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01

 


11. 黃瀨涼太ver

  七歲那一年國文老師發下來的作文紙,題目是我的家庭,黃瀨涼太接過前座女孩散發梔子花香氣的紙張,拿著自動鉛筆在上頭遲疑半晌,鉛字在紙上點啊點,寫完題目和名字後他忽然不曉得該怎麼開頭才適當。

  ──我的家庭成員有爸爸、媽媽、我、和褓母姊姊,父母親總是很忙,一家人能夠見面的日子很少,不過有親切的姊姊陪我在家,所以一點也不寂寞,而且,我知道爸爸媽媽為了這個家,真的很辛苦……

  寫完開頭之後,又擦掉。
  書寫,擦拭,書寫,擦拭,書寫……手中的自動鉛筆和橡皮擦來回交錯,直到那一堂課打了鐘,老師規定必須在下禮拜一前將作文作業交出後宣布放學,黃瀨涼太仍然坐在椅子上對著一格一格的紙張發愣。
  前座女孩收拾橘紅色的書包將鉛筆盒、手帕、作業整齊劃一地放好,回頭望黃瀨還坐在椅子上發呆,於是禮貌性的輕聲喚住黃瀨,手指小力地敲向桌面。

  「黃瀨君,已經放學了,還不打算回家嗎?」女孩一雙晶亮的大眼睛盯著黃瀨、眼角餘光瞥見桌上那張空白的作文紙,上頭有多次軟橡皮擦拭過的痕跡,偏過頭小聲地問:「是……為了作文正在煩惱嗎?」
  黃瀨涼太抬起頭與女孩四目正對,他將作文紙對半摺起來,傻傻笑了:「是啊,我不太擅長寫作文呢。」
  「那,這樣的話,我家裡有作文引導寫作的範例書,黃瀨君不介意的話,我明天帶來給你看,好不好?」女孩眨眨漂亮的眼睛,朝黃瀨涼太含蓄地微笑著。
  黃瀨友善的回應女孩的幫助,點點頭,扯著嘴角跟著笑起來。

  「當然好,謝謝妳。」
  隔天他果真收到女孩遞過來的作文範例書籍,客氣的答謝後黃瀨倒也沒翻閱的意思,收進抽屜裡一動也不動。

  升上高年級後他和前座女孩分班、早就將她的名字忘得一乾二淨,從未翻開過的範例書下落從此不明,黃瀨涼太唯一還有記憶的事,就是他缺交了那一次的作業。
  寫不出來、找不出能夠正確表達意思的字眼,他人都是怎麼很自然的介紹自己的家庭?怎麼說才不會讓人覺得『這樣的家庭有點奇怪』?

  倒不是承認自己的家庭有所缺失,至少從照片上看來他出生時父母是有時間帶著他遊山玩水的,一到四歲的照片哪裡都去過:北海道、大阪、淺草、九州、四國、沖繩、甚至是台灣。
  中產階級要躍升至上流社會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在黃瀨五歲後父親得到升遷的機會,從課長一下子拔升至副總,在逢人眼紅妒忌時,黃瀨的父親下定決心好還要更好、覬覦上總經理的位置後便忙不開交;結婚之後便是日本社會少見的雙薪家庭型態,丈夫倒也沒要求太太生完孩子後必須留在家洗衣服燒飯一輩子,待照顧黃瀨學會自立後母親也重新上班,父母兩人傳承祖先勤勉節儉的習慣,於是黃瀨的家越買越大、越來越空曠。

  等黃瀨涼太回神後他才發現自己就是旁人口中的『公子哥』。
  住在高級大廈、家裡甚至請起管家、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電腦、最新型的手機、平日穿戴奢華、還有高級古龍水氣味,彷彿上天虧待了他上輩子太多才一口氣將優勢塞在這輩子的黃瀨涼太身上,他家境富裕、長相俊秀、品學兼優,連運動項目也表現亮眼,做什麼都是Aplus。

  好幾次黃瀨拿著鑰匙進家門,盯著空蕩蕩的玄關和客廳,會提著書包轉身出去在街上兜轉幾圈、拖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記憶裡父母的長相一天比一天模糊,黃瀨年紀越大父母的事業也跟著越發蓬勃,開始是到外縣市出差、再來就是國外,先前請的管家因身體不適回老家休息,從那之後除了黃瀨,再也沒有多少人『回家』。

