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二十六章★

  清晨的光線自外頭曬進窗內,古屋上月不情願的在床上翻了幾圈,床頭櫃的時鐘不停發出嚇人的巨響,一直要等到耳膜都覺得痛起來了他才按掉。
  從床上坐起身,上月哀怨的嘆了一口氣。
  ……昨天山田小姐說的話不明不白,結果自己竟在意到一整晚沒辦法睡。
  『您怎麼能如此篤定,藤原少爺將您視為『單純的朋友』呢?』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倘若不是當成一般的朋友看待那又是什麼?──上月很快就連想到資格賽前夕的那個吻,究竟該解釋為偷襲或是外國人睡前的習慣?
  雖然很納悶卻遲遲不敢問出口,連自己都不曉得原因,就像是在害怕聽到答案一樣。
  左思右想還是沒有結論,上月挪動腳步朝浴室的方向去,自家妹妹正巧從浴室那頭走過來,穿得花枝招展。

  「……朧光你幹嘛?不用上課?」
  「哥哥你忘了嗎?學校今天有才藝競賽。」
  上月用遲疑的眼神瞄了一眼朧光,上下打量,這穿得像去參加PARTY還比較說得過去的服裝怎麼樣都和才藝競賽連不起來,「妳要穿這樣參加才藝競賽?」
  「嗯,我們要表演跳舞啊。」不解的瞥向自家兄長怪異的目光,朧光環顧自己看來正常的服裝,並不覺得有哪裡奇怪。
  「不會冷嗎?迷你裙耶。」
  「我有穿內搭褲所以還好啦……沒辦法嘛,女孩子愛美是天性、這一點寒冷又算什麼呢?」彷彿是由鼻孔哼氣似的趾高氣揚地說,古屋上月永遠無法理解自家妹妹這種摧毀不了的自信是從哪來的。
  「是、是。」
  「對了,哥哥你這麼早起幹什麼?平常不是睡到中午不願意起床的嗎?」
  「妳別把我說得感覺很愛睡……今天母親和店裡的常客川上太太約在三月町吃飯,因為平常川上太太很照顧我們兄妹倆,所以母親希望我們兩個其中一個去見見她,但你要上學所以自然而然就是我去……」有些無奈的說,老實說他還真不喜歡每當母親和川上太太話家常時那種八卦的氛圍(雖然大多是川上太太在說、母親偶爾搭腔)。
  「真辛苦你啦──川上太太有時候還蠻囉嗦的,我不是很喜歡她。」朧光同情地看像滿臉不願的上月,拍了拍自家兄長的肩,「加油哦!那我去上學啦!」
  眼神複雜的盯著古屋朧光離去的背影,上月再度嘆氣,拖著沉重的腳步踏入浴室盥洗。

