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裡面是plurk閃11小圈圈所發的文,錯字跟什麼bug請無視XP(懶得修了對不起)
配對豪炎寺跟円堂居多XD
其次是晴矢風介和染岡吹雪。

以上,希望你看得開心OuO//


(豪炎寺的場合)
  下課鐘響後你聽見有人喚你,同學指了指門外那個沒什麼印象的女同學,說要找你。
  很快的收拾好上一堂數學課用的文具,沒三兩下你走到門前,比起語言更先用眼神試探了對方的來意:「請問…?」
  「啊、那個,嗯…」稍嫌羞澀的理了理被抓縐的裙襬,一頭褐髮的少女偏過頭不敢看你,起先你輕輕皺眉表示納悶,而後你從她身後那封用粉紅色信封裝起來的信大概瞭解了意思,「……豪炎寺同學,可以麻煩你把這封信交給円堂君嗎?」
  起初你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愣愣地看著少女怯生生遞出的信,你猶豫著該不該收;你不解為何這種事會跑來麻煩自己而不是交給當事人?隨後又想起所謂的少女情懷,遲疑半晌,你沉著臉收下那封信。
  說實在你並不想幫忙轉達,但看在少女如此忐忑戰兢的模樣還是忍不住接過信封。
  想著待會兒把信塞回書包好了,你輕輕說了一句:「…不過,円堂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少女驚愕的咦了一聲,而後呆滯地望著你頭也不回的坐上自己的位置。
  刻意偏過頭不想讓任何人看見現在自己的表情。豪炎寺修也原來是這麼幼稚的一個人嗎…你略顯無奈的想,把油然而生的優越感偷偷收進心上的口袋。
   
(円堂守的場合)
  練習完後的你熱汗淋漓,用木野秋遞過來的毛巾擦拭著臉上的汗水,一屁股坐上板凳,用力的喘氣著。
  想著待會兒回家前再去鐵塔廣場練習一會再回去,大口飲下運動飲料時突然有誰拍了拍你的肩膀,本能性地回頭哦了一聲,喚你的人是音無春奈。
  「円堂君,那個人好像要找你呢,等了很久。」指了指操場一隅,樹蔭下站著一個你不算陌生的人,是班上的女同學之一。
  你頷首向音無說了句謝啦,然後起身走向她,沒記錯平時你和她沒什麼交流,頂多只是課堂上分組時會湊在一塊罷了。
  笑著對她點了點頭,少女連忙站起身向你打聲招呼,起先還疑惑著對方想對自己說什麼的你下一秒就清楚了。
  難得地微蹙起眉,你啊?了好大一聲,少女為了掩飾羞澀感遮住半張臉,「…你想和豪炎寺告白?那為什麼會找我?咦?」還不理解狀況的你腦袋裡像打了個死結。
  「因、因為感覺円堂君和豪炎寺君的感情很好…所以就想問問你意見,會很麻煩到你嗎?」少女忐忑的開口,抓起裙角惴惴不安著。
  「是不會啦,不過這種事還是找本人直接講比較快吧?」不解的偏過頭,你盯著少女紅通通的臉頰抿起唇。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是很愉快……?你微微地搖頭,想甩去心底滋生的某種不快。
  「這個,我也有想過…不過在那之前想問問看円堂君…豪炎寺君大概會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子?」
  「這個嘛…嗯,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笑著伸手搔了搔後腦勺,不算撒謊的你繼續把話接下去,「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豪炎寺不是那種會隨便討厭人的類型,你別擔心!」
  你露出的誠懇笑容讓少女也跟著笑了起來,她輕微的頷首、安心地說了聲嗯;正在她向你道謝欲離開的同時,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的你啊了一聲。
  她困惑的轉頭注視著你,你被這樣盯著而感到有些尷尬,乾笑了幾聲。
  「…雖然這麼說有點奇怪…但是豪炎寺好像有喜歡的人?啊、可是我也不是很確定…!你你你還是別太在意好了…!」備感混亂的你敲了敲頭,像要刻意略過少女臉上的驚訝神情,你把話題急轉直下,「不好意思…我先去練習了。」
  少女垂下眼簾,低低的回了一句,「嗯…謝謝你,円堂君。」然後你壓下心底不斷攀升的罪惡感,轉過身跑回操場。
  怎麼回事?揮了揮手像要把煩悶感帶走,你瞇起眼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站在門柱附近的豪炎寺,不甚高興的抿起嘴但你沒讓他發現。
  還是練球實在。無可奈何的你想。

