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二)互道晚安進入夢鄉,凝視你的眼臉。(素材指定:晚安。)


  黑幕降下,夕陽的消逝驟快且無聲。
  走出攝影棚已經是晚上十二點的事情,他凝視著天空密布濃厚的黑,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算是早收工了。至少今天的女演員沒NG太多遍,該唸的台詞還算是模稜兩可的講完,跟沒經驗的演員合作實際上是挺累的事情。
  誰叫自己沒有所謂老手帶菜鳥的偉大情操呢。想到這裡,平和島幽不禁莞爾。
  表面上什麼事情都關心、事實上卻是個冷淡得可以的卑劣傢伙。也怪不得自家兄長老是「這傢伙」、「那傢伙」的叫。

  「幽平。」
  「……?」
  「今天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的通告我幫你推掉了……,哎,該怎麼說?最近你啊,好像在煩惱著什麼事情。」
  凝視著經紀人的認真神情,平和島幽的眼睫抽動了一下。
  「我知道說叫你放鬆你也是不會聽的,」無奈的聳聳肩,經紀人將包包裡的冊子抽出來,寫上明天的行程,放在他手心裏,「明天的行程很鬆,基本上只要來排戲就好,其他閒暇時間自己充分利用吧。」
  「……嗯,謝謝你。」接過小冊子,幽淡淡的點頭。
  「好了,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幽平靜的答應,隨著經紀人的腳步坐上駕駛副座。

  車窗外的風景快速的流轉。
  一路上他們沒有交談,就算對方試著用尋找其他話題來聊聊天,但很快的被用「嗯。」來結束話題;無奈的他打開收音機,正巧播著新上映的電影主題曲。
  「啊,幽平……我能問嗎?」
  他以眼神回答對方。
  「今天在拍攝外景時,你有些分心……是看到誰呢?」
  聽到這個問題,平和島幽明顯怔了一下。
  「呃?你不回答也沒關係。」
  他輕輕的搖頭,「……沒什麼,只是看到認識的人而已。」
  「粉絲?」
  「……是我哥哥。」稍微遲疑,可他還是誠實的回答。反正沒什麼好瞞的,他想。
  「你哥哥?那個平和島靜雄?」聲線中載著清晰的詫異,流暢的轉動方向盤,衝著話題的興頭,他接著問:「聽說前陣子他不是又惹事被辭職,還送進警局嗎?」
  平和島幽抿唇。
  確實,這兩個月以來長期莫名困擾著自己的問題就是這個。
  他知道自家兄長雖然很不能控制脾氣,哪一天被送進警局說實話自己也並不意外──可是,他難以釋懷的,竟是那天在酒吧裏的小小約定。
  像個彆扭的孩子似的耿耿於懷。
  褐色的眼瞳飄向車窗外的風景,快速滑過的影像流在視網膜上。
  感覺像是被看不見的情緒束縛。
  自己並不想這樣的,並不憤怒,可他無法接受。

  「嗯?……幽平?」
  「不、沒什麼,麻煩前面紅綠燈停車就好。」
  立刻跳開了話題,聞言,經紀人苦笑。
  反正他早就猜到幽不是個擅於交談及敞開心胸的人。
  「好吧,那你今天回到家就趕快休息吧。」
  「……是,謝謝關心。」

  淡然的回答,語氣輕得像沒有旋律的歌。



  走近家門,忘記帶鑰匙的他依循老位置,第二格鞋櫃的報紙下放著備用鑰匙。
  他想起以前兄弟倆放學回到家才發現彼此都忘記要帶鑰匙出門,然後靜雄會帶著稍嫌驕傲的笑臉,拉開鞋櫃門,從報紙下抽出鑰匙,再彷彿炫耀般的開口──「很神奇吧?這裏就是放著我秘密武器的地方,連媽媽都不知道。」
  平和島幽不自覺的微笑,小心翼翼的從報紙底下抽出鑰匙,轉開門鎖後再謹慎的放回去。
  一拉開門把,房裡充斥著久未經造訪的氣味,分明就是自己的家,卻空無一人仿如荒城。
  算一算也兩個多月沒回家了。他自嘲的想。
  沒有打開電燈的閒情逸致,身體裏每一根神經似乎都住著疲倦的基因,難以言喻的疲累感自脊椎蔓延開來。
  正挪動步伐走向自己的房間時,從另一間臥室傳出不算小的鼾聲──

