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未标题-1 副本  
*修正,全體+12,青峰和黃瀨都是28歲(嚴格來說青峰是27歲)
*文中一切都和現實存在的團體、人物無關





Chapter 3

  還記得當年帝光中學籃球隊贏得那樣趾高氣昂,畢業後分散至六個不同高中的隊友分別有了不同的球風和搭檔,好比向來以單打獨鬥出名的青峰大輝在高二Inter High戰到第六場時竟傳球給死對頭若松孝輔,遙想當年那自命不凡的霸王居然在持球時晃左切右做了Pump Fake(投籃假動作)球以一種漂亮的弧度甩在若松的手上。
  豈止是一種改變,之於整個桐皇籃球隊可是革命來著,若松孝輔一臉驚呆地接過球後反射一個三分命中,比數來到88:64。
  這是桐皇士氣打得最高昂的一年,其餘五個奇蹟的世代不惶多讓地在隊友無間的合作中打出屬於團隊的籃球,強者總要走到窮途末路才會察覺獨自一人有多無能為力,黑子哲也是最早看穿這一點的人,籃球從來就不是一人軍隊,以籃框為堡壘禁區為城池,抵禦五名外敵只有自己什麼也辦不到。
  籃球不是一個人打得起的。
  繼黑子之後領悟這道理的人是黃瀨涼太,海常高校為他帶來太多前所未聞的體驗,學長們的提攜照顧隊友們的合作無間,黃瀨高一結束Winter Cup後某一天在社辦忽然沒頭沒腦的說:「長這麼大了我最近才知道默契兩個字怎麼寫。」惹來笠松幸男一陣毒打。

  ──「黃瀨涼太去重修國文!海常籃球隊平均成績沒七十分以上不准加入!」
  ──「唉唷學長打人很痛耶……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別告訴我你籃球打三年了居然不懂什麼叫默契?」
  ──「反正現在懂了嘛。」
  ──「……你果然是個貨真價實的蠢蛋!」

  笠松幸男罵他一句「笨蛋」臉上卻是笑著的,黃瀨涼太從未感知過的革命情感如今深深印上心口,籃球一個人打不起,即使有三頭六臂也不行。
  從守護籃板的Center(C,中鋒)、籃下搶攻的Power forward(PF,大前鋒)、運球突破的Small forward(SF,小前鋒)、組織進攻的Point guard(PG,控球後衛)、主力得分的Shooting guard(SG,得分後衛),包圍著外場和禁區,籃球是屬於團隊的運動。
  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在公開接受採訪時說過:”Talent wins games, but teamwork wins championships.”(能力可以贏得比賽,但團隊才能獲得冠軍。)君臨球場的英雄在認清籃球運動的本質後來到頂點,與隊友彼此扶持,打出公牛鐵三角的名號。(*1)

  黃瀨涼太從未──或者說是不願為──一項運動或興趣沉迷淪落,那樣太傻了,反正都能做好誰計較熱不熱情,胡亂撇的畫作美術成績九十、隨意算的數學總能及格、照本宣科的演講贏得滿堂彩,完美不是為了掌聲或認同,黃瀨涼太充其量只是不願讓自己丟臉。
  對什麼認真起來太傻了,他曾經這麼想。
  要說在遇到青峰大輝後所受的刺激讓他愛上籃球這解釋太過牽強,他承認當時能讓自己熱衷籃球的主因九成是為了贏過青峰大輝,但「籃球很有趣」的想法卻是在升上高中與海常的隊友相遇才逐漸成熟,和學長們一齊練習一齊比賽一起贏球一起輸球,用同樣的呼吸頻率站在球場上,那一瞬間黃瀨涼太終於知道籃球的真正意義。

  他問過青峰大輝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打籃球的,青峰只是偏過頭露出些微苦惱的神態沉默三秒後簡潔有力的回答他一句:「不知道。」
  「等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在打了。」