●●●

  「橘?」
  雖是週休可還是定時來學校圖書館報到的上石詫異的看向坐在位置上的身影。
  「……是上石啊?早安。」過了一會兒橘陽太才抬起頭,像是讀完書本上的句子後再轉移注意力;讓上石感到詫異的不是橘的認真、而是鼻樑上的細框眼鏡。
  「早安,是說橘原來你有近視?」坐到橘身旁,上石也從背包裡抽出書本及文具。
  「嗯,雖然不深但是讀書的時候會戴。」調整眼鏡的位置,將身子靠在椅背上打了個哈欠,「上石你還真用功,即使是假日也來呢。」
  「你也不差啊?」笑起來,上石翻開英文課本,這舉動惹來橘陽太的好奇。
  「英文?你還需要讀英文嗎?」
  「嗚哇這種訝異的態度真失禮!」上石總介用手肘輕輕撞了反應極大的橘,笑逐顏開,「不要以為在美國長大的英文都很好,藤原柳是個例外好嗎?」
  「也是啦,例外……」橘備感同意的點點頭。
  「日本的英文和美式的英文還是有差異的,以活用度來說日本人學的英文實在很死板啊。」皺起眉,上石飽含無奈的看了一眼課本上的文法和單字。
  也難怪這麼多學生即使英文成績優異也沒幾個能開口說出流暢的英文,日本式的英文實在太注重句子的小細節,導致學生讀起來膽戰心驚的,連考試題目都很刁鑽。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阿柳每次上英文課都要睡。」上石認真地說。
  「……他不是每堂課都睡嗎?」雖然不同班但橘還是多少能猜出藤原柳上課時的情形,不免吐槽了上石總介的一本正經。
  「嗯,也是……阿柳他實在很難正經起來啊。」不禁感到惋惜的上石開口,如果藤原柳認真起來的話想要考學年第一名絕對不是問題,偏偏對方就是好吃又懶做,來上學就是聊天、等中飯、玩PSP、然後迎接放學。
  簡單來說可以說是自我放逐,但即使如此成績仍然還是不算太差。
  「如果是飛高高學弟要他讀書大概就會乖乖讀。」
  「飛高高學弟指的是上月吧?」猜出對方話中的意思,上石淺淺一笑。
  橘點了點頭,「不是我在說,阿柳實在太聽飛高高學弟的話了,看得我都有些生氣起來。」
  「……咦?生氣?」一下子會意不過來橘話裡的意思,上石挑眉,手中的筆也因此停滯。
  「這樣我們的相良社長可是會很、傷、心啊──」不曉得是調侃或略帶火氣的開口,橘的口氣聽在上石耳底顯得刺耳。
  「跟相良有什麼關係?」疑惑的眨眼,上石還是沒搞懂橘的意思。
  橘陽太趴在桌子上,撐起頭來一臉興味的盯著上石困惑的表情,賊賊地笑起來,「你不知道嗎?相良喜歡阿柳啊。」
  「是哦?相良喜歡阿柳……咦!什、什麼?相良喜歡阿柳!」難掩詫異的上石睜大眼簾,也不管旁邊是不是有旁人。
  幸好在早上時段來學校的人並不多,位置坐得相當零散,周遭的他人只聽見上石驚愕的叫聲,此外內容全被靜謐的空間給吸收。

  「還真是驚嚇啊,上石。」如他預料中的反應,橘笑得更開心了。
  「實在是很難相信啊,橘……不過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畢竟阿柳的個性很容易讓人誤會吧。」很快就接受現實的上石趕緊恢復平常的態度。
  「誤會?什麼意思?」
  「因為阿柳是公開的同性戀者嘛,對人也不懂適當的保持距離,所以很容易造成他人的誤解……拿去年來說的川上光不就是這樣嗎?」無奈的笑了笑、上石想到藤原柳的交際關係就頭痛起來。
  「川上光……哦,你是說二年級發生的那件事啊。」
  回想起一年前藤原柳和他們剛升上二年級時有個叫川上光的一年級生說自己非常仰慕藤原柳,希望能和他交往,在那當下藤原柳也是事不宜遲就答應了,但結果就是眾人預料的不了了之。
  根本就無心和對方交往,只是偶爾碰面、說難聽點甚至是只有肌膚上的關係,最後是忍受不了的川上光主動提分手。
  「……這麼一想,那個時候剛轉來的我還覺得相良很難相處、一天到晚發脾氣,現在看來,原來當初就是因為川上和阿柳的事才這樣?」發覺到事情癥結點的上石恍然大悟。
  「嗯,那個時候的阿柳誰都不拒絕嘛,雖然口頭上說的很好聽不會對日本人出手啊、不會染指好朋友之類的,但只要是不認識的人來告白就答應,分手也不會想去挽回……你說這種情形下叫相良怎麼敢告白啊?」彷彿在嘲笑對方的膽小般,橘低聲的笑出來。
  「看來橘很瞭解呢,相良的心情。」看向心情不曉得是糟糕還是良好的橘,上石總覺得橘陽太在生悶氣。
  「是很瞭解啊,畢竟都當了三年同學嘛。」橘聳聳肩。
  當上石還在猜測為何橘的心情異常低氣壓時,腦袋裡突然閃過相良昨天來找自己的模樣──
  「哇啊!等等……這麼一來,我還真是做了很過分的事情耶!」
  「什麼?」
  「昨天相良來找我的時候,我和他說了『阿柳喜歡上月』這件事。」
  「咦!他沒發現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橘想,就是相良再怎麼遲鈍也不可能看不出來吧?藤原柳那明顯得不行的態度?
  ……不對,如果是以相良的立場來看的話,我想他是「不願意承認」才對。
  「嗯……難怪他那時候露出這麼訝異的表情,我還真是不懂得看氣氛……」哀嘆的揉了揉頭,上石開始責怪起自己的遲鈍。
  「這也不能怪你,是他自己太遲鈍了。」
  「我想相良應該受了不小的打擊吧?阿柳去東京讀書的事也好、喜歡上月的事也好……」
  「嘛,去K大的事倒還好,不過一但他真的知道藤原柳喜歡古屋上月的話,大概會自己親自再確認一次吧。」
  「……哦?」
  「相良就是這種人,一定要眼見為憑、耳聽為據才相信。」很輕的嘆了一口氣,橘趴回桌面,彷彿喃喃自語的說:「像他這種個性的人超容易受傷的啊……真是。」
  瞥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橘,上石總介有某種預感,要是自己沒猜錯,橘喜歡的人是相良也說不定?但只是猜測著他也沒打算問出口。
  「那橘你覺得知道阿柳喜歡上月後會怎麼做?」上石猶如試探性的問。
  橘躺在桌子上,轉過頭露出半張臉盯著上石的臉,思考了好一陣子才說。

