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二十八章★


  時序走入嚴寒的冬,縱使九州處在緯度較低的地區,但和赤道附近還是沒辦法比,超過零度的低溫是習以為常的溫度。
  要是不戴圍巾和手套肯定會凍得受不了,藤原柳將整隻手都包在手套及羽絨外套內,桌面上的試題和筆他連瞅一眼都覺得麻煩;看不下去的上石總介將好友的手硬生生從外套裡拉出來,這舉止引來對方的哀嚎及老師的緊盯。
  最近實在是發生太多事,導致他忘記還有模擬考這回事。
  藤原柳像條死魚般攤在桌面上,包著手套的手指不靈巧的拎起2B鉛筆心不甘情不願地在畫卡上塗圈。
  眼神失焦的盯著英文考卷,他撐起下巴有些不高興的翹起嘴巴。自從相良壬希和自己表白心意後已經躲他躲一個禮拜,在學校也好、去他家找他也罷,不是避不見面就是用要讀書準備大學考這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唬弄自己。
  實在是完全搞不懂相良到底在想什麼。想到這裡,藤原柳皺起眉頭,根據他所認識的相良壬希,既然都和自己告白了,那也絕對已經做好某方面的覺悟,為何事到如今看見自己卻避之唯恐不及?
  這麼一來他要拒絕相良的話語更是卡在喉頭,有口難言。
  如果可以他就連減輕傷害這種事情都不想做,對於相良壬希他把這個存在放在一個特別的位置,但倒不是要由自己來守護、珍惜對方那種感覺──更貼切的說,是希望對方幸福,必須要找個人來珍視他。
  以日本人的說法就像是「家人」這樣的存在吧?是一個重要得理所當然的存在,但此時此刻這樣的心情卻也不停傷害著相良。
  完全亂了步伐的藤原柳根本不曉得該從哪裡著手比較好。
  雖然對上石總介誇下海口會好好處理,但所謂的「好好處理」就連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樣的好。
  當藤原柳還在發呆著的時候鐘聲響起,他哇的一聲慘叫連忙將沒寫完的題目猜一猜,上石無奈的斜了身旁的摯友一眼,微微的歎一口氣。

  「你在想什麼啊?連考試都這樣漫不經心的,大學考可是迫在眼睫哦。」
  「……我在想相良的事。」垂下眼簾,藤原柳再次將手臂藏進外套。
  露出「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上石用手肘敲了一下藤原柳,對方哎哎叫的同時也用不解的神情看向滿臉無奈的上石。
  「你啊,到底是在煩惱什麼?不是跟我說會好好處理的嗎?」
  「Fuck,我也想好好處理啊……誰叫相良那臭傢伙一直躲我,就是我想講也沒機會嘛。」
  「躲你?」
  藤原柳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去他家也不理我、在學校躲更凶,好像看到我就像看到猛獸一樣……」彷彿有些抱怨的開口。
  「原來人家躲你,你就退縮了?這可不是我認識的藤原柳啊,我認識的藤原柳應該是再更厚臉皮、更不要臉一點的那種人。」淡淡的笑開,上石的話語充滿揶揄對方的氣味。
  「上石總介You go die。」回敬上石一個中指,藤原柳吐了吐舌,「不然?你覺得我該怎麼做比較好?」
  「很簡單啊?只要像平常死纏爛打到對方理你就好了。」
  「喂喂喂什麼死纏爛打啊?說得真難聽……我是熱情好嗎?熱情!Hot!」
  「怎麼說都行,反正你只要去東京前盡快解決這件事情就好。」語氣溢滿濃濃的告誡意味,上石收下玩笑的臉孔,認真的盯著藤原柳。
  聞言,藤原柳皺起面容,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似的,「等等……你說去東京之前?意思是現在相良認為我一定會去東京就是了?」
  「不然呢?」回以一個不明所以的疑惑表情,上石蹙起眉。
  「Oh shit!我懂了!這傢伙果然讓人有夠火大耶──!」恍然大悟後的藤原柳突然抱住頭大聲的咒罵相良,更是不懂的上石頭上盤旋無數個問號。
  「居然想說等我去東京就可以慢慢忘記然後當成沒這件事嗎?真是、真是──把我當什麼啊!機器人嗎?」完全明白相良為何會躲自己的用意,藤原柳不禁感到異常的火大。
  自顧自的告白然後又想自顧自的忘記,到底把他當成什麼了?那他還在為了對方的事情煩惱個不停豈不像個蠢蛋?相良壬希肯定在告白之前就知道自己一定會被拒絕,即使如此還是想表明心意的他事到如今到底在想什麼?
  如果說他想從我這裡聽見拒絕的話語好讓自己沒有遺憾──那麼現在這種行為究竟又算什麼?這從頭到尾只顧著自己感受的傢伙還真是可惡至極。
  那個遲遲沒有回覆對方的自己也是可惡至極的混帳。
  真要猜測的話如今相良會躲自己肯定也就只有那一千零一個理由──說著什麼想要死心、想要遺忘,但只要是人誰又能真正做到這點?相良老是把事情想得太美,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老是讓自己放不下心。
  他知道相良不是對自己的回應還有所期待,他知道他只是害怕……害怕改變彼此的關係、害怕從此之後三年所建立的場所就這樣被破壞。
  但是他卻忘記了。
  ……所有令他害怕的事情早就已經發生了。
  沒有人不會改變、也沒有任何事物不會被改變,這點,藤原柳早在三年前就已經了然於心。

