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怕有人不知道所以人設再貼一次\^q^

[虎 | 雄性]
青樁(198cm 88kg age:29)
老虎是沒有血型的,但認真的算應該是溫馴的A型。
咖啡色髮 琉璃色眼(偏藍色) | 瀏海往左分蓋住左眼,髮長及腰平常會綁成一條辮子。

生氣的時候耳朵會拉直,平常的時候是往下垂的,因為這樣很像貓常常被妹妹笑是娘砲。
最特別的地方是只吃菜不吃肉,真的蛋白質缺乏時會去找鳥蛋來吃。
其實很怕血。長得很大隻但是超怕女孩子(雌虎)哭以及野豬。
雖然平常是廢柴樣但是該認真的時候還是很強悍,被深山裡的居民視為「沉睡的BOSS」,非必要的時候技能不點開。
會讓他生氣的地雷只有一個,就是不准動到妹妹紅鳶。
打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個妹控但其實超級呵護妹妹。

平常的休閒是散步和睡午覺,因為沒有必要狩獵所以不需要戰鬥。
(※不戰鬥的理由和妹妹有關,以前其實青樁還是吃葷的哦。)
左腿內側有個很深的傷疤,和過去發生過的事情有關,平常都會藏起來刻意不讓妹妹看到。

雖然說老虎穿短褲比較萌但是青樁打死堅持要穿長褲。
上衣是無袖背心。
條紋皆虎紋。


[虎 | 雌性]
紅鳶(158cm 45kg age:19)
嚴格來說是非常龜毛的O型。
咖啡色髮 靛色眼(青紫色) | 前端頭髮(含鬢角)及下巴,後面的頭髮長到腰,睡亂時會翹翹的。

平常相當懶散,不是吃東西就是睡覺。
因為哥哥吃素所以妹妹也跟著吃素,但是餓到受不了時紅鳶還是會狩獵來果腹。
最害怕的東西是雞母蟲所以從來不敢挖土(挖一次就嚇死了)。
雖然平常很喜歡揶揄哥哥但其實對兄長很敬愛。
喜歡待的地方是花園和溪邊,和所有貓科動物相反的是紅鳶非常喜歡洗澡,平均兩天固定洗一次。
個性是希望盡量低調就低調、不喜歡和人起爭執但也不會排斥和他族交流。
其實蠻討厭和母老虎相處因為覺得她們實在超級八卦又花癡。

特技是爬樹,雖然每次摔下來的時候都是苦到哥哥(因為要當軟墊)。
基本上也算是個兄控但是只有在天氣冷/熱或肚子餓的時候才會特別撒嬌。
平時很獨立,反而是青樁比較容易找紅鳶訴苦。(比如說今天的山菜好苦)

其實很不會狩獵所以老是只能抓到野兔,但是抓到又捨不得吃只好改吃山鼠了。
小時候曾經差點被自己的父親吞下肚子當早餐,後來是青樁保護了她才得以活下來。

平常的穿著是比基尼,但是下半身被哥哥強制要換成短褲。
尾巴通常表示心情,垂著是普普、搖晃是興奮、伸直是生氣/警戒。
老是笑青樁像貓其實紅鳶也常被哥哥笑是狗。




●氣球

  時序流轉到炙熱的夏。
  中國內陸的天氣更是起伏明顯,才剛度過溫潤的春季又立刻體驗到了仲夏的滾燙,森林裡的動物各自有消暑的方法,以東北虎來說就是──

  「不要又爬到樹上!給我下來!紅鳶!」
  青樁一臉火大的瞪向沒三兩下就輕著腳爬上樹幹的紅鳶。
  原本他辛辛苦苦照料好的午餐就因為自家妹妹幾句「好熱沒食慾、秋葵很難吃」而被通通丟進河裡。
  理智猶如一江春水向東流,氣不過的他正想給妹妹一記當頭棒喝時,聰明的紅鳶就立即逃開地面,一溜煙就在樹上對著他吐舌頭。
  「誰叫你這麼兇?不過就幾根秋葵而已嘛!」不服氣的紅鳶吼了回去。
  「不珍惜食物的小孩子就是該打!」
  「管你呢?有本事就爬上來咬我啊。」咬定自家兄長因體型不擅長爬樹這點,紅鳶笑得不能自己,看著青樁在底下氣得歇斯底里。
  得意至極的她又朝樹頂爬去,正想著樹頂絕對是安全地帶的紅鳶一個沒注意,踩到某樣滑滑的物體因而失足,嘴巴還來不及發出尖叫聲身體已經掉到地面上。

