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痩せた指にキスをした 
あなたをずっと忘れないよ 


《Last kiss.》HIT80000 for Vla.


  有時候那聽起來比較像承諾。
  早上你七點起床,為他打理好早點和清醒後的一切事物,包括他昨晚說的菜單。你特意把蛋煎得半熟,彷彿會流動的蛋黃透在半透明的蛋白裡。火腿,你不忘地說,那個傢伙要求了蛋加火腿。
  吐司機跳了起來,你將火腿蛋盛放到盤中,將烤得金黃 色的吐司塗上滿滿的巧克力醬。你曾問過他:吃這麼甜真不像你;而來人只是輕輕鬆鬆的哼笑一聲,回答一句「那你覺得怎麼樣才像我?」就把你堵的啞口無言。
  從頭上的櫥櫃裡拿出兩個杯子,你站在冰箱面前對著柳橙和牛奶猶豫了好久、好久,早上他習慣喝柳橙汁,不過換個口味似乎也不錯?最後你索性一杯牛奶一杯柳橙汁。
  晨間裡的廚房洋溢著食物淡淡的香氣。
  你對著自己的滿意作品欣然一笑,而後轉過身來面色凝重的盯著毫無動靜的樓梯,抬眼看時針已走到七點三十分,又再等幾分鐘,一直等到差點把早餐都放涼了才不甘不願的走上樓。

  你盯著緊閉的門扉躊躇萬分。
  敲?不敲?顯然地這個問題比到底要喝牛奶或柳橙汁還要讓你傷透腦筋。
  深吸一口氣,你鼓起勇氣的舉起手,手背即將和門板接吻時,啪一聲,輕脆地,門就這麼打開來,像有心電感應一樣。
  你和他面面相覷。
  他的臉上帶有明顯的倦意,你本想勸退對方還是繼續補眠好了,而他卻開口詢問:「早餐是什麼?」硬將你的話塞回喉嚨。
  你面有難色的答應,「……火腿蛋跟巧克力吐司。」
  「完美的一天。」他笑,能說是用拎著的方式拖你下樓。輕而易舉的就用天生的身高差距取笑了你。
  你氣得連一句話都不想說,反正來到這裡就注定沒半件好事。
  走下樓後他把你放在餐桌的對面,自己便逕自坐下來,沒多說什麼舉手便動了刀叉。

  他的吃相總是讓你感到意外的優雅。
  與內心完全不符合的清秀外表,乾淨俐落臉龐和擁有纖長睫毛的眼瞳。
  以及那雙非常、非常漂亮的琥珀紅眼。
  你不自覺的嘆了一口氣,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桌面上的早點,在進食的過程中你總覺得時間流逝得異常緩慢,抬頭看時針正好殘酷的指著七點四十五分。
  修正,是每次和他相處時,你總發現時間好像停止不動似的。

  「……啊,你是高一生對不對?」突然地,他有頭沒尾的問。
  你愣了愣,仍然點點頭。雖然休學就是了,但你沒特地補充。
  「那太好了,我正好忘了一首怎麼樣都想不起來的和歌……」
  你偏過頭來看他,停下用餐的手。
  「夜宿秋田邊,蘆屋茅草粗……然後呢?」
  是古文課。你露出乏味的臉,古文課什麼的他連課本都沒翻過,哪裡可能會知道下一句是什麼,沒用言語回答他,你淺淺地搖了頭。
  「不知道?你不是高中生嗎?」
  他毫不避諱地露出失望而鄙夷的目光,你對上那雙眼,回他一個白眼。
  「嗯,那好吧。」他像做了什麼決定般的開口,「既然巴裘拉上網只會往聊天室跑,甘樂老師就來替你出個習題。」
  他露出得逞的笑容,你本想極力的反駁他,話欲說出口下一秒卻硬被自己生生吞回,你想著,老和眼前這個幼稚鬼計較是沒有好下場的,只有徒勞無功。
  你無奈的垂下眼臉:「……請問是什麼習題啊?根號三分君。」
  「把剛剛那首歌的最後一句找出來吧,如何?」他挑起眉,將手上的叉子提到你面前,左搖右晃地。
  你不解的盯著叉子,見他笑得開懷,皺起眉頭。
  「你要做什麼?」
  「吃掉它,這可是甘樂大人的愛意哦。」
  你將嘴閉得更緊,惶恐地退避三舍;他將半個身子跨過餐桌,不斷的向你湊近。
  ──『吃吧?』這樣的問句無聲卻清晰的響在耳畔。

  你戰戰兢兢的張開嘴巴,而他順勢將叉子放入口中,舌尖立刻蔓延開胡椒粉及火腿蛋的香味,你本想闔上張得大大的嘴開始咀嚼,但最後卻沒能這麼做。
  在火腿蛋遞入口後,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類如玩笑的吻。