  他稍嫌狼狽的笑出聲,這舉動惹來上石更大的困惑。
  「阿柳?」
  「我知道了,還真是謝謝你啊……總介,果然多愁善感之類的情緒不適合我呢。」
  「……你跟我謝什麼?」上石皺緊眉心,迷惑的看著藤原柳。
  「兩全其美的方法還真的是哪裡都不存在呢,在失去的過程中也必然會得到什麼、在獲得的之餘相對的也一定會失去什麼……嘖嘖,我怎麼會忘記這件事情?」仿如喃喃自語又像自我告誡般的說,上石總介總覺得自己聽懂了內容,於是抿起唇不多作發言。

  「我已經知道怎麼做對相良才是最好的了……雖然對我來說,這還真是,無比殘酷的一個選擇啊。」他笑了起來。
  但那笑容在上石眼底顯得疼痛起來。

●●●

  早上九點。
  古屋上月在床上掙扎了好一陣子,近日的失眠讓他怎麼都無法安然入睡,腦袋裡翻來覆去全是同一件事──關於藤原柳和相良壬希。
  放假的他本來就很難和準備升學的三年級碰到面,不曉得為什麼自從一個禮拜前發生那件事後藤原柳也不再打電話過來,他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清楚,例如藤原柳真的有答應和相良學長交往嗎?拒絕了嗎?還有他們之前談到的「光」又是誰?情人一個換一個又是怎麼一回事?
  突然腦袋塞進太多資訊,一下子消化不良的他果不其然的失眠好幾天,藤原柳又正巧在微妙的時機點因為煩惱著某件事而忘記要和古屋上月保持連繫,讓猜測著的上月是完全陷入不知所措的慌張情境。
  總覺得相良學長那天講到的人和藤原柳根本不是同一個人,這樣陌生而輕浮的他是自己從來不曉得的一面──他知道自己很不瞭解藤原柳,但對於對方在人格這方面的自信還是有的,如今卻一下子像玻璃被打碎一樣拼也拼不回去。
  他相信那個直率而開朗的藤原柳,雖然有時候會熱情過度卻沒有惡意……不過現在他卻搞不清楚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藤原柳了。
  還是說兩個都是呢?以前的藤原柳,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會是遇見自己才改變的嗎?關於這點他連想都不敢想,是又怎麼樣?古屋上月不停地詢問自己,知道這個答案後他又能怎麼樣?
  和相良學長交往的事情也好、以前的事情也罷,古屋上月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知道了又怎麼樣?我到底在期待什麼?
  假如知道藤原柳和相良壬希沒有在交往他是高興的,但卻不明白這種心情是從何而來,如果不是單純的友情那麼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何況這種想法對相良學長是殘酷的,明明都已經喜歡藤原柳三年了,戀情得不到回應的話豈不是很悲傷嗎……?
  可想到藤原柳和相良學長成為一對時胸口又緊得亂七八糟。
  被自己的生理及心理狀況搞得混亂的上月已經沒辦法再深思下去,越想只會讓原本就紊亂的腦子更加打結,他無可奈何的走下床,走到浴室盥洗。