  黃瀨涼太知道這世上分成兩種人,其一是有天分的不需付出努力即能收獲、另一種則是沒天分的需要揮灑汗水拼命爭取才能結果,真要說黃瀨覺得自己是屬於前者,只要按照前人的步調範本的做法就能成功演繹一般人所謂的「優秀」(縱使他從來不覺得這有什麼難)。
  但青峰大輝,或說全體奇蹟的世代,卻是無法二分的特例,分明集聚天分和特異的本能優勢,同時也努力得讓他不得不俯首稱臣,灰崎祥吾縱使性格卑劣練習時的一絲不苟他見過,問起原因的答案往往都是:「不知道,等發現到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沒辦法不繼續下去。」

  覺得不能不打下去、或是認為就這麼放棄掉很可惜,每個人打籃球的初衷不盡相同,結論卻往往是一樣的,也不見得是「喜歡」。
  認為沒有籃球就好像缺失了什麼,灰崎祥吾便是個好例子。

  黃瀨涼太在高一的Winter Cup敗給誠凜後獨自思索許多關於自己和籃球之間的關係,他放下對於憧憬的執著、他體認打籃球除了技巧更需要信賴、他早就沒有非要打籃球不可的理由,可他找不到放棄的辦法。
  不盡然單純是因為喜歡籃球,他只知道自己放不下手中那顆橘紅色的大球。
  他是小前鋒,凶巴巴的隊長笠松幸男是控球後衛、說話常趕拍的早川充洋是盡責的大前鋒、時常搭訕失敗的森山由孝是優秀的得分後衛、沉默寡言的小堀浩志是擅長防守的中鋒,武內監督常當著他們的面訓斥:「給我記住了!你們五個在場上就是一家人!為了這個海常這個大家庭,給我拼命再拼命的努力!」

  學長們清一色認真地望向武內監督中氣十足地答應著「是!」,黃瀨涼太在一旁偷瞄著學長和監督,忽然覺得有些鼻酸。
  在籃球除卻勝負,教會他的卻是比起輸贏更加重要的東西。
  Teamwork(團隊精神)。

  結束Winter Cup後三年級不得不選擇隱退,黃瀨涼太花很長一段時間才釋懷自己回不去那個能與前輩們一起打球的球場上,笠松幸男離開體育館的那天集合了所有社員,最後一次以隊長的身分朝底下的學弟們開口。

  ──給我聽好!不管以後面對什麼樣的比賽,記住你們是為海常而戰!就算最後真的輸了,也要讓對手永遠記得你們這支隊伍!聽見沒有!
  那天眾人專心地注視著笠松人人大聲的回答:「知道了!」,黃瀨涼太告訴自己不能哭,眼眶還是忍不住紅了,瞥見這樣不爭氣的學弟笠松又惡狠狠的開口罵向黃瀨警告他不准哭!

  「有什麼好哭的,等你拿到Inter High冠軍獎盃時再來找我哭!」
  「……是!」
  黃瀨知道笠松哽咽了,對於笠松幸男最遺憾不為過沒能在他任職隊長的期間為海常摘下任何一枚冠軍戒,黃瀨涼太噤聲看著咬緊牙口的笠松幸男,告訴自己一定要在兩年間將冠軍獎盃拿下去見學長們。

  後來離開隊伍的三年級一下子讓隊伍裡空出三個主力球員,為了填補這些空缺黃瀨涼太離開小前鋒的位置兼顧得分後衛和控球後衛的責任,籃球不是一股腦拼命練習這麼簡單,若目標放在奪冠勢必得多些算計:哪一種進攻策略對海常最有效率?防守呢?誰來突破?誰負責得分?
  好幾次、好幾次黃瀨涼太在已經空無一人的海常體育館面對籃框迷惘起來,他是為什麼打籃球的?辛苦到這種程度究竟為了什麼?他花費體力和熱情來完成的事情投資報酬率有多少?手中掌握的那顆橘色大球沒能給他多少答案,黃瀨認為他之所以找不到答案,是因為他還不夠強。

