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班上多了一位去年的學長,因病休學一年,你們要好好照顧人家,聽到了沒?」
  講台下靜謐一片,大多數人都在睡覺,零星幾聲「哦、知道了。」等由座位中傳出。
  強烈的睡眠和飢餓感侵蝕著站在教室後頭提著水桶罰站的飛鳥友紀。
  啪唰──這樣滑開門的聲音竄入耳畔卻成為催人入夢的音階,飛鳥友紀迷糊地點著頭,透過變色片所看出去的視野比平時還要更加模糊不清。
  是因為度數不夠嗎?飛鳥半夢半醒地思考著。
  下一秒當人影踏進教室,原先失焦的視線立刻恢復正常,終於看清來者何人,飛鳥友紀難掩吃驚地瞪大眼簾。

  「他的名字叫鵜澤雪,來,打聲招呼吧──」

  鵜澤用被掩蓋的視線巡視著教室的一切。
  若有似無的目光刺向飛鳥友紀,還以為是錯覺的當下就發現了視線的主人,飛鳥以不悅的表情、回瞪他一眼。


彼得潘症候群
──act.2 信任為基準原則──


  「開什麼玩笑。」
  露出與平時相比稍嫌扭曲的表情,剛被罰完提水桶的飛鳥友紀一臉不悅地盯著面無表情的山田美知子。
  「……老師說請你做的。」山田垂下眼簾,語氣淡然的開口。
  雖說在旁人眼中看來面癱且冷淡的山田現在也是半點情緒也沒有,然而飛鳥友紀卻一眼看出藏在她眼睛底下的心虛與歉意。
  「唉,想也知道是你讓老師拜託我做的……可是美知子,我早上才剛被這個人打了一巴掌耶?連聲道歉都沒有竟然要我擔綱輔導員,有沒有搞錯?」伸手揉了揉山田柔順的深褐色長髮,像是在說『不是你的問題』。
  「你被他打?」她詫異的出聲,然聽來仍是淡定如雜談。
  「總之說來話長,我撞到他以後就被打了,喏,你看。」側過臉讓山田能清楚看見自己腫起的左臉。
  「為什麼會被打……友紀你有好好道歉嗎?」狐疑地凝視著一臉無辜的飛鳥友紀,山田美知子抿唇。
  「當然有,我還好好地把人扶起來。」白了山田一眼,飛鳥友紀無奈的嘆氣,「搞什麼啊,連你都不相信我?」
  「不、不是這樣,沒有不信任你的問題……因為我覺得鵜澤不是會隨便動粗的人,也許這件事有所誤會也不一定?」忐忑地望向飛鳥,認為用語言表達不出心思的山田拉了拉他的衣袖,輕蹙眉頭。
  「誰知道,就算是誤會也該當下就來告知一聲吧?剛才在自我介紹的時候也是默不吭聲的,難不成他是啞巴?真是莫名其妙。」
  想起早上所發生的事,飛鳥友紀怎麼樣都不可能有好心情。沒做錯什麼大事竟然被賞巴掌,誰不惱火?
  鵜澤雪真該感謝自己剛才在教室沒有指著他破口大罵。雖然很想不過三思過還是作罷,不曉得理由是什麼,看著鵜澤雪他就有一種自己拿這個人沒轍的錯覺。
  「可是,友紀……」
  「好了、好了,我不想再討論這件事,去告訴矢崎說我拒絕吧。」甩動因提了兩節課水桶而痠麻的手臂,飛鳥友紀打著哈欠,趁著所剩無幾的下課時間朝福利社走去,好來祭祭五臟廟。

  本想開口叫回飛鳥的山田皺著眉,伸出的手就停在半空中,而後氣餒的收回手。
  也許自己該給友紀看看鵜澤的資料卡的,這樣他肯定會對鵜澤有所改觀吧?不過,在沒有過問過當事人的情況下就把私密資料外洩給他人,怎麼想都是很不妥的舉動……
  該怎麼辦才好?困窘地凝望早已走遠的飛鳥友紀,山田美知子很輕、很輕的嘆氣。

