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3. 黃瀨涼太ver

  醒來時發現身旁躺著個身長一米九將近兩百公分的巨大傢伙黃瀨涼太不爭氣的嚇得差點從床上滾下來、所幸青峰大輝兩隻手把他扣得老緊讓小模特免受摔床之苦,壓根兒一點也不慶幸的黃瀨涼太連忙掙脫青峰大輝太過溫暖的懷抱,極其狼狽的跳下床。

  心跳得很快,像要壞掉一樣,醒來就看見青峰大輝的臉讓他以為自己還在作夢,太真實了、真實得可怕。
  站在床邊凝視青峰熟睡的側臉、怕就是時差讓他累得連黃瀨涼太起床都沒注意到,兩隻手本環抱什麼的一下子空空如也讓他轉過身改抱著一整條棉被,黃瀨見狀噗哧一下小聲地笑了,走過去替他將棉被蓋好,黃瀨涼太輕手輕腳的走出057號房,出玄關時看見牆上的時鐘正巧是中午十二點。

  走出房門碰上從樓上下來打算叫醒兩人的經紀人,黃瀨涼太一見她便皺起眉拖著紅谷雪的手臂往走廊遠處去,被莫名其妙拉走的經紀人起先還在想黃瀨要說什麼、後來恍然大悟的想起能有什麼讓他煩惱?還不就是青峰大輝四字。

  「好了好了夠遠了,怎麼回事?」
  「小雪,快叫小青峰回美國!你還讓他進來我房間,真是夠陰險!」
  「氣成這樣做什麼,難不成你們做了?」
  「呸呸呸兩個大男人是能做什麼!妳少下流!」黃瀨涼太氣結、盯著經紀人一臉志得意滿的表情終於體會到自己平常有多欠揍。

  經紀人好不容易才看見這樣驚慌失措的黃瀨涼太,哪可能放棄調侃的機會,聳聳肩表示青峰大輝要走要留她管不著:「至於兩個男人能做什麼,這就要問問你的身體了。」
  「……紅谷雪!給我認真點!」這下子真的動氣的黃瀨涼太瞇起眼扳著臉,理解自家小模特不高興了,經紀人也收下玩笑的神態。

  「與其叫我請青峰大輝回去,你自己先和對方說清楚比較重要吧?等到說清楚之後,青峰大輝自然就會離開不是嗎?」
  聽完經紀人的建議、黃瀨涼太一怔,神情暗下來。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
  「誰管你,這都是你自己的事,就當我們雞婆告訴那傢伙你在這裡,原本找到你在法國的人就是他,不管我們說不說終有一天你們還是會見面,而且,一個現役NBA最有價值球員丟下球團的練習橫跨半顆地球就為了找你,你能不能有點良心稍微感動一下也好?」
  黃瀨涼太被經紀人這麼一訓瞬間沉默下來,她無可奈何的雙手插腰搖頭,長得一臉精明實際上笨拙得要命,怎麼會有這種傻小子。

  「挪威的森林不是有這麼一句嗎?『人啊,會受傷的時候就是會受傷。』,現在我也來說一句:『人啊,該放下的時候,就是要放下。』」伸手戳弄黃瀨涼太的臉頰,經紀人笑得很輕。

  黃瀨涼太正開口想反問經紀人時Elita從走廊盡頭走過來叫住兩人,走過來時手拿著幾張A4影印紙。
  「行程挪到下午,待會兒一樣先拍海灘,主題你沒忘記吧?」瞟一眼黃瀨,Elita的表情興味。

  黃瀨涼太悶一口氣,點頭。
  Elita滿意的笑了笑,讓黃瀨涼太待會兒先去樓上房間化妝,打發黃瀨後拉開經紀人兩人在旁不曉得討論些什麼,黃瀨一臉狐疑地盯著她倆,腳步往樓上挪,卻回頭看一眼毫無動靜的057號房。

