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十一章★

  對他來說,那是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每個人一定都會有一些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小到自己雖然想減肥卻不經意的多吃了三塊蛋糕、大到身世之謎;對於古屋上月而言,這一生中最無法開誠佈公的,就是三年前發生的事情。 
  那個讓人深感畏懼的夏天──

  第二學期剛開學的夏季。
  經過短暫的三個月,同學們之間已經有基礎的認識,在交友方面笨拙又容易害躁的上月也順利的交到了好朋友。
  那個人就是工藤智也。
  當時在班上聲名大噪,雖然是議長的兒子卻沒有任何公子爺架子,球打得很好、人又很親切,因為是坐在鄰近的位置,古屋上月和工藤智也熟稔的很快。
  他們幾乎成天膩在一起,中午一起吃飯、放學一起回家、一起加入籃球社,社團時運動神經差勁的上月擔任社團經理,球技高超的工藤智也則是籃球社的主將。
  那個時候和工藤智也相處的真的很開心。
  ……但是這樣的光景卻維持不久。

  「小月,我喜歡你。」
  「欸?」
  那天是工藤智也首次約上月到自己家裡來玩,他沒有多想,因為是工藤的邀約更是當下就答應了。
  「你看不出來嗎?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露出一臉正經的工藤緊緊盯著上月。
  古屋上月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螢幕上還在播放著的DVD他完全無心在顧上頭究竟演了些什麼,他瞪大雙眼的回看著工藤。
  「等、等等,智也……你在開玩笑嗎?」
  「我喜歡你,小月。」
  工藤智也趁著在古屋上月還沒能產生反應的時候湊近他,等到他回過神,才發現兩個人的距離已經近得能夠清晰地看見工藤智也現在的表情。
  在什麼都還不懂的十三歲時,他卻從工藤臉上看出了情欲。
  還沒能好好回應工藤智也的心意,下一秒對方已經在自己頸上落下一吻,古屋上月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格,不安的看向工藤智也。
  「智也……你在做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想要親你……這很正常吧?」明顯擺出不悅的神情,工藤智也對於古屋上月畏畏縮縮的態度感到不耐煩。
  根本在心底已篤定上月也喜歡自己,工藤智也完全想到古屋上月的反應居然是害怕,這讓他莫名的焦躁起來。
  再度湊近古屋上月,無視對方的掙扎,輕而易舉就以體格的優勢將他壓制在床上,對著尚未開發的地帶吻著舔著咬著。
  油然而生的厭惡感驅使上月不停的掙扎:「智也……不要!」
  「你在幹什麼啊?難道你不喜歡這樣嗎?」疑惑著古屋上月劇烈的反應,工藤智也將摸索的手由上半身游移至他的雙腿之間。
  只是碰觸到而已,彷彿有道閃電竄進古屋上月的身體,他用盡全力狠狠踢了工藤智也一腳,正中下腹,連忙從床上爬起來。
  驚懼害怕的神情透露出情緒的主人有多麼惶恐。
  「……小月、……你在幹嘛啊!難道你不喜歡我嗎?」工藤智也痛得呼出聲來,憤怒而迷惑的眼神盯著古屋上月不放,光從語氣上就可以聽出工藤智也現在有多火大。
  「智也,你這樣讓我很害怕,不要開這種玩笑……!」古屋上月感覺得到自己的手被握得緊到泛白發疼了。
  「開玩笑?誰跟你開玩笑啊!如果你不喜歡我那幹嘛一天到晚誘惑我?」
  「什?」對於工藤智也的回話他被嚇了好大一跳,誘惑?自己什麼時後這麼做過了?
  「你不就是想跟我上床而已嗎?這段時間我跟你玩友誼遊戲也玩得很累耶!」
  「……你在說什麼啊?智也!」
  「反正你和其他人都一樣吧?跟議長的兒子當好朋友很出風頭不是?」理智被憤怒擾亂得不堪,怒火中燒的工藤智也完全沒有發現到自己不經大腦的發言是多麼嚴重的傷害了對方,「拜託這種時候你就別裝清純了可以嗎?」
  不敢置信的望著語出驚人的工藤智也,古屋上月睜大的眼睛眨呀眨的,豆大的淚珠隨即由眼眶滑落臉頰,他握緊拳頭,伸手給了工藤很重的一拳。
  出生以來,第一次出拳打的人竟然是曾經被自己視為摯友的人。
  「……你真是最差勁的人了!」
  語畢,古屋上月想也不想直接跑出門外,能說是用逃跑的方式離開工藤家。
  完全不敢相信昔日的摯友居然說出這種話來,古屋上月的心情混亂得不曉得究竟該怎麼做才能辨析現在的情緒到底是悲傷還是憤怒。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從哪個環節上發生問題了?
  回到家後古屋上月對於今天在工藤智也家發生的事半個字也不敢說,母親詢問他為什麼雙眼紅腫時,上月也只是輕描淡寫的回應沙子跑進眼睛裡。
  本來想隔天到學校好好地再和工藤智也談一談,想不到一到學校他所見到的光景卻是……