(少女円堂好噁心對不起(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

(南涼)
  南雲晴矢的心情不是很好。
  他看著坐在他身旁的涼野風介大快朵頤著基山廣不曉得從哪帶回來的蘇打冰棒,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桌面上的冰。
  重點不是那快得讓你不敢置信的食用速度而是--他完全不理你。簡直進入忘我的世界。
  過了幾分鐘後忍無可忍無須再忍,終於出手搶過他手上的冰,南雲晴矢用極度不爽的表情瞪著嘴角還黏有冰晶的涼野風介。
  「你幹嘛?」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的風介試著掙脫被對方強力握住的手腕,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沒幹嘛。」更加用力緊握住風介的手,兩個人的眼神之間彷彿交流著石光電火。
  總覺得被握疼的手讓涼野風介再也受不了,一個使勁想甩開南雲晴矢的手卻讓自己重心不穩。
  咚。好大一聲。
  接過那個差點摔下椅子的涼野風介,不曉得究竟是意氣用事還是蓄意的心情,南雲晴矢蠻力拉過被自己救上的他直接親了上去。
  幾乎可以清楚的在涼野風介頭上看見「?!」的圖示,好半晌他完全無法釐清現況。
  嘴唇上傳來冰冰涼涼的觸感直接沁上腦袋,唇面交接的感受讓南雲晴矢變本加厲的舔過涼野風介因冰棒而顯得冷涼的唇瓣。
  同樣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涼野風介出手揍了南雲晴矢一拳,痛得他呼出聲。
  「你幹什麼啊!」
  「你才幹什麼吧!」用手背擦過方才被吻過的嘴唇涼野風介現在的表情複雜得不行。
  該羞還該怒的情緒搖擺不定於是他偏過頭,卻看見一個讓自己最不敢置信的畫面。
  「----GURAN?!」
  基山廣露出讓人匪夷所思的尷尬神情,乾咳一聲,「不好意思打擾了…?」
  「完全!完全沒打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兩人同時慘叫出聲。

(之後的畫面就是晴矢和風介想解釋但基山從頭到尾都是一臉了然。)



 

  清爽的早晨。    
  教室裡驟然傳來一聲「啊啊啊啊?」這樣的驚呼,全班同學很有默契的一齊看向那個出聲的人、以及被喊的人。
  黑板上寫著五個大字:豪炎寺修也,木戶川轉來的學生;然而那個指著對方驚呼的少年円堂守實際上對他一無所知--唯一能清楚的只有昨日那顆被精準地踢回去的足球--那是他對他的第一印象,這個人,非常厲害。
  豪炎寺回以円堂一個不算客氣的眼神,導師訥悶地問是認識的人嗎?替自己沒來由感到尷尬的円堂稍稍低下頭,伸手搔了搔後腦勺並輕輕搖頭。
  「沒有…不算認識。」從喉頭發出的聲音乾乾的,他笑了幾聲。
  這只是開端。真正讓他倆在意起彼此的大概是放學後的那場偶遇。一如往常走至鐵塔附近的練習場的円堂守在那看見一抹不算陌生卻備感意外的身影。
  「豪炎寺?」嘴巴比起身體先動了,出聲後不知怎地你覺得有些慌忙。夕陽灑下來的光線斜斜地,只映著豪炎寺的半張臉。
  聽到聲音立即轉過頭的豪炎寺彷彿也意外著對方的到來,輕微地張大那雙深茶色的眼,沒有回話。
  很自然的湊到對方身旁去,這是你和人說話的習慣。交談的時候會盯著對方看,這大概也算禮貌的一種?雖然至今豪炎寺從不曾和自己四目相交的對談。
  躊躇了幾秒他還是問,不踢球嗎?打從心底稱讚著對方的射門,能踢出這種球的人肯定很喜歡足球吧--円堂想。而豪炎寺仍然沉默,他的話少得不可思議,只用幾個眼神和搖頭就把円堂守的問題全部丟回去。
  離開的時候円堂守總覺得豪炎寺的表情別有深意。可又猜不出來究竟是哪種意思,不擅長思考的他碰上這種該敏銳的問題可就有點棘手了,甩過頭,不去多想的円堂守想,還是練習、練習實在!