  ──你為什麼來找我?
  黃瀨涼太沒有勇氣問,他太害怕聽見青峰大輝的答案,蝸牛躲在殼裡太久就會害怕陽光,雨天時才能暢快爬行,黃瀨涼太在殼裡躲了七年,終究還是逃不了太陽。
  ──在美國,一天也好,你是不是曾經想念過我?
  他怕一問出口自己就會破功,思念用秒速五十七號線的速度朝他心口奔馳而來,撞得兩個心房亂七八糟,青峰大輝即使什麼也不做都令他眼鼻酸澀,站著也好、坐著也罷,光是盯著都覺得幸福,怎麼能夠喜歡一個人到這種程度、連黃瀨涼太都想咒自己胡謅。

  捏緊掌心跟著旋轉樓梯往上走,化妝師的房間在146號,黃瀨涼太拍拍不清醒的雙頰,讓自己振作。

 

  打開146號房認識五年以上的化妝師坐在沙發上整理化妝箱,見黃瀨涼太過來便清開沙發一個位置叫他坐下,化妝師是公司為當時還不諳法語的黃瀨特地安排的奧日籍混血兒,長得清秀五官挺拔,模特兒幹了一陣子後發現不適合幕前,轉戰幕後當化妝師還算小有成就。

  「聽說舊情人跑回來找你了?」
  她從化妝箱深處拿出隔離霜,見黃瀨涼太僵直了身子顯得有些尷尬的辯稱不是舊情人這麼浪漫的東西。
  「好吧,是你喜歡然後也喜歡你的人。」
  換個說法、奧地利混血兒說話帶著不屬於日本人的含蓄,跟著父親在東歐生活幾年小時候學過的日式禮儀忘了泰半,黃瀨涼太嘆口氣,他認識的女人怎麼都活得這麼直接?

  「妳怎麼知道?Elita告訴妳的?」
  「我親口問他的。」她低頭擠了些隔離霜在手上,讓黃瀨涼太把髮圈戴上露出大半額頭後開始塗抹,順勢拆下嘴邊的OK繃。
  聽她這麼回答黃瀨險些跌破了眼鏡:「哈?所以舊情人這個詞是他說的?」
  「哦,他沒說,是我猜的。」
  「妳……居然耍我……」

  她波瀾不驚的神色多了些笑意:「再怎麼不高興我也沒看過你打人,會讓你有這種反應的人,不是很惹人厭就是你很重要的存在了,我沒說錯吧?」
  黃瀨噤聲表示默認。

  「如果很重要,就得好好把握才行。」
  隔離霜、BB霜、粉底液上完之後壓上蜜粉,為了掩飾青峰揍的傷口還特地擠上遮瑕液在唇角,化妝品香甜的氣味竄入鼻息,黃瀨涼太忍住想打噴嚏的衝動。

  「失去才懂珍惜,那是傻子才做的事。」
  「但我不傻吧?」
  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黃瀨輕挑的笑起來,化妝師投以困惑的一眼。

  「有時候就是因為珍惜,所以你非失去不可。」

  聽不懂黃瀨涼太的話中有話,為他塗抹的纖細手腕頓了頓,她盯著他半吋不移的眼睛,一雙琥珀色的瞳孔漂亮得宛如磁鐵。
  她偏過頭,一頭褐金色的頭髮從肩膀上垂了幾縷下來:「涼太,你的愛情太深奧了……」

  被她這麼一逗、黃瀨涼太笑開了。

 


  吃過下午茶後拍攝進程宣告正式開始,延宕到午後的海灘特地等退了潮才開吉普車過去,Elita的打算是在Deauville待上兩週,待海景全部拍攝完畢接著是港口、賽馬場、和Deauville的街道,想到工作黃瀨涼太心情就好,這代表他能夠光明正大不去思考其餘的事。
  化完妝後黃瀨涼太被化妝師拖進廁所強迫來來回回換了好幾套衣服,在CHANEL的大力贊助下男裝一套接一套送來,從西裝到居家便服一件不差,等到黃瀨涼太穿著泳褲出飯店他有種被狠狠耍了一頓的不痛快感。

  「你怎麼了?」
  經紀人見黃瀨涼太面有菜色,走過來探探她家模特兒的情緒。
  「小雪,我有種被全世界欺負的感覺。」小黃狗含淚,眨巴眨巴。
  「誰欺負你?」
  黃瀨涼太擒淚:「你們。」
  「你會錯意了,那是表現愛情的方式,跟那傢伙一樣。」指指青峰大輝逐漸朝吉普車走來的方向,黃瀨涼太順著看過去。

