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置身無人都市》

  在夢的盡頭,我看見你,你站在我眼前,你走近我,我,愛上你。
(一)

  Nunnally今天早上要去看骨科醫生,大概是要開始準備復健了,雖然眼睛已經復明,可腳步神經尚未完全恢復,畢竟將近十年沒有起身過…光是要用視力看清東西就很困難。
  心疼之餘,Nunnally卻開口說了不需要同情。
  你離開的第六十天,Nunnally變的異常堅強,再也不會哭鬧著要找哥哥、晚上睡覺時也沒有夢囈,她學會微笑,然而那笑的意義背後無論何時全為了你。
  Nunnally開始寫日記,昨天請我上街陪她買日記本(當然是有經過偽裝的),挑了一本深紫色的冊子,想當然爾是你的顏色,那對深邃的晶紫瞳孔。Nunnally笑的很開心,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寫?寫給哥哥看。
  本來是想婉拒的…最後還是一起買了,無論你能不能看見。
  回家路上我們繞了幾條街,四處張貼了Zero的海報,地上則是被遺棄的Britannia海報。Nunnally看著我,似乎想將那堆印有你模樣的海報帶回家,紫藍色的眼睛懇求的望著我,雖然海報髒掉了,仍舊帶了一張較為乾淨清晰的回家。
  我問了她為什麼要拿這張海報,家裏不是有一大堆你的照片了嗎?她只淡淡的微笑,搖搖頭,什麼也沒有說。
  但是從那個笑容裏頭我明白,Nunnally的意思是無論是什麼樣子的你她都喜歡。小時後的樣子、穿制服的樣子、是Zero的樣子,甚至是成為皇帝的樣子。
  家裏頭好多我們的合照,你難得的笑著,而且笑得好開懷。
  我們常常聊你的事,無論是大的還是小的。從幼年的開始說起,Nunnally會在記憶中搜尋你住在皇宮裏頭的模樣,說你常常對著父皇的照片發呆、孩子氣的對Marianne撒嬌,她把你說Nunnally剛出生時後自己有多麼興奮、Nunnally有多麼可愛、多像母親,將一切全歷歷如繪在眼前。
  彷彿你就在我們身旁,陪我們一起說著你的事。
  你喜歡雛菊花(或者是說因為Nunnally喜歡所以你才喜歡呢?),家裡種了好多,窗邊的盆栽、花園裏的花圃,全是各種不同色澤的雛菊,裏頭有個池塘,養了幾條魚,Nunnally很喜歡在池邊灑飼料,說這種事情我們在樞木神社常常一起做,雖然當時自己看不見,但是總聽你們餵魚餵的好開心,哥哥會把麵包撕得碎碎的,再讓我撒,從水面噴上來的水花告訴我魚群們有多麼熱烈。

  無論走到哪裡、看見什麼聽見什麼,都脫離不開你。

  「朱雀哥哥?」
  「咦,Nunnally你準備好了嗎?醫生在外頭等囉。」
  「好,我馬上出去。」
  「需要幫忙嗎?」
  「不用,」Nunnally堅定的搖搖頭「跌倒的時候再幫我擦藥就好了。」

  最後我們都笑了。

(二)

  C.C.寄了一封信來,信上沒有寫她在哪裡,不過從信紙上傳來淡淡的青草味,大概在牧場或農場落腳。
  她問了Nunnally的近況,還說Zero最近好嗎?沒有提及到你,卻在信上寫了一段攸關於我的Geass的事。
  她說如果想解除Geass可以去找Jeremiah,想必他很樂意替我把「活下去」這個命令刪除。看到這裏我愣了幾下,詫異的或許不是C.C.也會多關心誰(亦這不是關心而是諷刺?),而是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也是,這個世界已經不再需要Geass的存在,也不會再有權力的紛爭抑或種族歧視,不再有三番兩頭需要戰鬥才能活命的日子。
  為什麼卻連想剝離這個Geass的想法都沒有,對我也許是個很大的問題。
  大概是因為,這是你唯一,對我而言能印證還活著的存在?讓我明白曾經有那麼一個你,在我的生命佔有如此大的份量,似乎還站在我的身旁,對我說話、對我微笑,卻從來沒有哭泣,你深刻的讓我理解一個人肩上能揹負的責任有多重、多大,操成千上百萬人的生殺大權、為了讓人活著、令人笑著,所以你這麼做、這麼說,你做了選擇。
  對於你的自私,以及那句懲罰、那個願望,我卻沒有多去反駁。只因為那是你的信任、你給予我的,無論是不是美好。
  事已至此,那時候我所落下的眼淚,把劍貫穿你身軀的那一刻,隔著頭盔卻清晰感受到你那逐漸失溫的纖細手指、艱辛的忍著劇痛說著的話,當初我以為我是多麼地恨你,恨得入骨、恨得即便踩過你的屍體也無所謂,可是當一切都成真,沸騰的血液告訴我不是恨、不是、不是。
  遺憾以及後悔住滿我的心房,可能是你所佈下的騙局,每一分每一秒我沒有忘記過你。
  是我代替你活了下來。