  平和島幽猛然的轉過頭。
  訝異的死盯著門上的字,平和島靜雄,聽著千真萬確的呼吸聲,他難掩激昂的快跑至門前,緊貼著木板,確認似的聽著房內的聲響。
  呼吸聲。
  鼾聲。
  磨牙聲。
  全部都是……哥哥的聲音。

  心緒複雜的他站在門前,良久,只是凝視著看不見另一端,百般沉默。
  該怎麼開門、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說話、該如何是好?原本簡單的事情在這一瞬間卻變得如此艱困,既矛盾又掙扎著,最後他審慎的轉開門把,動作輕得幾乎無聲。
  房裡一片漆黑,可他記得床的位置、書桌的大小、衣櫃又面對哪個方位。
  踏著極輕的腳步,平和島幽感覺自己的呼吸急促許多,緩慢的走向床邊,他蹲低身子,試著在黑暗裡釐清他的面容。
  一直等到眼睛已習慣夜幕,他俯視著自家兄長的眼臉,莫名的龐大情緒如浪濤捲上。
  既不是哭意卻也毫無笑意──他面對著自己混亂的心情,欲出聲卻被自己阻止,該怎麼做?何去何從?

  ──可是,我還沒有原諒你。
  ──至少現在,還不能……

  垂下眼簾看著自家兄長。
  高挑的鼻樑和深邃的五官,輪廓,皮膚和嘴唇的觸感。
  這些他知道。
  比誰都還清楚。
  「晚安。」、「早安。」、「午安。」,要是以前他們會這麼說的──在喝完一杯熱牛奶以後,偶爾笨拙的親吻彼此的臉頰,聽說這會帶來安全感,而的確是的。
  只是這樣。
  就讓人感到安心。
  已經不明白現在的自己到底想做什麼了,平和島幽蹙起眉,張口欲言。

  驟然地,有誰抓住了他的手腕。
  沉默卻溫柔的。
  平和島靜雄緩慢的睜開眼簾,準確而真誠的回應了他的視線。

  「──你這傢伙……」
  輕柔的聲音,聽起來像沙,低沉卻柔和的刮過耳畔。
  「……上次,對不起啊。」

  兩人沉靜的對視彼此。
  彷彿劍拔弩張虎視眈眈──然而,幽卻回握了靜雄的手。
  什麼都沒有說。

  走出房時,迴盪在耳邊,只有很輕、很輕的一句話。
  「晚安。」

FIN.





(嗯…很明顯是第三集小說加第七集動畫相關。)
(我真的非常喜歡幽,卻老是寫壞,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曉得氛圍表達的怎麼樣?……嘗試新的寫法,能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吧。)
(好啦其實我蠻喜歡這篇的。(自己承認))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香魚
  • ///////////
    啊啊又是一篇溫暖人心的兄弟文(有點想哭的感覺
    怎麼說呢...很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氛圍
    嗚嗯很喜歡這種兄弟互相依賴的感覺~ˇ~
    新的寫法很棒喔=ˇ=b
  • 謝、謝謝owq(自己抽面紙)
    受到肯定的感覺真的很棒。
    我會更努力寫出更棒的兄弟的www
    希望情感上的傳達可以更深刻啊。(笑)

    四六 於 2010/03/18 23:49 回覆

  • 花葉
  • 經紀人真不愧是經紀人
    居然可以發現幽正在煩惱事情,他不是一直是一號表情嗎?(噗)


    我喜歡帶著徬徨味道的幽
    不知道為什麼能夠想像幽的那個表情,應該也只有輕皺眉頭吧
    不過絕對困擾了他很久吧這個問題
    嗚嗯........為了哥哥爽約的事情而煩惱的幽莫名的很可愛(笑)


    小靜居然是清醒狀態的?
    我本來以為會是幽默默的看著哥哥然後離開收尾
    沒想到小靜會先作出反應耶
    所以出乎我意料了(笑)


    看完之後我才發現我真的很喜歡這一對兄弟阿
    好喜歡好喜歡ˇ
    當然新的寫法我當然也很喜歡囉
    我又想在看一次了(笑)
  • 因為他是經紀人啊XD,要成為幽的經紀人想必也有兩把刷子吧。(?)

    情感細膩的幽真的很棒很棒owo,注意著別人不知道的地方這點真的很可愛。
    好喜歡他。

    嘿嘿www,小靜醒來真的是臨門一腳(?)
    低聲道歉這個地方自己很喜歡。

    謝謝owq!!!!!!!(開心),能被喜歡真的超開心的。
    哇啊啊啊。(害羞)

    四六 於 2010/03/19 19: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