  不知不覺換上泳褲的青峰大輝上半身一絲不掛,黝黑的肌膚襯上藍天沙灘再搭配不過,長年打籃球鍛鍊下來的身材和瘦弱的模特兒怎可比擬,黃瀨涼太低頭見宛如白斬雞的肌肉突然慚愧起來,再怎麼忙也應該找時間多曬太陽的。

  「等等,為什麼小青峰也要換衣服?」
  見赤裸上身的青峰大輝,黃瀨涼太總覺得苗頭不對。

  「哦,他待會兒要陪你游泳。」
  「哈?游泳?誰跟誰游泳!」
  經紀人見黃瀨一臉錯愕:「Elita的命令,有話你找她抗議去。」

  不是說小青峰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不入鏡嗎!黃瀨涼太在心中無數次咒了在一旁設腳架的Elita。
  兵來降擋,水來土淹,破罐子破摔的黃瀨涼太盯著正和工作人員用英文交談的青峰大輝、決定不要動搖了。

  ──明天就要把青峰大輝送回美國去,這樣,才是最不留遺憾的做法。



13 青峰大輝ver.
 

  清醒後發現自己抱的是團棉被、青峰大輝皺起眉表示心情不好。

  進浴室盥洗時房間有人開門進來,青峰用飯店的毛巾胡亂擦拭一通換上乾淨的衣服,探出浴室門發現Elita坐在沙發上正恭候大駕,青峰大輝見Elita一臉有話想說的神態忍不住輕笑,走過去在他對面坐下。

  「你在想什麼?」
  Elita笑意不停:「我還在回味涼太生氣的表情,他來法國這七年還沒發過脾氣呢……對了,你臉還疼嗎?」
  青峰微微搖頭:「他打得不重。」

  「那就好,睡一覺感覺應該好點了?待會能來幫忙拍攝嗎?」
  青峰遲疑的點頭,皺著眉問:「……要怎麼幫?」

  Elita笑著把幾件尺寸不同的泳褲交給青峰大輝叫他找適合的換上,將寫真集拍攝的企劃書留在桌上:「這你看看吧,待會陪黃瀨一起游泳,換好衣服就到沙灘上來。」
  青峰大輝接過一袋泳褲和企劃書送走Elita,特地打成英文版本的企劃書看得出是由法文改過來的,幾句不通順的英文看得青峰發笑。
  打算晚上再好好讀企劃書,青峰挑件看上去大小適合的泳褲換上後聽從Elita的指示朝海灘走去。


  正值七月炎夏,法國的氣候和美國相去甚遠,二十度就算高溫,對於待慣美國中西部的青峰大輝而言宛如初秋,散步在Hotel Marie-Anne的私人海灘發覺比起黎明、正午的海看上去清亮得多。

  一個英文不錯的工作人員走過去告知青峰先到吉普車上擦防曬,稍微解釋待會攝影的進程、順道盯著青峰叫歐洲人羨慕的健康肌色,忍不住問一句這是怎麼曬來的?
  青峰失笑,回答他說是天生就黑,他見青峰大輝的笑臉愣了愣,把青峰扯到一旁悄聲的問:「Could you help me to sign autographs?」(能請你幫我簽名嗎?)
  倒也不是不行,青峰欲答應時聽著他補充Elita嚴正警告我們不准看見球星就衝上去要簽名,被發現就扣薪水,千交代萬請求青峰不能讓Elita知道,盯著工作人員懇求的神情,青峰大輝瞇起眼。

  做為交換條件,以『黃瀨涼太在法國有交過女朋友嗎?』一句讓工作人員換到白色t-shirt上NBA公牛隊球員的親筆簽名,青峰大輝得到滿意的答案,笑著朝黃瀨涼太所在的吉普車走去。