* * *

  深夜入眠的時候腦海竟不經意閃過豪炎寺那張看來沒什麼表情變化的臉,雖然還是不苟言笑,總覺得有哪裡怪異的円堂守擰起眉,怎麼樣都想不出來為何一個人球踢得這麼好竟會放棄足球?幾乎都要把眉心皺成一個川字,最後睡意蓋過你疲憊的眼臉,終於成眠。
  --過了幾天當円堂守躡手躡腳的跟著對方走入醫院才知道答案。
  起初他感受到的情緒是可惜,他知道豪炎寺是真的很喜歡踢球的。沒來由的他就是知道。雖然想勸對方繼續踢球之類的意見,但話到嘴邊又出不來了--這個問題恐怕不是自己能干涉的,正是因為知道,所以在與帝國交手之後,他沒有一句慰留的話語。
  「你果然很厲害啊!豪炎寺!」只說出這麼幾句算不上完全真心的稱讚,接過那件背號十號的雷門球衣,盯著它看的同時不知不覺得出一個莫名其妙的結論。
  自己完全不想強迫豪炎寺做他不想做的事情--雖然他不清楚是為什麼。

* * *(下面的不一樣,是悶騷色狼的視角←)

  一直要等到斜陽灑在腳跟他們才知道天色晚了,經理交代著各位早些休息不要弄壞身子,可木野秋知道這樣的提醒頂多只算叮嚀,起不了作用。
  微微苦笑,無可奈何的木野及音無只好先替隊員們收拾好弄亂的球具及補充運動飲料,把活動室的鑰匙掛在門板上後才安心的回家去。    
  「要早點回去哦,鑰匙我留在活動室了,不要像上次一樣忘記鎖哦!」拎起書包,木野秋不厭其煩地再向自主練習的隊員再說一次。
  零星幾聲哦-知道了-等話語傳了過來,意識到光線已經暗下的豪炎寺抬頭看向被殘陽染成霞色的天空,地平線上已經是一片深層的紫。
  ……的確是該準備回去了。眼看眾人也確實累了,過沒多久壁山和松野等人也將球放回活動室,準備回家去。
  「門交給你鎖可以嗎?」臨走前風丸把門上的鑰匙拿下來,遞給豪炎寺;來人則是點了點頭,聽話的接過鑰匙。
  算了算球具,確認數量的豪炎寺突然發覺球是沒少--但還有人的東西留在這,他一眼就看出那個被塞得有些邋遢的書包是誰的。
  想著該去哪裡找人好的同時腳步擅自挪到校園角落的一隅,不曉得方才做了什麼練習,地板被踩得狼藉一片,目光搜尋著書包的主人。
  在那。
  躺在樹蔭下的円堂守動也不動,還擔心發生了什麼事的豪炎寺稍嫌慌忙的跑向他,湊近時才發覺円堂不過是累得睡著而已。
  --居然會睡在這種地方。有種被對方打敗的感覺,豪炎寺伸手搔了搔臉,無奈的歎口氣,正想叫醒對方的時候円堂卻突然翻身,整個人蹭到豪炎寺的懷裡。
  該怎麼形容眼前這個畫面好?……玩到累了攤在地板上休息的貓?自嘲起突如其來的惡趣味,豪炎寺盯著円堂熟睡的臉,原先想叫醒他的意思漸漸扭曲。
  雖然感到有些害躁可他還是沒有起身,起先用手蹭了蹭円堂守的頭,見對方沒有反應豪炎寺則變本加厲的戳了戳他的臉頰。
  毫無防備心。豪炎寺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晚風徐徐拍打著兩人的肌膚,拂過髮絲。這時候豪炎寺才意識到會冷,大概是因為汗還沒乾就被風吹的緣故。再這麼躺下去大概兩個人都會感冒,輕輕推了推還酣然熟睡的円堂守,依然沒有清醒的跡象。
  抿唇,豪炎寺猶豫了半晌,天人交戰好一會兒後才低下頭,很輕、很輕的用唇面掠過円堂露出一半的額頭。
  「起床。」把嘴巴移向円堂的耳邊,用有些嚴厲的聲音開口--好來掩飾自己的羞躁感。
  「……嗯?嗯……豪炎寺?」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円堂守爬起身,呆了老半天才發覺,「咦咦咦咦我什麼時後睡著的?!」
  雖然早猜到円堂會有這樣的反應,豪炎寺還是忍不住汗顏起來,搖了搖頭,「已經很晚了,該回家了。」
  「說得也是呢…嗚哇都已經這麼晚了?我們快走吧!」慌亂的牽過豪炎寺的手腕,円堂踩著急忙的步伐跑回活動室。
  難得地任由對方牽著,豪炎寺時不時地瞄過円堂方才被自己親吻--正確來說是被偷襲的額角,微微一笑。