  只是輕輕的四唇交接,因此你沒特別在意,淺吻結束後你裝做若無其事的吃著早餐。
  ……反正這早已不曉得是你和他第幾次的親吻。



  你忘記要問他為什麼突然想找這首詩。
  滑鼠點到Yahoo首頁時才恍然大悟自己的疏忽,你嘖了一聲,有些洩氣的攤在椅子上,對於老是被對方愚弄得亂七八糟的自己感到火大。
  因為他一時興起而有的舉動,感到火大。
  你拍了拍振作不能的臉頰,有氣無力的在鍵盤上打進早上他所說的和歌:夜宿秋田邊、蘆屋茅草粗……
  以為出現在螢幕上的應該會是教育部之類的網站,你呆滯地看著許多BLOG的標籤跑出來,好奇或疑惑的點擊進去。

  March 15. Pm 02:26 (Tittle:      ……) 

  『等待著心愛的人……,我為你唱著歌。』
  『我借宿在田邊的簡陋小屋,那小屋的屋頂以粗糙的茅草覆蓋。』
  『在等待你到來時,夜之露水自屋頂低落,濡濕我的衣袖……』

  『我啊。』
  『知道你不會再來了。』
  『……滴落在袖口上的,究竟是露,還是淚呢……?』

  『再見了。』

  >>>>>>>>>>>>>迴響(共有54個)>>>>>>>>>>>>>>
  1. Name: 優子
   Tittle: ……你這大笨蛋。
   內文: 笨蛋。可惡的笨蛋。為什麼要因為那種人就放棄自己啊。笨蛋。你這大笨蛋……

  2. Name: 亞也
   Tittle: 無題
   內文: 同意樓上。
      混帳,你到底在想什麼……那種爛男人,快點放棄他!

  3. Name: 匿名
   Tittle: \(^O^)/
   內文: 醜女,去死吧。
      新原先生是我的。

  4. Name: 亞也
   Tittle: 無題
   內文: 樓上的你才去死呢!


  再往下翻閱便是開始不停地筆戰。
  彷彿可以看見女人們用犀利的言語就在自己的眼前互相戰鬥著,而站長卻是一個留言也沒有回應,大概也是不曉得該怎麼回吧。你沒仔細多想。
  將看似無趣的網頁關閉,你記下日誌的標題,伸了一個懶腰,決定回房睡個午覺。

  夜宿秋田邊。
  蘆屋茅草粗。

  ……『露濕吾衣袖。』



  靜靜地躺在床上,呼吸平順且緩慢,你目不轉睛的盯著天花板不動。
  來到這裡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你不禁打從心底感嘆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對於這裡的生活步調和方式,小從垃圾桶有幾個大到不動產所有權放在哪一個抽屜你都知道,對方也毫無窒礙的讓你任憑自己的意志留在這裡。
  像是被惡劣的陌生人撿回家的野貓,他餵你牛奶、替你清洗骯髒的身軀、睡前給你一個晚安吻,起床後再打開家中大門示意你想走就走。
  ……想走就走。
  你狼狽的笑了,這個難堪的字眼讓你想起當初那個走出門後,卻發覺自己已經哪裡都去不了的無力感。
  你翻過身,方才的睡意隨著思緒漸飄漸遠,你不能自己的發了一頓脾氣,睜著雙瞳和近乎死白的天花板大眼瞪小眼。

  你想到,在留下來的那個瞬間自己問了他「理由」。
  為什麼是我,而不是沙樹?你毫不畏懼的走向他,大膽的虛張聲勢。
  他幾乎是頹然一笑,輕描淡寫的回答:「……因為你不屬於我,不是嗎?」;當你正為對方對於沙樹抱持東西看待的想法感到生氣時,他不偏不倚的吻上你的唇。
  那是你們的第一次接吻。
  你還記得,你給了他很重、很痛的一拳,並且大罵一聲「混帳!」然後慌慌忙忙跑上樓,像只落荒而逃的貓。
  到隔天他仍然對你笑,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同,你本想追問親吻的意思,卻發現話總梗在喉頭難以啟齒,莫名的羞恥感沖刷你的意識。

  直到現在。
  你們有了特別的相處方式:偶爾他會對你抱怨生活上的煩悶(然而那都只是無關緊要、不痛不癢的小事)、他會要求你早餐或晚餐的菜單、他告訴中午到下午他通常不在,一直到第三個禮拜你從他帶回來的晚餐才知道他去了池袋一趟。
  美味的露西亞壽司。
  嗅到熟悉的氣味你免不了的感到惆悵。
  接著你越來越不明白自己在這裡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從哪裡開始出了差錯,最近你老是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思考這件事。

  ……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又是為了什麼留在這裡?