  用清水拍打著睡意只爬上眼眶的臉龐,上月搖著頭,重複著洗臉的動作,像是試圖帶走什麼,將愁緒隨同水一齊流入地下道,消融於晦澀。
  因病請假的古屋朧光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浴室間門口,赫然發覺自家兄長已經連自己的衣服都給潑濕了還在洗,不禁開口問道:「哥哥,你在幹什麼啊?」
  「……朧光?你怎麼醒了,不是身體不舒服嗎?」停下洗臉的動作,上月壓下水龍頭,抬起頭來正對著一臉病懨懨的朧光。
  「想上個廁所嘛……哥哥你是還沒睡醒嗎?連衣服都濕了哦。」伸手指了指溼漉漉的T恤,清透的水珠自上月的臉頰滑落,滲進衣服的布料中。
  轉頭看著鏡中狼狽的自己,古屋上月感到困惑的皺起眉頭。
  「吶,朧光我可以問你一個很蠢的問題嗎……?」
  「嗯?哥哥問的問題不都老是很蠢嗎?」朧光的臉上勾勒出輕微的弧度,細細的笑出聲,因病而身體無力的她只能做到這樣。
  「別笑啦,我很認真的問你耶。」感到有些惱火的上月斜了自家妹妹一眼。
  「好、好,你快說啊?你不說我怎麼回答你嘛。」
  古屋上月垂下眼簾,短暫的沉默像在思索話語般,「假如藤原柳和別人交往你會怎麼樣?」
  「……這問題真的很蠢。」古屋朧光聳肩,聽來的語氣認真得異常,「我會很難過,非常、非常、非常的難過,但就算難過,我還是會笑著祝福藤原君。」
  「為什麼?……既然很難過,還要笑著祝福他?」感到困惑的上月皺起臉。
  「因為我老早就知道藤原君不可能喜歡我啊──就算我再怎麼喜歡藤原君,我知道他還是永遠都不可能會喜歡上我,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藤原君哦,這種心情哥哥大概很難理解吧。」
  「即使知道對方不可能喜歡上自己,還是喜歡對方……?這不是很奇怪嗎?」
  「一點都不奇怪哦,因為喜歡上了就一點辦法也沒有嘛!不是說先愛上的一方就輸了嗎?既然都已經有這份喜歡的心情了,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意就抹煞掉呢?」
  對於朧光的話語似懂非懂的上月沉默半晌,最後在她感到不耐煩出聲催促後他才再度開口:「那麼再問一個問題……喜歡一個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古屋朧光有些詫異的睜大眼簾,而後又露出彷彿嘲笑對方的表情,「什麼嘛,哥哥真笨……這種事情到底有什麼好問的啊?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啊!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條件,只要在某一個契機上彼此相遇了,那麼『喜歡』這件事就成立了。」
  「你用比較好懂的話說可以嗎……?」聽得一知半解的上月不禁蹙眉。
  「唉,就說哥哥你真的很呆,套用朋友的話來說好了:『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後會突然喜歡上一個人啊?』,一見鍾情或日久生情都一樣!當你覺得一個人對自己來說很特別、很重要而且會超級在意他,那麼這份心情八九不離十就是喜歡!這樣你懂了沒?」竟然還要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來教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什麼是戀愛,古屋朧光搖頭歎了好幾次氣,自家的兄長真的很不爭氣。
  「可是,用這種感覺來定義實在也太模糊了……」像是還在和什麼對抗著一同,上月怎麼樣就是無法一下子就接受朧光的說詞。
  「真是的……哥哥你煩死了!既然覺得好像喜歡人家不會去確定一下嗎?覺得臉紅心跳小鹿亂撞心臟DOKIDOKI的跳就是喜歡啦!走開我要上廁所!」對還站在浴室內的上月大吼著,朧光方才病氣的模樣真像是裝出來的一樣。
  古屋上月感到尷尬的趕緊踏出浴室,朧光哼了一聲,走進浴室將門用力關上──啪!的好大一聲,撞得上月的耳膜感到有些疼。
  認真的思考著朧光的回答,古屋上月看著自己的手掌,總覺得亂糟糟的情緒似乎找到一條出路,但卻感到極度的不確定。

  「朧光,我問最後一個問題就好……如果那種感覺不是喜歡呢?」
  「就算不是喜歡,那個人對你來說一定也很重要、很特別啦!這樣回答你滿意了沒?」感到不耐的朧光很快就回答,浴室傳出馬桶沖水的聲響。
  古屋上月淡淡的點頭,接著挪動腳步迅速的離開。

