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青春 逆向行駛》

  你知道其實每個人的心都是一座城市嗎?
  裡面住滿各種類型、各種性格的人,有快樂、悲傷、痛苦、寂寞、憤怒、厭惡、愛與恨……,然而最後細數,那些情感豐富的住戶,都是「自己」。
  人心都是一座小小的寂寞的城。

  日出或日落,終有一天,你的城一定也會和某個誰在哪裡聯繫起來。



  「幹!煩死了!」
  男孩面露衝動與憤怒,將手上的國文考卷撕成兩半,抬頭與錯愕的老師相視,他一句話也沒說,把已經破爛不堪的考卷揉成一團紙球,往講桌丟去。
  「……你懂什麼啊?不懂就住嘴!他媽的胸大無腦!」奮力朝桌子一踢,接著身後伴來國語老師極大的咆嘯聲音,男孩一骨碌的跑,沒有閒暇多想其他事情。

  總是這樣。
  大人總是用自以為視的口吻左右著別人的人生……

  往校門口的反方向跑,是人煙稀少的草叢及較矮的圍牆,防止被其他人抓到,他特意走向有水的草地,只要腳步一踩爛泥巴就飛濺起來,他又髒又狼狽,看見被自己踹矮的圍牆,管他三七二十一,側身一跳遠離校園。
  台灣的夏天過了梅雨季後就是一段好長好長的炎季,氣溫最誇張能逼達四十度這麼高,現在正值仲夏,中午既沒雨也沒風,大概有三十五度這麼熱,太陽火辣的曬下來,除了燒還有燙。
  男孩用髒掉的手臂擦拭汗水,爛泥沾上好看的臉龐,他皺起眉,思量著自己接下來該去哪理才好。
  ……回家?不行,一定會被雞婆的管家抓回學校;找久頻哥?不行,他現在還沒下班;去網咖?不行,錢包還放在書包,而書包放在學校。
  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的莽撞,他恨恨的罵了一聲靠北,用力踩下滾燙的柏油路,面對天氣好得噁心的天空無語問蒼天。
  現在要他這麼遜的回學校?不如直接叫他去咬舌自盡還比較快,男孩無奈的嘆口氣,無計可施的狀況下只好隨便找個地方混時間了。
  念頭一轉,他想到前幾天在附近的公園有找到一塊空地,現在沒什麼人會在附近走動,就算身著制服應該也不會被發現。
  他點頭,決定跑向空地,躲太陽順便睡午覺。



  該去上午班了。
  孔指抬頭看向時鐘,剛睡醒不久的她還帶有朦朧睡眼,打了個不甚好看的哈欠,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替狗狗添飼料,撈起一碗狗飼料,走向陽台。
  把籠子門打開,她撫摸牠的頭,一人一犬相互凝視著,土狗舔了舔她的掌心,而後低下頭來吃著寶路牌狗飼料,進食的聲音聽起來像發情,她莞爾一笑,揉揉牠的頸子。
  而後隨手抓著昨天穿的T恤和牛仔褲進浴室,邊換衣服邊思考著今天要做什麼:到店裡先隨便買個國民便當當午餐、然後下午三點等進貨補貨、還要確認博客來的來店取貨訂單總共來幾件……哇噢,今天還蠻多事要做的嘛。
  她面向鏡子,深個懶腰,稍微用清水洗把臉後決定上班去。

  似乎有誰問過她為什麼不帶妝上班?其實自己也不是沒有想過,而是總覺得沒那個必要,化妝品既貴又傷皮膚,雖然經濟狀況不差卻從未想過用化學藥劑來摧殘自己的肌膚。
  確實的鎖上門,出了家門才發覺天氣熱得嚇人,她後悔為什麼不帶把傘出門,好歹能遮陽……
  抬頭看向萬里晴空的天空,太陽實在大到很夭壽,孔指有種衝動想直接走回家門,打給經理請半天假。
  嘆口氣,經過附近的公園,空無一人的公園在這個時候看起來特別寂寞呢。她不禁想,以前自己也常和家人來這裡,不是野餐就是遊戲。
  淡淡的笑起來,終究抵不過懷念這種情緒的侵襲,趁著離打卡還有一點時間,她走下樓梯。反正在這種時段也不會有什麼人在吧?這麼想著,然後她坐上以自己的身型來說稍嫌小的盪鞦韆,輕輕的盪起來。

  以前,如果是以前,老爸一定會在後面推,越推越高、越推越高──好像要飛起來一樣……
  她越盪越高,就像在尋找些什麼;越盪越高,就像在回憶些什麼;越盪越高,就像在試圖放棄些什麼。
  如果說回憶是浪,那麼一定是帶著漂流木的浪濤吧,捲來捲去,四處飄流,會帶來各式各樣的東西、也帶走各式各樣的東西。
  ──那麼,這股回憶的浪,只有我記得,而你們卻忘記了,豈不是很殘忍嗎?

