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花宮貓可變人、木吉上班族架空設定。
*一堆BUG(尤其是花宮)請無視。
*自嗨產物拜託不要認真嗚嗚。

/


  一個人的生活還不算太孤單,床頭櫃上的鬧鐘準時七點響起、開放式廚房流理臺上的泡麵碗日復一日地堆高、咖啡色的被單、塞在衣櫥裡的紫色圍巾,最近天氣冷了也許該把那件深綠色的羽絨外套翻出來穿,一個人不寂寞,只是沒重心,一回到家面對空無一人的場景難免惆悵。
  不是不習慣一個人,只是日子久了總會想找個伴來陪。

  木吉鐵平現年二十四歲,大學剛畢業兩年的社會新鮮人,就職於東京市內adidas代理經銷商的行銷策劃部,沒女友的經歷同年紀按照年歲累積。
  高中時期打了一陣籃球後來膝蓋韌帶受傷,醫師建議他若將未來職業設定為職籃選手還是趁早放棄,這膝蓋持續操練下去能再撐幾年連他都給不出答案,何況身為木吉鐵平主治醫師的他沒可能不懂自家病患對於「克制」一詞壓根兒辦不到。
  輾轉考入東京體育大學教授推薦他進去運動品牌代理這一塊,木吉鐵平沒想太多,聽著「磨精了就去美國。」一句傻傻蠻幹,他倒不是完全的二愣子,不能打球好歹能看球吧?美國是最靠近籃球的國度,那個漂亮的NBA名號打下來有多少夢想就亮了。
  他還是住在學生時代租賃的小套房,廚房和臥房連在一塊稍嫌狹窄,好的是衛浴設備獨立一個月租金只收日幣六千八,東京市內要怎麼另覓這種住所?雖說房東今吉翔一是怪了點之於沒神經的木吉鐵平而言不是問題。
  冬夜館分兩層,一樓右邊一半都是房東的地盤,左半邊是拿來塞雜物和備著放的傢俱,二樓才開放租屋,木吉左右兩旁的鄰居分別都是東京體大的學弟,左邊兩間數來分別是青峰大輝、黃瀨涼太的房間,最右邊的房間因為格局最大分成兩個臥房通常被拿來分租用,住的是從秀德高中畢業的綠間真太郎和高尾和成,對於四個鄰居木吉也說不上熟稔,高中時代打籃球時他都遇過,平常碰面了頂多打個招呼就各自回房。
  高中一塊打球的隊友幾乎沒一個留在東京市念書,先說隊長日向順平,考上大阪學校後就和監督相田麗子正式交往兩人愛情長跑不曉得幾年之久,伊月俊考去北海道、小金井和水戶部現在人還在九州,不得不提隊上兩個奇葩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竟然高中一畢業腳底抹油般飛去美國。生命的路途就是一種選擇,即使心底清楚各自分飛的日子總會來到木吉鐵平很偶爾的會懷念起來那段如流金般的歲月。

  他懷念從前喧鬧的日子、隊友的聒噪和彼此砥礪的熱度,他想念籃球,木吉的手天生就比同齡的男孩大,能夠一手掌握籃球的他甚至在高中時代打出「後出手」這種球路,他記得球場的味道,打上蠟和消毒水的氣味,籃球撞擊籃框的聲音,得了分後和隊友擊掌嘶吼的慷慨激昂。
  青春太閃耀了。
  難怪有人會說「要是能夠選擇,他會將生命的終結放在青春期」,即使悔恨也能不帶遺憾地死去,多好的理想論。

  木吉鐵平在長大成人後才發覺自己有多怕寂寞。
  所以現在,但求生活,不寂寞……


冬夜館:與貓咪同棲

獵戶座流星雨


01

  ──咚啪!
  腳掌壓擠著力道和匆促跳躍在紅橙黃綠藍不同色澤的屋頂,黑貓融於夜空身後趕來一串搶地盤未果的暴徒,黑貓輕嘆一口氣,在跳上低矮僅兩層樓高的墨色瓦礫屋頂後站定,在新月的見證下幻化為人形。
  追上來的花貓們不知所措地看著黑貓竟變成人類,貓鬍鬚抽呀抽下意識感到害怕而倒退幾步,威嚇性質的壓低叫聲「喵──」了好長一聲,全身赤裸的男人扯開半邊笑容四肢著地朝牠們逼近。
  如貓化的黑髮猶抱琵琶半遮面似掩去他一雙深邃的紫色瞳孔微瞇,以人類的聲帶回應:「喵?哎呀,多可愛的聲音……」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花貓拔高的尾巴升爬恐懼,不少同伴顫抖起來紛紛退開,為首的貓老大還虛張聲勢地與他對視,彼此僵持幾秒鐘後花貓主動展開攻勢朝幻化為人的黑貓伸爪一撓,男人傾身躲開忽然底下一聲:

