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02  *大概是在帝光三年級發生的事!
*青峰OOC。
*參雜微量兩人上了大學後的設定,如能接受請進入。



  那天硬生生被放了六小時的鴿子、青峰大輝強忍想殺人的衝動回到家,鏗鏘一氣把背包扔在沙發上倒頭就睡,手機卻不識時務的劈哩啪啦連環響。
  青峰大輝接起手機時力道用得差點把鍵盤捏爆。

  「有話快說。」
  「阿大!你還在家幹什麼?」
  「我在家礙著你了?」
  「阿涼在去中央公園的路上高燒昏倒,現在人在東京病院!你不知道嗎?」
  「……啊?」
  青峰大輝停頓了略約三秒。

  「妳再說一次?」


  事實證明白癡的腦袋果然是不好使的。青峰大輝在提著一籃水果進醫院時見臉色蒼白躺在病床奄奄一息的黃瀨涼太有了這樣的體悟。
  昨夜工作到凌晨四點、卻和他約了早上七點在中央公園one on one,青峰大輝覺得自己沒出手揍人宛如神蹟降臨,他可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才會來關心一個遲到六小時的傢伙。

  睡醫院還真是便宜你了。
  隨手拉了一張椅子來坐,只能說不愧是小有名氣的模特兒排場,擁擠的東京病院還能拿到一間獨立病房,何況病名僅為流行性感冒,青峰大輝掃視乾淨卻冷清的病房,桌上有不少粉絲也好公司派人送來的慰問品,青峰把自己帶過來的水果扔在桌面,找起病人能吃的東西。

  他翻來翻去發現這世上白癡何其多:送高燒四十度的人pocky巧克力棒幹什麼?季節限定也一樣!還有人送味噌醬菜……讓病人吃這個有何居心!納豆、甜甜圈、和菓子、蔥(好像是放在腋下能退燒是不?)、連AV女優的寫真集也拿了幾本過來,青峰大輝險些就要把他手上的蘋果握爛。

  「……難道現在整個東京剩我一個正常人是不?」
  嘆口氣、坐回椅面青峰大輝把床底的垃圾桶拉出來,認命的拿著水果刀削蘋果。

  三小時前桃井五月慌慌張張撥了通電話過來,青峰大輝沒愣多久就乖乖跑到公寓附近的水果攤被賺個夠本,拎著當季水果緩緩朝東京病院走來,到病房前是經紀人忙著和黃瀨家的代理人(還是管家?)解釋情狀,劍拔弩張的氣息才稍稍平息些,一旁待著的桃井五月拉著青峰大輝過去自我介紹,說是黃瀨君的同學來探望,代理人伸手揉開皺緊的眉心輕輕嘆氣。

  『真是謝謝你們,發現涼太昏倒的應該是妳吧?桃井小姐。』
  開口說話的代理人年紀看上去約三、四十歲,雖感覺上不算嚴肅倒也不能算是太好相處的類型。
  桃井大概解說了一下發現黃瀨倒在路上的過程,代理人聽得很認真,隨後低頭探了一眼錶。

  『晚點我會再過來,這段時間能拜託你們先顧著涼太嗎?』
  『咦?可以是可以、但黃瀨君的父母……?』
  『涼太的父母現在都還在國外工作,暫時無法回國,我是涼太的叔父,有緊急的要事請立即連絡我。』說完他遞了張名片給桃井,簡略地說明他得回公司一趟,等開完會再過來。

  青峰大輝一直站在身後聽著,黃瀨涼太看上去就是個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家庭狀況複雜倒也不是難以想像,和桃井送走他的叔父,本打算放著水果就跟著走人,桃井卻以要補習為由要求青峰留下來。
  目送桃井慌張跑出醫院大門的背影,青峰大輝瞟一眼房門,068號病房,困擾的搔搔後腦勺還是開門進去。

  將削出來的蘋果皮連成一條線,青峰大輝抬頭凝視安然躺在病床上卻臉色蒼白的黃瀨涼太,微微蹙起眉心。

  「……唉,笨蛋,發燒還硬撐過來你找死啊。」

  見對方沒有清醒的來意、青峰逕自咬起切好泛黃的蘋果,又無奈又寵溺的撫摸他發燙的額心。


  當被攝影師通知今天的行程將會延宕到午夜四點,好脾氣的黃瀨涼太臉也終於沉下來,女模特兒遲到導致進程被拖延,方才拍的照片又因攝影助理的疏失出了問題,聽見重拍時黃瀨就已經不太高興了、又被宣布明明晚上十點能夠結束的拍攝工作必須延遲到凌晨四點。
  即使如此仍然沒有對任何一人發火的黃瀨涼太耐著性子,覺得頭有些暈,還是乖乖聽從工作人員的指示,光一組雜誌概念照就拍了六小時。