  同性戀好噁心。
  走開!
  居然想染指工藤,你丟不丟臉啊!

  被畫得一片狼藉的桌面。
  被撕破的作業簿和課本,上頭還被倒了不曉得是不是過期的飲料,黏稠的液體還不時散發出臭味,古屋上月呆滯的站在課桌面前動也不動。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隨後工藤智也也拎著書包走進教室,看著被嚇得動彈不得的古屋上月,他露出鄙夷的笑容,用最難聽的腔調對著他頤指氣使。

  「小月,你好噁心啊。」

  從那一天開始,古屋上月所認定的價值觀就這樣一夕之間被完全顛覆。
  他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

  時至午休時段。
  藤原柳頂著一臉明顯的惺忪睡眼走進學校。
  昨晚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腦子裡不停盤旋著工藤智也的臉以及上月害怕的表情,光只是想到而已,就讓他火大到沖了六次冷水澡。
  心神不寧的走進3年A班,才剛踏進教室,上石總介就連忙將自己拖到角落去說話。

  「阿柳……!你怎麼現在才來?你知道今天上月沒有來學校嗎?」
  「什麼?」藤原柳稍嫌大聲的回話了,只單聽到這句話就讓他睡意全消。
  「今天我本來想找他問問昨晚的事情,不過今天去1-A班上的時候,同學說他今天沒有來學校。」上石明顯露出擔憂的表情。
  「……這樣不行,我去他家找他好了!」
  連書包都還沒放下,藤原柳轉身就跑,上石總介連忙出聲阻止,打開教室門後卻看見相良壬希和橘陽太站在走廊上。
  「現在才來?打電話為什麼都不接?」一開口就沒給藤原柳好臉色看,相良似乎是等得不耐煩了,「算了、算了……既然來了,快跟我到社室一趟。」
  「相良,我現在沒時間練球!」
  「誰跟你說到練球了?」
  「不然是?」藤原柳看向有些慌張的相良,某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有關淚痣學弟以前的事情。」
  相良壬希話一說完,藤原柳立刻衝往社團教室的方向前去,橘陽太和他對視一眼,兩人匆忙的跟上,還不曉得發生什麼事的上石總介也急急忙忙的追上三人。

