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二十五章★


  「那個,藤原少爺,相良少爺致電給您……」
  山田百合維持一貫的嚴肅表情進門,被古屋上月踹到一旁的藤原柳拖著吃疼的腳站起身,「相良?那傢伙打來幹嘛啊?」
  「相良少爺說是有急事,請您務必要聽。」
  當然山田百合省略了很多細節,例如相良壬希後頭補的那句──「如果在忙沒關係。」,她以不會被兩人發現的視角瞄了一眼古屋上月,接著請藤原柳盡快去聽電話。
  藤原柳有些不情願的搔了搔頭,向身後的上月說了聲稍等一下便走出房門,留下滿臉尷尬的上月與山田百合面面相覷。

  古屋上月的腦袋還是混亂一片,不曉得該從哪裡和山田解釋起,總覺得對方誤會深重。
  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和藤原柳擦出什麼禁斷花火的,光想到這些只有在漫畫或小說才會出現的畫面就讓他全身起雞皮疙瘩,所以一定得和山田好好解釋清楚才行──
  「那個,山田小姐……」
  「──古屋君。」難得地山田率先搶下上月的發言權。
  「啊、是,請說。」
  聽見對方一本正經的呼喚上月不知不覺正坐起來,看著山田謹慎的關上藤原柳那高級得連碰觸都會讓人害怕的檜木大門,接著跪坐在上月面前。
  「您喜歡藤原少爺嗎?」思考半晌還是決定單刀直入的山田說。
  「這……以朋友的立場來看,當然是喜歡啊,不過山田小姐你誤會了!我和藤原柳真的什麼也沒有啦!」果然山田小姐誤會了。上月在內心哀嚎著。
  聞言,上月看著山田百合原本不動如山的一號表情竟變得比先前更有魄力(其實只是皺眉而已)。

  「……如果,小的說我希望您討厭藤原少爺,您會怎麼做?」
  「呃?山田小姐……您這話的意思我不明白?」還以為自己聽錯的上月偏過頭看向山田。
  「請容我開門見山的說,古屋君──您的存在無論是在藤原氏亦或奧恩企業都相當地礙眼。」
  ──『礙眼』。
  古屋上月乾愣的眨了眨眼睛,瞬間無法會意山田話中的意思。
  「咦?」
  「或許突然這麼說您無法接受,但是小的是真摯的希望您不要再接近藤原少爺。」山田微微頷首,不曉得這其中包含的是歉意還是不容置喙的請求。
  「……我不懂,山田小姐,因為我是普通人所以無法接近大企業的接班人嗎?您的意思是這樣嗎?」上月蹙起眉,對於現在這樣的氣氛感到不快。
  原以為只有在電視劇裡才會出現的台詞想不到現在竟由自己說出口,上月自嘲著。
  「您要這麼理解也可以。」沒有否認的意思,山田的表情仍然一成不變。
  「倘若就只是因為這樣……那很抱歉,我無法接受您的要求。」上月抿唇,眼神由一開始的懷疑轉為堅定。
  「……我想您應該不會不瞭解藤原少爺背負多少責任。」早已經猜想到古屋上月會有這樣的反應,山田也已想好一套應對方案。
  「我知道,但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我無法接受。」
  「那麼,您想害死藤原少爺嗎?」
  「害死?」聽到這過於嚴厲的詞彙,上月不禁詫異的皺起眉。
  「雖然我這麼做確實相當多事──不過,等到少爺二十歲後就會進入奧恩企業開始進行繼承人的訓練,藤原少爺並沒有這麼多時間陪您玩友情遊戲。」
  「二十歲?那不就是兩年後嗎?怎麼這麼快……!」上月難掩震驚的盯著山田彷彿沒有情緒的臉。
  山田不甚認同的盯著上月備感訝異的表情。
  「已經算慢了,……您知道嗎?雖然藤原少爺口頭上承諾當家要報考K大,但實際上他卻選擇了離向源鎮最近的M大。」說到這裡時,山田百合猶如動怒似的微微搖晃了身子,「然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您──古屋君。」
  「為了……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上月完全理解山田百合話語中的憤怒。
  「以前就算再不願意,藤原少爺仍然會確實完成當家給予他的責任和義務……但自從遇見您,藤原少爺就變了。」
  「等等,所以藤原柳他要讀M大?」比起山田百合正談論著的話題,責任也好義務也好此刻聽在古屋上月耳裡變得微乎其微。
  當他知道藤原柳最後選擇的是M大,心中湧出的是眾多無以名之的喜悅,「……真的嗎!M大?是位於九州的M大沒錯吧!」然後他笑了起來。
  山田百合投以古屋上月一個不明所以的眼神,搞不清楚為何突然如此高興的她下一秒便會晤過來,沉下眼臉,她的口氣變得不甚客氣。

