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四月芬芳,櫻花帶來清香,藍得不可思議的蒼穹散著幾縷如煙的薄雲。
  踏著匆忙的步伐邊望向腕上手錶的青年嘴邊喃喃念著死定了、完蛋了之類的話語,東京市裡熙來攘往擦肩而過的或許是昨晚居酒屋裡碰見的女子,沒多在意的青年讓擦得閃亮的皮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音。
  震耳欲聾的到底是車聲還是人聲?裝滿街道上一路喧囂彷彿逃難似地衝進旋轉玻璃門,坐在入口櫃台的小姐朝青年瞥了一眼,冷冷地說:「pass。」
  「咦?」跑得滿身汗的青年將公事包放在櫃檯上,要了一張濕紙巾來擦汗。
  「今天友紀不在公司,卡我幫你打好了。」把印上七點半的出勤卡遞給青年,女子瞇起眼朝心懷感激的他看去,「再睡過頭我就保不了你了。」
  「是的,美知子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
  誇張地立正敬禮,原本面無表情的女子露出莞爾一笑。
  「是說為什麼友紀不在啊?請假嗎?」
  「……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停下書寫的手,美知子抬起頭來凝視著一臉困惑的青年,好看的眉微微地蹙起。
  「今天?……啊,不會是……『那個』吧?」青年的表情不如方才清爽,語畢後換上的神情是與那張臉不合襯的陰鬱。
  也是,想起那件事有誰會有好臉色呢。
  「嗯,另一個自己的忌日,依友紀的個性怎麼可能缺席呢……」口吻飽含強烈的悵然所失,美知子垂下眼簾,不曉得心頭是因心疼還是痛楚而揪起。
  青年凝視著美知子所露出的苦澀表情,雖想開口安慰卻又找不到適當的詞彙──「要是友紀當初沒有遇見那個人就好」,還記得說出這句話時瞪向自己的美知子的表情,比起憤怒還更像失望。
  「都已經過了二十年,友紀這傢伙……還真堅持啊。」最後吐出的話淪為不著邊際的閒談。
  「對友紀來說,是『才過二十年』吧?」聳肩,美知子淡淡地笑出聲來。
  明明最害怕碰觸這段回憶的人是他自己,卻又選擇每年在這個時候回老家探望那個人,即使過了這麼長的一段歲月,在飛鳥友紀心中,他仍然是個親手扼殺『另一個自己』存在的殺人兇手──另一個,Yuki。
  努力不讓含在眼眶的淚水流下,美知子在拒絕青年晚餐的邀約後便不再開口,埋首繼續處理手頭上該做的事。
  青年無奈地拎起公事包朝電梯走去,時不時回頭望向明顯心情低落的美知子,很輕地嘆了一口長氣。

  他們都忘不了那個四月。
  當名為飛鳥友紀的少年邂逅另一個自己──鵜澤雪的春季,所有的故事從這裡開始、也從這裡結束。

彼得潘症候群
──act.1 相遇──


  2009年4月。
  玉野光南高中。

  「山田,希望你能接受老師這個提議,關於帶降轉生這件事我實在想不到還有誰能幫忙了。」
  面無表情的山田美知子淡淡的點頭,因此紓緩了班導師矢崎光緊張萬分的情緒。
  「謝謝你,有你的幫忙老師就安心了。」面露感激的表情,矢崎抽起桌上的註冊單及備份的學生資料表一併交給她,「這些註冊單你等等發給全班,然後資料卡是給你更新班上通訊錄用的,登記完要記得還給我哦。」
  正當他還滿足於省去不少麻煩而樂得哼歌時,接過註冊單和資料卡的山田美知子卻動也不動。
  「嗯?怎麼了?」
  「老師……我認為這種事應該交給友紀比較好。」看完資料卡上所記錄的資訊後,山田語重心長的說。
  「為什麼?飛鳥這傢伙值得信任嗎?你先叫他不要再上課傳簡訊比較實際吧,山田。」認為對方的話是在說笑的矢崎揮了揮手,並不以為意。
  一直都是撲克牌臉的山田竟輕皺眉頭。
  「我認為這個人……如果不是友紀來帶,一定無法融入班上的。」
  「呃?山田?」被山田美知子的認真嚇了一跳的矢崎困惑地盯著改變表情的她看。
  「……因為友紀他除了隨和以外,就沒有別的優點了……也是因為友紀,我才能成為3-A的一員。」對於矢崎的納悶,山田回已不容置喙的堅定眼神。
  立刻就理解山田美知子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的矢崎失笑,伸手輕拍她的頭頂,二話不說便答應了這個提議。

