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I see you,I love you.》 *R18,能接受者再入內。
小司對不起啦我拿舊文owq…(誠意在哪啊你!?),感謝你的指定哦。owq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森林。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

  他專注的閱讀那本童話繪本,寶石色的美麗瞳孔閃閃發光,如琥珀般閃耀的眸,纖長的睫毛被晨曦照的波光粼粼。他吞了口口水,喉結隨著口腔的弧度在動。
  像是被下咒似的──對於自己而言──那真是最可怕的毒藥。


  低身喘氣的聲音、呼吸交換呼吸、唾液交換唾液,阿爾的氣息呼在亞瑟腹上,如蛇挑逗夏娃,他親吻他的乳尖,騷動著對方的下半身,指尖刮在他的大腿內側,輕柔的力道多有幾分性感。
  總覺得意識被什麼被奪取,大腦唯一能做的反應就是呻吟、呻吟,不斷呻吟,亞瑟抓緊身後的床單,搖頭、再點頭,反覆持續這種毫無意義的行為。
  眼眶被席捲身軀的快感弄得濕潤,在他想抹去之前搶先被吻走。
  阿爾舔拭亞瑟的長眼睫毛,如海水濕鹹的眼淚氣味在他口腔蔓延開,他選擇與對方共飲這無論甘不甘甜的汁液,舌和舌交纏,亞瑟嚐到Starbucks的espresso所獨有的香味,他想掙扎,但是四肢使不上力。

  他吻他。
  無論現實的觀感或是生理構造上的相同,那種如孩子般的可怕獨占欲驅使自己緊緊的擁抱住對方。他親吻他的唇、他的鼻、他的胸膛,戰爭後的傷疤、最敏感的地帶,全部、全部,這些他老早就想觸碰的地方,這一刻全是他的。
  做愛時他習慣吻遍亞瑟的頸子,如吸血鬼似的執意在每個地方落下吻痕,紫青色的。

  「別、…呃…」

  他咬他。
  從嘴角開始,貪心的甚至希望對方能就這麼融入自己血液。白皙的肌膚、紅潤的雙唇、金黃色的柔順髮絲、森林般深邃的眼睛,那樣美麗又殘忍的你,讓人不禁想通通瓦解。
  指尖穿插著對方最不堪的地方,吻去他眼角的淚水,阿爾用牙齒磨蹭著亞瑟的鎖骨。
  一切彷彿慣性,他們用他們最熟悉的方式擁抱彼此。

  如兩頭傷痕累累的野獸相互舔拭傷口,他們蜷伏在彼此身上,親吻所有不堪入目的傷痕。

  「我愛你、…亞瑟。」
  「…哈、…閉、嘴,咿啊…─」

  亞瑟對著床頭櫃呻吟。
  阿爾的身軀壓上他的,手背被對方緊握,獸慾在兩人接合的地方無限擴散。阿爾吻住亞瑟的耳畔,他讓對方抬高腰枝,接受所有擺佈的亞瑟失去理智,張開喉嚨吟哦,用一種自己聽也沒聽過的聲音嬌喘。
  水聲靡靡,乳白色的液體沾上床單。



  亞瑟的清晨被浴室的淋浴聲給吵醒。
  他疲憊的睜開雙眼,忍受腰際和臀間的痠疼,扶著床鋪起身,陽光自窗戶透過窗簾點點白光撒落在身上,亞瑟揉了揉睡臉惺忪的眼,意識到除了下身的疼痛。
  …混蛋…居然咬傷我的嘴角…。他撫摸已經結痂的傷口,默默咒罵幾聲。
  朝浴室的方向看,水聲外還有細微的談話聲。

  「Really?」
  阿爾轉緊水龍頭。
  「Sorry,yesterday I at busy .」
  流利的美語。在他低沉的嗓音聽起來特別具有韻味。大概在談公事吧,亞瑟想。

