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霧波江無奈的替自己的雇主整理桌面,還要把傳真來的文件一一彙整起來交到他面前;而那人卻只是一派輕鬆的翹著二郎腿,哼著不成名的曲調,心情看來煞好;她眼尖的瞇了眼手上的資料,向他詢問疑惑。
  「上次你說到栗楠會時後,是不是討論到一個人?」
  而來人瞄了她一眼,笑了笑,答聲後又繼續哼著歌。
  矢霧波江不解的蹙起眉頭,「……又是朋友又是弟弟,還有什麼──啊,棄子的王?」
  聞言,折原臨也神情扭曲的抽動眼睫,注意到他微妙的表情變化,矢霧波江沒多說話,等著臨也回答。手中佯裝冷靜的整理著資料。
  她可不想三天兩頭就踩到折原臨也的地雷。
  「正臣他啊,真的是不懂我的心呢。」從外套的口袋裡抽出小刀,折原臨也流暢的耍玩著。
  「嗯?怎麼說?」無視著折原臨也的小動作,矢霧波江認命的將注意力轉移到文件上,胡謅的回答。
  「該怎麼說才好呢──啊,總之,正臣傷透了我的心。」雖然是這麼說著的,可折原臨也卻露出愉快的笑容,語氣和表情不成正比;矢霧波江瞄他一眼。

  「……你會討厭他嗎?」口吻小心翼翼。
  「不討厭啊。」折原臨也看向矢霧波江,琥珀紅的瞳孔波光粼粼。
  「那不就是喜歡了嗎?」
  逕自做出肯定句,矢霧波江無奈的嘆口氣。她永遠都沒有辦法辨析折原臨也的情緒是好是壞,對於喜惡的分別更是讓自己難以捉摸。
  反正也沒必要瞭解的太透徹,於是她埋首進入文件。

  在矢霧波江沒有注意到的時後,琥珀紅的眼瞳滲出訝異的訊息。
  折原臨也的神情變得相形扭曲,笑逐顏開,他笑的歡愉。
  笑得像在嘲諷什麼似的。


 (其實我一直很煩惱要叫臨正還是叫折紀?日本方面是通稱臨正,可是折紀好像比較正確?)
 (啊,忘了說,這是小說第三集波江和臨也對話的衍生。)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