  結束時黃瀨清楚的感受得到自己四肢發軟、頭暈目眩、肌膚表層沁著薄汗,冷汗直流的景象看得經紀人很是慌張,連忙拖著黃瀨上車要送他往醫院一趟,而他卻堅持回家睡一覺就好。
  敵不過黃瀨的執拗,經紀人憂心地嘆口氣,還是放黃瀨在家門口下車。

  「記得吃退燒藥,好好休息,今天的日程我先幫你推掉,不准給我亂跑哦。」
  「我知道,小雪也早點回去睡覺吧,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哦。」
  黃瀨對拉下車窗的經紀人揮揮手,從背包拎出鑰匙朝家門走入,還在保母車上的經紀人不放心的又望了幾眼,直到黃瀨確實進入家門才驅車離開。

  ──看來是感冒了。
  黃瀨涼太用掌心探溫度,的確比起往常溫熱許多。
  從客廳裡電漿電視旁的櫥櫃翻出藥箱,定期來打掃的清潔婦會為幾乎是獨居的黃瀨準備生活的居家用品,當然也不乏基本的藥品,黃瀨摸出一包普拿疼和退燒藥胡亂塞進咽喉就趴在沙發上睡著。

  七點還和小青峰有約的啊,黃瀨一邊叨念著一邊入眠,腦袋模模糊糊的想著好不容易小青峰才答應假日到中央公園陪他一對一整天的啊……
  黃瀨在普拿疼的加持下睡得香熟,等到滾下沙發痛醒時,睜眼一看已經是早上十點。

  十點。
  黃瀨呆滯半晌,隨後慘叫一聲。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出家門朝中央公園的方向跑去,臉上的口水痕還在、衣服還是昨天工作穿的,再狼狽也管不了,腦袋一片空白甚至忘記要打給青峰大輝確認人還在不在、黃瀨涼太一股腦的衝刺最後體力不支倒在池袋的大街上。
  趕著上假日補習班的桃井驚見躺在路上的黃瀨,上前試探意識時她的手倏地被黃瀨涼太過於炙熱的手心抓住。

  「小青峰……我遲到了、對不起……」


  坐了約三個小時,桃井的補習班差不多也快下課了,不曉得黃瀨那傢伙的叔父幾點會到。青峰坐在病床旁把醫院裏附設的電視頻道翻爛,最後小麻衣的外景節目僅連著AKB48的選拔比賽,備感無趣的青峰關掉電視,看看睡得很老實的黃瀨怎麼樣。
  護士為他打了兩支退燒針,應該不燒了吧?青峰探探黃瀨額面的溫度,確實比起初來時好得多。

  還在考慮該不該叫醒黃瀨、忽然點滴瓶晃了晃,黃瀨伸出手抓住青峰還摸著他的手腕,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小青峰?」
  「哦、你這白癡終於醒了啊。」
  「你怎麼、在這裏……」
  「這句話是我要問你的吧?混帳。」

  青峰坐下來,黃瀨沒鬆開手,他也就任憑他牽著,黃瀨挪動著上半身像要坐起來,青峰皺眉吼了句讓他安份點,主動滑動病床下的滾輪讓床頭仰高。

  「感覺好點沒?」
  「咦?還、還好吧……」被青峰大輝突然這樣軟聲軟語的關心一下子回復不了神智,黃瀨恍然想起遲到的事又氣若游絲的道了好幾次歉。

  「你等了很久嗎?」
  「嗯,整整六小時。」
  說不驚訝是騙人的。黃瀨涼太不曉得是驚是喜是愧疚,垂下眼臉又斷斷續續地道歉,光是想像青峰大輝站在中央公園等了他六小時胸口就感到一陣窒息的暖流淌過。

  「對不……」
  「吵死了。」
  黃瀨噤聲,不敢多說話,透過指縫窺探青峰大輝的表情,來人倒也沒真格動怒,隨手挑起一顆蘋果問他吃不?

  「啊,我自己切就好……」
  「病人就乖乖被伺候,我青峰大輝難道連顆水果都不會削?」
  說完就動手削起來,看著青峰粗糙的雙手移動著果刀和蘋果,連成一線的皮非常漂亮地掉入垃圾桶,青峰分塊把它們裝進醫院附的紙盤,放在黃瀨腿上枕著。

  盯著青峰流利的手勢、黃瀨心中無以名狀的騷動酸麻了鼻梢,盯著腿上的蘋果塊,淚腺比話語還要更早行動,一句謝謝都還沒出口,滾燙的淚水就順著臉頰的弧度滑落。
  青峰靜靜的凝視黃瀨的淚水,拿叉子插了一塊蘋果起來餵他,黃瀨哭哭啼啼的吃起來,青峰一直沒說話,見黃瀨哭得都要視線模糊就用指尖抹去眼眶沉積太久的淚光。