  「肯定是找阿柳表白一次好讓自己死心啊……他就是這種龜毛的人啦。」

●●●

  上月露出百無聊賴的臉坐在母親身旁聽著她和川上太太話家常。
  完全沉浸在市井的八卦裡,前陣子工藤議長的貪污事件也被拿出來大肆評論一番。上月皺起眉,幸好這間家庭餐廳的餐點還算不錯,否則他真的會認為自己來這裡實在是浪費生命。
  埔月玲子親和的笑著,雖然不能理解為何眼前的婦人對於這種蜚語流言感到如此興致勃勃,可看在是常客及對方其實心地不壞的份上,她還是耐著性子聽對方說話。
  古屋上月咬著服務生送來的烤麵包,即使失禮他還是在想,總有一天川上太太肯定會因為這張嘴巴而遭受厄運的吧。
  「咦、你看、你看那個──」
  「金髮的嗎?……好帥哦!該不會是偶像明星?」
  突然周遭的女服務生開始騷動起來,原本就無心聽話的上月很快就將注意力轉移到聲源上,似乎是來了一個長相不錯的客人,因此幾個少女工讀生搶著上前服務。

  「請坐這裡,桌上的單子是MENU,有需要我為您介紹餐點嗎?」
  領著客人來到位置上,女服務生殷勤的介紹著店家的特餐及點心;上月感到好氣又好笑,怎麼剛才就沒有這種熱情的服務?
  「給我一個豬排定食就好,你要吃什麼?」備受女孩們關注的金髮少年說,詢問著坐在他對面的另一名紅髮少年。
  「……我也是。」
  「好,兩個豬排定食這樣就好嗎?需不需要加點別的?」服務員在菜單上勾下餐點,並詢問兩人還有沒有要加點的東西,少年們都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而服務生猶如戀戀不捨般又問了幾次需不需要飲料等問題。
  似乎是沒什麼耐心了,紅髮少年稍嫌嚴厲的開口:「只要這樣就好,可以請你去備餐了嗎?」
  女服務員尷尬的應了聲不好意思,很快的就離開座位附近;上月無聲地竊笑著,對方想搭訕的意圖實在太明顯,不懂修飾會吃閉門羹也是難免的。
  「相良你幹嘛突然這麼兇?」金髮少年不解的問,眼神盯著看來不甚耐煩的相良。

