上奔跑轉身急停跳投、球評用盡丹田氣力吼叫著:"Getttttttttttttttt two point!"
  他放下手中書寫古文作業的鉛筆,目不轉睛盯著偶然間轉到的體育頻道,六月炎夏喧鬧全球的NBA盛事冠軍賽正在開打,他讀不懂螢幕上下左右跑動的人名和跑馬燈,被撞擊的球框伴隨球迷一齊發出巨響,在他的耳殼內產生共鳴。

  黑子哲也當年十二歲,清楚記得那天他激動得左胸發燙。
  籃球。籃球。籃球。

  恍惚間有誰推了一下他肩頭,黑子哲也摘下眼罩發現火神大我表情怪異的盯著他瞧:「暈機?」
  黑子哲也搖頭,火神大我喝一口空服員斟給他們香檳酒,搔搔後腦杓說你剛才在呻吟,如果不舒服的話就說一聲。
  他點頭,經濟艙確實塞得不是能用舒適形容,火神最初堅持要替他付頭等艙的錢黑子哲也只是扳著臉不發一語,知道搭檔不高興了火神大我扁扁嘴沒再說下去,最後黑子妥協似的讓火神為他付一半經濟艙的票錢後兩人終於出境。
  「對了,關於機票錢……」
  「這話題你能不能就先打住,什麼時候再還我都行,還是說你有捲款逃跑的預感?」
  「當然沒有……」黑子哲也與火神大我四目相接,而後歛下眼簾:「有時候,真的覺得火神君很會講話。」
  「啊?那是因為你太煩人了,不過就是機票,我知道你在意錢的事情,但是我找你去看球賽的,照理來說幫你買機票很普通吧。」
  「對正常男高中生而言一點都不普通……」
  「不准藉機說我不正常!」
  火神大我佯裝上火瞪了黑子哲也一眼,兩人對望沉默數秒,接著一起笑了。

  倒也不是初次坐飛機,不過跟著隊友出遊和家人在一塊的感覺迥然不同,在美國和日本來回飛慣的火神大我相當熟悉出境、入境的手續,黑子哲也記得上機前在登機口看見偌大的飛機時指尖甚至微微顫抖,緊張得冒汗,而火神大我卻泰然自若地抓著隨身包包走在他前頭。
  差距總是在細微的地方展現,好比與空姐應對交談的熟稔、靠窗的座位理所當然地由黑子哲也入座。

  出生的地方不同、瞳孔的顏色不同、愛吃的東西不同,全部都不一樣。

  「喂,你還在發呆?」
  輕推黑子哲也的肩頭,火神大我略帶擔心的面容浮在視網膜上。
  「已經到了,包包我替你拿,走吧。」
  黑子哲也點頭,跟在火神大我身後下飛機,歷經十三個小時的旅程比想像中來得快,身體沒有任何不適,腦袋卻一直在恍恍惚惚的狀態。
  有種當初不該答應火神提議這麼莽撞就到紐約來的感觸。
  順利處理完入境手續,在護照蓋上章之後他倆在JFK機場的第一航廈看見「Welcome to New York」的字樣,火神大我說阿列克斯在皇后區找了飯店讓他們睡一晚,黑子哲也低頭探調整為紐約時間的錶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
  從計程車跳表到飯店不消十分鐘,Sheraton LaGuardia East Hotel低調奢華的裝潢在眼前展開,黑子哲也翻開在機場取閱的紐約指南,赫然發現眼前的飯店來頭不算小。
  火神大我進入飯店向櫃檯Check in後取得1011的房門鑰匙,由於只待兩天一夜彼此的行李不過輕便一袋背包,進房把包包安置好後兩人決定為了填飽肚子上街。