  「古屋君,我想您沒有弄懂我的意思……」
  「我當然懂。」
  古屋上月收下笑臉,回望山田沉悶的表情,雖躊躇著該不該將話語說出口但嘴巴還是比腦袋先動了。
  「我明白自己和藤原柳之間的身分懸殊、也知道他是我高攀不起的對象,但我想山田小姐您自始至尾就搞錯了一件事……我和藤原柳之間跟什麼奧恩企業、藤原家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從來、從來就不曾想向藤原柳要什麼。」
  可說沒有其實是騙人的,上月將這祕密藏在心底──是有的,自己和藤原柳討過無數次的──『安全感』這類的情感。
  「我承認藤原柳在我心中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相信對他我也是一樣……這絕對不是自戀什麼的,只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特別』,這點我想放在上石學長也好、相良學長也一樣,他們的回答想必和我也會是相同的。」
  「……您怎麼能如此篤定,藤原少爺將您視為『單純的朋友』呢?」山田百合垂下眼簾,話語聽來冷冰冰的。
  古屋上月不解的皺深眉心,對於山田百合的話聽得一知半解,當他開口欲想提問時門外傳來偌大的腳步和談話聲。

  「咦?百合在跟上月聊天?」
  「是,請您……暫時先不要進去。」
  佣人困擾的聲音傳入山田百合耳裡,很快的他站起身,對古屋上月微微點頭:「無論如何,希望今日小的所說的話,您能好好考慮。」
  古屋上月禮貌性的頷首回應對方,眼神充滿龐大的困惑──剛剛,山田小姐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山田百合轉身將門打開,一走出門就正好撞上藤原柳。
  『Yo?Lily, What happened?A bad mood?』將視線移到感覺心情不太好的山田百合身上,藤原柳阻下對方,低頭對她耳語,『……What you say to him?』
  將目光瞄向上月一眼,再轉過頭看著山田百合。
  『Nothing.』山田冷冷地回了一句,沒有回應藤原柳的視線。
  查覺山田百合不滿的情緒,藤原柳笑逐顏開。
  「An……百合姐姐,我是不清楚你和我老媽協定了什麼──但你們真的以為我會這樣乖乖聽話嗎?」瞇起眼,藤原柳笑得不帶感情,「come on!別再把我當成三年前那種愚蠢的孩子看待好嗎?」
  「Jack,你……」
  「別那樣稱呼我。」瞬間沉下臉色,藤原柳的話彷彿是咬緊牙關從齒縫中併出來的憤怒,「我是說真的,誰都一樣,如果敢動到古屋上月──我就翻臉,聽懂了嗎?」
  離開山田百合的耳畔,結束這叫人尷尬的曖昧姿勢,藤原柳換上如同以往的清澈笑容:「希望你聽懂了。」
  山田百合用複雜的眼神斜了一眼藤原柳,雖以輩分來說自己比對方大,但藤原柳再怎麼說都是藤原家的下代當家、和奧恩企業的繼承人,身上流著分家的血的她是沒有辦法回嘴的。
  礙於身分的關係她只好壓抑怒火,對眼前的他輕輕頷首,表示歉意。