  ──相良?聽到這個名字上月不禁皺起眉,是他所認識的那個相良嗎?如果是的話,那麼現在坐在自己身後的人不正是……

  「中二柳我拜託你以後戴個墨鏡出門,實在太顯眼了。」瞪著藤原柳,相良不悅的抿唇。
  坐在兩人背後的上月嚇了一跳,沒想到竟然是藤原柳和相良學長?
  由於餐廳的沙發雖是相連,但在連結處上又加上裝飾用的邊框,整體看來是無法看見對桌的。
  不知不覺形成微妙的隔間,上月猶豫著該不該去打聲招呼,否則現在的自己儼然形成一個竊聽者。
  「就算是戴墨鏡也掩蓋不了我的帥氣嘛。」
  毫不否認的藤原柳甚至變本加厲的囂張起來,相良壓抑著想給對方一拳的衝動,接過服務生送來的白開水。
  「對了,相良你今天找我什麼事?」
  忽然被問到重點的相良險些拿不穩手上的杯子,輕微地晃了一下,而後再佯裝冷靜的啜口水。
  「……有些事想要告訴你。」
  「在電話中不能說的?」不明白對方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的約見面談事情,藤原柳偏過頭盯著相良,「看來絕對是很重要的事吧。」
  聽見藤原柳逕自下的結論,相良壬希回以他一個疑惑的眼神。
  「因為相良你做任何事都是一板一眼的嘛,如果是不重要的事情你就不會這麼麻煩還要和我約見面了。」依憑自己對相良的瞭解,藤原柳相當篤定的說。
  「你還真瞭解。」相良以對方不會發現的角度狼狽地笑了。

  他知道藤原柳從來就不曾把自己當成一個戀愛的對象來看待過。
  他們用朋友的方式來熟悉彼此、用朋友的方式靠近彼此,雖然不壞,但相良壬希還是不由得會感到寂寞。
  叫他怎麼能忘記在三年前的夏季裡──那個用極其溫柔的方式抱著自己,說著「你可以不相信自己,但是你不准不相信我。」這種話的人──就是藤原柳啊。
  橫衝直撞卻如此深刻的竄進相良壬希的心扉。

  「那到底是什麼事啊?我很想知道呢。」
  耐不住性子的藤原柳急於想知道現在藏在相良胸口的事。
  這傢伙一有心事就會變得很憂鬱,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都自己吸收消化,很多時候非得自己纏著他問才會鬆口;如今相良主動約自己,他為對方這種進步感到開心。
  「……你還記得光的事嗎?」相良用複雜的眼神看向藤原柳,忐忑的開口。
  「呃?記得啊,怎麼了?」對於相良突然問到這個算是尷尬的問題,藤原柳不自在的搔了搔臉。
  「那個時候的我實在很生氣。」
  「我知道啊,Fuck那時你還一天到晚罵我隨便。」
  「你是很隨便,明明就不喜歡對方還和他交往。」以不認同的眼神瞪向藤原柳,只要想起那時候的事情相良就不由得感到火大和憂愁。
  「沒辦法嘛,那時候的我……哪知道珍惜一個人是怎麼回事啊。」垂下眼簾,藤原柳笑了笑,海藍色的眼眸底下藏有很多留滯不停的情緒。
  「從光的事情之後,你身旁的人來來去去,一個換一個……」
  「嗯、嗯。」毫不避諱對方數落著自己的情史,藤原柳坦率的點著頭。
  「……那之後我就一直、一直很想對你說,」話說到一半,相良沉默了起來,看來欲言又止的模樣勾起藤原柳更大的好奇心。
  「嗯?」
  抬頭回望藤原柳的臉,相良皺緊眉心,躊躇半晌才開口。
  「一直想對你說──────難道我就不行嗎?」
  相良壬希灰色的眼瞳映著藤原柳吃驚的表情,好一陣子兩個人都沒有辦法說話,藤原柳睜著不敢置信的眼簾,凝視著絕對不像在開玩笑的相良壬希。

  「wait、wait!相良,你的意思是……你喜歡我?」
  隱忍著莫名其妙的羞恥感,相良壬希費了好大的工夫才點頭。
  「什麼時後……喜歡上我的?」
  「……從三年前開始。」垂下眼簾,相良將手不自在的放在水杯旁,完全不敢再看藤原柳一眼。

  當他還惴惴不安著對方會有何回應時率先傳來的聲響卻是──
  「呃啊啊痛痛痛痛────」隔壁桌的慘叫聲。
  兩人不解的看向隔壁桌的方向,眼見一個黑髮少年由沙發站了起來,似乎是被切牛排的刀子劃到手才會痛得叫出聲來。
  相良壬希瞪大塞滿不可思議的眼瞳,盯著那個跳起身的黑髮少年。

  「……古屋……上月?」
  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存在被發現的上月尷尬的定住,動也不動,心頭浮現三個大字:

  完蛋了。


to be continued...