  可你曾有想過,這對我是否是好的?你並沒有詢問我的意願,你自以為是的覺得,你以為我恨你、但你卻信任著我,你曾經開口說過的夢話,對我說的。
  你說等你死後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Nunnally的笑容、學校的大家、以及你的部下、C.C.、還有我,所有的人都會笑的比過往更加開懷、活的比以往更加燦爛,可那些美好的未來全在你已外。
  你站在幸福的門外,你極力爭取的幸福,但你卻沒有踏進來與我們分享。
  我該說你笨還是聰明呢?

(三)

  突然想起,偷偷將屍體帶走,埋葬你之後的,Nunnally的表情。
  悲傷的吃不下飯、臉也不笑,一點生氣也沒有,喚了她的名字也沒有反應,猶如你一同的失去呼吸。
  那一陣子的Nunnally什麼都不會做,唯一有的情緒就是哭泣、唯一會說的話語就是哥哥。她常常與空氣對話、常常一個人隔著一張桌子折紙鶴,會看著你穿過的衣服一語不發,她的眼底誰都容不下。
  做夢時一個人會驚醒,醒來後又是一陣大哭,看著我的臉便會尖叫的指著大吼
殺人兇手!把哥哥還給我!殺人兇手!把我的哥哥還給我…!
  Nunnally曾經殘忍的寧願把世界摧毀也希望你回來。
  再摸摸她的頭、對她說些話、陪她折折紙鶴,她的世界彷彿只有你跟她,兩個人在一起,就算末日毀滅即將到來也沒關係,她常常說,只要哥哥在就夠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Nunnally的情緒緩和下來,看見我的表情不再是憤怒,會低下頭來蚊聲呢喃的道歉,對不起…朱雀哥哥…,接著掩著臉的模樣像是不希望淚水掉下來。
  Nunnally是那樣無助、那樣無辜,沒有了你的她如同失去地心引力般的墜毀殞落,不會燃燒的星星最後的結局便是墮落,我不希望看見那樣的Nunnally。
  自始至尾Nunnally總是被欺騙的人,被父母親欺騙、被哥哥欺騙、被她的世界給瞞騙,手無縛雞之力的她一直以來都沒有怨言,她只希望,你在就好了。

  「Nunnally,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聽說摺一千隻紙鶴可以實現一個願望哦。」
  「…那個、是騙人的…」
  「咦?」
  「…因為我摺了好幾千隻…哥哥都沒有回來…。」
  我愣然的緘默,看著Nunnally受傷的臉,再也說不下去。

(四)

  你離去之後的第一百天。
  在夢裡我總是會看見你死去時最後的表情、夢見你所說的那些話,確實,在夢魘中無疑都成為懲罰。睡不好大概也是這個因素吧。
  忐忑的躺在床上,服了幾顆安眠藥,唯一希冀的就是不要在夢到那千篇一律的橋段、不要再看見你痛苦的神情,以及鮮血淋漓的自己。

  趁著藥效發作以前拿起床頭櫃的相簿開始瀏覽,學生會的、園遊會的、校慶…還有好多,那時候你都還在,陪我們笑陪我們鬧。
  彷彿栩栩如生的佇立在我眼前,溫柔的聲線在耳畔,你就在我前方。

  「Suzaku,我在這裏,還在哭泣嗎?」
  「……──」
  「我在這裡,我看見你了。」
  「Lelouch…」

  那是我不願意吶喊的名字、我所不願意面對的現實,是的,你已不在。

  「不要哭了,我在這裡,在你前面。」
  這一定是夢。
  「這段日子以來,你好嗎?」

  一定是夢。
  但是為什麼熱淚居然燙傷了我的臉頰?那麼真實的疼痛。
  你在這裏,我看見你。我沒有哭,你說不能哭。

(五)

  你站在海灘上,夕陽的光線射的好斜好斜,突然之間你離我好遠,我在這裡,站在岸邊的堤防上,看著海浪拍打著你的腳丫,海風強烈的吹著,擾亂你和我的髮絲以及聲音。明明是迴盪在耳邊的鹹騷,卻能聽見,你的聲音,沒有被風給吹散。
  你輕輕的喚著,Suzaku。你站在那裡,風和海、陽光及波浪,晶亮的紫色眼眸比太陽還要璀璨,接著夕陽落下,原本灑在海洋上的點點橘光,斑斕富麗的金色碎片幻化為黯淡的月光,象牙白的光線映照在細白的沙灘上,像會發光的星子。
  你走近我,我看著你。
  你的臉龐越來越近,夜晚的光線低迷,只有暗暗月光,深邃的瞳孔在夜光裏頭似乎會發光,忽明忽滅的光質猶如螢火蟲,時暗時光。
  我看著你,你沒有消失。