  說是這麼說,重要節日他們一家人仍然會相聚,好比說六月十八這一天,父親至少會拖延會議時間回來陪他切切蛋糕、母親即使身在澳洲也撥通跨海電話祝福他的兒子生日快樂。

  ──涼太,祝你生日快樂,媽媽(爸爸)真的很愛你、不要忘記唷。

  彷彿害怕兒子忘卻這一點似的,父母每年都會重複同樣的話語,送上普通小孩不會擁有的禮物後匆忙離家、或掛上電話,黃瀨涼太拿著手機聽耳邊迴盪嘟─嘟─嘟─的聲響,難看的笑起來,對著已經掛掉的電話開口:

  「媽咪、爹地,我也愛你……」

  明明比起常人更渴求被愛,黃瀨涼太卻說服自己得到的愛已經夠多。
  升上國一在新宿街頭被星探發掘後黃瀨涼太開始了模特兒的事業,於職場上他得到讚賞、於學習上他得到掌聲,無往不利在形容碰上青峰大輝前的黃瀨涼太再合適不過──

 

 

  「啊──為什麼!連一次都贏不了真的是太讓人費解了啦!」抱著運動飲料躺在體育館平放的軟墊上,黃瀨涼太在對青峰大輝一百零一次one on one仍然宣告失敗。
  同樣滿頭大汗的青峰大輝抓著寶礦力水坐在黃瀨身旁,喘口氣讓自己稍做休息片刻,軟墊上黃瀨翻來翻去對於自己無法取勝這點很是不甘,從未輸過的少年如今連續失敗百次以上,心情豈是一句不甘便可弭平。

  讓寶礦力灌入喉頭、青峰大輝平淡的回一句:「因為你是新手。」
  「才怪!是因為小青峰太強了!」黃瀨還在軟墊上打滾,把汗都灑在上頭的纖維布上。
  聽黃瀨涼太在他耳邊疲勞轟炸,對著體操軟墊胡鬧,青峰大輝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你啊,腰不夠低,才會在防守時每次都被我突破,這點也早該查覺了吧?」青峰瞟了在墊子上翻滾的黃瀨一眼:「還有,投球時除了盯著籃框也要觀察對手,一對一時只有我,可你到比賽籃下可是三五成群的敵人,否則就算得分,球權很快也不會是我們的。」
  「咦?我、我好像真的沒有注意到……」被青峰這麼一點黃瀨回想起自己打球的習慣,由於慣性複製對方的打法、導致自己犯了些基本的錯誤,他頓了三秒後點著頭嘆氣:「什麼嘛,所以說小青峰果然很強啊……」
  青峰大輝為他沒頭沒尾的發言皺眉,伸手用寶礦力水得的瓶子輕敲黃瀨這二愣子的腦袋:「你也不弱,不然以為我每天陪你一對一是為什麼。」

  嗚哇──小青峰忽然這麼溫柔好噁心!
  黃瀨轉過頭想這麼調侃兩百年柔和一次的青峰大輝,卻在看見他的表情後停下聲帶的震動,臉比腦袋還要早害臊起來,又在軟墊上滾幾圈,黃瀨傻呼呼的笑起來。

  「對了,你每天這麼晚回去不會沒問題?」
  「嗯?」
  「畢竟是大少爺吧,太晚回去會不會被綁架啊?」
  「噗、哈哈哈小青峰想像力太豐富了!如果可以我還真想被綁一次看看!」
  青峰錯愕,挑眉:「什麼?」
  驚覺自己發言失當的黃瀨連忙轉開話鋒,扯開一個笑容打哈哈:「沒有啦!我開玩笑的,總之沒事沒事,晚點回家也不要緊。」

  青峰大輝凝視黃瀨涼太的笑臉,沉默半晌,把圍在頸子上的毛巾取下砸在他臉上,拿著所剩無幾的寶礦力水瓶起身,揮揮手表示今天一對一結束。
  黃瀨涼太被沾了青峰滿身汗的毛巾打在臉上連忙跳起身來抗議,目送青峰大輝往休息室的背影,對提早取消一對一的他表達不滿,正往上追青峰便回頭瞪他。