  剛才在計程車上就有種感覺,現在徒步出飯店更是感到皇后區的擁擠,晚上八點卻像個不夜城般的紐約市哪裡都是人龍,不時被踩到腳跟或是佔了哪位穿著西裝的男士前進路線,「請原諒」和「抱歉」是紐約人來回一趟街說過最多次的話語。
  差點就被人潮淹沒,火神大我從前頭握住黑子哲也的手,回首朝他點點頭,順著街上行人的方向很快找到一間用LED紅燈裝潢賣烤派的甜點店。
  進店門黑子哲也小聲的朝火神大我道謝,也不知對方聽見沒,兩人找櫃檯的位置坐定後店員發下MEUN,火神大我瀏覽不過三秒幾乎快把一輪菜單點光。黑子哲也早已見識過火神大我驚人的食量因此沒有太訝異,他簡單點了一個蘋果派跟牛奶後把菜單還給面露詫異的店員。
  「火神君你嚇到店員了……」
  「什麼?」
  「不過在美國這樣的食量也許不算太大吧。」
  「那還用說,上次我在速食餐廳看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點了三十個漢堡,都不知道她究竟吃到哪裡去……」
  這句話應該要先問自己比較對吧?黑子哲也上下瞟了火神大我一眼決定不要吐槽,兩人靜靜等著派的到來。

  先來的是黑子點的蘋果派,而後一一送上來的波士頓派、草莓慕斯派、巧克力派等等族繁不及備載輪番上陣,幾乎快把整排櫃檯的桌子佔滿,黑子哲也平靜地喝了一口牛奶默默地將蘋果派送入口中咀嚼。
  光顧大快朵頤的火神大我塞得兩頰飽滿猶如松鼠,黑子哲也忙著遞餐巾紙之外沒有別的事好做,目光飄往窗邊觀察行人,意外注意到擺設在窗子前一排綻放的假扶桑。
  「你載砍舌摸?」嚼著波士頓派嘴邊還有奶油泡,火神大我持著兩隻叉子轉頭看向望窗外入神的黑子哲也。
  「我在看花。」
  黑子指向窗邊的假花擺設,綠葉襯著開得大大朵的艷色扶桑,鮮明的朱紅色宛如……

  思考頓了片刻,黑子哲也回過頭來凝視火神大我的眼睛,淡色的虹膜擦過火神過於鮮豔的丹紅,瞬間會意過來當發現假扶桑時的熟稔從何而來,即使是沒來由的喜悅他還是笑了起來。
  火神大我皺起眉盯著黑子瞧,嘴巴沒停下來:「尼笑蛇摸?」
  「沒什麼……對了,火神君,你嘴角旁邊的奶油快滴下來了。」
  「咦?啥?咦咦咦?」連忙接過黑子哲也遞來的紙巾擦拭,餐巾紙上瞬間黏了一塊巨大的白色泡沫:「天啊超大坨的耶……」
  兩人盯著餐巾紙上的奶油沉默半晌,而後分別顫著肩膀笑出聲來。


  解決晚餐兼消夜後兩人散步回飯店,皇后區車水馬龍的街道散佈歌聲和香水氣味,號稱夢想的國度於是燈不曾滅,街頭藝人唱八零年代的老腔老調伴隨音調不准的木吉他。
  火神大我有一句沒一句聊起他在美國曾度過的生活:哪裡的漢堡最好吃、LA的街上會有奇怪的人偶跑出來乞討、晚上的紐約城看見成群結隊的黑人千萬注意,因為八九不離十就是搶匪……曼哈頓和芝加哥,說起佛羅里達火神大我光是抱怨熱就來不及說說其他五四三。
  黑子哲也靜靜聽著偶爾搭腔幾句話,火神大我期間走路好幾次都怕存在感薄的黑子哲也會走失(這前車之鑑他有太多台了),像牽孩子般把黑子的手放在大大的掌心裡,嘴上盡是美國往事,黑子哲也點評似地總結:「火神君很喜歡美國呢。」
  「嗯,住了十幾年的地方沒道理討厭吧?」
  「那搬回日本不會不習慣嗎?」
  「這個嘛……好像也沒有時間不習慣,忙著搬家啊開學啊加入籃球社還有遇到你之後就忙著打敗奇蹟的世代,哪來美國時間水土不服?」火神大我笑得很輕,好像不經意就把黑子哲也的手握得更緊了一點。
  黑子哲也抬頭望向火神大我高出他約兩個頭的後腦勺,囁嚅一聲,貌似是在說:「火神君有時候真的很會說話啊……」簡單來說就是狡猾了。