  「啊咧?」

  不知從哪冒出的男人站在陽台看向嘈雜的屋頂發現一人多貓竟在上頭對峙,被嚇著的花貓眾當機立斷拔腿就跑,來不及反應的黑貓失去作為貓咪的平衡硬生生自屋頂傾斜跌落,從此沒了意識。
  摔在木吉鐵平陽台上的花盆是一頭嬌小的黑貓。
  還以為自己剛才看錯了,木吉揉揉眼睛定睛一看察覺跌下來的黑貓早已渾身傷痕累累,不少傷痕都深得見骨只是漆黑的毛色掩去不少傷口乍看還以為安然無恙,立刻回房從混亂的衣櫥找出柔軟的羽絨外套把花盆上的黑貓小心翼翼地移至外套中包裹起來。
  必須去動物醫院一趟才行。木吉鐵平無視最近秋季漸冷的氣溫還穿著短袖POLO衫急急忙忙出了門。


02

  在檢查治療後獸醫告訴木吉貓咪受的大多都是皮肉傷,照過X光後發現骨頭和內臟都沒有大礙,只要每天換藥過兩三個禮拜後就能痊癒,為此鬆了一口氣的木吉鐵平望向診療台上包滿繃帶的小黑貓總覺得心疼。
  他那件茶色的羽絨外套上滿滿都是貓咪的血跡,是怎麼孤軍奮戰來到這裡的呢,竟然都全身是傷了還在屋頂上和同伴吵架嗎?木吉壓根兒忘了黑貓疑似能變成人這回事,在付了大筆醫療費後將貓咪帶回家悉心照料。

  整整睡了一天的黑貓直到隔天才恢復意識,日正當午木吉早已出門上班,牠傻呼呼地醒在溫暖的被窩裡以為自己還在作夢,慵懶地多賴幾分鐘床才覺得苗頭不對,紙箱哪有這麼溫暖?
  驚醒的黑貓緊張地環顧四周發現除了自己以外誰都不在,稍微有些髒亂的房屋內部看得出來主人並不擅長整理,堆在流理臺上的泡麵碗岌岌可危的彷彿再堆一個上去就會崩塌。
  看著髒亂的廚房牠不免嚇了一跳,揉揉自己肚子想著反正也餓,打算變成人形來料理中餐時才注意到身上的繃帶,看來是被帶去動物醫院治療了。牠抽抽鼻子聞傷口上的消毒水氣味忍不住覺得懷念。

  最初是在破紙箱醒來的。
  牠沒有出生時的記憶,等意識到的時候已經獨身一人過了很久流浪的日子,哪裡牠都待過,垃圾桶、公園、火車站、屋簷騎樓下,街友能睡的地方野貓也能,牠吃的不多又耐餓,回過神來不知不覺還能幻化人形招搖撞騙。
  只有一次,同樣也是傷痕累累的狀態下牠曾被人類撿回去作為家貓豢養,人類為牠包紮,給牠食物和溫暖,甚至為牠做了寫著姓氏「花宮」的項圈,他們喚牠小名叫「真」,花宮真是牠出世至今的第一個名字。
  不過花宮待在那個地方的時間卻不長。
  某天偶然被女主人發現牠能變成人形,嚇得花容失色的她立刻就把花宮趕了出去。

  倒也稱不上傷感,花宮真心底清楚無論貓還是人都一樣陰險。
  只要是對自己有好處的就拼命搖首乞憐,合心的就拿上手把玩,膩了就扔,誰都一樣。
  看身上還有傷在的花宮也不想貿然行事,打消變成人的主意繼續躲回被窩休憩,順道咒罵這粗心的「善心」人士竟然忘記幫牠準備食物再出門。


03

  由於不曉得貓咪都吃什麼食物,木吉把架上的罐頭和飼料都掃一些下來,提著兩大袋的貓食回家。
  把公事包用嘴巴咬著拿出鑰匙開門,木吉方進門就見貓咪趴在他的床上睡覺,忍不住心頭一暖他放下公事包掛在門口的衣架上,從開放式廚房摸出塑膠餐盤倒出他在超市買的鮪魚罐頭,沒三兩下聞香而來的貓咪抽著貓鬚躡手躡腳地靠近。

