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Stay Gold》
美好的事物轉瞬即逝。
那麼,至少今日……給我一個微笑吧。


(三)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

  折原臨也闔上已經空的生魚片鮮食盒,露出心滿意足的笑。
  廚房傳來油煙的氣味及啪滋啪滋的聲響,他無所事事,自己對廚房也不熟,說要幫忙老實說也只是去看戲的。並不是出自於真心。
  趁著房子的主人還在忙碌,縱使沒有經過允許他仍然興味盎然的觀察著屋內的擺設。
  以橙黃 色為基底的裝飾,四處充滿暖色系的家具,折原臨也不適的蹙起眉,的確很適合紀田正臣的品味就是了。喧嘩的青春啊。
  他不由自主的笑,參觀完沒什麼特別的客廳及浴室,於是念頭一轉,抬起腳步朝看起來大概是臥室的房間走去。
  穿過浴室旁的長廊就是臥房區,有三間相同的門,他不解的偏過頭,難不成紀田君有兄弟姊妹之類的?否則扣除掉父母和自己的房間,還多了一間。
  沒想太多,他率先開啟一扇看起來順眼的房門。
  應該是主臥室,偌大的空間擺了一張雙人床,兩個長型木製衣櫥和梳妝台,旁邊還有一間盥洗用的小浴室。就是一般公寓會有的設計。
  擺設是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他有些疑惑的地方是房裡乾淨的一塵不染,空氣還隱約透著新屋入住的特殊氣味。
  凝視著沒有皺摺的床單,折原臨也若有所思的輕笑。
  關上門後便開啟另一扇,另外兩間都是雷同的小臥房,比起主臥室小了約三分之一,都有著單人床和衣櫥,不過看起來較常使用的房間特別多了書桌。
  那就是紀田正臣的房間吧。沒來由的,折原臨也猜著。
  略過類似客房的房間,折原臨也進入臥室,房裡意外地,隱密的菸味撲鼻。
  ……小小年紀就抽菸?他嗅聞著枕頭套,確實的從上頭發現SEVEN STAR的特殊香氣。
  果然深藏不露呢,紀田正臣同學──挖掘著未可知的祕密,他更是得寸進尺,打開沒有上鎖的抽屜,除了一般的文具用品和教科書,在抽屜深處,被埋在盒子底下的是全新的保險套。
  微微訝異的睜大瞳孔,折原臨也笑得更開了。

  ──真是可怕呢。國中生。他露出深不可測的笑。

  將翻出來的盒子收入口袋,欲想持續窺探下去時,喀一聲,房門被應聲打開。
  「……你在這裡做什麼?」
  一抹金色擦過他的虹膜,折原臨也將抽屜拉了回去,保持輕鬆的神情,轉過身子對來人打招呼,「嗯?可以吃飯了?」
  紀田正臣蹙著眉頭,「為什麼臨也先生……會在我的房間?」
  似乎是想追問著這個問題。折原臨也沒意外的聳肩。
  「來尋寶啊。」
  「什?臨也先……」露出不理解的神情,正臣的臉稍嫌扭曲。
  「吃飯囉!總之先吃飯再慢慢聊吧?嗯?我好餓啊──所以說吃飯吧?還是來吃飯吧?」毫無防備的笑逐顏開,正臣呆滯的看向態度判若兩人的臨也。
  緩慢的點頭答應,他眼神複雜的看向明顯被移動過的抽屜,惴惴不安的內心上下弔詭著。

  「……看到了,嗎?」
  他低聲的說著。
  臨也在和他擦身而過時輕笑一聲。
  「啊咧?……是希望我看到什麼呢?」

  聞言,紀田正臣動也不動,聽著折原臨也偌大的腳步聲在房裡迴盪。



  餐桌上對放著兩盤熱騰騰的海鮮炒飯。
  桌面其實不大,怎麼放都是剛好能兩人面對面用餐的距離,明顯地,正臣極其努力的將盤子放在最遠的距離;折原臨也一臉滿意的坐上餐桌,和紀田正臣忐忑不安的臉形成對比。
  「我開動了。」雀躍的拿起湯匙,沒等對方回話,他逕自吃了起來。
  「……嗯,我開動了。」瞄了一眼折原臨也的臉,正臣緩緩拿起湯匙,有一口沒一口吃著。
  被炒得金黃 色的飯和脆得恰到好處的海鮮,放進嘴巴裏時讓臨也嚇了一跳,還以為只是很普通的炒飯,想不到出乎意料之外的美味。
  他抬起琥珀紅的雙瞳,凝視著正臣緊張的神情。
  「很好吃啊,別緊張嘛。」瞇起眼,微笑,他杓起一匙飯,放到紀田正臣面前。
  「呃?……臨也先生?」不解的看向浮現在眼前的炒飯,他上下打量了折原臨也的意圖,稻草色的眼中塞滿不可思議,不可置否的搖了搖頭,料不到對方竟沒有放棄的意思。
  別說折原臨也了,被男人餵食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碰到。
  更何況是這個名為折原的男人……
  「不、我……不好意思,你吃就好。」再一次搖頭婉拒,折原臨也興味盎然的臉還在面前,紀田正臣嚥下口水,兩人僵持了將近三分鐘。
  「吃嘛,我的手很痠哦。很痠。」強調似的又說了一次。
  正臣的眉頭越皺越深。
  「臨也先生……」
  「嗯?不吃?」
  「我真的……」
  「那我就要硬來了哦?」半開玩笑的開口。
  紀田正臣驚愕的睜大眼簾,無力地看著就像是正玩弄著寵物的折原臨也。
  那不就是虐待動物了嗎?他沒頭沒腦的想。
  「……那還真是,謝謝……」
  張口含住折原臨也手中的湯匙,被放冷的炒飯溢滿口腔。
  露出歡愉的笑臉,折原臨也仿如玩上癮似的,無視於紀田正臣的意願,一匙接一匙。