  在飯店休息一晚,翌日太陽高掛時阿列克斯就在飯店門口迎接他們一塊吃中餐去,紐約她熟得很,帶著兩個男高中生進Grand Central Oyster Bar(大中央車站生蠔吧)人擠人,黑子哲也對於眼前擠滿人的餐廳瞠目咋舌,無論觀光客或紐約客的生蠔聖地八九不離十饕客都塞在這,三人在預約好的位置坐下點餐。
  阿列克斯當然知道火神大我胃袋是什麼德行,問問黑子哲也敢不敢吃生蠔和辣椒,確認後大膽地幾乎把一輪菜單都點光,店員點頭後很快送上開胃菜和前菜。
  這一趟生蠔饗宴黑子哲也才知道連吃個生蠔都有學問,從產地到大小、價格和新鮮度各有差異,菜單上差幾個形容詞價格就南轅北轍,Grand Central Oyster Bar提供的三種沾醬幾乎都偏辣,黑子哲也說不上他特愛哪一個,身旁的火神大我只顧著掃光送上來的生蠔沒時間在乎哪種醬才有特色。
  阿列克斯特別推薦的龍蝦干貝湯算是黑子哲也這一趟最有收穫的美食,香醇綿密的口感滑入口腔帶有干貝的甜和龍蝦的鮮,料給得也大方,一匙撈上來都是海鮮。
  三人在汽水和啤酒間來回的話題多半都是阿列克斯在糗火神大我的往事,而黑子哲也少不了笑容和大開眼界,好比火神大我練個跨下運球能連球帶人滾出球場外還正好停在冰室辰也面前,聽阿列克斯連這種糗事都抖出來,不顧吃的火神大我咆哮著讓阿列克斯最好立刻閉嘴然後紅了耳鬢。
  黑子哲也幾乎笑開了,阿列克斯伴隨美語腔的日文卻相當道地,沒有溝通上的障礙,偶爾黑子哲也說起幾個阿列克斯和火神大我都認識的國中隊友,阿列克斯訕笑道原來那個黑皮膚的青峰大輝真的是山大王、那傢伙八成適合佛羅里達的生活。

  「對了,球賽晚上開始,你們稍微逛逛回飯店休息一下後,搭TAXI直接到Madison Square Garden(*紐約尼克隊主場)可以吧?」
  用完中餐表示自己待會兒還有事得忙的阿列克斯顯得有些無奈,火神點頭,確認手上的兩張票。
  「沒問題。」
  「記得要到,別睡遲了。」

  和阿列克斯道別後兩人決定逛逛紐約城,外表看上去十足觀光客的二人組路上被不少做推銷的人攔住,主要是火神大我明眼手快的推拒,黑子哲也發現這方面火神大我意外精明,一追問才知道原來是當初已經上當受騙不少次。
  忍住沒笑,黑子哲也和火神大我進了運動用品店,有不少在日本買起來昂貴的品牌在美國直營店價格硬生生低了一半,來紐約憋著一直沒花什麼錢的黑子哲也終於忍不住敗些偶像球星的周邊回去。
  「你也喜歡Magic Johnson(*魔術強生)?」
  結帳時火神大我不免驚呼,黑子哲也抬起頭來正對火神大我,困惑於他的吃驚。
  「我去看過他的比賽影帶,怎麼可能不喜歡……」
  「沒,沒,我只是有點震驚,Johnson是老球員了,我也是聽我爸說才去找他們當年的比賽影帶回來看,想不到你也喜歡他啊,Johnson是很棒的控球後衛呢。」
  火神大我收下驚訝的神情朝黑子哲也投射一個笑容,結帳完後兩人猶如同好會的成員般開始聊起喜歡的球星和看過最精湛的球賽有哪些。