  因為正值休息時間,學生們睡覺的睡覺、吃飯的吃飯,空無一人的社辦被狠狠地刷開大門,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四人喘了好一陣子。
  相良壬希打開放在桌面上的筆記型電腦,滑鼠游移到尚未跳轉的網頁上,在點開圖片連結之前,他所露出的表情比起還要更嚴肅了好幾分。
  「阿柳,我必須要先和你說好,待會無論你看到什麼,都不要衝動,好嗎?」
  「……這種事等之後再說吧,你到底要讓我看什麼?」藤原柳也回以往常絕對不會看見的陰沉表情,像剛來到日本那樣。
  相良壬希擔憂的望著藤原柳惴惴不安的神情……,這麼重視朋友的他,待會看到這些照片會有何感想?但是,不告訴藤原柳是一個更糟的決定。
  抱持著複雜的心情,相良壬希感覺得到自己的掌心在出汗,他點開昨夜橘寄過來的照片,斗大且經軟體處理過的清晰照片立刻顯示在螢幕上。
  相良壬希連回頭看藤原柳的表情都不敢。
  「這是我在被晴空國中刻意銷毀掉的找到的片段,應該還有更多,不過我想大概被上級勢力刻意抹煞掉了。」橘陽太把相良壬希說不出口的話接了下去,「工藤智也是工藤誠的兒子,也就是議長的兒子,想做到這點是很簡單的吧?」
  上石總介總覺得橘陽太的聲線輕快的不太自然,但此時此刻沒有那閒暇去注意這個問題,他仔細的看著被放大的照片,看來就像戲劇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卻活生生的在眼前上演。
  被人用蠻力將頭塞進馬桶裡的畫面。
  雖然起初看不出來,但被欺負的對象很明顯的就是古屋上月。

  ……上月?
  怎麼可能!

  「據調查的結果呢,飛高高學弟在國中被謠傳是同性戀,對象剛好就是工藤智也。」橘陽太搓手,聳了聳肩膀,「不過欺負古屋最兇的人也是工藤智也,這點讓我很納悶──飛高高學弟國中班導的說法是,古屋和工藤曾經是感情很好的朋友,不過當同性戀的謠傳出來之後,兩個人就決裂了。」
  「那班導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嗎?這是校園凌霸耶!」上石總介憤怒的開口,完全不敢相信跪在馬桶前的人居然會是古屋上月。
  「就算知道也不敢說話啊,工藤可是議長的兒子,只要他高興隨便看要把老師調去哪就調去哪,在這種情況下,還有誰敢為古屋出聲。」
  「……上月……」上石總介不自覺的拳緊了手,低下頭來不曉得該以何種表情來顯示自己現在的心情和感受。
  出乎意料之外。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至今,上月是用什麼樣的心情來和我們相處的呢?

  「還有嗎?」
  突然的一道低沉的聲音竄進耳畔。
  沉默已久的藤原柳站定,盯著電腦螢幕,淡淡的笑了起來。
  「……阿柳?」回過頭來,相良壬希看著異常冷靜的藤原柳,疑惑又戰兢的心七上八下。
  「除了剛才那些,還有其他的嗎?」偏過頭來,藤原柳藍褐色的眼睛盯著橘陽太,笑逐顏開,「陽太?」
  「阿柳你……不生氣嗎?」橘陽太蹙起眉,對於藤原柳的反應感到不解。
  「不會啊,為什麼生氣?」甚至笑出聲來。藤原柳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確實從那放鬆的五官裡找不到緊繃的線條。
  此時此刻藤原柳的笑聲聽來卻讓人膽戰心驚,這是橘陽太料想之外的結果,原先他以為藤原柳會就此失控跑去揍工藤智也,全國大會的資格賽也會因此蒙上陰影,這是他最興味的結局。
  側眼看向上石總介,橘陽太的神情隨之驟變。
  臉色發白的上石總介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方才工藤事件的衝擊加上好友的反應,欲開口卻被自己阻下,彰顯在臉上的情緒不是緊張……是害怕。
  害怕?為什麼?橘陽太更是疑惑了,同時也感到有趣。
  「如果沒有事,那我先回去教室囉?肚子好餓、好餓啊──」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藤原柳一派輕鬆的伸了個懶腰。
  「相良,你想傳達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不用緊張,我知道你在擔心這件事情會影響到資格賽的進行……我還沒有不理智到這種程度啦,HAHA。」
  相良站起身來,想留下打算離開社辦的藤原柳:「……藤原柳!」
  「告訴我這些事你們應該也做了某種程度上的打算吧,我不會辜負你以及隊員們的期待,我保證。」
  這是離開社辦時,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不過等到比賽過後,這份保單就會過期囉。」