  「Suzaku。」
  「────…」輕喃著你的名字的人,是我。
  「    。」

  最後你說了我們誰也沒來得及開口的情話。

(六)

  紫色的眼睛一點也不閃避的看著我,裏頭有好多笑意,甜的、膩的、好像糖的,聲音、笑容、五官,連同身軀都真實的不可思議,迎接我詫異的目光,你用更多溫柔去包容它,卻不告訴我最後的答案。
  我看著你,嘗試伸手觸碰你。你退了一步,搖搖頭。
  「Lelouch?」
  「讓我來牽你吧。」
  「咦…好。」
  不容拒絕的微笑,如法炮製的。可是…你站在我眼前,但怎麼可能…,你不是早已經親手被我…。

  
殺人兇手!把哥哥還給我…還給我!沒有哥哥的明天我才不要,把哥哥還給我啊…如果是沒有哥哥的世界那有什麼意義呢!Nunnally只要有哥哥就夠了,我不要和平、不要笑聲,把哥哥還給我…!
  屈膝抱頭尖叫淚腺崩潰啃咬指甲齒齦裏頭滿滿都是血。
  突然在腦海裏頭閃過一幕的Nunnally,狼狽的讓自己連哭也哭不出來。

  淚水劃過臉頰,你依然輕聲笑著,牽起我的手,在月光在海岸在沙灘上夜間漫步,彼此的腳步都很輕很緩,四周圍安靜的只剩澎派的海浪及我和你的心跳聲,怦咚怦咚同一個頻率跳動。你從掌心傳遞來的體溫、接觸在肌膚上的觸感,讓我好迷茫。
  「Lelouch,是你嗎?」
  你搖搖頭。「是你。」
  「什麼?」
  「我是你,你是我。」
  「…我不懂…。」
  「因為你代替我活了下來,所以你是我、我是你。」

  你替我看我還沒看的風景、聽我還沒聽過的音樂、閱讀我尚未讀完的書、收看我還沒看的電視節目、吃我還沒試過的新食物、呼吸我曾經呼吸過的美好空氣,在未來,將會看見那麼相似我和你的小孩在你的妻子腹中,Suzaku,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活在你的心臟你的血液你的骨髓你的腦袋裏頭。
  然後你這麼說你這麼做,牽起我的手又放下,用濕冷的海水潑了我一身而後哈哈大笑。
  不管我是不是聽到哭得唏哩嘩啦你就只顧著微笑,笑的讓我忘了要哭。久違了的笑臉、久違了的你,想見你想見你而我見到了你,卻不曉得該怎麼聊表這份思念的心情。

  「不要再噴了…可惡!Lelouch!」
  「這樣就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海水了。」
  「什麼啊…誰在哭,看我反擊!」
  「喂、喂!太過分了你那根本是海嘯!」

  我看見你、你看著我,彼此的臉映在紫的綠的瞳孔裏頭,現在我只注視著你、你只凝望著我,這樣就好。不去多貪心的想如果你還在就好,我並沒有如此奢望的權力。
  
在夢的盡頭,我看見你,你站在我眼前,你走近我,我,愛上你。

  「Suzaku。」
  「咦耶──等…!」

  嘩啦嘩啦的水聲,席捲而來的波浪,灌入耳鼻口裡的腥鹹海水,你的重力朝我襲來,身軀撞在沙灘上,不重但卻很痛。
  痛的是心是身是唇。

  濕冷的海水、逐漸亮為雪白色的月光、你孩子氣的臉,以及一個帶有海水鹹味的吻。
  一切都是那麼真實,讓我沒有力氣去否定的現實。

  在那一刻、我確實看見你了。

(七)

  睜開眼簾那一刻映入瞳孔裡的是刺目的晨光、熟悉的房間擺設、房子裏頭獨有的雛菊香。本該是這樣的,本來就是一場夢的。
  但是全身上下傳來鹹騷的海水味、濕溽的襯衫和褲子、腳底沾有沙灘的沙…還有,兩唇之間殘留的餘溫,通通都是你,你站在我面前的證據。
  你在那裏、我看見你,最後我還是哭了,在你面前就成為一點防備也沒有的,
Kururugi Suzaku

  我往外跑,跑過長長的迴廊、跑過房子裏頭每一間臥室、跑過你最熟悉的房間、拼命而又狼狽的跑,我跑向你、跑向Nunnally。
  不管是不是臉猙獰的嚇人、眼淚掉的多亂七八糟,我看見Nunnally,她看著我。

