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City story] 青春 逆向行駛- 02


  進家門前她打了通電話給店長,說是自己碰上一點麻煩事,會晚點到;另一頭她思考著盪鞦韆壞掉了這種事情該不該報警?總覺得不說也不太好、但是說了也不曉得要和哪個機關單位告知……
  流暢的轉開自家門板,示意身後那個還在彆彆扭扭的少年坐進客廳。
  拉開電視櫃下的抽屜,赫然發覺自己的醫藥箱除了OK繃、雙氧水以及半瓶優碘外空空如也,有些尷尬的拿出雙氧水和優碘,漫步走向少年。
  「那個……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孔指心虛的在棉花棒上滴雙氧水,一抬頭卻看見一臉嫌惡的少年。
  少年左右環顧孔指的家中環境,再看了看她手上寒酸的包紮藥品,不禁搖頭,嘆了好長一口氣。
  「幹嘛?有什麼不滿嗎?我家只有雙氧水和優碘啦……」
  「唉,給我吧。」
  孔指偏過頭,遲疑的看著少年,對方像等的不耐煩了,逕自由她手中搶過棉花棒和雙氧水,放在桌面上。
  「浴室借我一下。」不甚客氣的開口,少年指了指浴室的門。
  她緩緩的點了頭,目送少年拖著受傷的腳走進浴室,接著她聽見他轉開水龍頭並開始慘叫的聲音。

  無語的盯著少年帶著一臉苦瓜走出浴室,身上受傷的部分都被水沖洗乾淨時她才意識到有泥土在上頭還直接用雙氧水會更痛的。
  她連忙抽幾張面紙遞給少年,看著他用和外表不相符的輕柔動作清理著傷口,不禁有點佩服起來。
  「對了,還沒問妳的名字?」正用沾有雙氧水的棉花棒擦拭著自己的手肘,少年終於打破這段冗長的沉默。
  「孔指。」她簡潔的回答。
  「啊?三小?」少年聽到回應,詫異得抬起頭來盯著孔指的臉不放。
  「孔指,至聖先師的孔和手指頭的指。」
  聽見她的解說,少年原本呆滯的臉瞬間染上爆笑的色彩。
  「……哇靠!這名字也太勁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臉手都在抖動,少年停下動作,抱著自己的肚子開始癱在沙發上哈哈大笑起來。
  孔指由上往下的看著爆笑如雷的少年,雖然這種反應已經看過不下幾百次,但有些事情是在怎麼樣也習慣不了的啊。她想。
  拿起桌面上一整罐雙氧水,孔指毫不猶豫的在少年腿上的傷口淋了下去。

  「──────────……!」
  少年在語不成聲的尖叫下,近乎昏厥。

  孔指困擾的看向瀕死在自家沙發上的少年。
  轉頭看了眼時鐘,再不去上班店長會很困擾的吧?她歎了一口氣,從房裡拿出乾淨的小毛毯,蓋在少年身上時發現制服上繡了少年的名字。
  紀柚。
  她立刻就反應過來這個少年到底有何來頭。
  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在便利貼留下信息後便出門上班。

  如果有需要,我在附近的7-11上班,可以來找我。
  身體沒問題的話就趕快回家吧……臭小鬼。



  一頭青蘋果色的少年拎著和自己年紀不甚相符的國中書包,帶著一臉懶散敲了敲紀家大門,過沒多久出來應門的沒意外是管家。
  「先生,請問您是?」
  眉清目秀的女管家,看來是新來的,久頻用輕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眼前這個新人,女管家用不解的眼神盯著感覺來者不善的客人。
  「妳大概兩個月吧?……啊,對了,我要找小柚,跟他說久頻哥找。」沒頭沒腦的說話,久頻抓著紀柚的書包在女管家眼前晃來晃去,「今天翹課的時候他忘記帶走了。」
  很快得被唬弄過去,女管家還念念不忘著久頻方才說的「兩個月」?一邊走進屋中呼叫才剛回到家的,任性的小少爺。