  在無所事事的早晨他決定先去烤片土司、泡杯紅茶在開始。
  以彆扭的姿勢套上襯衫和褲子,亞瑟稍微按摩自己痠痛不堪的腰部,撐著額頭對浴室裡的人不停細聲的碎唸。
  他清楚這個人的家的格局,廚房通常是廢棄不用的,畢竟鼎鼎有名的麥當勞就開在他家對面,步行兩分鐘就能到。亞瑟對著空空如也的冰箱發愣。
  「這個人…還真的是很不懂怎麼生活…。」
  勉為其難的從冰箱角落拿出不曉得有沒有過期的土司,亞瑟從瓦斯爐的上方櫥櫃找到起司醬和立頓茶包。用抹布擦拭骯髒的流理台,清洗烤盤。
  熟練的沖入熱水,亞瑟在茶壺裡放了兩個茶包,並沒有將水沖到全滿,略為七分,他看了下烤箱,還有五分鐘,用茶匙攪拌茶壺,讓裡頭的橘澄色更加均勻。
  亞瑟笑起來,雖然不能下廚烹煮食物讓他稍稍失望了,不過──其實這樣也不錯嘛──他開心的將紅茶斟進馬克杯裡,等待烤箱的叮咚聲響起。

  「An,bye.」
  阿爾用毛巾擦拭濕濡的頭髮,乾脆的闔上電話。
  他從陽台的烘衣機中拿出滿是皺摺的襯衫,穿上脫在床邊的牛仔褲,思索著今日一整天的行程。一想到還要回公文堆他就開始感到煩躁,口袋裡的普拿疼早已一格一格全部空掉,壓力讓他的身心俱疲。
  …難怪昨天自己死也要拖著亞瑟回家睡。他看了手錶,早晨七點二十分。
  剛回房間沒看到亞瑟的人,接著鼻子從客廳聞到乳酪和茶香──肯定是他。

  客廳很安靜,能聽見自己踩在埃及絨地毯上的聲音。
  阿爾尋找亞瑟的身影,餐桌上擺著成咖啡色糊狀再塗上一大層起司醬的土司以及用千鳥紋馬克杯裝著的紅茶。阿爾對著餐桌笑了,拿起一塊詭異形狀的土司大啖,往沙發的方向走。

  「亞──」
  那一幕幾乎叫自己窒息了。
  他專注的閱讀那本童話繪本,寶石色的美麗瞳孔閃閃發光,如琥珀般閃耀的眸,纖長的睫毛被晨曦照的波光粼粼。他吞了口口水,喉結隨著口腔的弧度在動。
  像是被下咒似的──對於自己而言──那真是最可怕的毒藥。
  「亞瑟。」

  他明白自己為何迷戀他的原因,像個病態的瘋子似的。

  「嗯?」亞瑟抬起瞵視昂藏的眼睛,注視著阿爾。
  連神都會讚嘆的美麗眼瞳。
  「啊…對不起,不知不覺就看起來了,這本書真讓我懷念呢,很久沒讀了。」亞瑟闔上書本,微微一笑「我最喜歡裡頭的一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不覺得很浪漫、嗯──阿爾?」
  幾乎是一瞬間,阿爾朝沙發的方向筆直而來。什麼也沒有說,他的第一個動作就是,緊緊抱住亞瑟。
  胸懷裡滿是亞瑟和沐浴乳的氣味,他親吻亞瑟的頭髮,溫柔的、輕輕的,氣息呼得柔順的金色髮絲上揚。

  「欸嘿…那我肯定會和亞瑟相逢的。」
  「…你、你在自以為是個什麼勁啊!放開我啦!」
  「我昨天忘記說了,我愛你。」
  「──你、你,是在…」啞口無言。

  
「我每一天都愛你。」

  最後他親吻亞瑟的雙唇,濕潤而柔軟。

FIN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司
  • 優呵!!!!!!!!!!!!!!!!!!!!!!!!!!!(是在興奮啥XDDDD??
  • 啥小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四六 於 2010/03/21 01:45 回覆

  • a296725
  • 無名小ˋ足

    哈哈~好甜喔XD
    我愛米英!!
  • 哇啊很甜嗎(笑了),謝謝你的稱讚XD
    米英很棒w

    四六 於 2010/06/22 18: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