  人的食指和大拇指原來這麼溫暖啊、黃瀨涼太沒頭沒腦的想著,果然生病時哭點會變得很低是真的呢。

  「身體哪裡痛?」
  沒記錯的話他曉得發高燒時身體細菌濃度過高累積在骨骼中會導致四肢痛得不可思議、即使不常生病的青峰也曾試過這樣生不如死的痛楚。
  黃瀨搖搖頭。

  「小青峰……」
  「有話快說。」
  「我從以前就覺得青峰大輝的『輝』應該是溫暖的意思吧……結果是真的哦……我   呢。」
  「什麼跟什麼?」青峰皺眉,黃瀨的聲音太過細微導致他沒聽清。
  黃瀨偏頭望了一臉不耐煩的青峰一眼,欲言又止,嘴角抿起好看的笑容。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蘋果很好吃而已……」
  「廢話,也不想想是誰切的。」
  「跟那才沒有關係吧?」黃瀨挑眉、輕聲笑了。
  青峰瞪他一眼。

  「你很吵。」

  聽他這麼說,黃瀨又笑了。


  之後黃瀨住了一天就出院了,桃井中間下了課有過來,三個人聊了一下,確定黃瀨禮拜一能夠回學校上課後青峰和桃井兩個就一塊走了,之後沒多久下了班的叔父就回醫院來,顧著黃瀨到翌日清晨才回家。

  禮拜一部活時黃瀨先去保健室量過體溫才能過去體育館,大家都在休息室更衣,青峰大輝和黑子哲也的櫃子就在鄰近,換上輕便的無袖運動服,青峰忽然沒頭沒腦的問起身旁的黑子輝字是什麼意思。
  好讀書的黑子微微偏過頭,思量片刻。

  「……普遍來說,是溫暖的意思吧。」
  「喔……」
  「不過,這個解釋不太適合青峰君的名字呢。」
  「哲你找死嗎?」

  之後黃瀨鬧哄哄進了休息室先是被赤司用了不正常的方式關心、紫原遞了吃到一半的棒棒糖給他、黑子把放在背袋裏運動飲料交給黃瀨涼太時果不其然一頭大黃狗就抱著黑子嗷嗷叫著。
  青峰摳摳耳廓深覺吵透了、突然和黃瀨四目相接,來人琥珀色的瞳孔緩緩笑起來。

  「小青峰今天也來一對一吧?」
  「……我考慮。」
  「咦──別考慮啦好嘛好嘛──」


  事隔多日青峰大輝才終於在大學聯歡後的宿醉清晨模模糊糊地想起黃瀨涼太那天在病房說的話。

  ──我從以前就覺得青峰大輝的『輝』應該是溫暖的意思吧……結果是真的哦……
  ──我、好、喜、歡、呢。

  事隔多日、事實證明,他青峰大輝的戀人從中學開始就很狡猾這點,可惡至極。


FIN
我只是單純很想寫寫看這樣的青黃而已。
你們拜託趕快去結婚好不好啦?觀眾都等不及啦!小孩都要出生啦!(唬)
無論是怎麼樣的青黃、都會讓我萌到心頭震盪不已啊……這……這難道是心震盪?(不好笑!)

那麼以上、我是四六!

, ,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芙
  • 希望是頭香...!!
    果然啊黃瀨君明明在籃球場上是那麼狠、那麼帥的,還會說些欠打的話(vs火黑),可是又在某些時候弱弱的讓然不知所措wwww

    其實我想先說青峰你願意等他六小時就足以證明你根本....上他了吧!!!!是吧是吧!!!

    青澀的青黃也很不錯呢。
  • 是唷是頭香XD!我的頭香超好搶的啦不用緊張www

    因為黃瀨很強啊,跟青峰打完之後在冬季盃上的黄瀨宛如鬼之化身啊還沒開打就先開槍火神了wwwww
    偶爾柔軟的地方就會讓人愛不釋手,跟可恨又可愛的黃金獵犬一樣可惡。

    其實青峰某方面我覺得他...也許很純情這點很萌。←淦
    明明青黃就很適合嗯嗯啊啊的劇情但實際上要幹起來超難的阿XDDDDDDD
    我有青黃欸取先天性的障礙啊XDDDDD(靠)

    四六 於 2012/06/16 03:19 回覆

  • 〥正太系↗夏修
  • 好好看!你寫的文章好棒ㄡ!
    希望大大再寫新文章<老實很愛看R18文章>
    文章你有出現AKB48/眼睛一閃
    我超愛AKB48的
    大大寫的文章讚
    繼續加油
  • 夏修親你好唷,如果不介意請叫我四六就可以了:- )
    AKB48真的很棒呢!這方面也會努力創作的(笑)
    謝謝夏修親的鼓勵,今後也會持續加油的!

    四六 於 2012/08/17 0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