  最後你想起那好幾次的四唇交疊,碰觸到的嘴唇柔軟的不可思議。
  你不敢再往下想,將棉被矇住頭,像昨晚一樣,持續地逃避現實。

  (現在已經不想要知道臨也先生吻我的理由了───永遠都不要……)



  凌晨,除了訝異自己的睡眠時數又破紀錄,你發現整幢房子空蕩蕩的。
  寧靜無聲,時鐘以外的聲響全細微的遭空氣吸收,你在樓下繞了好幾圈,書房、辦公室、儲藏間、浴室和廁所,你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凝視著眼前的棋盤。
  西洋棋間夾雜了將棋,從以前開始你就不曉得這到底該怎麼遊戲下去,伸手將騎士的位置往前移到皇后面前,你注意到了一只棋被好好的放在中間。
  『王』。
  你凝視了很久,終究不明白其中的意義,所謂好奇心殺死一隻貓,你拿起棋子並將其翻面,當看見上頭寫了什麼字後,只能愣在原地,動也不動。

  
──新原。

  (我啊,知道你不會再來了。)
  (滴落在袖口上的,究竟是露,還是淚呢……?)
  (……再見了。)

  (醜女,去死吧。新原先生是我的。)

  ……這是什麼意思?
  你感到憤怒且不解。
  抓著棋子,你憤而轉身朝樓上跑,打算打開一扇你最不想碰觸的門扉。
  終於你想知道為什麼。
  無論是親吻或欺瞞的真相。

  你覺得打開這扇門就能夠知道為什麼。



  毫不猶豫的轉開門把。
  你看見他帶著滿臉歡愉的笑容坐在床鋪上,十指交叉扣在下巴,彷彿是等待已久的姿態;你瞪向他,像剛來到這裡的模樣,狐假虎威。
  「你知道謎底了嗎?」
  你抿緊唇,不明白來人的問句,「……為什麼?」
  「像在玩連連看一樣,很簡單的。」他笑逐顏開,「從池袋到新宿、從沙樹到我、從新原到我──從你連到哪裡呢?」
  「……臨也先生,我不明白,我不是你的玩具。」你露出審慎嚴肅的神情,以不容置喙的口吻咄咄逼人。
  「哦呀?還是猜不出來嗎?」一派輕鬆的神情。
  「別唬弄我。」
  「那麼,『……因為你不屬於我,不是嗎?』還記得這句話吧?」
  聞言,你當場呆住,愣得連半句話都說不出口。

  「你想知道理由嗎?──我吻你的理由。」
  他的語氣充滿惡意,你明白他的笑容,早從見到他的那一瞬間你就知道。
  這個答案。
  你明明早已了然於心,卻選擇忽視及沉默。

  「那麼現在……你屬於我嗎?」
  你突然覺得他停頓了好久的話語聽起來像憐恤。
  你和他的雙眼正對,四目交接,琥珀紅的眼瞳倒映在你的茶色視網膜上。
  「你屬於我嗎?」
  他又問了一次。
  而你卻仍舊啞口無言。
  你讓緘默橫跨在兩人中間,像凝結的冰晶。和他在一起,你總是覺得時間停止不動了。
  就像現在。

  「……我知道最後一句了,習題。」
  他偏過頭來看你,盯著不放,「那麼,是什麼呢?」
  「夜宿秋田邊,蘆屋茅草粗……」

  「─────露濕吾衣袖。」

  最後,他輕輕吻上你顫抖不已的雙唇,像之前那樣。
  你沒有抗拒。
  像之前那樣。

FIN.




嗯,其實一開始想寫的東西不是這樣……但是不知不覺就變這樣了呃。
我很喜歡臨正的。(澄清個什麼勁)
總覺得不解釋一下就沒有人懂這篇到底在幹什麼(其實我也不明白?),故事背景是第三集之後,正臣和沙樹私奔,但是最後卻以微妙的名義出現在聊天室中,還和臨也成為了工作夥伴?(雖然只是臨也片面的說法,但是感覺起來兩個人的確是有再見面的。)
所以就設定成住在臨也家了。(沙樹嘛……就住在波江家。←有夠隨便的設定。)
因為我還沒看第六集所以請看過的人不要吐槽我,我知道這樣的設定是架空的……

然後,嗯……其實臨也沒有喜歡上正臣,正臣也沒有喜歡上臨也,雖然會接吻。(掩面)
兩個人只是找到了奇怪的理由來使彼此無法離開彼此,這樣的感覺。
啊,佔有慾吧,對,佔有慾。
臨也對正臣有種奇異的獨佔欲,正臣對臨也也有某方面說不出來的執著。
兩個人就是這樣剪不斷理還亂嘛。(非常隨便的解說)