  「對了,明天什麼行程都別幫我排,我有事要做。」
  「可是,藤原少爺……明天的會議老爺要您無論如何都參與。」
  「你幫我用視訊備份起來吧,我回來再看──反正只是投資房地產的case,沒有值得我插手的地方。」
  「不行,但老爺交代……」露出困窘的表情,山田微蹙眉頭。
  「我說這樣就這樣吧,如果你真的這麼想開會,就以「藤原百合」的身分去參加啊?」藤原柳帶著輕藐的意味笑了笑,輕拍山田百合的肩膀,沒等她回應便逕自走入房門。
  山田撫著被藤原柳拍過的肩膀,眼神凝重的望著前方,沒停滯多久,很快的挪動腳步離開藤原柳的房間。

  ──這才是那個桀驁不馴的藤原柳(Jack)的真面目,醜惡卻又讓人無法不羨慕。
  倘若古屋上月看過三年前的他,如今還有辦法說出這種話嗎?
  想到這裡,她不禁冷哼出聲。

●●●

  相良壬希站在電話前遲疑了好久、好久。
  把話筒拿起又再放下,反覆嘆了好幾次氣,怎麼樣就是下定不了決心──明明只是打一通電話、一通稀鬆平常的電話,為什麼要掙扎這麼久?
  他困惑的揉著自己的眉宇,對於自己不乾不脆的態度感到不耐煩,如果有疑問當然還是自己問清楚比較好不是嗎?
  無論如何都想再向他確認一次的,那件事。
  『藤原柳喜歡古屋上月。』
  耳畔又不自覺響起這句話,相良壬希覺得自己的胸口鬱悶的像要爆炸似的,至今從未感受到的愁緒和痛楚一齊朝心臟和身體襲來。
  誰來說他都不想相信、也無法相信……除非由藤原柳親自說出口他才會真正死心。

  正因為瞭解藤原柳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為人,所以相良壬希才會喜歡上他;自己很清楚當藤原柳愛上一個人之後所用的會是什麼態度,就是因為太清楚了,所以當從上石總介口中聽見:『以藤原柳話來說是──他愛他。』這樣堅定的話語時,內心的痛苦相形擴大。
  很多時候藤原柳成熟的不像一個十幾歲少年應該有的思想,該沉著的時候他穩定、但該動怒的時候也不會有任何懷疑;有時候他也像個孩子般清澈天真,像在交友的態度上他給予朋友們的絕對是百分之兩百的真心。
  拿到戀愛上來說也是一樣的。
  藤原柳的愛是『義無反顧』的。
  但他也從上石那邊多少耳聞到藤原柳在美國曾發生過什麼事,才會決定要獨身移居日本──所以他一直在等待,一直、一直在等哪一天藤原柳可以忘懷過去發生的事……等到哪一天他可以坦然的接受所謂的戀愛時,自己才決定要表白心意。
  因為對象是藤原柳,所以才無法輕易的說出口──既不想傷害對方、也不想被對方所傷。相良壬希很清楚,要是自己在發現這份心情時向藤原柳表明,對方一定不會有所遲疑的接受。
  來者不拒、逝者不追。在不久之前,藤原柳是這樣的一個人。
  希望成為對方心目中「特別的存在」,所以相良壬希說什麼也不打算在這種情形下說出口。

  原以為這樣的等待會持續下去、終有一天能開花結果──
  或許是自己下意識的逃避藤原柳對於古屋上月那異於他人的執著。
  即使自己很早之前就發現了,但他選擇將其無視,以為看不到聽不到、不知道就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可笑的是這些事早在認識藤原柳之前還反覆做著的,如今對於把那個過去的自己拉出來的人竟要選擇與那時相同的做法,的確是、可笑至極。
  相良壬希嘲笑起自己的狼狽和膽小。