  逛完街又吃了幾道甜品消耗幾杯飲料,相偕回飯店睡個午覺後鬧鐘一響便動身整理衣著出門攔計程車,Madison Square Garden距離Sheraton LaGuardia East Hotel約半小時車程,路上火神大我忽然問黑子哲也:「這應該是你第一次親自到場看NBA球賽吧?」
  黑子哲也很淡的點頭,火神大我笑開了。
  「我猜得真準,果然找你來是對的。」

  火神大我鮮豔的笑容和瞳色在黑子哲也的虹膜上炸開,美麗、漂亮──沒有任何一個詞彙能夠形容黑子哲也此刻眼底的火神大我,鮮明的朱紅色就宛如……

  很快便到Madison Square Garden的計程車在收了錢之後駛遠,司機預祝了今晚他倆觀賽愉快,握著手上的票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一面排隊一邊等遲來的阿列克斯,沒三兩下就現身在人潮之中的阿列克斯一身標準紐約尼克隊的粉絲穿著,火神大我笑著有些揶揄的口吻說:「妳真的很喜歡尼克隊耶。」
  「廢話!紐約尼克最棒了!」
  黑子哲也跟著笑了,三人排隊進場,在票上顯示的位置坐下,阿列克斯買到的位置極佳,既靠近球場也不會被裁判或板凳球員遮擋視線,就在籃框附近的,因此球員進攻時在禁區就會看得特別明顯。

  從不拖泥帶水的NBA球賽在開頭的熱身活動和開場演出結束後開始介紹兩方球員,由於是紐約尼克隊主場,當球員們魚貫從休息區走出來時球場爆出偌大的歡呼和尖叫,彷彿未戰前便已獲勝般的浩大聲勢,讓周圍人數相形弱小的小牛隊球迷默默噓了幾聲。
  NBA的比賽時間分成四節,一節十二分鐘,共四十八分鐘,整整多出一般球賽八分鐘的重量,第一節在裁判宣布球場位置後雙方站定準備跳球,黑子哲也緊緊握住阿列克斯塞給他的加油棒,身體感到一陣顫慄。

  這就是NBA球賽。
  當年他在電視上看到的,就是這種球賽。
  心臟清楚記得那個溫度,滾燙又溫暖,激昂得幾乎都要讓他淚流。

  球一被裁判扔高計分表開始跳動,場內一片寂靜直到球權被紐約尼克隊搶了過來後球迷不約而同發出高分貝的尖叫。
  籃球。
  高速率的比賽球一被拿下立刻戰進禁區,敵方的手高得能蓋帽、尼克隊的球員目不轉睛注視隊友眼神和球的動向。
  籃球。
  一個出其不意的外線三分球擦框,rebound(籃板球)落地變成達拉斯小牛隊的天下。
  籃球。

  「喂!你……黑子,別哭啊喂!」
  黑子哲也被火神大火的一喚回過神來,正對火神大我稍嫌混亂的臉,淌過頰邊的淚痕燙得他有些吃疼,這才知道自己竟然哭了。
  「拿去,別哭啦!這樣你怎麼看球賽啊!」
  笨拙地將衛生紙塞過去,黑子哲也抹去模糊視線的淚光,場內的人聲嘈雜,可他卻清晰易遍地聽出火神大我的聲音。

  「……火神君,我……」
  「嗯?」
  「真的很喜歡籃球啊……」喜歡到甚至落淚了都還忘記能擦。

  「原來我喜歡籃球,喜歡到這種程度啊……」

  火神大我在聽見黑子哲也這一席話後呆滯幾秒,隨後露出一臉「事到如今你在說什麼蠢話啊?」的笑容,輕輕捶了一下黑子哲也的頭。

  「笨蛋,我也是啊!」

  昂首凝視火神大我綻放開來的笑靨,黑子哲也終於找到能夠形容這抹鮮紅的物件。

 

未标题-1  

 

 