  「……謝謝老師。」
  「不會,那你快回班上吧。」
  「嗯……還有,老師方便的話請您打通電話給友紀,他還沒到學校。」
  矢崎光呆了一秒。
  「什麼?山田你剛剛應該要先說這個才對吧!」死小鬼每天都要Morning call到底是哪家少爺啊?可惡!
  山田美知子淺淺地勾起唇線,朝趕緊拿起話筒的矢崎頷首示意後便離開,瞄了一眼資料卡上的照片及文字,關上辦公室的門。

●●●

  少年站在炒麵攤前發出聲如洪鐘的哀嚎。
  「不、會、吧──賣光了?真的賣光了嗎?連半根麵都不剩嗎?我辛辛苦苦排了兩小時的炒麵就這樣沒了嗎?」
  懊悔的抱住頭不惜形象的在攤子前碎念,麵攤老闆困窘的搔了搔流滿汗的臉龐不曉得該怎麼安慰眼前這位少年,關於站在他前面的那個人竟然是買走最後一份炒麵的人這件事所帶來的悔恨感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明天我會幫您預留一份的,這樣可以嗎?客人。」老闆同情的目光射向少年,把手上的優待卷送了出去。
  「……真的?」少年立即露出驚喜的表情。
  「是的,很感謝您如此支持我們的炒麵。」
  老闆手腳俐落地收拾著被掃光的鍋子,臉上還不忘掛著微笑。
  少年撞見此景隨即抽出口袋裡的手機,啪嚓一聲,聽來像是照相聲;老闆疑惑地朝少年看去,來人則是露出直率的笑容將自己拍的照片轉給他看。
  「今天的紀錄──親切的麵攤老闆!」伸手比出YA這個手勢,少年笑得益發燦爛,「為了感謝老闆的親切我會努力宣傳的!」
  老闆因詫異而睜大眼簾。
  彷彿是被少年不可思議的開朗性格傳染,不知不覺唇邊也跟著笑開了。

  ──大丈夫だよ 見上げれば もう、大丈夫ほら 七色の橋……(*1)
  相當適合少年的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他看了眼來電人後並沒有接聽,倒是臉上露出完蛋了的神情趕緊飛也似地奔離攤位前,連聲再見也沒能來得及說。
  並不難猜想到少年奔跑的原因是為什麼,時鐘指著八點四十分的位置,老闆輕笑後繼續收拾著攤位上的雜物。

  為了抄捷徑少年還因而踩到狗大便。
  憤恨的嘖了一聲,邊拖行著步伐想將狗屎清掉、邊思索著待會兒碰見矢崎該說什麼……肚子痛?不行這昨天用過了。家裡的狗過世?不對我家又沒養狗。寫作業寫太晚所以睡過頭?……說這誰信啊。
  總覺得今早離提水桶罰站不遠的少年喘息著,跑過幢幢房屋之間的防火巷,中間還因擦撞讓手臂多了幾痕傷,好不容易洗白的襯衫又染上一點、一點的血漬。
  也許真該考慮找個誰來Morning call,不是提醒自己起床而是叮嚀他一聲時間到,該上學了。

  出生於岡山縣玉野市的飛鳥友紀有著和名字相襯的個性及外型,特地辦了兩隻手機是因為朋友人數實在太多,一隻手機的通訊錄塞不下、打在兩耳耳骨上的洞合計有四個、雕塑髮型的名牌髮蠟抽屜裡有兩排。
  並非他自誇而是事實,飛鳥友紀的代名詞就是受歡迎。
  走到哪都有朋友且隨時隨地都在認識新朋友,不分男女老少;時尚的外觀對玉野市這個充滿山和海產的小城鎮來說是稀有動物,隨和到不敢置信的性格加上俊俏的外貌讓飛鳥友紀活了十七年至今從來沒有吃過閉門羹。