  每天海常籃球隊的訓練菜單基本二十圈操場、一百下單槓、五十下伏地挺身、兩百顆籃板球、兩百顆外線三分、兩百次助攻傳球,一星期至少分組對抗四次,必要時監督針對個人體能弱點加強訓練,按照常理嚴苛的訓練已經讓隊員們回到家就直嚷肌肉痠痛,黃瀨卻暗中作了加倍的練習,在水晶燈關閉的體育館洋溢汗水的氣味時,他簡單地沖澡後再次著手訓練。
  想要更強。
  黃瀨給自己的底線是冠軍。
  想要變強。
  強到足以贏過黑子、贏過火神、贏過青峰、贏過綠間、贏過紫原、贏過赤司,想要贏過從來沒曾想過要贏的對手,唯有如此才能奪冠。

  黃瀨高二升高三那一年考上大阪的學校笠松幸男難得回神奈川探望學弟們一趟,發現黃瀨涼太憔悴得不太像樣才發現他私下每天強迫自己超時練習,笠松看新生都在所以沒當場轟這笨學弟一巴掌,他氣得揪住黃瀨的領子從體育館拖出去朝他臉色慘白的模特臉大吼:「你在想什麼!」
  黃瀨涼太被笠松幸男吼得有些莫名其妙,琥珀色的眼瞳眨巴眨巴,委屈的回應笠松:「我想贏得冠軍,但我還不夠強,笠松學長,我想替你們拿回那個冠軍獎盃啊……」
  「所以你用糟蹋自己來報答學長們的辛勞?」
  「什麼?」
  「你知道練習過量的球員多半下場是什麼嗎?肌肉受傷是家常便飯,嚴重點就是韌帶斷裂!難道你想一輩子再也不打籃球嗎?」

  「可是,笠松學長……」黃瀨涼太直視神色因憤怒而略顯扭曲的笠松幸男,皺起端正的面容:「不這樣做,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取勝……從前贏得太過理所當然,所以我不曉得究竟怎麼做才能贏得勝利啊……我想變強,想拿冠軍獎盃,想再和學長們一起打籃球啊!」
  黃瀨的聲音聽起來太過不知所措。
  笠松幸男握緊拳頭揍醒眼前這不知輕重的小鬼。

  「白癡!如果你是為了贏球才打籃球我會揍扁你!」
  「……那個,笠松學長你已經揍了的說。」
  「如果是因為我隱退前對你說『要哭等拿到Inter High冠軍獎盃再哭』而讓你在意獲勝這件事情是我不對,但是黃瀨,你要記住,籃球不是為了取勝才打的,你這種想法是在玷汙籃球!」
  笠松幸男講得一副義正詞嚴,小模特卻模模糊糊沒聽懂幾分。
  「如果不是為了取勝……那為什麼要打籃球?即使能夠接受『輸了』的事實,但比賽不就是為了要分出勝負嗎?」
  深吸一口長氣,像是要吞忍怒火的笠松自喉頭粗糙地「唉──」了一聲,正對黃瀨涼太深邃的琥珀瞳,笠松幸男雙手交叉放置胸前,無奈地開口。

  「黃瀨,你是為了什麼而打籃球的?」
  倏地,黃瀨涼太瞠目結舌瞪著笠松幸男,發現自己除卻「奪冠」之外再無任何回答。
  想要得到Inter High的冠軍獎盃、想再度和笠松、森山他們一塊打籃球、想贏過其餘奇蹟的世代們,光是這樣還不足夠嗎?
  見黃瀨一時片刻給不出回應,笠松幸男望進黃瀨眼眶深處,語氣涵蓋巨大的游移不定。