啊,還有,最後正臣選擇逃避了臨也的問話,也就是他不願意面對誰屬於誰,或誰捕獲誰這種問題;不正面回答卻也沒有否決,比起愛更像是恨,卻又比恨再那麼至高無上一點的情感。
我沒有把結尾寫得真的有結束的感覺,因為臨正在我心中是沒有THE END這種事情的……情感是無限延續下去的。(很煩。)
如果正臣哪天承認了就真的是END的時候。(笑)

至於為什麼會用到天智天皇所寫的和歌,是因為用這首歌相形就讓兩個人的感覺很諷刺。
一首因為深深迷戀對方而等待著對方的歌。
不過臨也和正臣之間卻是也無風雨也無晴……(笑)
新原那個則是臨也小小的惡趣味了,從原作中得知,臨也是會用不同的名字和不同的人用電子信箱聊天,經由腦補,那個站主剛好就是被臨也愚弄(?)的可憐小少女囉。

希望有人看得懂。
看不懂也沒關係我會再去修練個十年再來的……(掩面)

謝謝你的閱讀。
再一次感謝。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花葉
  • 一開始的人妻正臣讓我心花開了XD
    腦內煉成很自動就展開了這樣
    而臨也君在這篇的表現似乎不這麼惡質了?
    有感受到那麼一點點的溫柔(比跳蚤還要小的溫柔*笑*)

    我很喜歡有著一點點火藥味的兩人
    不會有像靜臨那種大吵,反而是唇槍舌戰的比較多的那種感覺
    但正臣永遠說不贏臨也是一定要的w
    餐桌上的互動讓我很喜歡,感覺很像這兩個人的模式

    沒有喜歡上對方卻接吻
    臨也或許只是一種玩笑般的感覺
    同時也透過吻制約了正臣
    因為他知道正臣會困惑、會猜測他的想法,但他不會反抗他的吻
    而正臣也想很多
    不是關於臨也喜不喜歡他,而是他在他心底的定位是在哪裡、是哪個位置(好像有點複雜?)
    但是當臨也要說出口的時候他卻又拒絕了
    無法選擇嗎好像也不是...........可能是一種又愛又恨的感覺吧
    總之是說不清也講不明的、我想正臣可能已經知道自己的感覺是什麼了
    而如同柴柴說當正臣承認的時候就是END了
    "還不想結束"

    似乎自話自說了很多XD
    但是這篇我真的喜歡唷、關於那首和歌我要自己去詳細一下了w
  • 看到這個留言我超開心的我圓滿了....!!!!!!!!!!!!!!!!
    有人懂了!!!!!!!!!有人知道我想寫什麼了Q口Q!!!!!!!!!!!!!!!
    我要回鄉下老家種番茄了謝謝大家!!!!!!!!!!!!!!(被踢)

    第一次用第二人稱視角寫DRRR其實我異常的緊張。
    不過很喜歡用這樣第三者的角度去看事情的方式,我想之後這種鬼打牆的東西應該會再出現不少次。(笑)
    花葉醬完全看出了我在寫什麼...真的非常的幸福。
    我好開心(\^O^/)!!!!!!!!!!!!!(夠了)

    臨正在我心中一直是進行式,所以在寫的時候會有很多的困擾。
    「啊啊做這種事情還不是時候吧」
    「臨也和正臣應該還沒有能到這麼親密的地步」
    之類的想法。
    簡而言之就是腦中365天都在跑著奇怪的BL GAME?(被拖)

    能讓花葉醬喜歡我真的很開心Q口Q!!!!
    真的非常謝謝!!!!!!

    四六 於 2010/05/02 21:08 回覆

  • Vla
  •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我看到這個只想尖叫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吵)
    好開心看到臨正XD(淚)
    嘛我也說不出什麼很有調理很有感覺的好心得(國文老師對不起)
    但是總覺得矛盾是種很合適的寫照啊,對他們兩個來說
    我不確定我看懂了沒有啊......,但是我是邊看邊尖叫啊(←煩)對不起我好膚淺(揉臉)
    依然還是好喜歡你的文風(遮臉)

    超極感謝你我超開心超感動超感激你的啦!!!!!!!ODQ//(樂裸奔
  •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你能開心真是太好了Q口Q!!!!!!!!(掩面)
    好害怕你會不喜歡的呢...畢竟是寫來送給你的owq!!!
    能夠讓你這麼開心我真的很感動呃啊啊啊啊(連話都不會說了)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O口Q...!!!!!!!(爆)
    不用謝謝我啦,我才要謝謝你呢wwww

    四六 於 2010/05/05 18: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