 



(豪円的場合)    
  正在保養擦拭足球的空檔圓堂守沒頭沒腦的冒了一句:「如果我是女生應該會很喜歡豪炎寺這種類型的人…嗯…」
  活動室的全員頭上立刻浮現?!這樣的驚嘆符號,當事人豪炎寺修也之最。
  「為、為什麼突然這麼說阿…?隊長?」壁山汗顏,停下擦拭足球的動作與大家一齊看向圓堂。
  「咦?」納悶的迎接眾人刺來的視線,圓堂守偏過頭自然地答:「因為上次正好聽見班上的女孩子在討論這個話題,剛剛突然想起來…覺得說得也很有道理!」
  「什麼道理?」越講越發每個人的好奇心,雖然豪炎寺看來有想阻止的意思不過似乎也無可奈何。
  「我想想…就說什麼很有責任心、做事很認真、呃唔還有什麼啊…對了!優等生!優等生和好丈夫那種感覺吧!而且聽說還很會做飯呢!」突然目光流轉,圓堂用某種崇拜的眼神看向豪炎寺;來人只是沉默的移開視線,抿了抿唇。
很會做飯?…猛然豪炎寺將視線轉向音無春奈,春奈立刻咳了一聲的埋首NB繼續整理情報。果不其然是她。新聞社的通病?
  「原來豪炎寺學長除了很會踢球之外還會做菜啊?好厲害哦…!」莫名的崇拜視線不停投射過來,此起彼落的稱讚聲讓毫炎寺開始覺得頭有些疼了。
  「不、其實…」總覺得不得不開口解釋一下的豪炎寺終於張嘴,然而話還沒說完就立刻被他人打斷。
  「要是我是女孩子說不定也會喜歡上豪炎寺呢!」說話的人是圓堂守。一個不算結論的結論。
  然後原先張口欲言的豪炎寺修則沉默了。
  鬼道有人總覺得這段沉默有些不自然,轉頭看坐在自己身旁的豪炎寺修也,似乎是思考了好半晌才掙扎著開口:
  「…不是女孩子就不喜歡?」皺眉。
  「嗯?豪炎寺的話,就算不是女孩子也喜歡啊?」睜著清澈的褐色眼珠圓堂守完全沒有聽出那番話的另一層涵義
  似乎是得到一個滿意的答覆,豪炎寺乖乖的地閉上嘴低頭作業。
  (鬼道:……(汗顏意味))