  被唐突一兇愣在原地、黃瀨揪著青峰的毛巾,木然的眨巴眨巴。

  「我總算明白你為什麼除了一大群女粉絲外就沒有其他朋友了。」
  「咦?」
  「少擺出這種沒心沒肺的笑容,我最恨話總是說到一半的傢伙,除了粉絲之外誰會想花心思猜你的言外之意?」
  青峰大輝直球砸過了頭。
  像拿一把刀剖開腐爛的蘋果,丟進二流的果汁機裡打碎,連氧化都來不及就霉化,黃瀨涼太抓緊毛巾呆佇原地,見青峰大輝俐落轉身揚長而去的背影糾結得胸口一緊。

  ──你懂什麼?
  黃瀨涼太首先感受到的是憤怒,再者是困惑,向來表現得可圈可點的自己才不會失序,縱使黃瀨心中清楚自己不過是看來熱情實際冷淡的卑鄙貨色也淪不到認識才一百天的傢伙數落。
  對於自己的長相、課業、事業都有自信,黃瀨涼太不幹投資報酬率低的事(這點或多或少遺傳到父母親的基因),他優秀、耀眼、卻寂寞。

  他渴求被愛、卻說服自己收來的愛已經夠多。

  「你說對了!青峰大輝!我就是沒心沒肺……」
  站在他身後開口大喊、胸腔被用力震盪得稍嫌疼痛,黃瀨抓皺了青峰的毛巾,小模特好看的臉扭曲幾分。
  青峰大輝被他忽然大聲的疾呼嚇著,定住腳步,側過臉凝視黃瀨涼太的表情。

  「但你又懂什麼?現在沒心沒肺的人、過去都在掏心掏肺!」

  難得被激怒的黃瀨涼太知道不該這麼遷怒總是說對話的青峰大輝,捏住毛巾的指尖用力到泛白,在原地丟下毛巾轉身想跑,青峰大輝咋舌一聲,朝逃跑的黃瀨涼太大吼。

  「給我站住!混帳東西!」
  接著以秒速衝向往體育館門口跑的黃瀨涼太跨腿一踢讓他跌在大門前,黃瀨面部朝下狠狠一摔,吃疼的鼻樑泛紅瘀血,來不及呼痛,青峰大輝粗手粗腳的提起他的手腕拉起身,黝黑的皮膚配上猙獰神情宛如不良少年。

  「遷怒我幹什麼?你不說,我怎麼懂啊!」
  「我、……小青峰你才是……」讓青峰這麼一吼露出呆滯的神情,黃瀨涼太頓了頓,不曉得究竟是心悶還是臉疼讓眼眶泛紅:「這種事要怎麼說啊……『我很寂寞』這種話又不是對誰都可以說的……」
  再沒有直視青峰大輝的視線,琥珀色的眸子垂下來,低聲道歉起來。

  「剛才對不起、遷怒你,我EQ太低了……」
  「你在哭什麼?」青峰大輝蹙眉,鬆開拉著黃瀨的手。
  黃瀨吸吸鼻子,還在反省自己情緒控管差勁,低下頭:「……我不知道,眼睛自己喜歡下雨的。」
  青峰盯著黃瀨因哭意而潮紅的臉龐,轉回去把地上的毛巾撿起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對還在流淚的黃瀨涼太臉上再度扔去。

  「你大概不曉得自己比想像中還不聰明,跟打籃球一樣,多點自覺行不行啊?」
  二度被毛巾打臉的黃瀨趁機擦掉與汗同樣帶有鹽分的液體,仰起臉露出疑惑的模樣,與青峰大輝四目相接:「……什麼?」

  「我很強對吧?」
  聞言黃瀨沒有遲疑,點頭。
  「因為我喜歡籃球,也喜歡打籃球時候的自己,所以才成為強者,你呢?你喜歡你自己嗎?」
  「……我?」
  「連自己都不自愛,那怎麼可能會變強?」

  猶如一語成讖般、黃瀨涼太瞪大雙眼。
  青峰大輝只是很自然的接受了喜歡籃球這件事、接受那個喜歡打籃球的自己;而黃瀨涼太則是需要透過做好一件事而喜歡自己,就根本上和青峰大輝大相逕庭背道而馳。

  這下子黃瀨涼太用毛巾悶著臉、滿是青峰大輝的汗臭味,切切實實的哭了。
  黃瀨涼太十四歲,終於知道醍醐灌頂是什麼滋味。

  彷彿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碳酸飲料,又甜蜜、又刺痛。

  憧憬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就建立起來的感情,把人的傷口挖出來又剖開,能幹出這事兒的人恐怕全世界就青峰大輝一個,黃瀨涼太被逗得不曉得該哭該笑,聲帶震盪後出口的聲音被哭意壓得又扁又難聽。

