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軀被陡然一撞,重心不穩的他跌坐在地板上,抬起頭來怒視著將自己撞倒的人,可紀田正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抑說是不願開口。
  和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的,他想,欲站起身卻被來人的腳給踹下,肚子吃了一聲悶痛,他咳幾聲,褐黃色的眼瞳被日光燈照得斑斕,他直視著對方琥珀紅的雙眼,蹙著眉,而後他試圖打破沉默。
  「……我真搞不懂你到底想要什麼。」他跪坐在地板,涼意從底部竄上。
  「嗯?」折原臨也發出興味盎然的笑,蹲下來與紀田正臣平視,等待著他開口。
  遲疑了半晌,紀田正臣主動湊近他──至少沒半點懼意。
  「你明明就不懂什麼是愛,卻四處奢求愛……你還不懂嗎?」
  折原臨也輕蹙眉頭,往後退了一點;然而對方壓境,彷彿情勢被逆轉,無以命名的不悅感受襲上心頭。
  「你憑什麼這麼說?」仍露出歡愉的笑臉,然笑意銳減。

  紀田正臣的表情明顯受到動搖,他試著從自己的話中尋找邏輯,然而現實卻告知著他不必要。對於眼前的人,就是再講一個字都是浪費。沒有必要,似乎有人又這麼反覆一次,你沒有必要這麼做,紀田正臣。
  少鄉愿了。
  類如警訊。
  縱使開口艱澀,發聲困難,紀田正臣狼狽的站起身子。

  「就憑你這種人,已經傷害了我無數次。」
  丟下一句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話語。
  紀田正臣轉身就跑,捏緊手上的戒指,像個逃犯似的奔跑──

  ──從誰的身邊逃開?




  「原來小靜喜歡狗?」斜視著公寓前的老狗,折原臨也不敢置信的瞪著傷痕累累的平和島靜雄。
  「吵死了,關你屁事!鬧夠了就給我滾!」靜雄氣喘吁吁,兩人在方才經過一場混鬥,原本整理好的客廳又變得凌亂不堪;甚至連沙發都被自己丟下陽台,電視機缺少LED燈,發出啪滋啪滋的雜訊。
  折原臨也完全無視於平和島靜雄的話,走近老狗,琥珀紅的眼瞳睜著雪亮。
  「哇啊小靜──這跟你高中時撿得狗好像──」接著他將目光轉移到靜雄身上,表情寫著懷疑。
  「啥?」平和島靜雄不耐煩的搔頭。
  「哎呀呀居然忘記了!小靜笨死了!」 

  平和島靜雄白了他一眼,接著沒再多搭理對方,轉身要走進房內。
  老狗的注意力從臨也轉移到靜雄身上,看著他的眼神閃閃發光,尾巴無力的搖起來,似乎無聲的叫著靜雄要他帶自己也進屋。
  折原臨也看著靜雄和老狗微妙的相處模式,偏過頭,思考了半晌,最後他將老狗抱起來。
  「吶,小靜。」
  靜雄轉過頭,看著折原臨也笨拙的抱狗方式不禁蹙眉(雖然自己也沒多會抱)。
  「『我也可以進屋嗎?』……這隻笨狗剛剛好像這樣說。」
  「啊?……」平和島靜雄叼著菸,在一人一狗之間來回查看,老狗哈著舌頭,因為年歲已高對於折原臨也粗暴的抱法也沒有特別掙扎,只是看他在抱下去這隻狗待會兒應該會窒息吧?
  他嘖了聲。

  「真是煩死了,要進來就快進來!」語畢,身子一轉便潛入屋內。
  折原臨也露出驚喜的臉,歡快的笑容在臉上,看著手上的老狗一眼。
  「小靜這樣好噁心耶──你覺得呢?」


 (狗屬性!狗屬性!靜雄LOVE!★)
(也想要寫看看高中時代的兩人啊───啊,還有新羅!)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