鷺野真木站在一年A班的門口,慵懶的提著書包,看著好友在教室裏面翻箱倒櫃。
  本來是想去幫忙的,礙於今天班級對抗賽時自己的體力已耗盡大半,他詢問九条清澄需不需要幫忙?;而清澄不出他意料之外的回答了不用。真木你等我一下,不好意思。
  紫紅色的雙眼盯著清澄慌亂的神情不放,他竟找到一絲惡趣味。
  打開教室的門,真木將書包背好,湊近好友,問:「在找什麼?」
  清澄詫異的抬起頭來看向真木,「護唇膏……」
  聞言,真木蹙起眉,「找那個幹嘛?」
  現在也不是冬天,不必擔心嘴唇龜裂的問題。何況平常清澄沒有使用護唇膏的習慣。
  「呃、那那那個……」清澄越說頭越低,真木仍注視著他,「就是,今天打羽毛球的時候你說什麼書呆子的……我不是用球拍堵了你的嘴嗎?」
  偏過頭,鷺野真木從今日的腦袋裡搜尋出這段記憶。好像有過這麼一回事,被清澄一說,總覺得嘴唇又隱隱約約的痛了起來。
  「所以,你想拿護唇膏給我擦?」挑眉,真木的表情帶有幾絲笑意。
  「呃?不行嗎?……雖然我找不到。」語畢,又翻了翻整齊的抽屜,確實找不到冬天時因嘴唇乾裂而買的護唇膏。九条清澄的表情充滿苦惱,而後,他聽見真木的笑聲。
  「沒關係,我又不痛。」
  「可是……」
  看著好友為難而困擾的表情,鷺野真木玩心大起。總覺得只會在自己面前展露真實的一面的清澄很有趣。
  也很可愛。

  「那麼,親一個當補償好了?」紫紅色的眼瞳瞇起,笑了起來。
  「親一個?……咦咦咦咦咦親一個?」 九条清澄愣了愣,臉上隨即爬滿不可思議和訝異,「認認認認真的嗎?真木!」
  鷺野真木雙手交叉,偏過頭。
  「難道我回答認真的,你就真的會親啊?」
  「咦……呃,這個……」清澄的視線往他處飄去,輕聲回答,「……只是男人和男人接吻很奇怪吧?」  
  「嗯?你的意思是其實不排──」斥嗎?話還沒說完,又被清澄給攔住。
  「我、我們趕快回家吧,真木……」露出尷尬的臉,九条清澄拿起書包,筆直朝門外走。

  鷺野真木看著九条清澄快步離開的背影。
  將笑意留在晚霞映照的街道上。

(真木清澄!好萌!好萌!!萌到我暴斃啦!!!萌死了!!!!!!!)
(改造少年第二集根本是真木清澄ONLY!!阿蘭影薄、好影薄啊啊啊!而且那個充滿特殊氣味的附錄是怎麼回事!?)
(真木:「我也要成為你的力量。」雖然你忘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