  「原來你七年來沒交過女朋友?」
  挑眉、青峰從化妝師手上接過防曬噴霧,坐上黃瀨的位置旁。
  「……小青峰你真八卦。」
  黃瀨涼太還在猜是什麼話題讓青峰跟素未謀面的工作人員聊了五分鐘,甚至送了個簽名在他的t-shirt上,原來不過是個不鹹不淡的內容。
  盯著黃瀨死板地朝海平面望的側顏,青峰很輕的嘆口氣,沒有讓他發現。

  「為什麼不交女朋友?」
  黃瀨涼太聞言,沉默半晌,把聲音悶在鼻子裡說話:「你這是明知故問,小青峰……模特兒可不是能隨便鬧誹聞的身分,何況我忙著工作沒有照顧女朋友的時間。」
  「不是因為你有喜歡的人嗎?」

  感覺得到此話一出身旁的人不自在的僵了僵手臂,張開想反駁,又把話收回去,最後抱著手臂弓起身子把雙腳放上吉普車,琥珀色的視線凝在海面,想也知道是在逃避誰。
  黃瀨涼太看著海、焦距卻不在上頭,感受自身旁傳來青峰大輝的熱度,他終於開口。

  「不是。」
  青峰大輝聽著自他右側發出的聲音,忽然感到陌生得可以。

  「我沒有喜歡的人,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

  黃瀨涼太把頭轉向青峰大輝,盯著他霄藍色的瞳孔不動,然後淡淡的笑了起來:「小青峰呢?有喜歡的女孩子嗎?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小麻衣的啊……」
  青峰大輝回望黃瀨涼太,在陽光底下該是閃閃發光的琥珀眼珠卻沒有色澤,瞬間被眼前舉棋不定的小模特弄得混亂不堪。

  握起拳頭沒有回答黃瀨涼太,或說誰會想回答對方壓根就不願知道答案的問題,從吉普車後車廂跳下,青峰大輝在離座前給了黃瀨涼太一個極其不屑的眼神。

  果不其然猜到青峰大輝會動怒、黃瀨涼太目送他遠去的背影,扯了個極其難看的笑容給自己。
  這樣就行了。
  所以,快點、快一點回美國去吧……

 


  「我在五十公尺處設了一個障礙物,你們遊到那裡就可以。」
  指向海面上不算顯眼的紅色浮標,青峰和黃瀨點頭,Elita朝兩人滿意的笑了笑拍拍他倆肩膀要求安全為上。

  「對了……涼太啊。」
  「嗯?」
  「你之後還是多跑幾趟健身房吧。」Elita朝黃瀨眨眼,語重心長。

  站在青峰大輝身旁的黃瀨涼太簡直像營養不良的美少年,即使黃瀨涼太的賣點一直都以纖細為名,在Elita心中男人果然還是多些健康的肌肉好。被她這麼一損黃瀨涼太微微紅了耳捎、悶悶的應聲我明白了。
  青峰大輝沒有漏看黃瀨涼太害臊的神情,霄藍色的眼眶底有很深的笑意,伸手揉亂黃瀨抓蓬的金髮,而後轉身做起暖身操。

  Elita目睹兩人宛如小情侶般的青澀反應忍不住在手臂上浮一層疙瘩,若不是卡在NBA球星的肖像權問題她怎麼可能不按快門紀錄黃瀨涼太臉上如灑在水面上夕陽洋紅,咳了句要兩人趕緊暖身準備下水,起步挪往腳架旁。

  首次投入專業攝影工作的青峰難免不適應起來,密布週遭的燈光師和場控的工作人員,一雙雙眼睛都定在自己身上,還真虧黃瀨涼太能持續模特兒這工作十來年,光十分鐘就令青峰大輝全身不自在。
  聽著一個聲調粗重的男人拿著擴音器用法文吼Un, Deux, Trois(一、二、三),站在淺海灘上的兩人同時朝海底身處跳入。

  ──咚唰。
  海的聲音衝入耳畔,鼻樑上的泳鏡被海水沖刷得稍嫌疼了。

  青峰大輝在美國自宅的游泳池已摸熟各種泳姿,海水的氣味及浮力都和一般游泳池不同,起步稍嫌吃力的自由式划得他上臂痠澀,待適應後略約三分鐘便如魚得水,吐掉嘴裏一口鹹水看向障礙物、大約還有三十公尺遠。
  目測黃瀨在他身後跟著,青峰大輝倒也沒停下來等他的意思,逕自朝目標游去,總歸一句寫真集主角到底是Kise Ryota的名字。