  「……黃瀨,你喜歡籃球嗎?」

  黃瀨涼太以強烈的沉默回答他的問題。
  笠松幸男沒能忘掉那天從這笨拙的學弟臉上露出的表情。


Chapter 4

  從隆納•雷根華盛頓國家機場(DCA)出來的停車場青峰讓黃瀨在一號出口附近候著,從口袋拎出鑰匙開出剛買不久的GMC黑色越野車,黃瀨在看見青峰於駕駛座朝他揮手時忍不住驚訝片刻,一上車就對車主讚嘆:「越野車要是開在東京街頭會變成新聞吧?」青峰聽見時笑了一下。
  美國地廣人稀,青峰大輝本不在意的交通問題就這樣擱著,當時隊友Jan Vesely和女友商量買台GMC代步,青峰恰巧在旁邊練球時Jan Vesely拉著他一塊,當時連好事的Nene四個人進了GMC實體店家糊里糊塗就被車商賺走三台業績,反正價格合理實用性又高,青峰大輝倒感謝起Jan Vesely一時興起讓他沒來得及煩惱該買哪台車。

  黃瀨涼太上副駕駛座扣住安全帶,問青峰租來的公寓在哪?青峰轉著方向盤簡略地回答距離巫師隊球場Verizon Center不過三條街的距離,靠近新城中心地鐵站,黃瀨說意外也沒多意外,笑著沒頭沒尾說一句:「小青峰真的很喜歡籃球耶。」
  青峰輕輕哼一口氣有種「白說的麼」的味道在。
  從機場出發不消半小時就到公寓,青峰住的公寓外牆是簡約的灰銀色,拿掛在鑰匙上的感應卡開門上樓,黃瀨的行李不多輕便一袋揹著,青峰開門叫黃瀨隨興挑雙拖鞋穿,他把脫下來的鞋子放上積一層灰的鞋櫃上,進門時客氣地說聲:「打擾了。」

  從廚房為自己倒了杯水,青峰看黃瀨在客廳徘徊大概猜出他在找什麼,伸手指向廚房另一端的臥房:「房間在那。」
  黃瀨探頭過去望,有些狐疑,回過頭來問他:「客房?」
  「什麼客房,」青峰翻了個白眼:「我的房間,怎麼?不滿意跟巫師隊的SG睡?」
  「才不是,小的哪敢。」
  黃瀨從鼻孔噴氣笑了出來,把背包放在青峰臥房的床邊。

  青峰大輝的房屋擺設完整地表現出屋主的性格,稍嫌凌亂的客廳桌面清一色當季籃球月刊、幾件隨手扔置的外套和睡衣、幾瓶啤酒罐堆在桌角,沙發應該是房東留下來的家具,低調的酒紅色和玻璃桌,三十吋液晶電視放在門口進來的右邊,1LDK的房型,連著客廳的廚房在進去就是臥房和浴室,外頭接了個放洗衣機的小陽台。
  明顯沒在使用的廚房廚具不多,黃瀨好奇開了冰箱,下層堆放啤酒和威士忌、上層幾乎都是冷凍食品:冷凍PIZZA、冷凍義大利麵、冷凍鬆餅、冷凍漢堡……黃瀨看得有些怵目驚心,關上冰箱門回頭看向大口灌水的青峰大輝忍不住問:「小青峰啊,巫師隊的得分王盡吃冷凍食品真的可以嗎?」
  青峰回瞪他:「囉嗦。」
  黃瀨聳聳肩沒多說什麼,也斟一杯水喝起來。

  「今天我和教練請了半天假,待會要回去練習,接下來你自己看著辦吧。」
  「啊,那我也跟你去Verizon Center行嗎?」
  黃瀨問得極其自然,青峰遲疑幾秒。
  「……哈?」
  「嗯?不行?」
  「不是行不行的問題,你……」青峰大輝垂首看向矮他幾吋的黃瀨涼太,回想這傢伙在King Cole Bar說過的話,欲吐出的話語硬生生吞回去,彼此四目相接,青峰大輝搔搔後腦杓,最後點頭妥協。
  黃瀨涼太微笑,頷首示意感謝。

  向青峰借了浴室,黃瀨卸掉臉上的妝改穿輕便的短袖T-Shirt和運動短褲,青峰套上剛洗好的運動上衣把牛仔褲扔在臥房地板,換上籃球褲到門口綁緊鞋帶,黃瀨一身清爽的出來後見青峰套上帽T外套揹著背袋一副蓄勢待發,他偏過頭有不好的預感。
  「呃,小青峰你要怎麼過去?」
  「跑步。」
  「可是好說歹說這裡也距離三條街……」
  「算短了,我沒時間到球場還在熱身。」
  「……也是,那小青峰借我球鞋,我不想穿著Converse(*帆布鞋品牌)跑步。」