  「呀……小貓咪餓了嗎?」
  木吉輕笑伸手試圖抱住貓咪,輕巧躲開的黑貓撇過頭對救了他的恩主不屑一顧,掠過木吉朝向放著鮪魚的餐盤過去進食。
  被拒絕的木吉倒也沒多在意,看黑貓用餐小小的舌頭舔著油亮的鮪魚心情不由自主就好,被盯緊的黑貓回瞪木吉一眼,把自己的餐盤推去角落背對木吉大啖牠的午餐兼晚餐。

  看貓咪吃飯自己自然也餓,木吉從房間的紙箱挖出泡麵熱開水打算草草結束晚餐,黑貓看他打算要在泡麵碗上多疊一個想像待會兒山崩的模樣牠就膽顫,連忙伸爪抓著木吉的腳背讓他住手。
  木吉看向腳邊正搔癢著自己的黑貓,他蹲下來看向黑貓笑得很暖,冷不防摸了摸黑貓的頭頂以為是不夠吃在撒嬌,從超市塑膠袋裡拿出新的鮪魚罐頭,黑貓見狀馬上抓向木吉,料不到一抓就見血,木吉呆愣地凝視手背上泛血的抓痕,花宮也嚇了一跳。
  房間沉默片刻,以為木吉會大發脾氣就這麼趕牠出去,花宮下意識退開幾步。

  「小貓咪?」
  然而木吉只是微微偏過頭,困惑地望向顯得有些害怕的黑貓,胡亂用自來水沖洗血跡當作沒事發生般繼續燒開水。
  「吃飽了嗎?別害怕啊,我不會跟你搶鮪魚罐頭的。」

  木吉鐵平笑得很深,花宮真坐在距離他稍遠的距離盯著木吉高大的背影,一瞬間有什麼矇矓了花宮的紫色貓瞳。


04

  木吉每天都帶花宮去換藥。
  動物醫院花宮從排斥到不得不接受,木吉買了攜帶式貓籠,每次要把花宮塞進貓籠總要花好長一段時間玩你追我跑的遊戲。
  住在木吉家將近三個星期,花宮身上的傷好了泰半,只剩比較深的傷口還沒完全復原,牠趾高氣昂地讓人包紮的模樣都讓動物醫院的護士笑著替牠取綽號叫作小王子。

  「對了,木吉先生知道明晚有獵戶座流星雨嗎?」
  護士為花宮小心地拆開繃帶、消毒、敷藥,最後再重新上一次繃帶。
  「嗯?那是什麼?」
  木吉站在診療檯旁看花宮趴在上頭,舒服的瞇起眼睛。

  「每年十月到十一月初是獵戶座流星雨出現的時間,我昨晚看新聞報導說今晚會有盛大的流星雨晚會呢。」
  「這樣啊……」
  「木吉先生應該有女朋友吧?如果帶她一起看流星雨肯定很浪漫。」
  「哈哈,這樣啊,真可惜我沒有女朋友呢。」
  「咦?真讓人意外!」護士免不了吃驚地瞪大雙眼看向木吉:「我們同僚都在猜小王子就是你和女朋友一起養的貓,原來猜錯了啊……」

  突然間變得安靜的治療室讓花宮感到不太對勁,牠動了動耳朵,抬頭望變得有些羞赧的護士和依然傻笑著的木吉,有很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護士接下來開口邀請木吉「那明天一起看獵戶座流星雨,可以嗎?」,花宮不以為然地呿了一聲。

  「咦?好啊。」
  木吉想也沒想就回答了。
  護士發出驚訝的嬌嗔,隨後笑得如沐春風。

  花宮望向木吉,忽然啞口無言,牠的自信,牠以為,木吉會說「不」的。


05

  不是喜歡,只是一個人這麼傻又對你這麼好,花宮真不由得就待下來了。
  木吉鐵平不像外表長得這麼精明,他總是晚起、每天壓著死線上班、不愛換床單、老愛吃泡麵,可他從來不曾忘記要餵花宮吃飯、天天帶牠上醫院換藥、晚上擔心牠冷了還會多塞幾條毛巾過去,閒來沒事就跟不太搭理他的花宮聊天,牠知道木吉喜歡籃球,房間暖爐裡底下幾乎都是籃球周刊。
  木吉的膝蓋有傷,這是花宮不經意從剛出浴的木吉身上看見的,那天牠多難得的湊近木吉就為了看清楚那道傷疤,木吉下半身用浴巾圍住髮尾滴著水,蹲下來回望花宮那雙好看的紫色眼睛,笑得很輕。