橘!!!!!!!橘陽太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終於寫到你啦!!!!!!!!!(流淚)
以各種方面來說柳月組中最好寫的角色就是橘和上石了。
能讓這兩個人出場真是開心^///q///^

是說怎麼辦我超害怕把相良壬希寫成少女的OTZ
這樣會很少女嗎???????會嗎????????OTZ(欸
我知道一點都不MAN就是了XDDDDDDDDDDDDDD(流淚

是說在25回出了之後收到一些安慰打氣的留言qwq 謝謝你們 你們都是我的翅膀(?????)
雖然說在寫柳月組的時候時雨時晴,但這正是名稱要取為無論晴天還雨天的原因啊XDD
無論晴天或雨天都要前進!!!都要戀愛!!!!(吵死了#)

老實說我真希望橘跟相良能修成正果但是不可能^///q///^(??????
如果有時間一定會寫這一對的XDD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墨
  • 早上就看完了:D
    剛剛要打開網頁留言時突然想到很不正經的東西(抹臉
    小上月切到手了,理應來個秀秀(像是阿柳把他的手拉過來細心的舔受傷的地方之類的?:D)
    不過考慮到相良.......QAQ
    現實太殘酷了(揪心)愛上中二柳...苦居多的感覺....
    嗚明天要開始幾乎等於開學的暑輔了(抹臉)
    很幸運的在高一又和超級好朋友同班:D
    得早點睡呢,柴柴晚安XD
  • 噢這好萌qwq...…←完全沒想到舔受傷這個
    不過在那當下也不能舔啊啊啊啊啊還有母親大人跟相良在啊!!!!!!(笑)
    愛上中二柳的確是苦居多....因為是中二←錯#

    暑輔我已經上完了qwq!!!!小墨親加油哦!!!
    還真是幸運呢XDD能再同一班真是太好了!!!要好好珍惜相處的時間哦ww
    暑輔加油!!!!!!!

    四六 於 2010/08/02 16:34 回覆

  • 香魚
  • 看到中間一度有不敢往下看下去的感覺(太緊張了XDDD((又不是你要告白!!!!!#
    尤其是相良要告白那裡我真的是超害怕超緊張OTZ
    現實真是太殘酷了啊啊啊啊啊啊啊Q口Q

    是說如此死心眼的相良真的超萌\^q^/
    有點龜毛又死腦筋真的好可愛喔喔喔喔喔--(廚自重
    還有不小心切到手的上月也好可愛XDDDDD

    米蟲桑有時間的話一定要寫橘跟相良的故事啊!!!!!!!Q口Q
    我非常非常非常想看!!!!!!!!!!!!(你夠了###

    期待下一章!!!!!!!!wwwwww
  • 哎呀人總是要面對殘酷的現實才能走下去啊香魚親你說是吧!!!!!!!(拍肩(靠
    不讓相良告白才是對不起相良啊XDDD!!!!!!!!
    我會讓藤原柳好好回應他的.....應該←

    是說現實生活中我對相良這種人超沒轍..OTZ
    龜毛死心眼又完美主義真是超難相處啦OTZ(靠
    上月越來越笨了qwq!!!!!!!!!!!!(喂

    哇那柳月的分支也太多...又是秋夏又是冬浦又是橘良嗎....(幹
    真的好多!!!!!!!!!!!!!!XD(驚覺

    四六 於 2010/08/03 04:50 回覆

  • 耶
  • 對不起..
    我看完你的戀愛王子依存症的推書(?)之後隨便亂按看到這篇
    把朧光看成龐光囧
  • 不行了這留言太有趣我一定要先回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謝謝你看完那篇腦麻到爆炸的推書文再點進柳月組XDDDDDDDDDDDDDD
    膀胱太好笑啦靠北!!!!!!!!!!!!!!!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四六 於 2010/08/04 21:21 回覆

  • 耶
  • 咦版主沒生氣嗎
    我想了好久才決定打出來的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是說
    戀愛王子的腦補續集在哪裡..
    我都找不到w
  • 為什麼要生氣啊我XDDDDDDDD很好笑阿真的!!!!!!!!!!!!!!!!!
    膀胱WWWWWWWWWWWWW(夠了沒

    咦咦咦咦請去二次創作other區那找一下XD
    或是GOOGLE搜尋: 戀情於夜如花綻放
    應該也有哦WWWW

    四六 於 2010/08/10 0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