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雖然是散步但是走路也要看路。

  平和島靜雄焦躁的叼著還沒點燃的香菸,坐在公園的橫椅上,焦距哪裡也不看,臉上明顯寫著「內有惡犬,生人勿近。」的標語,路過的民眾全以他為中心距離三十步的地方才敢走。
  因為某個混帳的關係又砸了一間店,賠償是小事,只是無意間又得罪自己沒有想得罪的人就感到不悅。
  他以為自己已經盡量很低調了。想不到還會被發現。
  煩躁的情緒不斷堆積,點燃香菸,試圖讓這種難堪的情緒快速的隨著菸雲而散去。

  「在公園抽菸不好吧?有小孩子在哦。」
  來人的聲音雖然是叮嚀,卻充滿笑意。平和島靜雄往聲音的主人看去,蹙起眉。
  「……你還真閒啊。」語氣透露著淡淡的調侃,靜雄盯著新羅的表情。
  「怎麼這麼說?我可是在做紀錄哦。」晃著手中的DV,岸谷新羅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怎麼了?每次看到你就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是不高興啊。」伸了個懶腰。
  「嗯?……啊,又是臨也的事情?」新羅彷彿會意到的笑了起來。
  「別提到那傢伙。」語氣溢滿冷淡,靜雄瞪向新羅。
  岸谷新羅無奈的聳了聳肩,從高中時代就搞不清楚這兩人的關係到底是友好還是惡劣,雖然都只是折原臨也單方面的挑釁,可靜雄的回應讓人不解。

  「為什麼?」新羅偏過頭看著靜雄。
  「嗯?」不耐煩的抬起頭。
  「其實你很在意臨也吧?不然怎……喂喂喂不要把拳頭握起來!我不說就是了!不說!」
  露出『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的』惡狠表情,平和島靜雄被來人的發言弄得更加煩躁紊亂,最後他夾著菸,不耐的向對方道別,往城市的反方向走。

  岸谷新羅挑起眉,彷彿喃喃自語的說……

  「為什麼就是不承認啊?……都已經好幾年了嘛真是的……啊說到好幾年,我和賽爾堤也認識了好幾年啊是不是?……」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