  青峰大輝下意識找了雙鞋碼買小的白球鞋扔給黃瀨涼太,黃瀨涼太接過球鞋時不由得有些心緒複雜:「居然下意識斷定我的腳比你小……」黃瀨綁鞋帶時囁嚅著,青峰大輝開了門回首朝他投射理所當然的眼神過去。
  黃瀨涼太聽話地關上大門聽見門鎖發出「咔喀」的聲響,兩人一前一後按照同樣的呼吸頻率跑向Verizon Center。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風景跟紐約很不同。
  作為首都的華盛頓有別與紐約的繁榮和拘謹,紐約是匆忙的都市哪裡都有人龍,全國最壅塞的空域之稱的皇后區、樹之城布魯克林區……那裡有太多聲音和資訊,五光十色的街道和光鮮亮麗的人們,相較於華府所在的華盛頓特區整齊劃一,縱使忙碌卻井然有序,建築的色調跑不出磚紅和灰白。
  黃瀨一直想問青峰為何最後選擇了巫師隊,分明選秀成績上乘的他能夠進入更好的隊伍,好比洛杉磯湖人或達拉斯小牛、傳聞邁阿密熱火也歡迎他繼火神大我之後成為第二位日籍主將,礙於失禮他不敢開口,縱使那好奇心撓著他的心頭癢得蠢蠢欲動。

  「這裡,」青峰稍微頓住步伐,兩人停在F Street的中央,他指向一間乳白色的建築,招牌掛著Ultrabar,講得咬牙切齒:「酒超級難喝,音樂又吵。」
  「噗!到底是怎樣可怕的酒吧讓小青峰恨成這樣啊……」
  「總之別去。」
  「收到,不過小青峰幹嘛忽然和我提這個?」
  青峰用遲疑的目光瞟黃瀨一眼:「你不是很愛喝酒?早上在King Cole Bar一口酒經,剛才又開我的冰箱對著威士忌目不轉睛。」
  「啊,那是因為……」順勢才說的,翻冰箱當然只是偶然。不過對青峰大輝把他對酒有所執著這點記住倒是挺意外的,黃瀨沒澄清始末,淡淡地回了青峰一句那就謝謝小青峰的提醒囉。

  隨後兩人再度一前一後朝Verizon Center前進,黃瀨在青峰身後凝視他隨跑姿飄動的髮絲,青峰大輝在中學畢業後髮型一直沒變過,說是懶得剪頭髮要嘛就一次剪光,只是在設計師的阻止下從來沒成功剪過平頭。
  自從青峰來到美國黃瀨或多或少刻意減少了和他的聯絡,這五年來他倆僅止於節慶的問候和生日的祝福,頂多偶爾聊聊近況或黃瀨從日本寄些禮物過去美國,當然是熟識親友都送一份的那種伴手禮。
  五年間他們見面的次數更是少之又少,青峰最多是在黃金週或過年回老家幾天,陪親人的時間都少了哪來空閒和國中同學寒暄問暖,黃瀨自己工作也忙,幾次去美國工作不過也是匆匆和青峰(或是火神)見個面喝杯星巴克就又趕著上飛機。

  「小青峰這些年沒怎麼變呢,還是那種一根腸子通到底的性格。」
  「嗯,你也是。」
  「哦?」對青峰的回話感到新鮮,黃瀨淺笑:「怎麼說?」
  「和以前一樣……」青峰大輝頓了一下:「又笨又拙。」
  「咦,什麼嘛,虧我還小小期待了小青峰的回答……」話到嘴邊黃瀨涼太沒減退笑意,跑在前頭的青峰大輝隨之輕笑。

