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十三章★

  抱持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用完餐後古屋上月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領著藤原柳進入自己房間。
  兩個人走上樓,上月在開門之前轉頭看了藤原柳一眼,謹慎的開口說:「等進去之後,不管看到怎麼樣的景象都不許批評哦。」
  「難不成裡面藏了一隻多啦A夢?……好啦,我會乖乖閉上嘴,OK?」在唇上彷彿拉上拉鍊似的劃過去,看到古屋上月懷疑的臉他出聲催促著。
  為難的嘆氣,還真是不想讓他看見這樣的房間……

  等一走進房裡,藤原柳終於明白古屋上月莫名緊張的原因是什麼。
  舉目所見全是青蛙。
  青蛙壁紙、枕頭和棉被,連檯燈上都貼著青蛙的貼紙,玩偶或書櫃,凡是看得到的地方沒有一處漏了青蛙的存在。
  藤原柳詫異的從上月的床上抓了一顆青蛙抱枕起來,默默的讚嘆起來。
  本想坐在床鋪上的,後來他想到日本人似乎不太喜歡外人侵犯自己睡覺的地方,於是將屁股離開床墊,轉而坐到地板。
  他將青蛙抱枕放在自己張開的腿上,示意要那個還站在門口的古屋上月坐進來。

  古屋上月露出不解的臉,藤原柳則打了幾下抱枕,並說:「坐這裡。」
  聞言,對方送他一個嫌惡的臉,用力的搖頭。
  「不坐的話,我就不起來哦。」
  「……你!」
  「難道你這麼希望我睡在這裡?」彷彿挑釁上月似的開口,藤原柳又拍了抱枕幾下。
  「哪有這樣強迫人的……」
  「沒有嗎?就是我啊。」
  藤原柳看著古屋上月緩慢移動到自己眼前的舉動,笑逐顏開,彆扭的上月背對著他,挑在抱枕最邊緣的位置上坐下。
  凝視著古屋上月的背影,藤原柳遲疑了好幾秒鐘,最後猶如下定決心似的抿唇,將坐在自己腿上的人緊緊抱住。
  被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的上月,起先晃著手臂掙扎不已,而後發現對方沒有要放鬆的意思,無奈的聳聳肩,反正也不覺得討厭或噁心,就任憑藤原柳把自己抱住。

  「……對不起。」
  「什麼?」
  沉默了幾分鐘後,藤原柳才打破沉默。
  「雖然說著什麼『要保護你』,結果卻連一次都沒保護到啊……」
  古屋上月皺起眉,對於他沒頭沒尾的發言感到訥悶,「你在說什麼?」
  「我說……」藤原柳咬合齒列,似乎是掙扎著該不該說出口,一直到古屋上月等得不耐煩了他才接下去,「對不起,昨天讓你碰上不好的事情。」
  「昨天?……你說吃麵的時候?」雖然也沒吃到麵就是了,感到惋惜的上月不禁嘆氣,如果沒有碰上那個人的話,昨天一定會很開心……
  藤原柳沒有回答,於是上月當作默許。
  「那個又不關你的事,何況我也沒怎麼樣啊?昨天只是突然身體不舒服……」
  「那今天呢?」
  「……今天也因為身體不舒服才請假的啊。」有些心虛的上月游移著視線。
  「真的是這樣嗎?上月。」
  「你為什麼這麼問?」由於背對著藤原柳,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感到不對勁的上月微微捏緊了掌心。
  藤原柳沉默半晌,最後緩慢的回答,說出了古屋上月意料之外、也是最不想聽見的話。

  「關於工藤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瞬間,房裡陷入叫人難受的緘默。
  抱著上月的雙手明顯感受得到顫抖,藤原柳無法預測自己說出的話究竟會讓對方感到多麼害怕和錯愕。
  每個人都有不想被觸及的地方,包括他自己也有;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和人分享,有些話即使對父母或者上石他都不曾說出口。
  所以他知道,方才的發言,會對古屋上月造成怎麼樣的衝擊。