 

 

 

 

 

 

 

 

 

END.
想說的都在裡頭了,火黑算是我對黑籃的初衷吧,希望能好好描寫出來。
算是偏黑子→火神的視角。
如果可以去查查扶桑花的花語,會有意料之外的收穫吧(笑)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啊檸
  • 火神君根本好丈夫
    看到小黑哭的時候覺得好像自己在體驗那種感覺...
    我也好想去現場看!!!!!(搥地

    龍蝦干貝湯˙-┐˙
  • 真的很想去美國看球賽。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在球場上大叫的!(握拳)
    中央車站的生蠔店聽說真的很棒,若有機會去美國就吃吃看吧(笑)

    四六 於 2012/10/29 00:49 回覆

  • Lia
  • 好想 喝啤酒啊Q______Q!!!
    真是好老公啊火神..
  • 什麼這居然是看完整篇的心得嗎(笑)
    我現在也想喝啤酒,夜晚好悶熱啊啊...orz

    四六 於 2012/10/29 00:49 回覆

  • Lia
  • 配上生蠔 可惜我不敢吃蚵仔..
    這是一樣的東西嗎哈哈哈xD

    10/31季後賽開始A__A
    但我只能看報紙雜誌orz
    我怕在家大吼大叫會嚇到人哈

    四六晚安B-)
    我剛才又看了一次57的尾和68(居然
  • 最近湖人連輸,實在覺得非常…想殺教練(爆)

    四六 於 2012/11/08 02:33 回覆

  • 小龍
  • 新鮮的戀情,微妙的美。
    體貼。纖細。清新。

    警戒、善於防衛、堅持
    若即若離,接近不了他,但卻又離不開他….堅持….堅持走對的路。

    yahoo枝釋迦的不知道對不對(故意不改錯字啊!!!XD
    可是真的有種被打到心臟的感覺呢...
    的確意料之外的收穫啊四六大大!(感動哭

    不過火神也是喜歡黑子的吧我覺得。
    哪有男高中生會心思細膩到這種地步啊!!!
    這根本就是戀愛了啊火神君!!!!!(戳腦袋
  • 唉唷請不要叫我大大啦,叫我四六就可以了,謝謝小龍的閱讀哦。
    能夠從搜尋花語的過程中得到一些言外之意我感覺很高興,能夠享受這種感覺就好了。
    火神是喜歡黑子的啊,黑子也是喜歡火神的。
    不過在宛若扶桑一般中想表達的並不單單只是愛情,是在體認那是愛情之前的里程碑?(笑)
    最後,感謝你的閱讀和喜歡。

    四六 於 2012/11/08 03:26 回覆

  • 甘木茶
  • 好老公阿火神君
    已經結婚了對吧
    嗯,他們肯定結婚了(合掌)
  • 結婚還太早了啦!好說歹說也要個八年後……(嗯???)

    四六 於 2012/12/07 23:07 回覆

  • 阿芙
  • 唷喔---!四六好久不見!
    久違的文章果然還是先挑了火黑再說(偏心)

    嘛不久前的噗浪上,朋友跟我說她給妳簽名時超緊張,然後原來剪了短髮呀聽上去真清爽:DDD

    於是通過這些對話這才讓我發現我多久沒來啦?真是不好意思。乙級技術士檢定通過了學測考完了,雖然還有統測不過放鬆狀態呀!

    正題火黑還是相對清純,讓人覺得每天都是剛交往的小倆口(笑)

    能為自己喜歡的事物而哭,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原來我有這麼喜歡XX啊?」感覺上意外的好呢。

    然後然後、有這麼一個明白自己的人陪在身邊,跟自己有著相同的感觸,不要猶豫了果然還是嫁吧黑子wwwwww




  • 阿芙好久不見見見見見見見見!(吵死人)
    辛苦你了,接下來只剩下五月統測大關,熬過去就是你的!

    果然還是太奢侈了啊黑子。
    我也想嫁火神(幹)

    四六 於 2013/03/06 05: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