  「臨也先生,可、可以了……」眼見一匙炒飯又被杓上來,正臣無奈的說。
  「嗯?不想吃了?」
  「我自己可以吃……不用麻煩你。」趕緊自己盛滿一杓飯,正臣狼藉的吃起飯。
  越吃越胃痛,他忍住想嘔吐的衝動,拼命的埋頭將自己那一份的炒飯吃掉。
  「別吃得那麼快,小心消化不良哦。」俏皮的敲了敲自己的湯匙,折原臨也的笑容不減,心情好得可怕。
  紀田正臣哀怨的看向他,我光是看到你就已經消化不良了……臨也先生。欲哭無淚。
  「對了、對了,剛剛在紀田君的臥房發現保險套呢,是你在用的嗎?」
  沒來由的,折原臨也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嗯?呃!咳、……咳咳咳、什?」
  吞到一半的飯硬是被嗆出來。這一頓飯真的很難吃下去啊。紀田正臣狼狽的邊咳邊緊張地盯著臨也看。
  「這個。」臨也拿出口袋裏的保險套,佯裝天真的回應他的視線,「還是草莓口味的呢……」
  「臨也先生……這個、呃,我……」紀田正臣一臉混亂。
  「國中生精力旺盛,這點我可以理解就是了……嗯,可是讓沙樹發現的話不太好吧?」
  目光炯炯的盯著心虛異常的正臣開口。
  「啊,難不成……跟沙樹做過了?」突然會意過來,臨也意味深長的笑起來。
  聞言,正臣的臉色暗了下來。
  「……沒有。」
  「嗯?」瞇起眼,臨也臉上掛著歡心的笑。
  「臨也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樣。」垂下眼簾,正臣放下拿著湯匙的手,「不是那樣……,不只沙樹,我和任何人都沒有。」
  他偏過頭,等待著對方說完。
  「……我沒有跟任何人做過。」正經的回答著臨也的問題,突如其來的羞辱感蔓延紀田正臣的每一條神經。

  為什麼自己要和他解釋這種事情……。正臣不平而憤怒的想。

  「嗚哇──這還真是大新聞呢,情聖紀田君居然沒有初體驗啊。」
  清晰的感受到對方傳遞而來怒氣,臨也選擇將其無視,以自身的惡意用另一種方式傳達開來,他吃掉盤裡的最後一口飯,五臟廟因美食而得到治癒。
  紀田正臣沒有回答,用複雜的眼神在炒飯和臨也之間看來看去。已經沒有食慾了,心疼的凝視著盤子裡還剩一半的飯,該怎麼辦才好?
  「真的很好吃,紀田君手藝很好呢。」臨也將盤裏的食物搜刮一空,無論是精神上或肉體都得到至高無上的滿足,他舔了舔還殘有飯粒的上唇。
  「……謝謝稱讚。」有氣無力的回應著。
  紀田正臣只希望吃完飯後折原臨也可以現在、馬上、立刻遠離這裡──越遠越好;無論是什麼理由什麼原因來到這裡都不重要了。他也不想知道。
  如果只是這樣不停地擾亂自己生活步調的蒞臨,他寧可將之毀棄。
  打從初次見面起,他就不相信折原臨也的笑容。

  ……假的。
  全部都是假的。





我是認真的覺得正臣在發生藍色平方那件事情之前是處男。雖然一樣很花但是花的定義不一樣。
一直到失去沙樹之後又變得更放蕩。(填滿罪惡感之類的?)
畢竟永遠是人類的體溫最溫暖呢。

臨也先生越寫越奇怪了…。(沉默)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Vla
  • 我我我、我看到了★
    整點的餵食秀嗎?
    既然沒有那到底那盒草莓(?)是要給誰吃的啊!(不知道在氣屁)
    啊只要紀田低頭我就會想掐折原先生啊...把他的頭扭斷之類的...
    請繼續加油!但是別忘記吃正餐...(餓)
  • U GET IT★(?)
    餵食秀(笑),這個畫面很溫馨我很喜歡啊!w(有病)
    那盒草莓我會解釋原由和去處的……(喂?)
    咦啊別那麼激動啊…如果臨也掛了就沒有人可以這樣玩弄正臣了耶ww(靠)
    我會繼續加油的,也會記得吃正餐。(?)