  他想確定、同時也想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會這麼在意藤原柳的事情……

●●●

  因為模擬考所以改為半天放學,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後,許多交卷的同學魚貫的收拾書包離開教室。相良壬希面無表情的整理著文具,打算待會兒到學校的圖書館再讀一下書。
  很快就整理好書包的橘陽太踏著忐忑的步伐走近相良,這陣子明顯看得出來相良在躲藤原柳,雖說逃避現實不是好事但他也沒辦法多說什麼。
  「相良你待會要去圖書館?」試著保持與平常相同的語氣開口,橘笑了起來。
  「嗯。」相良能算是冷淡的應了聲,把鉛筆盒收進書包後便拉上拉鍊。
  「一起去怎麼樣?我也剛好要去圖書館讀書。」其實是剛才臨時決定的。橘盯著相良,對方的態度並沒有特別熱絡也沒有特別冷淡,跟平時很相似。
  像是刻意隱藏著什麼一樣。
  抬眼看向笑著的橘,相良平靜的說:「……好是好,不過你不用回家幫忙嗎?最近要辦電腦展應該蠻忙碌的。」
  「放心啦,電腦展的事情因為是考生所以PASS了。」
  身為國內PC產業中名氣不小的橘氏,橘陽太是家中第二位的繼承人,以上還有一個哥哥的他平時被以接班人後補的方式訓練著,所以或多或少會讓他參與公司的業務,近日在大阪地區舉辦一場國際性的電腦博覽會,想必橘家裡現在肯定是忙得不可開交。
  雖說不是很相信橘這種輕率的說詞,不過多少能理解橘陽太不想回家的心情,相良也沒有刻意戳破謊言,提起書包對著身後的人開口:「那走吧,先去佔位置。」
  「嗯。」橘笑逐顏開,因對方沒有拒絕而感到開心的他笑得連眼角都瞇起。

  兩個人才剛走出3-B班的教室門,立刻就看見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的藤原柳。
  相良下意識的想逃離對方,欲離開的下一步馬上就被對方逮個正著,回過頭瞪著一臉有話想說的藤原柳,相良壬希知道自己如今是再也躲不了了。
  「橘,相良可以借我一下嗎?」看向被冷落一旁的橘陽太,藤原柳認真的詢問。
  橘陽太拎著書包,看著被藤原柳緊緊抓住的相良壬希,拼命地忍住想要搶過對方轉頭就走的衝動,他將顫抖的手藏在背後,瞇起眼笑了。
  「當然好啊,他又不是我的東西……問我也沒有用的。」
  沒有聽出對方話中有話的藤原柳向橘陽太頷首,接著拉過相良壬希一股腦的朝校門走去。
  留在後頭的橘陽太目送兩人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他握緊的拳頭稍嫌痛了,要是沒有戴手套肯定指甲已經掐進肉裡。
  他什麼也做不到,除了安靜的陪伴在相良壬希身邊自己就連出聲安慰這種事情也辦不到──要是藤原柳一定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讓相良平靜下來,只有藤原柳才辦得到。
  他笑出聲來。
  「其實真正的膽小鬼,是我才對啊……」猶如喃喃自語的說。


  兩人走出校門口時,相良壬希甩開被藤原柳握得都疼的手腕,嚴厲也驚慌失措的對著對方大吼──
  「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才是想幹什麼吧?相良壬希!」難掩憤怒的藤原柳也吼了回去,「以為躲我很好玩?Fuck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人這樣啊!逃避現實可以解決事情嗎?」
  「你、……你莫名其妙兇什麼!我逃避現實又關你什麼事?反正你遲早會到東京去讀書不是嗎?管我這麼多!你以為你是誰啊!」怒火也隨之上揚的相良壬希顧不得兩人都還在門口附近,行人的視線全刺了過來。
  「我是誰?HA,真是個好問題!我就是那個被你暗戀三年的藤原柳大爺!怎麼樣?這樣有沒有資格管你?」緊皺眉頭,藤原柳頭一次對著親人以外的存在這般生起氣來。
  「給我閉上嘴!誰喜歡你了啊?自戀狂神經病王八蛋混帳東西!」一連串吼了好幾句的咒罵,相良壬希覺得全身上下都在顫抖,無可遏止的冒起冷汗,可分明是冷天,他將身子收進毛外套裡試圖隱匿哆嗦。
  「……算了,你能這麼囂張也只剩現在了,等回到家就讓你哭個沒完沒了!」藤原柳壓下自己不成熟的怒氣,以較為和緩的力氣握住相良壬希的手,「今天我要住你家!聽到沒?」
  「什?你憑什麼擅自決定啊!誰說要給你住了!」
  「吵死了!再大吼小心我封住你的嘴巴!」恫嚇著對方,藤原柳不客氣的開口。
  感到沒有好預感的相良識相的閉上嘴,任憑藤原柳抓著自己往電車的方向走去,絲毫沒有發覺方才兩人之間的對話是如此引人遐想的他此時只想著──被藤原柳抓住的手好痛。
  就像是從皮膚痛到心臟一樣。

