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30173_調整大小  


0513的自拍。
發現自己擅長的東西不是人像、但卻喜歡自拍,不過我不用GF3拍素顏時候的我。
數位相機有兩台,倒是塞了不少不為人知的東西。


小孩很努力的長大、而大人很努力的老化。
今天雙胞胎受了傷,搞得我也像受了傷一樣,感到左支右絀,腹背受敵般連一個Facebook的動態都是間諜,來看我有多受傷、我雙胞胎有多低落。
他從不是個擅長低落的人,雖然是雙胞胎,但某種程度上他堅強的程度是我用火箭也追不上的,他是一個標新立異、毫不做作、擁有自己想法的傢伙,和我或許有相同的契合,不過他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比起我來說,總是從他那學到很多東西,我想我們有互相欣賞的地方,就像自己會看自己的優點,而接納自己的缺點,我們只說喜歡的東西,不說討厭的東西。
因為要去細數討厭的東西太繁瑣,最終那不過成為墮落的抱怨、毫無止盡地,像早晨手機響起的鬧鐘一樣惱人。

人會受傷的時候、就是會受傷,即使佯裝可以很堅強,可以溝通可以理解可以尊重,終究還是受了傷,然後在自己面前表態,不需要逞強,卻很失意。
軟弱是一種動詞,雙胞胎不適合軟弱,而我也不,但我們卻活在軟弱之中。
我是一個長期沉浸在認識自己有多脆弱的生活中、雙胞胎則是盡力尋找自己不脆弱的地方,就這點我們背道而馳,但心情是一樣的。
想要體認什麼東西,必須從體認自己開始。

我不認為犯錯是壞事,犯錯反而是一件難事,要錙銖必較自己做了多少付出多少,哪裡有時間犯錯。
犯錯是難免,我討厭不會犯錯的人,雖然同時討厭自己犯錯,可不認清自己有幾分重量,很難衡量接下來的決定,人若不看清自己,這才叫荒謬。
在這人生中許多人沒有資格責備誰,但卻必須被責備,因為他們可以透過幾句話、一行字、甚至一張圖像,就把你傷得遍體鱗傷。
直說是好事,縱使我承認直說並不讓人愉快,可若不直說,隱忍反而像黑死病般蔓延開來,那才叫可怕。

人必須認識自己、看清自己、表達自己,若不這樣,這個世界不會知道你的原貌,你不原形畢露,世界就會拿一層保鮮膜將你包裹,讓你宛如處於深窖。
直說不會有壞事,你認為的都不叫壞事,爭執或不愉快都好,若不這樣人哪裡會成長。

最害怕的是,你不說,不看,也不聽,凡事都好、怎樣都好、不干我事,這樣很可怕,我說真的。

-

「我不是因為寂寞才生病的,是因為生病,所以才寂寞,等到病好了的時候,我就不寂寞了。」

人會生病是因為寂寞,但究竟是因為寂寞而生病、還是因生病而寂寞?
無解。
仿如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一樣,不可理喻。

但寂寞是確實存在的固體,你嚥他不下、嗅他無味、聽他也無聲,但是心臟很瞭解,大腦也知道,他們都是活著的器官,知道寂寞是怎麼一回事。
寂寞是一首歌、一個字、一個人、一件事、一場風光,人會寂寞的時候,就是會寂寞,任憑你花多少力氣讓自己不寂寞。
於是時隔多年我才學會,怎麼讓自己大病初癒呢,就是一次寂寞個夠。

-

心情差是種週期,尤其對女人。
像是月經有行經期、濾泡期、排卵期、黃體期,心情美不美麗也是種週期。
打個比方來說,每個周末看得自由時報五到日都會附上夾報,心血來潮時你剪下他背後的折價卷,卻從來沒有一次用過。

沒錯,心情是一種心血來潮。
開心的時後彷彿連天空都在大笑,熱都不熱了、冷都不冷了,開心最大;悲傷的時候簡直像土壤都在排水般,反了反了,這世界一定是反的。
人,尤其是女人,太喜歡這個世界,才會導致是喜是悲都由世界掌握。

我曾試過讓心情保持在一種情緒、一種態度、一種頻率和速度,
最後才發現我捉襟制肘,越是想要快樂,就越得不到快樂,沒有辦法認清活在一個瞬息萬變的世界裡,是很痛苦的。
因為沒有不變的人、不變的風光、不變的感情,連自己的心都會變,哪裡來的不變?

這種時候,就昂首闊步,見招拆招唄。
和你的心打一架,看看誰是主人,心血來潮要控制情緒可以,但是拜託不要維持太久。

因為我在改變。

-

P1030217_調整大小    

我以為生活是很有意義的,事實上一點也不。
沒有意義的人生才快樂。
不是汲汲營營為未來而活的人生,不需要競爭,不需要比較誰醜誰美誰帥,只是很平淡的,想要去哪就去哪、簡訊不回就不回、電話不接就不接。
偶爾三五好友隨便約一約哪裡都聊哪裡都走哪裡都去什麼都吃。

是一段不需要在意誰跟誰友好、誰比誰好相處的關係。
很慶幸那時候能夠進入這個班級,國中時代留下來的東西是我一生都償還不了的寶物。

等到發現自己不能維持在一個慣性的狀態,沒辦法每天和誰相處,不可能面對每天見面的人侃侃而談時,我就知道了。
我需要的不是這種膚淺的東西、所以感到每天上學、反覆同一件事情真的好累。
那不像上班,或許我會有陰險狡詐的同事和色瞇瞇的上司,不過我可以選擇要走,或者要留,我能夠決定自己在一個環境快樂或不快樂。
不過在學校不行,那就像監獄、並且保證你要是一個毫無偏差的傢伙,最好不要太任性不要太愛發脾氣少些公主病,免得被排擠被公幹被霸凌。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小的時候以為自己能夠隨心所欲,長大後才發現隨心所欲哪裡都不存在。
我奢求的不是一個不會讓我抱怨的空間、而是至少能夠讓我在這裡待著離開時不會留下太多遺憾。

遺憾、後悔、又期待,我反覆拉扯,然後受夠。
我放棄期待,也不願再後悔,和人深交才累,我不覺得點頭之交是膚淺。

我已經過了那個廣結良緣的年歲,知己有了,朋友有了,這樣就夠了。
新的人要來,舊的人要去,都沒有關係了。
已經過了那個為失去哭哭啼啼的年紀,失去不算什麼,我可以再獲得,或者我可以把它追回來,猶如流質般。

很慶幸現在的日子這樣安逸,還是能夠考慮該去哪裡打工的閒適。

-

啊,一個不小心,又把心事洩漏光了,唉。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