  彷彿自暴自棄般提起話筒,顫抖的指尖按著那個熟悉到不行的號碼。
  嘟─嘟─嘟─……當接通的那一剎他還以為自己的心臟要停了。
  「喂?這裡是藤原邸,請問有什麼事嗎?」
  話筒那端響來的是他不算陌生的聲音,藤原柳家裡的管家,山田百合:「您好,我是相良壬希,我想找藤原柳,請問他在家嗎?」
  「藤原少爺嗎?在是在,但現在有客人來訪,可能不便聽電話……您如果不介意需要我替您轉達嗎?」
  「嗯……這樣嗎?其實也不是什麼要事……不,對我來說是相當嚴重的大事就是了。」不知不覺語無論次的相良壬希此時真想給自己一拳。
  似乎聽見話筒內傳來一聲巨響,山田沉默了半晌,當相良以為對方已經掛斷時她突然出聲:「……那我去請少爺來聽,您請稍等。」
  「啊、等等!如果他在忙沒關係……」
  「……不會的,我想少爺不會很忙。」山田的語調平板,下一秒話筒傳來等候的鈴聲。
  感到莫名緊張的相良壬希將身子靠在牆壁上,嚥下口水,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往下滑,似乎這樣就能把緊張感隨之吞入腹一同。
  分明只是很短暫的等候,他卻覺得漫長得皮膚發麻。

  「相良你找我啊?」
  突然悅耳的鈴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藤原柳大而不修篇幅的聒噪。
  嚇了一跳的相良身子往外一跌,險些踉蹌的他以滑稽的姿勢站在電話前,站定後他趕緊抓緊話筒。
  「相良?你還在嗎?」
  「……我在。」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聽山田說蠻急的。」
  「你很忙?其實,事情也沒有這麼急……」垂下眼簾,相良生平第一次覺得連說電話都感到如坐針氈。
  「是還好啦,因為今天上月來我家玩嘛,HAHAHA!」藤原柳爽朗的笑聲傳入耳朵,當聽見古屋上月的名字時相良眉頭一擰。
  ──『那你知道阿柳喜歡上月嗎?』上石總介的話又再度響徹耳畔。
  「……喂,阿柳,我問你。」
  「嗯?」
  相良壬希深吸一口氣,盡可能的讓自己保持平靜和冷淡──語氣像是談論著「今天天氣真好啊?」這般開口。
  「你喜歡淚痣學弟?」
  「嗯?喜歡啊。」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我說的不是學長對學弟的喜歡、也不是朋友和朋友之間的喜歡。」
  「我知道你在說哪種喜歡,我沒笨到這種地步好嗎?臭相良。」藤原柳笑出聲,絲毫沒有查覺話筒另一端的沉默是為了什麼。
  「你……」測試著自己最後的底線,相良耗盡最後的勇氣說,「你愛他?」
  聽到相良的問句,藤原柳不像方才一般立即答腔;相良壬希感覺得到自己的胸口像要炸開一樣,急遽的跳動再跳動,全身上下的神經就像在等著藤原柳的回應似的敏感。
  ──拜託,不要……
  無論如何,請你說……不是愛。
  不是愛。

  「嗯,我愛他。」
  彷彿可以想像得到藤原柳感到害躁的伸手搔了搔臉,笑得一如往常。
  相良壬希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大腦如同當機般發出啪滋啪滋啪滋啪滋的聲響──他說什麼?
  「而且是超乎我想像的愛哦。」
  沒有發覺自己的發言對著話筒這端的人造成怎麼樣的衝擊,藤原柳繼續說著,「不過相良你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啊?」
  完全沒有辦法回答藤原柳的問題。
  相良壬希拼了命的忍住不停湧上來的嘔吐感,分明室內的氣溫冷得讓他多穿了幾件衣服,但體內卻不停竄出冷汗。
  努力的壓抑下胸口即將竄出的情緒和話語,相良壬希用碩果僅存的理性對著話筒開口:「……明天,你有空嗎?」
  「啊,好像沒事,怎麼了?」
  「我有事,想要和你談談……」
  「OK,明天幾點?」
  「中午吧,老樣子在三月町那家簡餐店見。」
  「好,那明天見囉,bye!」
  喀。相良壬希乾脆的掛上電話。

  明天見──這句話習以為常的話語如今聽在他耳裡卻刺耳的像試圖扼殺什麼,殘酷萬分。

to be continued...