  「痛痛痛痛痛……!」
  砰的一聲巨響讓走路不看路的飛鳥友紀直直地撞上迎面而來的少年,兩人撞成一團雙雙跌在地上,飛鳥吃疼地呼出聲。
  「……痛……」被撞倒的少年按著自己擦傷的手肘,悶痛無比。
  痛楚之於聽見來人也因疼痛而出聲的飛鳥顧不得自己的狀況,連忙爬起身關切和自己相撞的少年:「抱歉、抱歉,我剛才趕著上課所以沒仔細看路……你還好嗎?」
  把倒在地上的少年扶起,其中飛鳥看見這人身上所穿著的校服和自己的一模一樣,還想著都是遲到的同道中人而感到慶幸時卻被少年激烈的反應給嚇傻了。
  ──啪咚。
  手掌狠狠巴過臉頰而發出清脆聲響。
  飛鳥友紀愣在原地動也不動,盯著方才賞了自己一巴掌的少年,思考迴路完全當機;少年在出手後怯弱的盯著自己顫抖的掌心,因過長的劉海完全遮蔽了眼瞳,以至於飛鳥友紀完全無法辨析少年究竟露出怎麼樣的表情。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飛鳥友紀立刻揪住少年的領子,火大和困惑的情緒一併升上,稍嫌大聲的朝他吼去:「幹什麼打人啊!沒禮貌的傢伙!」
  沒回答的少年側過頭,一語不發。
  「這什麼態度?好歹給我道歉吧!就算我撞到你是過失沒錯,但也沒必要賞人一巴掌啊!」被少年的態度弄得更加惱火的飛鳥完全顧及不了語氣的問題。
  依舊不開口的少年抿了抿唇,透過顏色淡得成白瓷色的肌膚,飛鳥友紀看出對方正因恐懼而顫慄不已。
  「……喂!說話啊你!」鬆開緊揪少年領口的手,飛鳥低頭看著連牙齒都打顫的他因而亂了應對。
  這傢伙……到底怎麼回事啊?
  以單手捏著自己袖子的少年全身沁滿冷汗,不平常的害怕行徑讓飛鳥友紀為之詫異,下一秒少年也不管掉在地上的物品,轉頭就跑。
  像個驚慌失措的孩子帶著滿身驚懼落荒而逃。
  飛鳥友紀呆愣地望著少年匆忙離去的背影,也不管自己被打過的臉頰正在發紅腫痛,撿起地板上的鉛筆盒及課本,飄落在不遠處還有張學生證。
  印象中在學校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飛鳥皺眉,好奇心豈止殺死一隻貓,滿載詭異的罪惡感他看了學生證一眼。

  ──鵜澤雪(*2)。
  吃驚於與自己撞名的同時,飛鳥友紀完全沒有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在那之後,他所有的情感及心思、蘊藏在體內的情緒、衝動、憤恨或寂寞,快樂或苦澀,他另一半的生命和沸騰的血液──通通給了這個人。


to be continued...
(*1:友紀的鈴聲為Aqua Timez-虹這首歌,相信不少人應該聽過?歌曲方面則懇請各位自行google了。)
(*2:飛鳥 友紀(Asuka Yuki)和鵜澤 雪(Uzawa Yuki)的讀音相同,只是漢字的寫法不同。)


日安這裡是柴!
想了很久還是改了,希望看過舊版的你能覺得新章更好、只有看新版的你也能覺得還不錯> <!!!!
不管是飛鳥還是鵜澤都是我愛不釋手的角色、真的非常不希望將他們寫壞。
美知子也是自創的部分寫到目前最喜歡的女角。
如果這樣的心情也能傳達一點點給看到這裡的你真是好了> <!!!!(士下座)

act.2也會努力的!那麼我們第二章見囉!
ps. 其實...彼得潘症候群不是BL啦呃呃呃呃雖然連我自己都有點心虛> <||||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沙啞
  • 喜歡新篇的流暢的感覺
    每個角色給人的感覺都很鮮明:D
    踩到狗大便那邊完全爆笑(重點錯了

    感覺之後走向會偏向悲傷?
    (然後不是BL這點我也覺得柴桑心虛了wwwwwwwww

  • 非常謝謝殺亞桑的喜歡> <!(艸)
    如果有好好表達出心目中的角色那真的是讓人感到很愉快的事。
    狗大便XDDD所以友紀的鞋子臭臭(喂)

    既不是悲傷也不是喜劇吧,這種感覺XD←
    真的不是BL啦我要哭哭囉wwwwwwwwwwwww(?

    四六 於 2010/09/14 22: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