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Take me away.》


  車窗外的聲音仿如震耳欲裂的雷鳴。
  與頭髮同色系的稻草眼,動也不動的凝視著車窗外不斷劃過的風景,如黏稠的絲線般閃過的夜景,公路上的路燈被連成一條閃爍的橘光,靜靜地聽著車輪騁馳在軌道上的聲音。
  沒來由的哭意佔據了他的視線,轉過頭來凝望已經熟睡的少女,蒼白和毫無血色的臉龐沉沉的平穩的呼吸著。
  情緒起初由滿足轉為空虛。
  曾經得到全部,也曾經失去一切;如今他戳破所有謊言、面對所有現實,換來的卻只有望著不停流轉的窗景和時間。

  他曾經說過:我都知道。
  我原諒妳了。
  沒關係的。
  對不起。
  我愛妳。
  一起走吧。
  好喜歡妳。
  比起任何人都喜歡妳。
  好愛妳。

  ……最後卻連一字愛也難以提及嘴邊。

  那麼,除了愛之外呢?
  他垂下眼簾審視著少女的眼臉。
  除了愛之外……我什麼都沒有了哦。



  少女牽著他的手,動作緩慢得像怕被誰發現一同。
  他倆在新宿站下車,少年清楚他的用意,也明白彼此的處境,她回看他一眼,兩人提著簡單的行裡停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現在大概是凌晨三點,少年抬頭望,只見路燈的燈罩上聚集了一團蚊蛾。
  她輕拉他的衣袖,「沒事嗎?」這麼問著。
  聞言,他只是莞爾一笑,猶如安撫般拍著少女的頭頂,笑得毫無窒礙。

  他不知道他倆該前往何處。

  少女皺起眉,不安的握緊他的手心,再一次提問:「……沒事嗎?」
  少年再度揚起笑容,笑得連眉心也皺起,只差沒有發出笑聲,他面對她惴惴不安的面容,給了她一個不算用力的擁抱。就像是不願意讓對方看見自己的滑稽神情,他調整突如其來梗在喉頭的情緒,類如發洩。
  稍微收緊擁抱的手臂,他輕聲說:

  「……我愛妳哦,沙樹。」
  語氣淡的像在對自己確認些什麼似的。
  沙樹緩緩的笑起來,回應著對方的擁抱,撫摸他的背脊。

  最後他直接覆上她的雙唇。
  像是找不到安慰的孩子對重要的人撒嬌。

  「現在,只要這樣就好……現在,只要有妳就好。」

  Take me away.(帶我離開)
  她說。
  他說。


Fin.

 

 


 

嘗試二彈。
我、……呃嗯,果然寫不好耶(傻笑)
本來是要寫臨正的,不知不覺卻寫成正沙了,真是太讓我傷心了。
正臣跟沙樹……這兩隻就是病態x病態啊orz!(崩潰)

我居然寫了正沙^q^,這點真的是想都沒想過顆顆顆顆顆。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殺亞
  • 我剛剛看到標題是正沙以為自己眼瞎(?
    因為一直以為您有點雷正沙呀XDD
  • 嗯...我其實是雷哦Q口Q
    所以也很訝異自己怎麼會寫出正沙Q口Q...

    四六 於 2010/04/22 22: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