發覺自己傳達情感的能力變差了--還是說因為每當提及「愛」這個字眼的時候任何詞彙都不夠用了呢?
在寫相良傳達自己對於藤原柳的感情時,我重寫了很多次。
怎麼寫都寫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覺--好幾次都想「放棄不打了!」、「算了啦腰斬吧!」這樣,但最後還是寫出來了qwq
每當我想放棄自己的時候就會偷偷跑來再看一次迴響,看著有人說很喜歡、有人說很期待,就又無法狠下心來了。
雖然我這麼這麼弱,還是謝謝正在看著的你qwq!!!!!!!!!

如果我想表達的東西真能確實的傳達出去真的是會讓我非常開心qwq!!!!!!!!!!
無論是以什麼樣的方式理解它都會讓我覺得很榮幸!!!!!!真的希望自己不要把喜愛的角色寫差了orz
相良他....是很棒的orz(??????????????)

對不起發了一堆牢騷qwq
來解釋一下這一篇的藤原柳為什麼這-麼-腹黑。(欸)

藤原柳是美日混血兒,父母基本上是在沒有感情基礎下結婚的(也就是為了金錢而結婚)。
當時奧恩的公司規模還不算大,一直要到藤原家的金錢援助才得以擴大規模,也就是說,奧恩企業如今能如此蓬勃發展有多半是因為藤原家的金援。
所以在阿柳家媽媽說話可以比較大聲、雖然爸爸也不甘示弱就是了。(?)

奧恩企業我們下次再介紹它好了,先來講藤原家。
藤原家一直是九州上的望族,如您所見藤原柳的媽媽,藤原智利子的故鄉就是在九州的向源鎮(是說其實九州沒有向源鎮啦請不要去菇狗!XD你只會估到某柴的BLOG(?))
藤原家一直是世家,而山田則是藤原家的分支;因為種種因素導致到了智利子這一代當家和分家山田家不合。
因為某種因素也導致藤原柳非常不喜歡藤原家、更不喜歡山田家。

雖然阿柳並不討厭百合但是因為諸多因素他實在無法坦率的面對百合、而百合(在某件事後)也不曾向阿柳敞開過心防。
原本一直當百合是姐姐的阿柳到最後也無法這麼做了--而這其實也是藤原柳的當家智利子希望的。
希望自己的兒子連身邊最親的人都可以厭惡跟背叛,這就是之後會提到的東西了。(總覺得不知不覺捏了很多?)

藤原柳原本在我心目中是個很完美的角色。
但到後來我發現沒有誰是完美的耶?
正因為有缺陷這個元素--才會產生完美,所以越是完美的人,身上所擁有的傷疤也比別人多。
我是這麼想的。

今後也會依照這樣的想法寫下去的!謝謝你的觀看我真的有夠長舌而且還說得很自以為是對不起希望沒有造成任何不愉快哦哦哦qwq!!!!!!(驚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千玄玥
  • 相良...(´;ω;`)
    他的少女心(?)就這麼華麗麗的碎了(´;ω;`)

    黑漆漆的藤原ㄌ(ry還是好帥(保安!!!!!!(你可以不要每次來都動用保安嗎!!!!!
  • 少女相良(´;ω;`)(跟著哭(?????????
    不要這樣藤原控我會把他寫得越來越人渣的(´;ω;`)(幹

    四六 於 2010/08/01 12:53 回覆

  • 香魚
  • O_Q →Q_Q →Q口Q(表情變化
    喔喔在相良心碎的同時我也跟著心碎了Q口Q
    幹超心疼的啦(粗口自重
    雖然主CP是柳月
    可是拜託米蟲桑也要讓相良幸福喔Q_Q(你真的很煩!!!!!#####

    看完介紹以後超好奇是發生百合跟阿柳之間發生過什麼事XDDD
    下一回開出來吧www
  • 天啊這可愛的變化XDDDDDDDDD(笑了
    放心我會讓相良幸福的.....應該←
    不過說真的寫這種很言情的情感糾結好痛苦嗚嗚嗚我超弱qwq(????

    百合和阿柳...呃哇不知道第幾章才寫得到那邊呢.....
    應該快了orz

    四六 於 2010/08/01 12: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