  「這個傷是高中打籃球時弄的,韌帶斷裂開了刀,醫師告訴我不能再打籃球,隊友們也知道,傷心的是他們,所以當時我沒哭。」
  「因為他們都在哭,我忙著安撫他們,笑著說沒事,沒什麼好哭的,不能打籃球我還能看球,鼓勵他們好好打球吧,連我的份一起努力。」
  「他們真的很努力,是全世界最好的隊友……只是很偶爾,真的很偶爾,我會羨慕他們還能在球場上打球,我真的很喜歡籃球,我好想打籃球,一次也好,我好想上場打球。」

  不知道木吉鐵平是不是哭了。
  花宮真望他低垂的頭流水自髮梢淌落,牠看著比平時還要狼狽的木吉,不知為何喉頭一緊。
  牠「喵」了一聲,引起木吉的注意,這是牠來到木吉家第一次開口發出聲音,微弱但清晰,木吉鐵平抬頭看向表情不以為然的花宮,笑了起來。

  「小貓咪是在安慰我嗎?……對了,也該給你取一個名字了,總不能一直叫小貓咪嘛……我記得你有項圈,只是那上面的名字被磨糊了我看不懂呢……」

  名字什麼的根本無所謂。
  花宮真發現,原來人類也有能讓牠著迷的地方,就是木吉的笑容,但牠沒有承認。


06

  流星雨開始的時間在午夜十二點。
  護士和木吉約十一點半在附近的公園見面,八點就下班的木吉鐵平提了一些零食回家,花宮待在被窩裡連看都沒看木吉一眼。
  從動物醫院回家就悶悶不樂的花宮讓木吉也摸不透貓咪的壞心情是為什麼,哄牠來吃鮪魚罐頭也愛理不理的樣子(即使花宮平常對牠就是愛理不理),他有些無奈地坐上床鋪見背對他的花宮,出手想摸牠又被黑貓下意識地咬開。

  「在生氣嗎?」
  花宮回首斜瞪木吉一眼,隨即跳下床和他拉開距離。
  木吉困擾地搔搔後腦杓,不知所措決定打電話向動物醫院的人求救,他和護士小姐交換了電話號碼,鈴聲還沒響完就聽見護士嬌柔的一聲:「喂?」
  聽覺靈敏的花宮一聽護士的聲音立刻反感的皺起眉,牠三步併兩步從半開的陽台跳出去,木吉鐵平來不及掛上電話阻止不了快手快腳的花宮逃開,他朝剛接通的電話說聲抱歉,今晚可能沒辦法一起看流星雨了。

  護士「咦?」了一句見通話已掛斷,木吉鐵平把手機扔著竄出房裡連忙下樓朝花宮離去的方向追去。


07

  「小貓咪──
  木吉朝面對陽台的方向追了兩個小時有餘,來到距離冬夜館有些遠的公園,毛色屬黑的花宮要在這三更半夜找到牠簡直是大海撈針。
  木吉鐵平生平第一次後悔自己為了乘涼竟忘記把窗子關上。
  他還沒為牠取名字、還沒變得親近、好不容易才有了一起生活的伴侶,縱使只是一隻貓之於木吉卻是至今最親密的存在。

  他的黑貓不太愛理人、總挑高級品吃、他的黑貓很怕冷還怕生,他身上的抓痕和咬痕讓同事都誤認他是不是被家庭虐待,他的黑貓不是太溫柔,但一溫柔起來就讓人窩心。
  他的黑貓。
  他的。

  「小貓咪……快跟我回家……」
  木吉頹喪地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草叢裡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引起他的注意,木吉鐵平轉過頭便見他找了快三個小時的黑貓從未經修剪過的灌木叢中跳出來。
  黑貓在夜半益發璀璨的紫色瞳孔閃閃發光,向星空借一點月光,連同空氣都沉默的公園靜謐得宛如消了音的電視。
  象牙白的月光曬亮黑貓的毛色,木吉鐵平睜眼凝望黑貓漸漸漸漸由貓化為人形,月色襯著黑貓成人後的白皙肌膚,髮絲雜亂五官卻清秀,挺立的鼻梁和略薄的雙唇美得不可思議。
  木吉看都看傻了。