●●●

  午休鐘響,原本死氣沉沉的校舍立刻恢復生氣、四處溢滿了人聲。
  「吃午飯!吃午飯啦!」
  方才上課時猶如洩了氣的皮球,鐘聲一響後便充滿元氣的飛鳥友紀姿勢誇張地伸起懶腰。
  「福利社王子請你幫我買炒麵麵包,萬分感謝!」從精緻的桃紅色皮夾抽出一張百元日幣,女同學朝飛鳥露出懇求的笑容。
  「不謝、不謝,哦!對了,除了雛田以外還有人要買東西嗎?」接過少女手上的鈔票,飛鳥友紀回以一貫的親切笑臉,扭過頭又替別的同學收錢記菜單。
  所謂的『福利社王子』也是因為這樣才被稱呼的。
  起初還對這個名字有些感冒的飛鳥友紀不知不覺也就習慣了。

  教室裡同學們喊著此起彼落的「友紀」,聽得別有深意的男同學竊笑出聲,朝向叫著友紀的人調侃:「在叫哪個『Yuki』啊?你們──」
  「咦?什麼啦,我們班只有一個Yuki不是嗎?」聽出少年的話中有話,女同學們隨之訕笑起來,彼此相視而後讓嘲笑傳染四周。

  自從鵜澤轉來普通科3-A班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因為飛鳥友紀態度明顯的無視,導致班上同學對於鵜澤也是愛理不理的,對於這個狀況憂心萬分的山田美知子顯得不知所措。
  即使去找好講話的飛鳥說他也不予回應、本來就話不多的鵜澤從來沒有和山田構成一次正常的對話,縱使內心焦急萬分,可手無縛雞之力的山田也只能任憑情況惡化下去。

  飛鳥友紀瞄了一眼坐在角落的鵜澤雪,即使被這樣嘲諷仍然沒有任何反應,轉來這個班上從來沒有開口說過話,只有在上課時隱隱約約會聽見他在自言自語、碎碎念著。
  讓人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照山你們是要不要買東西?再不說的話福利社王子可是要走人了哦?」
  「友紀你等等啦!人家要買低脂牛奶!」
  停下嘲笑新同學的嘴巴,嘴上塗著厚厚一層唇膏的淺木甜甜笑著將零錢包整個交給飛鳥,裡頭偷偷塞了一張小紙條、內容不外乎是邀約。
  「收到,那我去買啦。」
  看也不看的無視淺木意有所指的眼神,飛鳥友紀用掩人耳目的和善笑顏避開淺木熱切的視線,本想隨手抓幾個有空的人過來幫忙拿東西,山田卻自告奮勇的湊近飛鳥示意要來幫忙。

  「可是東西很多、很重,還是算了吧?」面露不認同,飛鳥委婉地拒絕山田
  「……不過我想幫忙。」
  不死心的山田與飛鳥清澈的黑色眼珠相望,奈何不了堅持的她,飛鳥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

●●●

  「友紀……」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美知子,我說過不想討論這件事的吧?」飛鳥友紀無奈的開口,不明白美知子為何對於鵜澤的事如此執著。
  「可是,鵜澤同學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種人……」笨拙於表達言詞的山田用激昂的口吻說話,彷彿為了加強語氣般用力地握緊拳頭,「我想鵜澤他一定也想和大家好好相處的!友紀你為什麼就是不聽呢?」
  難得強硬的山田擋住飛鳥往前走的路,被迫停下腳步的他吃驚地望著山田從未露出的堅定神情,情緒裡頭似乎還蘊含不被理解的悲傷。
  山田只要情緒一激動就會流淚,無論悲傷或快樂都會因過度高漲的腦內啡而影響淚腺,瞬間嘩然淚下的表情讓飛鳥起初嚇了一跳、而後又換上嚴肅的表情回望著她。
  「那麼,我想知道為什麼美知子這麼相信鵜澤的理由。」
  被飛鳥認真的態度嚇著的山田捉緊裙角,緩慢地搖了搖頭。
  「這我不能說……但如果是友紀,我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明白的。」
  重視於「信任」的友紀,對於我的相信也會給予絕對的信任。山田美知子再清楚不過了,從初中開始就因先天怪異的情緒反應而遭受排擠,卻只有友紀不會這麼做。
  「對於這樣的我友紀都能溫柔地對待了……為什麼你卻不能以同樣的心情去看待鵜澤呢?」被淚水模糊的雙眼只看得到神情嚴厲的飛鳥友紀抿緊唇,唇線畫成一個一字。
  對於這段冗長的沉默感到困惑的山田眼淚也停了,偏過頭盯著一語不發的飛鳥看。
  「……友紀?」
  「你和他不一樣。」終於啟齒的飛鳥友紀用和平時相比偏低的聲線說著,「山田,你和那個人怎麼可能一樣。」
  「什麼意思?我不懂……」
  「對於周遭一切都沒有辦法信任的人,你叫我該從何理解起好?」
  山田美知子因飛鳥友紀所說的話而震懾得動彈不得。