  「什麼嘛,所以說小青峰果然很強啊……」


  那一年,他們十四歲。


TBC

話癆一下:
擅自想像了黃瀨的成長背景,在我心中黃瀨其實是又熱情又冷淡的傢伙,對不感興趣的東西態度是相差甚遠的,好比說在輸給火神的前和後就是一種對比,不正是種標準商人心態嗎?因為這樣想像了很多,如青峰所言黃瀨真的不弱,即使是個又胡來又笨拙的人但是不弱。
不過在描寫的過程很挫敗,找不到很好的字眼和詞彙傳達想要說出來的感情,幾經修改後還是這樣了。
謝謝為我打氣的人、謝謝喜歡秒速57號線的你們,離完結還有一段時間,希望七月底之前我能夠寫完。
最後站長不要一直給我加班好嗎QQ(少發牢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阿御
  • 變成頭香了嗎(這不是重點)
    好的這真的讓我越來越喜歡了
    請作者加油這樣
    越看越喜歡青黃 我的媽(閉嘴
    這是板大的功勞(閃

    自從找到文章我就定期來晃(夠了好像變態
    嗯,
    好東西就是要推薦XD
  • 頭香二字總這讓我想到FB上有一句:你媽若看到你在這搶頭香她會立刻斷你網路!的藍字,然後我笑超久的啦XDDDDDDD
    FB上一堆奇怪的天才XDDDDDDDDDDDDD(爆笑)

    對不起離題了,謝謝你的喜歡!
    能夠越來越喜歡青黃這這這真的讓我好開心噢!QQ(感動)
    我會加油的,真的非常感謝:)

    四六 於 2012/06/26 04:35 回覆

  • 羊羊
  • QAQ 我好喜歡這篇青黃啊
    我今天從第一篇看到這裡!!都停不下來
    我知道後面還有!!!! 但是我的眼睛在抗議它的酸痛

    嗚嗚 小青峰小黃瀨等等我 我很快就要回來關愛你們了(變態)
    也請作者大大繼續加油!!!!!!!!
    非常喜歡這種筆觸 而且看的出大大十分用心也查了很多資料
    加油 !!!! 持續收看
  • 羊羊你好,謝謝你的喜歡:)
    如果眼睛痛快點去休息啦不要近視了xddd!近視超痛苦!
    感謝你的打氣!我會加油!
    如果不介意請叫我四六就可以了:)

    四六 於 2012/07/02 12:32 回覆

  • zxc913001
  • 大大您好我好喜歡這篇(灑淚
    第一次看文停不下來阿阿阿
    追了好多篇您的秒速57號線終於冒出水面
    真的很感謝您的文章
    我覺得我的黑髒心靈又重新洗禮了


    阿~登入來留下這麼多廢話真的對不起(鞠躬
  • 朔好唷,偷偷連去你的部落格看了嘿嘿嘿(偷笑)
    謝謝朔的喜歡,我...我也是第一次寫文寫得停不下來bbbb57真的很長篇bbbb
    能夠讓你看得滿足是我最大的榮幸了,感謝你的閱讀。

    然後不用這麼客氣呀啊啊啊歡迎來跟我啦咧打屁沒關係的唷xdddd
    請不用介意叫我四六就可以了,被叫大大感覺很不習慣bbbb
    最後,謝謝你的喜歡,我會努力更新:-)

    四六 於 2012/07/13 13:23 回覆

  • 朔
  • 阿阿被回覆了(冒出
    這系列的文不推不行阿

    怎麼說呢、很喜歡青黃
    其實我本來不是青黃派的
    後來看了同人就萌上了(??)
    看完這篇除了淚灑還有更上一層樓的愛(???)

    我會繼續關注您的文章的(燦笑
    哈哈
  • 朔早安~
    老實說,一開始我最無感的配對就是青黃,直到某一天走在路上像是被什麼東西打到一般。
    突然覺得:不對啊....青黃,明明很萌啊!?
    於是就這麼喜歡上了xdddd連我自己都莫名其妙啊xddddddd

    謝謝朔的關注,今後也會加油,謝謝!

    四六 於 2012/07/14 21:17 回覆

  • kiki81412
  • 唉~我青黃重毒已深!
    真的好愛他們兩個...
  • 的確是會讓人如癡如醉的配對?(笑)

    四六 於 2012/11/14 22: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