    四六 於 2010/03/14 16:10 回覆

  • 香魚
  • //////////////////////////////////////////////////正臣好可愛!!!!
    為難的他好可愛!!!忐忑的他也好可愛!!!!困擾的他也好可愛XDDDDD((冷靜...

    啊啊臨正好棒喔///////
    臨也好惡劣喔喔喔XDDDD((你在興奮什麼啊

    期待第四篇w
  • 正臣好可愛!(笑)(一起喊了)
    雖然正臣本身就很可愛了,但是討厭臨也的他最-可-愛!(被踢)
    不知所措的正臣真的讓人很想欺負。(喂)

    臨正很棒真的owo!!!!!!
    我已經很努力了但還是把臨也寫得很溫柔又奇怪了…(哀傷)
    第四篇我會盡快生的XD"

    四六 於 2010/03/14 16:16 回覆

  • kiyuu
  • 可惡這個人渣就只會欺負正臣QAQQQQ!!(被打
    看了嘟啦啦啦第三集後
    才真正的覺得正臣非常討厭臨也呢☆(欸
    不過卻又異常的依賴他?(某方面來說(???
    但是傷害正臣最深的卻又是臨也

    在正臣離開後又出現在聊天室裡時
    整個噴淚阿阿阿阿QAQ!!!
    臨也果然還是愛著正臣的吧♥(這是重點(靠

    不過倒是真的想把臨也大卸八塊的說O谷O(不
  • 臨正梗就是從第三集出來的啊啊--!所以拜託大家去看小說第三集啊!(痛哭)(被摔)
    太好了我終於可以好好和九桑討論第三集了。(慢著?)

    看完第三集我被這樣的臨也打到了orz
    一開始以為他只是個單純的神經病,看到第三集我完全被這樣全身傷痕累累的男人深深打到--雖然我完全不同情他。(喂)
    不管是有著不會痊癒的傷口的臨也;還是因為寂寞而不停逃避的正臣,都讓我喜愛到不行。
    而且臨也在第三集對波江說的話我真的、真的好介意!(爆)
    棄子之王。還有弟弟論。
    臨也果然是弟控啊wwww(慢著!),雖然和靜雄完全不一樣就是了;一個是想盡辦法要欺負弟弟一個是努力的愛護弟弟。(笑)

    聊天室那邊我也好介意--!根號三分!(笑)
    對臨也講話很辛辣的正臣超喜歡。
    看到那邊都不禁覺得……難不成正臣你在臨也家嗎?(喂)
    這樣生動的(還有狀聲詞)的互動式聊天,很難讓人不在意啊。(笑)

    雖然臨也的行為很過份。
    可是某方面來看……正臣也可以說是為自己的行為背了一個活該?
    不要愛上沙樹就沒事了啊。(喂)

    四六 於 2010/03/14 20:25 回覆

  • 花葉
  • 隨便在別人家裡亂晃然後還拿主人的東西調侃主人的
    我看全世界也只有折原臨也一個吧XD
    不過不管誰被翻到保險套,應該都會尷尬不已吧、而且還是被臨也找到.....


    不過為什麼正臣同學會有保險套咧咧
    應該不是路上隨手拿到的贈品吧呵呵呵呵(掩嘴笑)
    但是草莓口味很有國中生味道的XD


    一口一口餵吃飯也太萌了(鼻血)
    折原臨也根本是以調戲正臣為樂嘛
    不過在問正臣"和沙樹做過了嗎"那邊給我的感覺很像是在盤問外遇的老婆之類的
    然後老婆究很困窘的解釋原因這樣
    ......不好意思連我都髒掉了XD
  • 保險套是梗啊啊啊果然大家都很在意!太好了!(喂)
    ……路上的贈品會有送保險套的嗎?(驚)
    草莓口味鷗哇搭\^q^/(慢著)
    每次去便利商店看到包裝精美的保險套盒我都會想……真的有人捨得拆開來用嗎?(爆)

    哇哦,盤問外遇的老婆…
    應該是對自己養的貓咪出門惹事生非而頤指氣使起來吧。(笑)

    四六 於 2010/03/14 20:31 回覆

  • Vla
  • 疑問:第三集剛開頭那個很嗆的是紀田...嗎...?
    我跟鄰居(?)討論的時候還沒人敢相信,可到底為什麼正臣會接受臨也的邀請去聊天室啊這真是太可愛了害我好激動啊根本就在他家吧!
    好過份,不見了是去新宿嗎(閉嘴)
    希望他就在聊天室裡出場就好了(哭),可是又好希望可以看到他出場啊好為難啊(不是作者為難個尛啊)
  • 開頭那個是帝人哦,如果我沒記錯?(笑)
    正臣一直到第三集結尾才出現,暱稱是巴裘拉。

    根本就在他家認同!
    看到臨也這樣玩弄正臣真的很有趣。
    這樣相處模式的兩人真的太太太可愛了,根號三分!(笑)
    不見了,就是跟沙樹一起新宿囉。(這腦補也太過分了吧?)
    哇啊正臣第六集會回家,請放心wwww

    四六 於 2010/03/15 18: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