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閱讀前請先看看這裡,感謝您(///艸///)
*此為RAVEN桑所繪製的臨正圖所衍生出來的臨正文,原圖請走這裡→ 點我。
*感謝RAVEN桑,對不起我有夠班門弄斧的(///艸///)(羞恥得想挖洞)
*哇呃猜得出來在寫那一張嗎!!!!!( 艸)



  ──「這就是你要的結果。」你說。
  從前頭那個狠狠、緊緊抱住你的男人的表情,你沒有看見。


虚構と真実
──Answer is Truth──



(before)

  現在想起來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替你泡了一杯熱可可,你才驚覺時序已進入寒冷的隆冬,怪不得來訪時指尖顯得紅腫,藉由紙杯傳來的熱度讓凍紅的手得以喘息。
  坐在電腦桌前的他很明顯還在忙著別的事情──原來情報屋是真的有在工作的嗎?你稍嫌失禮的想,小小的腦袋瓜運轉著,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熱可可。
  這樣令人難耐的沉默持續了好一陣子,你有點坐不太下去,於是起身走動。
  啪搭、啪搭的打字聲不停響在耳畔,雖然覺得這樣隨意窺探他人的房間不是好事,但對方也沒有阻止你的活動,任憑你這裡逛逛、那裡看看。
  你刻意略過那些看來和對方工作相關的檔案及資料夾,先是訝異他這豐富的藏書後,目光流轉,你看見書櫃最上層的某個檔案夾。
  ──「愛」。
  蹙眉,你實在很難想像裡頭會有哪些東西:情史紀錄?社會新聞剪報?女人的照片?
  悄悄地扭過頭看向那個還專注於電腦螢幕的他,你抿了抿唇,怎麼樣就是沒辦法將眼前的人和情啊、戀啊這樣的字眼放在同一個區塊。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你無法遏止內心不斷上揚的衝動,雖矮小的身子勾不著那麼高的邊;墊著腳尖也好、吃力地跳呀跳的也罷,拼命將手往上揮───咚唰。突然一聲巨響。

  他抬起頭來看向你,狼狽地與散落的資料夾一齊躺在地板上,吃疼的叫出聲來。
  興味的發出一聲鼻息,他笑起來,離開座位起身走向你;你知道他已經發覺自己在做什麼,趕緊從地板爬起來。
  他蹲下身與你平視,你難掩尷尬的伸手搔臉,喉嚨發出幾聲乾笑。
  「……你在做什麼?」他偏過頭,用手撐著下巴盯著你看。
  「我……呃唔,其實……我是想看一下臨也先生的資料夾。」決定據實以告的你垂下眼簾,眼神搜尋著掉在地板的資料夾,「不過不是商業機密那種東西哦!是、是……
  「這個?」
  隨手撿起一個黃色的資料夾,他將貼著標籤的那一面朝向你。
  「啊!對,就是這個……」名為『愛』的資料夾。
  「為什麼好奇?」他瞇起藏有琥珀色澤的眼瞳,笑逐顏開。
  「因為覺得臨也先生和這個字眼……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怎麼會?」笑得更開心的他用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回應你的話語,「我可是一直、一直都愛著人類呢。」
  「人類?」不太理解其中涵義的你皺起眉頭,支吾其詞了老半天,「……不是那種愛啦,我指的是──戀愛。」
  「戀愛不也是愛的一種嗎?」
  「是沒有錯……但是愛有分很多種啊。」
  聽見你的回應後他沉默半晌,時間長得像是啞口無言──你用惴惴不安的表情盯著他笑意不減的臉孔,忐忑的嚥下口水,欲開口時卻被他搶先了發言。
  「那麼,紀田正臣同學認為愛是什麼呢?」
  「咦?愛嗎……我認為的愛,很難解釋呢……總之愛就是愛吧?不管乘以幾、除以幾都還是愛的那種愛!」笑了起來,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對方的你決定打個馬虎眼。
  「所以你認為愛是真實的嗎?」
  眨了眨眼,你赫然發覺他琥珀紅的雙眼離你很近、很近,近得像倒映在視網膜上的影像。
  「嗯。」略為困難的點頭,不知怎地你連呼吸也變得小心翼翼。
  「──我倒覺得愛是虛構的呢。」他說,退開身子,因此你嚇得倒抽一口氣。

  「虛構?」不解的提問,你連忙收拾散亂在地板上的資料夾,一一歸回原位。
  「因為人類的愛唯有活在過去才會成為真實。」坐上沙發,他瞄了一眼你放涼的熱可可,「說著什麼現在、未來這些話,但非得等到下一秒,那些虛構的事情才會成為真實。」
  不明白箇中含義的你再度擰眉,跟著坐回沙發去,「……可是,也要有現在才能成就過去啊?」
  「說得真好,所以人是活在過去才得以存活的哦。」
  解讀著他話裡的意思,你吃力的運轉著不靈光的腦袋,噤聲思考了好一陣子。
  最後你抬起自身那雙稻草色的眼瞳,不自覺回望著他的琥珀紅眼──「我可是一直、一直都愛著人類呢。」他親口說的。

  「那麼,臨也先生你一直都活在過去裡嗎……?」

  那個時候他笑了起來,究竟是刻意還無意迴避你的視線這點無法得知;而他轉過頭後那失笑的臉孔──你沒有看見。


(after)