(如果是我的話不管哪一種豪炎寺都喜歡阿-////////-!!!!!!!!!!!!!!!!!!(有變態))

    
(南涼的場合)
  最近南雲晴矢學會了某項技能。
  「這個!」興高采烈的遞出一顆番茄。
  涼野風介在番茄與晴矢之間來回看去,皺緊眉心,輕微地哼了一聲後便轉過頭。
  晴矢彷彿試探性的又塞了幾樣東西過來:先是番茄、而後是野菜燒、章魚燒這種小吃。
  眉心幾乎都要皺成一個川字。涼野風介很沒耐心的哼了最後一聲後打算轉身就閃。
  「到底要做什麼啊!你這--」傢伙。話還沒能說完張開的嘴立刻被塞入一枝蘇打冰棒。
  「哼?」南雲晴矢突如其來的驕傲和囂張感讓風介理解不能。
  「哼。」這次這一聲比較輕(聽在晴矢耳裡)。抓著冰棒涼野風介這次很乾脆的直接走人,但看來心情愉悅。
  目睹一切的基山廣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你在幹什麼?」
  「實驗啊?哼!」彷彿染上風介的惡習般南雲晴矢也跟著哼一聲後轉頭走人。基山偏過頭,雖然有點疑惑不過去理解實在太浪費時間。直接放棄。
  學會的技能大概是從涼野風介的哼聲中聽出哪聲是討厭哪聲是喜歡。

(晴矢很辛苦…)


(染吹的場合)
  夜風襲上眼臉,大概是因為車窗沒關的緣故隨著清透的風拍打著臉龐吹雪士郎也跟著醒了,眼見天色還晚,原本還想繼續睡的他只是越躺睡意越消。
  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好坐起身,車上的大家都裹著蟲殼一般的睡袋睡得熟,眼界掠過每一個隊友的睡顏不禁笑了出來。
  ……真和平哪。腦海突然浮現過往也曾和自家弟弟這般依偎著彼此熟睡,於是他不禁失笑,甩了甩頭。
  事到如今也睡不著了,拎著睡袋悄聲的離開車廂走到車頂上;同一時間被腳步聲吵醒的染岡龍吾睜開眼簾,迷糊中看見有人走出車外,於是本能地跟了過去。
  「染岡…?」有些詫異於看向爬上車頂的少年,吹雪不禁失禮的睜大眼簾。
  「你還沒睡啊?」皺起眉,忽視於吹雪的意外,染岡爬上車頂後逕自找了個位置坐下。
  「啊…嗯…因為不睏。」說不睏其實是騙人的。揉了揉眼底下的睡意,吹雪將視線放往夜晚的星空。
  「都要和外星人比賽了怎麼還能這樣鬆懈!你給我振作點啊…!失眠什麼的絕不允許!」突然嚴厲起來的染岡不自覺得大了嗓門,被對方這麼一嚇的吹雪狼狽的正坐起來,連忙講了幾聲是。
  把目光放上車頂,沒有看向染岡,吹雪士郎小心翼翼的問,「……會擔心?」
  聽見問話的染岡皺起臉來。說實在是擔心又怎麼樣了?他總不可能回答一句沒錯吧。只好將整張臉繃起來,刻意用冷淡的語氣回答:「才怪,是為了隊上的各位!不能因為個人因素而拖累大家啊。」
  然後用義正詞嚴的理由掩飾自己不曉得從何而來的心虛,當看見吹雪不曉得是受傷還什麼的表情,染岡垂頭唔了一聲。    
  「怎麼可能擔心一個討厭的人啊…」染岡龍吾彷彿自我催眠般開口。
  查覺染岡的不自在,吹雪難得地抬起頭正對著對方的臉說話,「嗯,說得也是呢…很討厭哦。」語畢,吹雪淡淡的笑開。
  最討厭你了。這樣聽來類如彆扭的話語迴盪在清冷的夜晚,星辰象牙黃點點淡淡的光打在身上,顯得美麗異常。
  會覺得吹雪原本色素就淡的肌膚閃閃發光大概也是星光所致的錯覺。別開視線的染岡只能這麼想。