  「哇啊啊啊痛痛痛死了……」
  整個身體背面就這麼直接撞在地板上。不過雖說是土壤也未免太軟了些?暈浪浪的紅鳶戳了戳被自己當成墊背的兄長,過好半晌才恍然大悟。
  「……小鳶妳很胖。」
  「誰胖啊?沒禮貌……咦咦咦哥哥!」連忙跳起身來,躺在地上的青樁明顯看得出來是在紅鳶落下地板的前一秒接住了她。
  站起身後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和落葉,雖方才的撞擊稍嫌用力,但對青樁而言不算什麼,比起自己更擔心妹妹的他隨即檢查起紅鳶看有沒有外傷,等到連腳踝都確認過他才鬆口氣。
  「怎麼會跌下來?不是很擅長爬樹?」訕笑著,眼見紅鳶的臉立刻因惱羞成怒而鼓起來,青樁更是開心了。
  「誰知道,好像踩到什麼滑溜溜的東西……」望向自己的腳底,這下才發現腳底板似乎黏著一片不曉得是什麼的紅色物體,「這是什麼?」
  皺著眉把腳下的紅色塑膠布拿起來,紅鳶這裡看看、那裡聞聞,除了石油製品的氣味外什麼也嗅不到。而後哈啾了好幾下的她氣得把塑膠布丟給自家兄長,露出「好麻煩」的表情。
  「嗯……這大概是氣球吧。」放到掌心就成為橢圓形的塑膠布還有個吹口,不難連想到是人類世界中的產物。不過這東西怎麼會在這?一般來說山裡的居民不會用到這個才對。
  「氣球?你是說可以載人那種氣球嗎?可是這個這麼小,真可以載人嗎……」納悶的紅鳶抓起氣球晃啊晃的,像在研究它似地念念有詞。
  「不是,這是一般的氣球。」眼見自家妹妹有趣的行徑,青樁不禁笑逐顏開,拿過紅鳶手中的氣球吹了起來。
  對於紅鳶來說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扁扁的氣球居然會膨脹?
  看著氣球在青樁口中變得越來越大,從一塊扁平的布成為一圓的大球,感到不可思議的紅鳶眼神閃閃發光,驚呼出聲:「哇啊──好神奇!好厲害!會長大耶!哥哥你好強!」
  「要試看看嗎?」青樁溺愛地看向紅鳶,把手中的氣球放掉,又變回一塊扁布。
  紅鳶毫不猶豫的點頭。

  當青樁正沉溺在「我家妹妹好可愛」這種情緒時,下一秒立刻就因紅鳶出人意料的行徑而扭曲面容──
  「那不是吃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笨蛋紅鳶!」
  然後連忙拍著妹妹因噎到而大咳不已的背。

●黑夜

  縱使已經到了獨立自主的年齡紅鳶還是會要求和自己一起睡。
  夜晚籠罩靜謐的森林,整個林子除卻蟲鳴外都是靜的,大概是雨季快到了,天空中的濃厚雲層蓋住月光、也看不見星子,大地一片漆黑,黑夜已然降臨。
  兄妹倆緊擁入眠,紅鳶會自動蹭在青樁懷裡找個舒服的姿勢睡下。對於妹妹撒嬌的行徑也沒有加以阻止,即使知道這對往後的她沒有好處可青樁本身卻無法停止。
  正因為彼此都是野獸,所以才更明白親情間的溫暖有多麼重要。
  看過很多近親相互屠殺的例子,每當青樁閉上眼時總會想起多年以前的那個夜晚──飢餓難耐的父親和幼小的紅鳶。
  無論如何都想要保護紅鳶活下去的自己反倒抹殺了父親的呼吸,究竟是從哪裡開始出了錯?他老是在想這件事,為什麼父親會想要吃掉紅鳶?然而背負著殺人兇手這罪名的自己卻又無法打從心底責備父親,反反覆覆之下,青樁變得害怕看到血。
  只要一看見血就會想起當時的畫面。

  「……哥哥?」意識到自家兄長的失神,紅鳶在青樁懷裡抬頭起來看他。
  「嗯?怎麼了?」
  「沒什麼,覺得你在發呆。」眨了眨晶亮的眼瞳。紅鳶的靛色眼眸在夜空下顯得閃閃發光。
  「我沒事,妳別在意我,睡吧。」
  伸手撫過紅鳶柔順的咖啡色長髮,青樁順勢用臉龐蹭了蹭她的頭。
  「你在想爸爸的事嗎?」
  對於童年的記憶紅鳶並不清楚,就連父親的事情也是從親戚口中得知道的(無論怎麼求青樁他就是不肯說)。也有想過是自己本能性的想要忘記,忘掉那些痛苦的事不也是很重要的事嗎?紅鳶想,要是不肯前進就不會有路可行,不想面對的事情那就索性不要面對好了。
  「……嗯。」青樁很輕的應了聲。聲調輕得像是刻意不讓情感存在。
  紅鳶毫不避諱的露出擔憂的表情,抬高手來用力地彈了一下青樁的額頭。
  「小鳶?」因吃疼而開口的青樁一臉詫異地看向她。
  「……我們只有彼此,那你還在想著誰呢?除了我以外的事情就不需要多加考慮了吧?」任性的開口。卻又如此真誠。紅鳶認真的盯著青樁的琉璃色眼,神情嚴肅。
  ──我們只有彼此,不是嗎?
  青樁淡淡地牽起嘴角,寵溺的抱緊自家妹妹,「抱歉……下次不敢了。」
  「這才是我的好哥哥嘛,乖。」紅鳶也隨之笑開。

  縱使在伸手不見五指中黑夜裡仍有細細點點的象牙色月光悄悄地撒落下來。
  越是漆黑像這樣的光芒就越是閃耀呢,青樁想。彷彿貪戀著懷中的溫度班將紅鳶緊緊地摟在懷中。
  我們只有彼此。這句話既殘酷又溫柔,正因為只剩下彼此,對於其他的事情則不需要煩惱,生存之外的事,又有什麼最重要?
  黑夜亦同。
  又寂寞。又溫柔。又美好。又殘酷。



(我很喜歡妹妹。她是個很自私的人,但是自私得如此坦率的性格讓我很嚮往呢。)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