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面都是片段。
是阿月的生日賀文。(笑)
……偶爾我也是想更新其他東西的啦。

 

1.
  「但如果只是這樣,今天我也會一樣,在心底默念著你的名字,然後細數歲月。」
  因為,我忘不了,你。

2.
  「能讓我這麼喜歡你,也不全是我的責任吧?」
  就算那個時候遇見你的人不是我。
  今日你也,絕對會,愛上我。

3.
  「相遇是偶然。」
  「但是,你給我聽好了。」

  「對我來說,相遇是偶然,但相戀卻是必然。」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
  你要認為那是愛就是愛吧。
  是恨抑是恨吧。

  我不過是單單地,無法忘記你。

4.
  如果對於我倆戰爭失卻意義,那等同我們不曾愛過、不曾恨過、不曾成長過。
  彼此都是踩著屍體走上去的;都是舔咬彼此傷口活下去的卑劣傢伙。

  如今沒有誰能自命清高,你不能,我不能。
  除非莎士比亞的詩不那麼清澈。

5.
  除卻你。
  那麼,我碩果僅存的,又剩什麼?

6.
  這就是魔法。
  「不覺得能抑制這種熱度不斷上升的魔法只有你擁有嗎?」
  當我這麼說。
  你停下閱讀琴譜的手,主動的給了我一個吻。

  還有早餐馬鈴薯泥的味道呢,我如同嘲諷的這麼說。

7. 
  「──你想要什麼?我通通都可以給你呦。」
  電視劇裡總是分為善惡兩派,天真浪漫的女主角手持決定命運的信,諂媚的人笑著對她說。
  少女搖搖頭,眨著閃亮的紫色眼瞳:「不可能,我要的,你給不起。」
  於是男人驚愕的問:那到底是什麼呢?

  「我想要的是愛,然而,你給不起。」
  「為什麼?」
  「因為你,不懂何謂愛。」

  電視播到一半被中途關屏,基爾伯特憤怒的起身正想開口怒罵。

  「快去洗澡,別再看電視了。」
  「可惡的小少爺啊啊啊啊──!本大爺看到正精彩的地方!」
  羅德里希瞄了他一眼,隨即又打開電視。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要的東西,你給不起。』」
  羅德里希的聲音和女主角的嬌軟嗓子疊合。
  美妙的德語。

  聞言,基爾伯特連耳根都紅透了。

  「這上禮拜就撥過了。」
  「呿──本大爺就是想看第二次!怎麼樣!」
  「不怎麼樣。」羅德里希垂下眼簾,將浴巾遞給基爾伯特。

  他低頭看了看浴巾。
  ……濕的?
  「小少爺,幹嘛把你用完的浴巾給我啊?」
  「咦──什、」羅德里希露出吃驚的神情,又立刻收下,「……抱歉。」
  伸手想把浴巾抽回,卻被基爾伯特從另一頭緊緊握住。

  「這個提示也太明顯了,這麼想要本大爺的愛就直說嘛。」
  「才不是這樣……」羅德里希無力的回答。
  「本來我想一個人也很快樂的泡澡的,但是現在我改變心意了,你就給我負起責任陪我洗澡吧。」
  「什、別開玩笑了──喂、基爾伯特?」羅德里希一臉混亂的盯著基爾伯特。

  「我被煽動了。」
  基爾伯特湊近對方的耳畔,低聲、輕聲,盡其溫柔的呢喃。
  「本大爺才不給你愛,因為我全部的積蓄都存在你那了。」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要的東西,你給不起。

  羅德理希猶如打敗仗的軍人被基爾伯特扛起來朝浴室走,無視於僵在樓梯動也不動的路德維希。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