(其實我很喜歡染岡…可是一直寫不好呢嘖嘖好氣餒哦。吹雪也被我寫崩了。)




一如往常因國中生光臨而鬧哄哄的雷雷軒。
「全部都是老樣子!」少年笑得極開,雖然只是輕輕的拍在桌面上仍然造成巨大的聲響。
老闆透過鏡片看向褐髮少年。抿了抿唇後毫不猶豫的把手中的鐵杓扔出去。

(然後豪炎寺會默默的替円堂拿筷子…w)


「円堂。」
「嗯?」
「這裡,蔥花。」伸手指了指上唇的綠色蔥花。
「哦哦?咦‥在哪裡啊…?」努力地用舌頭搜尋蔥花的存在。
嘆了口氣,躊躇幾秒鐘後還是主動用手把蔥花拿掉。
「你繼續吃吧。」無奈。
「哦哦?好!」下一秒就完全不以為意的低頭大口吃麵。

(大概是這種感覺…?閃得習以為常的兩隻完全不會覺得哪裡奇怪。好萌。)

↑這是第一次寫的豪円。現在看起來好恥…




老天啊啊啊啊噗浪太可怕啦!

才沒幾天就打了這麼多文。噗浪小圈圈真是神奇的東西。
真的很喜歡豪円。
南涼、染吹也喜歡!鬼道不動或是不動鬼道也喜歡!w
打算每天晚上都會稍微寫一下XD!!!!才幾天就累積了這麼多...(笑)

希望有喜歡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3</// 豪炎寺最棒了!!!!wwwww(你
要以物易物也ok哦XD!!!!!我用豪円換來好多圖跟南涼XD(笑)
能喜歡上閃11真是太開心了!!!!!www

老實說最近真的很DOWN對不起。
我完全沒有文風這種東西阿嘖嘖嘖。
好想把桃丼柴整個人砍掉重練。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香魚
  • 好ˋ好可愛!!!!!!!!!!!!!!!!!!!!!!OAO///
    每一篇都好可愛!!!!!!!!!!!!!!!!!!!!!!!!!!!!!!!!!(開花開花www
    好喜歡豪円篇!!!!!!!!!!!!!!!!!!!!!!!!!!!!!!!!!!!!!!!
    円堂好可愛!!!!!!!!!!!!!!!!!!!!!!!!!!!!!!!!!!!!!!!!!!!!!!!!!!!!!!!!!!(可以不要再用驚歎號了嗎!!!!!#####
    閃11真的好可愛我也好喜歡(blush)(blush)(blush)
    看完這些短篇我又復活了感謝米蟲桑(抱((媽媽有變態!!!!!!
    真的很棒wwwwwwww
  • 驚嘆號注目XDDDDDDDDDDDDDDDDD(笑了)
    円堂真的超天然的啊好喜歡哦這個足球笨蛋=/////=!!!!!!!(冷靜#
    豪炎寺好帥哦怎麼能帥成這樣他真是最帥的竹筍頭了=/////////=!!!!!!!!!!!!(???????

