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紀田正臣看著手上的色情書刊,表情充滿不解,「……為什麼,給我這個?」
  他注視著很自然就坐到自己對面的折原臨也。
  等等?讓我倒帶一下……和沙樹吃完麥當勞後她先回去了,接著?啊,接著是突然黃巾賊的團員和麥當勞店員起衝突,自己上前處理,店長便請了客,之後──
  褐金色的眼瞳混亂的看向折原臨也。
  不明白。
  難道自己被棍棒打昏了幾分鐘嗎?……不,不可能。
  他低頭再看向手上的PLAY BOY,連翻開的欲望都沒有,把書放到桌面上,折原臨也興味盎然的盯著自己笑。

  「你不是和沙樹在交往嗎?……啊,不對,應該說,你不是和很多女孩子在交往?」折原臨也微笑,然而話中的挑釁意味十足。
  正臣抿唇,沒打算搭理對方,「……這個,你拿回去吧。」
  「為什麼?」語氣中充滿歡愉。然而在紀田正臣耳裏聽來是惡意。
  「問我為什麼?這個……」正臣為難的蹙起眉,支吾其詞,該怎麼向他說其實自己別說A片了,連A書也沒有看過。雖然喜歡追女孩子,卻從來不會想到某檔事。
  牽手,擁抱或者親吻,可能在普通的交往裏稀鬆平常,但紀田正臣卻從沒有在自己的戀情裏嘗試過。
  「因為你不敢?」折原臨也瞇起眼,逕自從桌上拿起可樂便開始喝起來,「我聽沙樹說,雖然你們在交往,可是你卻不願意碰她?」
  「啊?沙樹跟你說這些?」露出不可思議的臉,紀田正臣的表情多了幾分扭曲。
  「嗯啊,她說雖然你們是男女朋友──可是你卻對她沒意思的樣子耶?」
  語畢。空氣中多了一點可口可樂的氣味,然而紀田正臣沉默,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折原臨也的問題。
  他是說錯了。卻又好像哪裏沒有錯……。
  「該不會紀田正臣同學其實是個超級純情派吧──?」歇聲,折原臨也聽見自己所說的話,突然大笑起來。
  紀田正臣尷尬的陪笑。對於折原臨也,自己向來不知為何很棘手。
  話語和氣勢也好……全部都讓人難受。

  「有接過吻嗎?」突如其來的一問。
  紀田正臣愣在原地。沉默半晌,其後艱澀的搖頭。
  「要我教你嗎?」
  更是唐突的一問──正臣眨了眨眼睛,這次立刻便用力的搖了搖頭。
  誰知道眼前的男人會做什麼,老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只見折原臨也一笑,撐著桌面站起身子,將紀田正臣的領子揪起來。
  「──別這樣嘛,讓我教你啊。」

  最後映入紀田正臣眼裏的是折原臨也過於鮮紅的瞳孔。
  溫熱的氣息和一點也不溫柔的親吻。
  四唇交接的瞬間彷彿被針給紮過嘴唇的龜裂、疼痛,他蹙起眉,雙掌用力的推開折原臨也。
  不可思議的神情寫在臉上,眼神住滿愕然,然而折原臨也輕笑,沒有任何反應。

  他瞪著折原臨也,用制服的手袖擦拭雙唇。 
  然而他知道。
  和折原臨也起任何衝突都對自己沒有好處。
  這可不是隨便和幾個店長洽談就能有好結果的。
  
  「……臨也先生,晚安。」努力抑制即將失控的嗓音,在情緒還沒到達巔峰時紀田正臣彷彿逃跑似的離開麥當勞。
  折原臨也仍然笑。
  再輕啜一口可口可樂,撫摸自己的唇。

  謝謝招待。
  他輕聲說。


(臨正最高\^q^/)
(對不起寫了自己很想寫的東西,總之bug無視!)
(讓臨也吃死死的正臣好萌!超級萌!)
(是說,我可以把這個當成改貓耳的贈送文嗎?(被砸))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