  原來友紀並不是不想理解……是因為他「無法」理解,所以才「放棄」理解。
  被飛鳥友紀這樣直率的性格再次懾服的她慚愧的用手掌埋著臉,一味的希望友紀對鵜澤好,卻忘卻了友紀他也有自己的做法和想法。
  讓自私沖昏頭的山田連看都不敢看飛鳥一眼,從指縫中吐出的話語含含糊糊。
  「……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友紀你能對鵜澤好一點,要是沒有友紀的話……鵜澤他一定也會和以前的我一樣,很寂寞的。」
  「美知子你啊,可別把我當成好人看啦。」手掌輕柔地拍著低下頭的山田,飛鳥友紀帶著無奈開口,「還有,就算是再怎麼親切的人,也是會有生氣的時候的。」
  「但是友紀……」抬起頭正想接話的山田看見從飛鳥友紀身後急急忙忙跑來的3-A班同學,是剛才出口嘲弄鵜澤的照山。

  「班長還有友紀!大事不妙了!」
  照山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從身上髒兮兮的痕跡看來應該是跌倒過。
  「鵜澤他突然咬了淺木一口,人就跑出去了!」回憶起剛才的畫面還歷歷在目的照山連喘氣都沒時間,手指著鵜澤跑出去的方向,「沒有人敢追他啊!只能拜託班長和友紀了……」
  山田擔憂的神色一覽無遺,當她還苦惱著「該如何是好」的同時,身旁的飛鳥友紀嘖了一聲後沒有任何猶豫的朝著鵜澤離去的方向衝去。
  留在原地的兩人驚愕地望著飛鳥一下子就消失在樓梯間的身影。
  「呃?咦?……我還以為友紀和鵜澤的感情很差……?」看友紀這麼著急的樣子還真不像是討厭一個人該有的反應。
  聞言,山田用他人看不出來的弧度微微笑著:「……友紀他才不會隨便就討厭一個人。」
  「的確是啦。」無法否認的照山疑惑地盯著山田美知子似笑非笑的表情。

  窗外四月的落櫻在水泥地上形成一窪花池,不知情的人將櫻瓣拾起,殊不知春天--現在才開始。


to be continued...


日安,這裡是實習課一整天回家好累的柴。
趁著有fu(?)趕緊打了act.2。
總覺得越寫越順了,希望不是我的錯覺(笑),友紀在我心中已經蛻變成一個完美的伴侶(????)了…真糟糕。
雖然他有自戀傾向不過現在還看不出來(不想太早讓他暴露真面目?)
看到後面就能更瞭解鵜澤和飛鳥這兩個人了,也希望我能好好地表達出來。

其實不管是山田美知子也好、飛鳥友紀、鵜澤雪這三個人都算是我心中某一部分的存在。(但並不能稱之為我)
是我曾遇過的人、曾碰過的事、以及希望完成的事、和希望碰見的人。
如果你在這部作品也能看出自己所想要的東西或情感的話我會感到相當地榮幸。

謝謝你看到這裡,那麼我們第三章再見囉。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