  「……你、怎麼……會知道?」彷彿是咬緊牙關才說出口的話。
  「最近和葵高要進行比賽,依照慣例,我們去查了葵高的比賽資料,結果卻意外的找到了以前那混帳欺負你的錄影帶……」
  聽見對方的回答,古屋上月的身體顯得更加搖搖欲墜。
  這是他始料未及的發展──關於藤原柳和過去那段不堪的回憶,他完全不想將兩者放在同一個天平上去衡量──因為要保護這樣和平的現況,他拼了命的去遺忘以前的自己,不管是回憶或紀念,全部、全部都捨棄了。
  自己都已經這麼努力去埋葬過去了,為什麼現在卻還是這樣?
  說不定是因為和他在一起太理所當然和快樂了,所以才會讓自己一個不小心,讓謹守的秘密漏了洞。
  就是因為不想失去,所以才更加害怕被發現。
  古屋上月用雙手掩蓋眼臉,壓抑下顫抖不已的聲音,用盡全身的力氣保持冷淡和平靜。

  「……你出去。」
  「上月?」
  「藤原柳……算我求你,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連手指都在顫抖。
  藤原柳心疼的凝望著上月的身影,欲言又止。
  「……No,我不會走的。」
  「藤原柳!」
  「我要保護你,所以不會離開,我怎麼可能離開……」
  「拜託你走!離開!不要再來這裡──藤原柳!」
  開始激烈掙扎的上月用手肘撞著身後的他,逐漸分崩離析的現實和理智讓他為之狂亂,不論是一開始就被打亂的步調或者心靈都像枯萎的花瓣片片剝落。
  把自己拉回正常生活的人是藤原柳、把自己從以往那「誰都很要好、也沒都不要好」的鴕鳥心態修正回來的人也是藤原柳,每到最後都會讓自己微笑的那個人,也是現在正緊緊抱著他的人。
  正因為是藤原柳──所以更加不想讓他發現這件事。
  「我拜託你走!藤原柳……!」
  破碎的聲線像玻璃般尖銳。
  「上月,你冷靜點……好嗎?」
  「離開!現在、馬上、立刻!……拜託你!求你了……」最後所發出的聲音脆弱的像求饒。
  哀嚎般的嗚咽傳入藤原柳的耳畔,他什麼話也不敢再說,只是收緊手臂用比剛才更強的力道抱著對方。

  古屋上月立即就發現到,無法顧及顏面及情份的情況之下他抓著對方的手臂往下就是一咬。
  似乎是在傳達著「離開」這句話的意思,滾燙的淚滴襲上藤原柳被咬疼的手,他盯著上月哭泣不已的臉,陰鬱的藍色眼瞳鎖上不捨,完全不因手部的疼痛而扭曲表情。
  一直等到咬住的肌膚染上一點、一點的紅斑古屋上月才鬆開嘴,看見對方被自己狠狠咬上的地方留下既深又重的齒印時他無可遏止的大哭起來。
  「我討厭你,藤原柳……為什麼不躲開?為什麼……!」
  藤原柳皺起眉,好看的臉薰上哭意,這次他由正面緊緊抱住了上月。
  「傻瓜啊你,我怎麼可能走得了?」
  用下巴磨蹭著上月的頭頂,猶如安撫似的力道輕輕柔柔。
  「不是說過了嗎?『我會保護你』……所以啊、你就安心的待在我的懷裡就對了。」
  最後他愛憐的吻上上月烏黑的柔順髮絲。
  「在這裡你不用感到害怕,沒有任何事物能傷害你……再也不會有。」信誓旦旦的口吻叫人安心。

  藤原柳總是能夠這樣,用簡單的言語和動作平撫自己波動激烈的情感。
  連一開始討厭的感覺也能輕易就被幾行文字抹煞掉,園遊會所發生的事情也是一樣。就像魔法師一樣,以言語累積起來的魔法,輕輕鬆鬆就擊垮他所築起的城牆。
  古屋上月吸了吸鼻子,不再說話也不再掙扎,漫長的沉默像在嘗試恢復原狀;看對方應該情緒比較穩定了,藤原柳低下頭來看著眼臉仍然紅腫的五官,開口詢問。