◆◆◆

  今天一整天古屋上月都把自己關在房裡。
  埔月鈴子擔憂地看著上月的房間,雖然他早、午餐都有出來吃,不過一吃完飯就又回到房間,看來身體是真的不太舒服,臉色還發青……
  作為母親這種現象著實讓她很擔心,問了上月又只回答沒什麼。昨天早上明明還沒事,到了晚上一回家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是昨天晚上吃了些什麼嗎?上月本身腸胃就不是很好,早知道就不要讓他出門。
  調理著晚餐,埔月鈴子有些分神的想著兒子的事,手邊切著蔥丁打算放進味增湯裡,完全沒注意到有人走進廚房。
  剛下班的古籠春日習慣性的到古屋家來和埔月打聲招呼再走,看著似乎是想事情想到失神的埔月鈴子,不免得好奇起來。
  「鈴子阿姨?」她幽幽的開口,喚回了玲子的意識。
  「欸?……是春日啊,抱歉,剛剛我在想事情,沒注意到你來了。」停下手邊的動作,埔月鈴子轉過頭看向春日,「要留下來吃飯嗎?」
  「不了,家裡弟弟還等著我煮飯,就不打擾鈴子阿姨你們了。」春日客氣的笑起來,「鈴子阿姨有什麼煩惱的事情嗎?」
  「嗯……今天上月沒有去上課,好像是身體很不舒服的樣子,我很擔心他。」嘆了口氣,埔月鈴子用圍裙擦手,將蔥丁灑進剛煮好的味增湯裡。
  「這樣啊,希望上月的身體沒事才好呢。」古籠春日皺起眉,對她來說上月和朧光就像自己的弟妹一樣;三年前的上月都還會來和自己撒嬌的,升上初中後就漸漸變得和人疏遠了。
  當埔月鈴子正想回話的時候,家中的電鈴聲大響,她對古籠春日頷首,連忙跑向大門去應門,還疑惑著是誰會在這時段來訪之時,透過貓眼她看見了令自己訝異的景象。

  「……藤原君?」


TBC……


 


 

其實我非常異常的不擅長處理角色的情緒,即使如此若還是能透過笨拙的詞彙來傳達我所想的,這會讓我非常開心的。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藤原柳這個角色。
對我來說他的全部就是我的「理想」(笑),他是以我的「理想」所塑造而成的人。

希望你看得開心,也可以期待下一話的藤原柳和古屋上月這兩隻囉ww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千玄玥
  • 總算盼到囉wwwwwwww
    藤原柳wwwwwwww(無意義)
  • 我、我會反省的wwww(速度)
    古屋上月wwwww(無意義)

    四六 於 2010/05/16 01:30 回覆

  • 香魚
  • 喔喔喔喔喔出了出了出了!!!
    我發現我又更討厭工藤了(笑)
    竟然對我的(誰的?)上月做出這種事!!!
    阿柳上啊快他幹掉吧!!!!!!!!!!
    天啊我好激動......
  • 工藤其實...好吧他本來就很渣。(欸)
    不過我似乎把他寫得不夠人渣啊……(?)
    居然要藤原柳把工藤幹掉XDDDD他是這種人嗎!!!!!!!!!!(????)

    四六 於 2010/05/16 23:20 回覆

  • 小墨
  • 噢齁,現在在上課wwww
    雖然說我自己的人物也有小小年紀就很BL愛..不過沒像柴柴的故事裡那麼慘(?
    是玩鬧性質ww
    工藤真的好差勁阿!!!!!!!!!!自我感覺良好到誇張的地步
    得不到就毀掉這種行為我最討厭了.....而且對象是可愛的上月(青筋爆出
  • 上課還偷上網!(戳臉)
    玩鬧性質嗎……我真希望我設定的也是玩鬧性質呃哦哦哦(掩面)
    自我感覺良好的少年工藤XDDDDDD
    到底有多少人討厭他XDDDDD(笑了)

    四六 於 2010/05/18 00: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