  法國的夏季襯上海水冷得讓青峰大輝黝黑的表皮遍佈顆粒。
  頭頂迴盪海鳥粗扁的嗓音,耳廓滿是浪濤沖刷身軀的聲響,灰藍色的海水一踏足才明白近看是多麼深沉的透明,青峰大輝低頭朝海底驚鴻一瞥,太過純粹的霄藍讓他一瞬誤認了那是自己的色澤。

  ──過於透明的青色。

  青峰大輝在一瞬看呆了眼後一頭撞上Elita設的障礙物,悶哼吃疼一聲從海面浮起,咳了幾聲把泳鏡摘掉,帶有鹹騷的海水結晶入眼痛得夠嗆,青峰大輝用掌心把臉上的海水胡亂抹乾,回頭睜眼一看發現該跟在身後的傢伙不在。
  轉頭看岸上工作團隊慌亂起來、黃瀨涼太遲遲沒有浮出水的意思,不好的預感閃過青峰大輝腦中,戴上泳鏡不管視網膜還在抽疼回程朝水裏鑽。

  下了海便自知不適,接著不出所料抱著腿抽了筋,黃瀨涼太試著往上游身子卻沉得不停下墜,慌得出口呼救適得其反的生吞幾口海水,身體各種狀態都瀕臨極限,最終只好昏厥,往海深青色處降落。

  青峰大輝在海底咬緊了牙口只手攬著黃瀨涼太以男人而言纖瘦得可以的腰際向上划手。
  說是底倒也不算太深,頂多三公尺的距離,Elita規劃的海域認真而言是相當安全的,將黃瀨拖上岸,在大學運動學程中多少學過的CPR如今竟派上用場。

  拍打黃瀨肩膀確認意識有無,Elita派工作人員叫救護車,量了頸動脈知道還有脈搏,按照Circulation、Airway、Breathing(*維持心跳、維持呼吸道通暢、維持呼吸)的程序跪在他身旁對胸腔行心肺復甦術,每分鐘按壓約達八十至一百次、期間行三次人工呼吸後黃瀨涼太才吐出噎在食道的海水,困頓睜開眼後所見是一臉凶惡的青峰大輝、和周遭面露擔心的同仁。

  「小青峰……」總感覺得到海水仍在身體裡流竄,黃瀨涼太多咳了幾次,正對青峰大輝打算大發雷霆的神態懵懂輕笑起來:「我剛剛,好像看到你了……」

  ──跟他一樣看見了深深深深的澄澈青色。
  這下子還讓青峰大輝怎麼發火、一把抱起黃瀨涼太低聲罵了他好幾句白癡,摟著黃瀨白皙的肩頭側頰蹭著他的髮梢,指尖用力到泛白。

  「那才不是我,我在這裡。」
  青峰大輝抱得越緊、黃瀨涼太恍惚間便陷得越深。


  今天貌似出師不利連連不順、拍攝進度不停被迫中斷,這下黃瀨溺水倒真讓Elita嚇了一大跳,決定工作全部暫停,救護車在通報後很快就到飯店門口,搬了黃瀨涼太上車,Elita和青峰大輝交換一個信任的眼神後目送紅谷雪和青峰坐上救護車離開。
  俗話說危機就是轉機嗎?Elita捏一手冷汗,放下提心吊膽的心,對於自己工作上自信滿滿的她自然不怕黃瀨涼太會出什麼太大的意外,溺水雖在意料之外,但海域並不危險,黃瀨涼太最多就是嗆水、並沒有外傷,世上沒有零風險的職業。

  這樣總能讓黃瀨涼太拋下工作好好思考一個人的事,Elita皺起眉,為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的事感到吃力。
  別再逃了、孩子。

  你逃了七年……夠久的了。




TBC
我試著很努力,想要一天一更!請期待這不是芭樂票!
雖然轉回七年後視角,不過替我挑錯字的眼尖朋友似乎看出了端倪(?)...希望你們不要看出端倪啊這樣我會破梗的!(提心吊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