  「Suzaku哥哥?」
  「Nunnally…我看見他!我看到Lelouch…我看到他了、看到他了…他站在我面前、就在我的前面,他說了好多話、他說了你、說了我…」
  「看見,哥哥嗎?」
  「你相信嗎?我看見他了…真的、真的…」
  語無倫次,挨著Nunnally的床緣,淚水模糊了自己的視線,看不清楚Nunnally的表情,隱約能夠在激亢的情緒中得知她可能正笑著,一邊笑一邊哭,成熟的撫摸我濕潤的亂髮,不打算開口安慰,她正等著我說完。
  「在海邊、在夜晚,我看見他站在沙灘上…」
  能跟她說的、不能跟她說的,就這麼一瞬間傾吐而出。

  我看見你,當夢的盡頭裏只有你和我,那一瞬間、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你。

 




2008/9/30 第一次完稿。
是哀悼文,但是總是寫Lelouch死掉太沒有新意…。(何況這個題目應該早就被寫到爛了)
正確來說是我自始至尾的黑白思想啦,只是想寫Lelouch去世後的Suzaku,怎麼想都很難受吧…無法死去,卻又不能以自身的名稱活著,跟Lelouch是Zero時有頗大的差異。
因為心情實在太複雜我不想多談什麼OTZ
文內會一直故意重覆「我看見你」是要強調些什麼。Suzaku看見Lelouch的心情和情緒,悔恨、憤怒、後悔、悲傷、快樂、開心、痛苦、受傷…種種。
一直以來黑白就不是個真的歡樂到哪裡去的配對,但就是因為不快樂所以其中的種種才更加珍貴。

很喜歡黑白…喜歡到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太喜歡所以反而就不知所云,為了完結篇我心悸到現在…(崩臉)
有機會再修。(無奈)

2008/10/11 確定完稿。
很少有文章能夠隔一段時間回來看還是很喜歡的…這篇就是個大例外,最後只修了一句話。
仍然很傷悲,不過已經學會怎麼笑了。

這一篇最喜歡的就是娜娜莉,是個脆弱、自私,又為了哥哥非常堅強的女孩子,我很喜歡率性而為,而且為了自己的私心完全不找理由、藉口的個性。
朱雀在我心中是個非常矛盾的人,只依憑著當下的感覺做事情,通常沒在考慮後果,表面上大公無私裏頭卻是個完全只為自己的著想的人,藉著尤菲成為圓桌騎士、以魯魯的溫柔成為Zero,事實上朱雀什麼也沒有做,說要拿回日本、替尤菲報仇都沒有(難道把魯魯殺掉是為了尤菲?…嘛,看完R2誰會這麼想,如果是他就不會哭了。)
他的願望大概就跟C.C.一樣,希望死去。跟C.C.不同的是,朱雀希望背負著虛假的正義之名而死去。
最後魯魯修都讓他成真了,令樞木朱雀死去,卻又讓朱雀獲得了Zero的榮耀。

到最後,全世界都幸福了。只有失去哥哥的娜娜莉、明明實現了所有願望才發現一切都背離自己的朱雀、以自己的犧牲換取世界幸福的魯魯修,他們幸福嗎?我想這是個問號。
真的很希望能夠看見朱雀的笑容、魯魯修的笑容、娜娜莉的笑容,我是抱持著希望他們都幸福的想法看反逆的。
想不到反而跟我所想的大相逕庭阿…不過反逆的結局很棒,所以也沒有什麼怨言了。(扇就別提了)


↑更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2008!!!!!!2008!!!!!!!!!!!!!!!!!(尖叫)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夏澤 泉Izumi
  • 在看完亡國的阿基德後
    無意間看到了四六寫的這篇Code Geass的文章 說實話看完後真的有種好想再掉淚的衝動

    總覺得裡面的感情是那麼的真切、真的 曾經我有討厭過朱雀 認為他不瞭解魯路修所做的一切
    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現 其實那根本不是討厭的心情

    真的是好棒的文章嗚嗚嗚!!!!!!!我只能這樣說了 無法用言語表達此刻心情 ry (被拖走
  • 天啊黑歷史天啊2008!!!!!!!!!!!!當時看到這篇文被回應的時候完全是這種反應。(哭)
    謝謝你喜歡!!!天啊!!!這是我中二時期的產物啊老天嗚嗚嗚(哭)

    朱雀跟嚕嚕都是笨蛋嗚嗚嗚嗚嗚
    笨到要死但還是可愛啊嗚嗚嗚嗚
    很少有這麼觸人心弦的動畫了,好喜歡反逆的設定啊……TT TT

    四六 於 2013/11/04 14: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