  當你踏入倉庫時想起來的第一個人竟然是他,無可奈何的你將狼狽的笑意吞入咽喉之後。
  手無寸鐵的你走進那個已經不再隸屬自己的地方,當時成就你及一切的地方,你瞄了一眼看台上用黃色噴漆噴寫而成的八個大字──「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於是你再也壓抑不了想笑的情緒,張嘴大笑,偌大的笑聲迴盪在靜謐的倉庫中。

  過去也好、現在也好、未來也好,對你而言全都一樣。
  時間就像停在那瞬間似的,一年前開始就凝在那兒動也不動,當你好不容易認為時光已推轉到自己想要的時節,那個好不容易擺脫的冬季──最後過去又清清楚楚的讓你明白哪兒都逃不了。
  沒有人可以擺脫得了自己的過去。
  但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只活在自己的過去之中。
  所以你才決定來到這裡。
  你不是來這裡殺人、同時也不是來這裡被殺──你知道你是來這裡參加「過去」的告別式,闔上眼,你停住了笑聲。
  如今眼前的人既不是藍色平方也不是法螺田,而是,你。

  紀田正臣。


(Now)

  胸口腦袋心臟手臂腳踝像是發出巨響般轟隆轟隆轟隆地劇痛起來。
  血液形成氤氳霧了你的視線,可你管不著──右肩、左腿、顴骨,你被揍同時也揍人,手中的鐵條快握不住於是你只好將他嵌進自己掌心的肉裡。
  痛。
  但也歡愉。

  倏地有誰闖進這混亂的倉庫之中,頓時鴉雀無聲的環境你突然之間習慣不了,身體的抽疼及血液劇烈的流失讓你站不住身子。
  是誰來了你根本無從分辨。
  跪下身後確實有誰從正面緊緊的擁你入懷。

  你撫摸那人的肩頭及髮絲,恍惚之間似乎還散著淡淡的可可香氣──你馬上就猜出來者是誰,雖不善可現在這情況也很難掙脫呢,你迷迷糊糊的想。
  閉上被血塊弄疼的雙眸,你笑了起來。

  「──這就是你要的結果。」你說。
  然而從前頭那個狠狠、緊緊抱住你的男人的表情,你沒有看見。

  可是你卻知道了,那瞬間他所露出的是什麼樣的表情。

FIN.




哇啊老天我寫完了嗎……
能看完這樣充滿妄想的一篇文章的您我真是……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一直很希望那天去救正臣的人不是門田也不是帝人、杏里或塞爾堤……而是臨也就好了。所以就就就就寫了呃(///艸///)。
哇啊一直忘記感謝RAVEN桑願意讓我用他的圖寫衍生文!那張圖真的是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但被我寫恥了真是太對不起RAVEN桑了!我去跳樓對不起起起!(衝101)
因為看那張圖感覺臨也變得比較弱(?)了所以也不自覺把臨也的氣勢寫得比較弱了……但是這篇還是百分百的臨正!絕對是臨正!(可疑的辯解)

對了,在寫的時候一直在想那個愛的資料夾(笑)……裡面塞的應該是正臣的偷拍照吧我想←

對不起呃哦總之非常感謝你看到這裡!謝謝RAVEN桑!也再次謝謝你!
希望閱讀之後能讓你得到一點娛樂這樣我就很滿足了……qwq!

(對不起我完全從創革複製貼上啊X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香魚
  • 是臨也抱著正臣然後正臣滿身是血(?)的那張嗎O_O?

    我覺得想偷看資料夾的正臣好萌www
    他墊腳尖勾書的樣子感覺好可愛!!!!!!(blush)
  • 對qwq!!!!!!!!!!厲害啊香魚親我都要流淚了(???????
    咦意外的萌點嗎XDDD
    墊腳尖勾書好像還蠻可愛的耶...←好慢!!!!!!

    四六 於 2010/08/04 09:03 回覆

  • YUI
  • 喔喔為什麼我現在才看到這篇....我的臨正自動搜尋系統壞了嗎?(等等)
    墊腳尖勾書真的超可愛!!!!
    和書一起跌倒了(?)也超可愛!!!
    總覺得很有畫面感....(*´ω`*)

    如果正臣真的是去救臨也就好了、、
    成田我會愛死你阿.....
    感謝柴替我補完這樣(咦)

    然後臨正萌死了ˇˇˇ(*´ω`*)
  • 可能暫時故障囉YUI桑!!!!!!(喂)
    很有畫面感嗎真開心(///艸///)

    對啊我也覺得臨也去救正臣超萌的嗚嗚嗚!!(´ω`)
    可是這腦補過頭總覺得有點過份所以遲遲不敢打阿....
    總之能被喜歡真是太好了WWWW
    臨正萌萌>w<!!!

    四六 於 2010/08/10 00:51 回覆

  • 弦音華胥引
  • 重複看了這文很多很多次了。
    我覺得,臨也你果然是混蛋。
    愛是「虛構」的,那麼「真實」是甚麼呢?(茶)
  • 真實的到底是什麼呢?嗯,也許連臨也自己都搞不懂哦。
    總之既不是愛也不是喜歡,討厭什麼的也太淺顯易懂了。
    臨正就是這樣黏糊糊的東西呀(笑)

    四六 於 2012/05/27 16: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