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如果說所有的貓科動物都怕水,那麼這點成功的在紀田正臣身上印證了。

  折原臨也一語不發的盯著蹲在溪水旁動也不敢動的滑稽模樣,連伸手碰水都沒有勇氣,兩個人彷彿堅持著誰先認輸似的,沒有人開口說話。
  將正臣抱到水邊時原本想直接走入水中央,料不得突然被這隻蠻橫的野貓狠狠咬了一口,紀田正臣由他懷中跳了出來,全身上下都顫抖著,連靠近水邊都不敢。
  就像在等待著誰先開口,正臣無助的朝天空的遠方看去,他是真的很怕水。
  「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走囉?」看來是等得不耐煩了,臨也終於出聲。
  聞言,正臣有些驚慌的回頭看他一眼,稻草色的眼瞳中藏滿掙扎,眼見臨也轉身要走,欲言又止的他費盡全身的力氣才講出一句話。

  「好、好啦……!我洗就是了……」
  臨也轉過頭來,對著無可奈何的正臣露出勝利的狡猾笑臉。

  在半強迫的狀態下,紀田正臣用著戒慎恐懼的表情盯著水面,掙扎良久終於嘗試往水中前進一步。
  好不容易終於踏進淺水區裡,卻因溪水小小的波動而打退堂鼓。
  山貓發出無助的嗚咽聲,一旁的狐狸無聲的看著,感覺起來就像在盤算著什麼。
  「……我最討厭麻煩的事情了唷。」一邊這麼說、一邊往正臣的方向走去。
  臨也像方才一樣將正臣打橫抱起,腳步輕盈的他一下子就走到水中央,小心翼翼的將正臣放了下來;因碰到水而感到害怕的山貓止不住本能的顫抖,將這樣的景象盡收的眼底的臨也微微的歎了一口氣,將山貓輕輕的擁進自己懷中。

  「好了,從頭先開始洗起吧。」
  用抱著正臣的另一隻手開始潑水,原本看起來土黃的毛色瞬間因水的沖淨而漸漸成為柔和的稻草色。
  正臣微微的搖了搖頭,將水珠抖落。
  臨也看著對方露出滿足的表情,舔了舔自己的上唇,若有所思的笑起來。
  「換洗耳朵囉?」
  「……咦?等、等等等等!」
  原本因清涼的溪水而感到舒暢的正臣突然扭動起來。
  臨也收緊擁抱對方的左手,伸出舌頭舔拭著正臣受傷的耳朵,且再受傷的部位輕含,惹得懷中的山貓發出令人遐想的叫聲。
  「你、……嗯,不要、舔那裡……!」
  因怪異的酥麻感而開始掙扎,臨也說了句不要動,伸舌變本加厲的舔往對方的頸子。
  「哈啊、好癢……嗯、」
  由脖子的弧度往下,舌頭的熱度明顯的從鎖骨部位游移到胸口,無法反擊的正臣就這樣任憑對方對自己的身體又親又舔又含。
  最後折原臨也輕輕抓起正臣的尾巴,由頂端緩慢卻仔細的舔拭起來。

  「……不要!嗯啊、……身體、會很奇怪……」
  莫名的炙熱感由身體的深處蔓延開來。
  正臣不適的扭動著腰部,因對方的動作而感到戰慄,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就在尾巴,如今被如此把玩著的無力感豈止能用呻吟二字表達。
  「不喜歡?」突如其來的臨也一問。
  因停下來的動作而露出一瞬訥悶的表情,發現自己的不自然後正臣拍了拍臉頰,用力的點頭。
  「我、……我自己洗就好了。」
  「這樣啊。」折原臨也露出了然的笑,鬆開緊抱對方的手,直接就走上岸去。

  正臣難為情的瞄了臨也一眼。
  折原臨也坐到岸上,感覺像是在說「那在這裡等你」,伸了一個好大的懶腰。

  ……真的完全搞不懂他要做什麼。
  紀田正臣調節著尚未回復的紊亂氣息,眼神複雜的看向對方。
  是不是應該要趕快逃跑呢……?

  「我會看著你,所以不准跑哦。」像是有讀心術一樣。
  折原臨也露出不容置喙的笑容,琥珀紅的眼瞳回望著紀田正臣的臉。
  「別忘記了,你是我的獵物呢。」

  --是我的東西唷。

 

TBC...

(完全只是滿足私慾用的東西嘛^///q///^...真希望可以寫到舔尾巴就高ㄔ(ry))
(結果什麼坑都沒補先補了這個...!咦咦咦咦!)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香魚
  • 喔喔喔喔喔好可愛喔喔喔喔喔喔XDDDDDDD
    看的我都心花怒放了www

    舔尾巴超可愛的!!!!(blush)
    原來敏感點在尾巴是嗎真是太可愛了XDDDDDDD
    看完這篇整個人就是一直開小花呀***(夠了


  • 舔尾巴是我的私心XP
    尾巴是致命傷這點總覺得很可愛啊www
    狐狸山貓系列可以變成工口嗎(ry

    四六 於 2010/06/14 00: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