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他總在屠殺時相會。
  他的你的誰的──鮮血,藉由小刀替代指尖你劃過他結實的手臂;他揮向你的那一拳彷彿替代親吻。
  你總在彼此刀戎相見時將意識拋在腦後。
  好像這樣就能忘記現實,你笑了起來,正是,拋棄現實──每當你與他開始屠宰著彼此的呼吸,從那一刻起,你就不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類」。
  總是這樣。

  用愛取代恨。
  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然後把所有悲傷拋至腦後。
  一直 一直
  你
  吞下殺意。

  活下去。

  最終你總是發現能輕易打破現況的人總是他。
  輕而易舉就將你辛辛苦苦建立的武裝通通瓦解。
  用最表層的話語刺傷你最深處的心臟──「最討厭你」,他總是如此如此的說著。
  而你也總是如此如此的回著。

  「殺了你。」
  哎呀?小靜怎麼不趕快去死呢?怎麼還在浪費這世界上的氧氣啊──可以不要再吐出二氧化碳殘害樹木了嗎?

  最後你發現。
  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是他(自己)。




總覺得好久沒有寫同人了所以稍微動筆了一下…寫起來的臨也有點噁噁的啊喂(賞自己一巴掌)
果然我我我不會寫靜臨啊OTZ...不對不只是靜臨連平ㄏ島兄弟跟臨正也!!!(ry)
我到底想沒用到什麼程度才滿意啊XD(噴腦漿)

總之這篇我想要表達的是臨也發現自己每次和靜雄接觸時在現實之中的保護色就會褪色,這樣的意思。
其實臨也某方面來說挺依賴靜雄的。
不過這應該不能算是愛情...我想。

如果野獸之間會有愛的話,那大概也不能稱之為是野獸了嘛(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四六 的頭像
四六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