  Verizon Center沒三兩下就在眼前展開,青峰慢下腳步走入偌大的中心,經過大廳順著平時熟悉的路徑朝向體育館內部進去,黃瀨涼太跟在青峰身後,因慢跑而顯得有些呼吸急促,反觀青峰大輝卻連口氣都沒喘。
  果然是NBA球星啊。黃瀨自體格上的差異和旁人看青峰的眼光感知到了。

  青峰大輝讓黃瀨留在出入口,逕自走向站在籃框下的Nathan Hawk教練,看上去年約四十的教練依西方人體格來說偏瘦,說話和微笑時的表情紋和魚尾紋在白皙的膚色上特別明顯,兩人交談一陣子後Nathan Hawk朝門口處的黃瀨揮揮手,示意他過去。
  黃瀨微微偏過頭感到困惑,還是快手快腳走過去,Nathan Hawk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笑容,彼此禮貌地握手,教練操一口流利美語腔向他表示歡迎。

  「你是青峰以前的隊友,想必籃球打得也很出色?」
  「啊,這個……抱歉,我已經不打籃球了。」
  Nathan Hawk露出有些吃驚的神情隨後又收下,他對此沒特別說些什麼,大概是青峰簡略告知了黃瀨的來意,Nathan Hawk提醒黃瀨只要別在練習時段做出干擾的行為即可,黃瀨點頭,詢問那讓他做些打雜的事情好比送水遞毛巾行嗎?Nathan Hawk也大方的同意了。

  青峰大輝在兩人交談的過程中往休息室放背袋和外套,練習早已開始他遲來了將近三小時,隊友在健身房看見青峰大輝時不免要嘲弄他一頓,John Wall躺在推舉機上笑著說青峰九成是把妹去了,青峰白無聊的隊友一眼從舉重開始,冷冷地說他沒打算出櫃。
  「哈?所以說你為了一個男人請半天假,不是去紐約泡妞?」Nene從彎舉機中探頭驚愕地看向青峰大輝:「老兄,你為誰辛苦為誰忙!」
  回望Nene誇張的表情,青峰聳聳肩。

  「為一個放棄籃球的白癡。」


TBC

*1公牛鐵三角:指芝加哥公牛隊退役球員Michael Jordan、Scottie Pippen、Dennis Rodman三人,默契極佳的三人連同其他隊友締造了1991-1993NBA球季蟬連三年摘下冠軍戒的公牛王朝,尤其三人配合極佳,被稱作「公牛鐵三角」。

另外稍微提一下,我非常不能理解為什麼藤卷會把青峰畫成大前峰,這樣會讓人誤會大前鋒都是在得分、突破的。
事實上大前鋒的位置和中鋒的責任非常類似,典型的大前鋒是球場上體格較壯,而仍具備一定速度的球員;傳統上,大前鋒被要求利用他們壯碩的體型,在籃下積極強攻並爭奪進攻籃板球。
而在禁區防守和防守籃板球的保護方面,則被認為是大前鋒的主要任務。

看到這裡應該有人很疑惑那為什麼青峰會打大前鋒吧?我希望有(哭)

青峰怎麼想都應該是站小前鋒或是得分後衛,得分後衛在速度和爆發力上具有優勢,他們往往是由隊伍中得分能力最強的球員擔任,球風非常全面,許多得分後衛都可以兼任小前鋒。
Kobe老大就是打SG的。
所以我才會在68中將青峰寫成SG,正常的大前鋒,應該是早川充洋那種。

如果誤會小前鋒和大前鋒都是突破得分的話趕快記起來吧XD
C = PF
SF = SG
這樣會比較方便記,因為我就是這樣記的XD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草莓
  • 昨天一口氣看完了秒速57號線系列(從十幾回開始眼淚沒停過的狀態,青峰家長超棒黃瀨身邊的人也超棒整個就是超感動QQ我要對朋友傳教),今天就看到68號公路更新真是太感動了^o^
    不管是系列作品或是小短篇描寫得都很精細,跟我以前看過的同人小說完全不一樣。 (順帶一提我好像也算是被傳教的??
    請繼續加油!!
  • 草莓你好哦,一口氣看完那洋洋灑灑的九萬字真是辛苦了>"<
    謝謝你能喜歡,光是這樣我就很滿足了,傳教什麼的實在太令人不好意思了,我不是什麼奇怪的宗教吧(笑)
    今後也會繼續努力下去的,由衷感謝你的閱讀。