    閃11真的很治癒XDw!!!每次聽到円堂的聲音都覺得很有活力。
    謝謝你復活了啊我也要復活了T___T(抱住
    沒有棒這種事啦T___T...!!(艸)

    四六 於 2010/08/26 16:37 回覆

  • 香魚
  • 那個米蟲桑心情又開始低潮了嗎ˊˋ
    其實米蟲桑真的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糟(非常非常認真
    而且其實米蟲的文很有自己的特色喔
    我真的這麼認為!!!
    除了角色個性不會很崩以外,是那種一看了就會讓人著迷的文喔!!!
    呃喔我辭窮所以不會形容可是米蟲的文真的很有魅力O////O
    就是看了會想重看很多次而且不會太長太枯燥很剛好的那種(是在說什麼

    其實有時後情緒會影響到很多東西
    所以我相信米蟲桑只是暫時遇到困境而已!!!
    而且自創文本來就很難寫米蟲桑不要因此而感到挫折喔!!!
    這樣是沒辦法變強的!!!(你沒資格這麼說吧

    對不起大言不慚的說了很多莫名奇妙的話QAQ
    可是我不是在安慰什麼的只是說實話喔!!!
    而且每次米蟲桑DOWN了我也會跟著DOWN T_____T
    還是必須說我真的很喜歡米蟲的文喔
    所以不要感到氣餒之類的...
    啊啊如果這些話讓米蟲桑感到有壓力的話就無視它們吧!!!Q_Q
  • 你這樣稱讚我都不知道該躲哪裡了XDD(很害羞)
    我真的沒有你說的這麼好啦> <!!!!!可是聽到你這麼說好開心(艸)
    讓我自我感覺良好一下(??????????)
    謝謝香魚親來給我打氣TqT,看完之後真的覺得很感動...希望我真的沒有自己想得這麼糟啊> <!!!!
    雖然沒有辦法不感到挫折可是我不會放棄的>__<!!!!!!!!(是怎樣啊那個臉#便秘嗎#
    真的謝謝你的喜歡嗚嗚> <!!!!!(辭窮了
    我會更加努力的!!!!!!有壓力什麼的完全沒有這種事啦別緊張哦XDDDD
    香魚親果然是治癒系的啊wwwww(你) 

    四六 於 2010/08/26 16:43 回覆

  • ㄓㄒ沒藥救(′艸‵*)((幹
  • 喔喔喔喔喔喔,
    我是看到TOP組就會被騙進來的白吃:$((自己講!!

    嗚嗚嗚,喜歡超級喜歡TAT((我想他大概是沒救了##

    [喜歡]米蟲寫的文♥
    [期待]下一篇涼南涼♥
    [想要]ヒロト(′艸‵*)♥((幹

    [覺得]豪円真是可愛到不行:$:$:$((爆
  • [說] 基綠在等我一下嗚嗚嗚基山好難寫> <!!!!!!!!!(靠北)
    [覺得] 涼南涼...怎麼打好智障耶有點挫折orz(你!!!!!!!!!!##
    [喜歡] ♥♥♥小芽♥♥♥♥♥♥♥♥
    [希望] 可以寫出自己心目中的豪円>__<!!!!(艸)

    (plurk玩不夠啊你#########################

    四六 於 2010/08/26 16:46 回覆

  • 逃膽攸
  • 豪円——————!!!(激動喘)
    ㄇ蟲ㄉㄉ人家以後也要一起小圈圈啦————!(地上打滾)
    一直豪円不好ㄇ(幹)
    媽的妳的豪円超可愛>3<
  • 好XD!!!小圈圈加入(按(?
    一直線豪円不是不好可是是我打不好啊> <!!!!!!!!(艸)
    謝謝你的稱讚我家豪円...好少女哦TqT(幹

    四六 於 2010/08/26 16:49 回覆

  • inazuma11ogre
  • 打得好好喔(口水樣)

    閃11大好啊~南涼好讚/////b
  • 謝謝,南涼很可愛呀WWW

    四六 於 2012/05/27 16:56 回覆

  • 祀音
  • 四六,可以醬叫嗎?
    我是路過,想來搭訕的XDD
    好喜歡妳的南涼,我可以轉走嗎?
    順便加一下噗吧!tina_huang_
    我還是新手,請多指教!!
  • 沒問題唷,祀音你好!
    轉文的部分非常歡迎,只要著名作者和原網址就可以了:-)
    謝謝祀音的喜愛唷,請多多指教。

    四六 於 2012/07/17 1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