  「白癡,追過來幹嘛?現在都幾點了?你女朋友呢?」
  「……啊?」
  「噁心又煩死了你,什麼小貓咪,我才不叫那爛名字。」
  「那你的名字是?」
  花宮微微睜大眼簾,木吉站起身來望他。
  「花宮真。」
  「花宮真,」木吉輕輕複誦了一遍:「原來你叫花宮真啊……跟我回家吧,花宮。」
  木吉朝他伸出手,花宮看向木吉伸出的手掌,腦中一片混亂。
  「不行,我可是替你著想才跑出來的,你若要交女朋友,還要忙著照顧我是很麻煩的吧,我可是能夠變成人的怪貓哦……」
  花宮圓心似的眉放鬆了又緊皺。

  「以為我會這麼說嗎?白癡!噁心死了你,快滾!」

  被這麼唐突一吼木吉眨眨眼睛,茶色的瞳孔專注地凝視花宮變得相形扭曲的神情,沒有收回伸出的大手,木吉鐵平最後笑逐顏開。

  「一起回家吧,花宮。」

  花宮真回望木吉鐵平,一瞬間確實有什麼模糊了他的眼睛,並非淚光,而是提早降臨的獵戶座流星雨,閃爍的夜空星星猶如雨水一般滴落。
  陷進花宮的心裡。
  木吉伸出的手垂在半空,花宮真昂首凝視眼前這笨蛋的笑容,好不容易才從顫抖的身體擠出一句話。

  「……白癡!」


08

  後來木吉才知道花宮那天變成人形是為了要嚇退他,木吉鐵平笑著說他傻,怎麼可能會就這樣被嚇退呢,除非花宮是真的不要他了,否則那天在公園也不會出現吧。
  花宮真白了他一眼懶得搭理擅自喜孜孜起來的飼主,方吃完上等的鮪魚罐頭慵懶地躺在床上打哈欠,木吉洗完澡穿上寬鬆的睡衣跟著躺上床,見花宮身上已然痊癒的傷口情不自禁就伸手碰了一下。
  像被電流經過一般花宮整個身子跳起來轉向木吉瞪著他,發出貓特有的低沉警告聲,木吉鐵平有些詫異地望他,然後笑開。

  「永遠都不會傷害你的,以後一起好好生活吧。」
  花宮真半瞇著眼凝視木吉鐵平的笑靨,哼一聲後轉回身背對木吉打算入睡,為花宮蓋上毛巾,木吉鑽入被窩時發現花宮的尾巴勾著他的小指。
  木吉耐不住喜悅撲向花宮,而後被狠狠抓花了臉。

  與貓咪同居的生活開始了。


FIN.

應該會有後續,其實這是系列,跟青黃跟綠高是一個搭配。
在寫的時候我很介意,嗯,花宮變成人之後是全裸哦。(在這種地方突然變得非常現實)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鏡
  • 四六桑好久不見OWO/~~~~~~~~~~
    天啊~木花怎麼這麼萌!!!!不知不覺一隻腳就已經陷進去了www(?)
    花宮是貓咪的這個設定也太可愛了吧!!!!(/ω\)♥
    真希望他能多多變人 期待"全裸" 呵呵呵A//////A
    期待與貓咪同棲~~四六我愛你!!:P(告白自重#
  • 鏡好久不見哦~(笑)
    木花真的是不知不覺一隻腳就踩進去了,我,真的是,被木花萌到沒辦法。
    往後我會多多讓花宮變成人的!期待吧!XD
    謝謝鏡的閱讀哦,我也喜歡你~

    四六 於 2012/10/07 04:32 回覆

  • 美晴
  • 我腦中据然一直跑出左京亞也﹣黑貓男友的玩法www
    啊嘶我的小野獸快冷靜下來
  • 住手啊這不是那種走向XDDDDDDDDDDDDD

    四六 於 2012/10/07 04:32 回覆

  • 啊檸
  • 花宮貓也太可愛了www
    變成人的時候是全裸感覺很...方便ww(喂
    期待之後青黃 木花 綠高一起閃哦☆
  • 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掙扎變身後是全裸這件事情,不過好像已經覆水難收了。
    冬夜館裡最情色的肯定就是這一對了。
    謝謝你的閱讀哦!

    四六 於 2012/10/09 23: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