  「紀柚少爺,有客人找您。」
  敲了敲方才被甩上的門扉,剛紀柚因為翹課又滿身傷的回到家被老爺訓了一頓,現在的心情只能說是差上加差。
  「誰啊?」
  「說是叫『酒瓶』……」
  「……久頻哥?我馬上去!」
  接著能清晰的聽見房裡傳出一陣一陣的乒乓聲,像是有東西從高處掉下來,紀柚飛快的從房裡衝出來,腳還踩著不曉得從哪翻出來的彩帶。
  女管家愣愣的看著自家少爺粗莽的行徑,再將注意力放回房裡,早上才剛整理好的房間瞬間又像原子彈炸過似的不堪。

  已經很清楚對方家中的格局,脫了鞋後久頻逕自走進紀柚家中,在客廳就坐了下來。
  少年連跑帶喘,急急忙忙的從二樓下來,一看見久頻坐在沙發上便立刻橫衝直撞的撲了過去,不管身上的傷口是不是又被這樣粗魯的動作給弄破。
  被突如其來的衝撞給嚇著的久頻狼狽的躺在沙發上,搔了搔自己被撞暈的頭,像拎著寵物般將紀柚拎了起來。
  「……幹嘛啊?」
  「久頻哥,我碰上此生最大的敵人了!請你一定要幫我收拾她!」
  用憤怒的口吻說著,紀柚彷彿祈禱般的雙手合十,久頻一臉不耐煩的將眼前的少年一口氣扔到沙發上。
  「發生什麼事啊?讓你氣成這樣……難不成這些傷就是被她打的?」皺起眉,久頻審慎的看著紀柚身上的傷口,很明顯是擦傷。
  「雖然傷不是她打的……也是她造成的啊!本大爺難得發善心救人耶,想不到她居然恩將仇報……!」將明顯被雙氧水虐待過的小腿伸向久頻,紀柚忿忿不平地說。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慢慢說。」
  「今天我翹去附近的公園睡午覺,有個洗衣板都老大不小了還來玩盪鞦韆,結果鞦韆壞了,怕她受傷我還去當人肉墊耶,想不到只是因為我笑她的名字,居然就用雙氧水替我洗腳!」捏緊拳頭,紀柚想來就忿恨。
  生平還是第一次被這樣對待。
  當你認為全世界都應該要溺寵你的時候,有個人卻不偏不倚的命中了顛覆了你的價值觀,真是叫人不去在意也不行。

  「……紀大少爺,你什麼時後變這麼善良?」盯著紀柚的滿身傷口,久頻對他口中的「洗衣板女」完全沒起興趣,倒是對紀柚的反常感到疑惑。
  平時這個不可一世的小鬼,怎麼會突然興起英雄救美的念頭?
  「久頻哥你什麼意思?我一直都是很有善心的好嗎?」
  「這樣啊?」久頻備感無趣的打了個哈欠,「我以為你還在因為紀樂的事情而怕女人呢。」
  當聽見一個自己相當熟悉的名字,眼前的少年身體立刻僵直起來,久頻無奈的笑了起來──打從一見到這小鬼的時候,『紀樂』這名字就像魔咒一樣縈繞著他。

  「好吧,那洗衣板女有什麼特徵啊?久頻哥去會會她。」
  「胸部很平。」
  「……除此之外?」
  「長得很醜、戴著奇怪的紅框眼鏡,還留一頭過時的短髮……啊!在我學校附近的7-11上班。」
  「名字?」
  「孔指,千瘡百孔的孔、斷指的指。」
  久頻露出不太相信的臉:「……真的還假的啊?」

  而後偌大的笑聲從紀家的客廳裡爆出。


TBC...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墨
  • 「孔指,千瘡百孔的孔、斷指的指。」
    .........
    我大笑了XDDDDDDDDDDDDDDDD
    換個說法感覺差好多!!!
    什麼例子不舉舉這兩個(笑
    紀柚真可愛XDD
    (留言好沒內容抱歉!不過我真的覺得很好笑:D)
  • 他可是忌妒心強胸懷又小的紀柚啊(?)
    不過老實說我真的很難介紹孔指的名字XDDDD
    本來還想寫「有洞的那個孔、指標的指」...可是覺得好奇怪XDrz

    四六 於 2010/06/09 2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