  盪到最高點,她抬頭望向無風也無雲的天際,藍得像謊言。
  小小一個台灣,小小一個台北,小小一個公園,能承載多少悲傷的重量?

  喀嚓!──突然鞦韆傳來一聲巨響,裂開的聲音,瞬間反應不過來的孔指睜大眼簾,只是看向自己就這麼硬生生的被鞦韆丟出去,形成一條拋物線,她看見天空的廣闊在眼前被放大。
  還來不及尖叫,似乎就已經被地心引力拉到地板上。
  還來不及喊痛,身下卻傳出哀嚎。

  「──靠北!痛痛痛痛痛……!」



  孔指驚愕的看向脫落的鞦韆和裂成兩半的鐵槓,受到驚嚇還處於當機狀態的腦袋只能乾愣的望著鞦韆的殘骸動也不動,一直到傳入耳畔的呼叫聲喚回她的意識。
  「媽的死胖子、洗衣板!可以趕快起來嗎?不要以為你很輕啊啊啊啊!重死了!」
  她往聲音的來源處看,原來自己沒受傷的原因是有軟墊護著嗎?趕緊爬起來,男孩因吃到好幾口土而咳起嗽來,孔指凝視著男孩的臉,總覺得他看起來很眼熟……
  「……你沒事嗎?」
  男孩瞪了她一眼,嗆到幾乎無法開口他似乎是想表達「你覺得看起來像沒事嗎?」的意思,會意過來的孔指趕緊從包包掏出隨身攜帶的礦泉水:「趕快漱口。」
  接過水的男孩狼吞虎嚥的把半瓶水漱光,確認已沒什麼咳意,兩個人才終於站起身來說話。

  「幹嘛?你是想自殺喔?」一開口,男孩的口氣就沒給人好印象。
  孔指皺起眉,「才不是,是鞦韆突然斷掉……」
  「那就是太胖了,所以把鞦韆盪斷。」逕自下定論,男孩把水還給她。
  「……」幹。孔指的心中浮現無數個髒話,她最最介意的不是被說長得醜,而是被說胖,恨恨的瞪向男孩一眼,決定看在方才被少年救了的份上不想追究。
  「喂,對了,沒受傷吧?」
  男孩由上至下看了看她,只有衣服稍微髒掉,其他地方看起來是沒什麼大礙,於是他放下心的呼了口氣,這才發覺自己的手臂疼痛起來。
  「我沒事……倒是你,受傷了啊……」
  孔指看向骯髒又狼狽的少年,膝蓋和手肘附近被塵土覆蓋的傷口流著血。
  「要趕快包紮才可以……」她皺起眉,露出有些緊張的神情。
  聞言,男孩手和腳抬起來,凝視著自己身上的傷口,彷彿沒事似的甩了甩,說:「沒差啦,這又不算什麼……喂、喂!你要拉我去哪?」
  孔指白了他一眼,從醜到爆的制服上看出來這小傢伙是國中生,還讀明星學校呢。
  「這種時候就別耍帥了,國中生──」
  少年愣了愣。
  「……靠!誰耍帥啊?洗衣板!」

  於是她把握住少年的手緊了好幾分。


TBC...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閑
  • 幹!!!!!!!!!!!!!!!!!!!!超棒!!!!!!!!!!!!!!!!!!!!!!!!(痛哭流涕
    我喜歡逆向行駛這個標題,跟孔指還有紀柚(的年紀)都很搭
    請你嫁給我!!!!!!!!!!!!!!!!!!!!
    /

    「……」幹。孔指的心中浮現無數個髒話,她最最介意的不是被說長得醜,而是被說胖,恨恨的瞪向男孩一眼,決定看在方才被少年救了的份上不想追究。
    這邊超喜歡!!!!!!!!!!!!!!!!!!!!!!!
  • 我本來就是你的啊同伴ww(毫不害躁的說)
    謝謝你喜歡啊,孔指的媽XDD
    我好怕把小指寫壞說....orz
    超不擅長寫這種都市文學。(??)

    四六 於 2010/04/03 23:52 回覆

  • 閑
  • 其實我覺得設定就只是設定,就跟星座一樣
    不準就算了
    從故事出來的人物才是真的
  • 哇啊,說的也是啦。(笑)

    四六 於 2010/04/04 19: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