  「上月,有件事我很訥悶,為什麼工藤要欺負你?」
  感受到被擁抱的溫度,對方炙熱的體溫感染自己因驚愕而溫度驟降的四肢,反過來摟住藤原柳脖子的上月仍舊為之顫抖不已。
  「……他說了……喜歡我……」
  聽到這句話時,藤原柳錯愕的睜大眼簾。
  「接著、就……」
  「就?」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緊張的他蹙緊眉。
  「……親吻了、……很多地方……」
  「你的意思是,在那當下,他想強暴你?」連發出這句話的聲音都充滿不確定。
  心臟像被人揪住似的不愉快,藤原柳打從心底祈禱,真不希望從他口中說出來的答案會是Yes。
  上月已沉默代替回應,輕輕的點了頭,換來的是對方更深沉的緊擁。
  「……在被我拒絕之後、他就聯合全班同學……做了很多過份的事情。」
  「聯合全班?」
  「嗯……我在想,會不會是他流言出去的?」
  「……同性戀這件事情嗎?」
  聽見這個詞彙,古屋上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淡淡的答了一個嗯;查覺到上月的徬徨,藤原柳定定的擁著他,用掌心輕拍著上月的背,像對嬰兒般小心翼翼。

  「別緊張,沒事的……我不會怎麼樣,不會討厭你、更不會傷害你……所以,沒問題的,不用再害怕了。」
  「全部都給我,上月,無論是高興還是難過,請你……全部都給我。」

  乍聽之下就像是說著:
  「我會接受你的全部。」

◆◆◆

  午夜十二點,差不多該是就寢的時間,古籠秋作拖著睡意走回房裡,才剛躺進床鋪,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突然大響。
  他有些不高興的爬起身,伸手翻過枕頭堆拿起手機,赫然發現來電人是……
  「阿柳?」
  「秋作,你還沒睡吧?」
  「怎麼回事?」
  「雖然有點抱歉,但是有些事情我需要你的幫忙……又或者說,幫你父親的忙。」
  「……什麼意思?」
  聞言,古籠秋作戰慄似的坐起,聽著電話那端好友比起往常還要沉穩的聲音。

  「我有一個,非得讓他進入感化院的傢伙要懲罰,需要用到你們家的政治影響力,能幫我這個忙嗎?」
  秋作皺眉,對於藤原柳半夜如此慎重卻急躁的發言感到不解。
  「阿柳,到底發生什麼事?」
  「讓我想想該怎麼說……,啊,你想:『踢爆!工藤誠教育出了敗類。』這個標題應該很聳動吧?」
  「……為什麼會牽扯到工藤?」
  「因為犯罪的人,就是他的寶貝兒子嘛。」彷彿能看見藤原柳正對著話筒笑開,「Shit,要整理這對骯髒父子的資料還浪費了我看神奇寶貝的時間,真讓人不爽。」
  「等等,阿柳你說清楚些!」
  「Oh,簡言之,只要看了我寄給你的信就知道啦,雖然利用到古籠和工藤家對立的關係,但你老爸應該也會很高興吧?」
  「信?」
  「待會兒自己打開信箱看吧,這次可是幫我也幫你自己。」
  藤原柳笑出聲,但古籠秋作怎麼聽都能從那笑意背後感覺得到另一層情緒。

  那比較像憤怒。


TBC....

 

 



真是個王者,藤原柳。(WHAT)
最近他越來越少講髒話了,真糟←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墨
  • 中二柳阿!!!抱抱!!!!!!(燦
    我復活了!!柴柴感謝你!!
    最近阿..暑假開始了卻被爸媽規定電腦一天只能用兩個半小時(而且爸媽整天都在家..)
    整個好絕望眼神死的徹底orz聽聲優說故事也沒辦法打起精神
    果然!
    柴柴最棒了!柳月組最棒了!!!!
    藤原柳你好帥!!!!!!!!!!!(淚
  • 咦咦咦咦!總之能因為中二柳而打起精神我很開心啊!(抱一個)
    小墨是要考二基嗎?總覺得很辛苦…(搓臉)
    要加油哦!我會每天勤快更新的-!(沒用)
    想不到柳月組可以贏過聲優(掩面),我可以偷偷的沾沾自喜一下吧www

    四六 於 2010/06/09 23:46 回覆

  • 香魚
  • 糟糕我發現我快愛上藤原柳了!!!(掩面
    雖然中二可是是個十足的好男人啊!!!!!!!

    阿柳你可要好好保護好上月喔喔喔!!!

    柳月組真是太棒了(blush)(blush)(blush)
    現在每個周末都要靠米蟲的文洗滌心情www
  • 怎麼原來你喜歡的是上月嗎XDDDDDwwwww
    好吧其實兩個比起來我也比較喜歡上(ry)

    噢噢噢噢謝謝你喜歡Q口Q(開心)
    能夠讓你的心情放鬆我真的很開心wwwwww

    四六 於 2010/06/13 23: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