    四六 於 2012/10/10 00:26 回覆

  • Lia
  • 成熟與彆扭的溫柔-/-
    好善良好憨厚的青峰(?!):-9
  • 不知不覺就把青峰寫得太過理想型了。
    連這樣的青峰也能喜歡我會感到很高興的,謝謝你的閱讀。

    四六 於 2012/10/10 00:30 回覆

  • 鏡
  • 「為一個放棄籃球的白癡。」
    那一段真是太棒了 我好喜歡>///////<
    其實我不太懂籃球~但是看了四六的作品以後
    有去查一些關於籃球的事喔~~~~
    籃球真是太棒了:))))))

  • 真的嗎!能夠因此對籃球產生興趣就太好了(笑)
    謝謝鏡的閱讀哦!:-)

    四六 於 2012/10/15 16:16 回覆

  • Lia
  • 因為青峰就是這樣子的啊!!!(激動
    成熟在很久以後 因為年輕時太狂妄
    老的時候就很能體會了(在說什麼

    四六總是描寫著籃球,NBA真的很熱血(其實我不久前才開始接觸NBA),看了妳的文章後更熱愛了!!我想以後也是會繼續喜歡著的=))
    高三生解解悶B-)謝謝四六:-)
  • 年少輕狂真的蠻能描寫青峰的少年時代吧,他是笨了點但應該不算傻。
    擁有成人魅力的青峰我真的很喜歡(雖然一切都是可悲的腦補...TT)

    NBA真的很棒哦。
    能夠從認識NBA到吐槽NBA這個過程得到一點樂趣就太好了(至少我是這樣?XD)
    謝謝Lia的閱讀。

    四六 於 2012/10/17 00:51 回覆

  • 啊檸
  • 笠松學長還會出場嗎?
    超愛一整個媽媽樣的笠松學長啊!!w

    其實我之前也覺得奇怪說小青為什麼不是打跟笠松同位置的...
    也沒怎麼看到他在搶籃板啊...
  • 會哦,其實我蠻喜歡笠松的。
    只要寫到黃瀨我就一定會寫到笠松。

    只能說藤卷讓上高中的青峰繼續打大前鋒只有十足的不合理能夠形容。
    不過既然是漫畫我也,就,別認真了吧。(笑)

    四六 於 2012/10/17 01:08 回覆

  • 仙仙
  • (從來就是籃球白癡)

    籃球真是種複雜的東西www
    之前我還被碰友吐槽說"那麼喜歡看黑籃籃球也沒有變強"

    對啦我就是籃球白癡(爆笑
    所以覺得46桑超強大的阿阿阿!!!

    總之,46請繼續加油喔☆
  • 看黑籃…籃球並不會變強哦完全只是被誤導的分啊(爆笑)
    我也沒有特別厲害的地方,對於籃球的知識或多比一般人多一點但也就只是這樣而已啦...因為我喜歡籃球嘛。
    哪一天仙仙喜歡上籃球想不瞭解籃球也很難。
    我會努力的,謝謝你的鼓勵。

    四六 於 2012/10/29 00:53 回覆

  • BB
  • 再翻找青黃文時逛到的
    挑了幾篇有意思的文來看
    就被四六的文筆吸引不可自拔了(閃亮眼)

    昨晚一口氣翻完所有跟黑籃有關的文
    就愈愛上這種風格了...
    期待跟57一樣的68

    然後......放棄籃球的小黃瀨有讓人心疼的特質
    放棄自己的最愛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啊..
  • BB晚上好,謝謝你能喜歡哦,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很不好意思XD"
    68裏比起戀愛更注重籃球,所以會有多方描寫籃球和NBA的機會。
    希望你也能喜歡哦,閱覽感謝!:-)

    四六 於 2012/11/14 21: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