  已經站在校門口良久的古屋上月感到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簾。
  ……剛剛,他們……說了什麼?
  抓緊手上裝著和菓子的提袋,原先打算以探視的理由來找藤原柳的他卻撞見這讓人想不誤會也難的場景,皺起眉的他發愣了好半晌連半句話都講不出來。
  腦袋變得一片空白。
  來的時候那種堅定的心情已經蕩然無存。
  發現上月站在校門口一隅的上石總介好奇的上前,相信對方也目睹方才那兩人吵得有些過火的畫面,但總覺得上月的表情不太對勁。
  「……上月?你怎麼在這裡?」
  「上石學長……」
  古屋上月抬起頭來正對上石總介──那充滿動搖的困惑表情真是叫上石總介想不心驚也難。

  拜託,老天爺,千萬不要……請不要告訴我現在心底最糟糕的預感會成真,算我求您了,請千萬不能讓上月喜歡上藤原柳。
  否則會大事不妙的。



to be continued...

 


 

大家好這裡是因為喝烏龍綠睡不著覺的柴!!!!不過我絕對不是因為睡不著才來打文的哦!!!!(可疑的辯解)
寫28章的時候我對著空白的WORD發呆了好久好久啊。
總覺得到28章了不能再毫無進展啊!!!!!但是又好怕超展開了....!!!!!!(艸)
這種分寸拿捏對第一次寫BL長篇小說的我真的是難題呢QvQ(跪拜)

啊是說好像大家都不知道耶XD!!!柳月組是我第一次寫的自創小說哦(;V;)!!!!!
所以有任何地方都很歡迎指教啊啊啊我是個超超超新手(;V;)!!!!
能夠得到迴響和喜歡都是很讓人欣喜的事情!!!爾後也會更拼命努力認真的寫著的XD
看柳月組的人似乎有增加的趨勢!!好開心XDDDD(旋轉)

橘這個角色真的是越寫越喜歡了。
希望能把心目中的橘陽太表達得很好,啊,當然相良、上月跟柳也是囉。
下一章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個章節!!!!!!藤原柳要告訴大家三年前到底發生什麼事囉所以請不要錯過呀!!!!!!!XD

謝謝你們看到這裡!!!!不管是閒聊還是打屁都很歡迎XDwww愛你們!!!29章見!!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香魚
  • 嗚哇哇哇米蟲桑你怎麼斷在這邊!XDDDDDDD(掩面
    好想看下去喔喔喔阿柳幹嘛要突然住相良家啊XDDD
    還有竟然讓上月聽到這種莫名奇妙(?)的對話O_O
    是說這樣也剛好讓遲鈍的上月發現自己的感情XDDD

    然後就是橘加油快加把勁啊!!!!!!(其實最可憐的人是他才對...
    我支持你快把相良追過來然後給他幸福啦!!!XDDD

    喔喔好好看喔可惡~
    感覺越來越緊張了XD
    米蟲桑快把第二十九章貼上來我好想看wwwwww(敲碗((妳滾
    阿柳終於要說出真相了我好期待wwwwwww
  • 你知道的,最近我的斷點都賤賤的=w=(靠北#####
    古屋上月真的超遲鈍啊好想哭哦Q__Q
    為什麼要把他設定的這麼遲鈍呢真痛苦Q___Q(喂
    寫的時候都好想大吼"到底什麼時後才會意識到啦!!!!!!!!!!!!!!"這樣(???)

    橘陽太...真是個沒用的男人←
    這一話他根本沒有出場對不起QWQ....(你####)

    相良篇出乎我意料的長呢orz...!!!!!!快要10章了吧XD
    藤原柳說出真相(?)那段卡了好久....要讓他崩潰好難哦OTZ(你!!!!!!!

    四六 於 2010/08/12 03: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