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轉眼秋天已經過了一半。
  紅蜻蜓肆意的飛翔在校園之中,飛來盪去,不知不覺紅天一片也漸漸變的稀疏,日子過得是一天比一天還快。
  古屋上月略顯疲倦的踏入崇陽高中,忘記吃早餐還挺折騰人的,雖然是自己睡過頭的錯。步伐懶散的走向鞋櫃,在接近遲到邊緣的時段人就顯得少很多,零星幾聲開闔鞋櫃的聲音在他耳裡聽來像催眠。
  ……還是很想睡,可是第一節是英文課,不能不上。
  正當這麼想時,從校門一直到出入口傳來巨大的腳步聲,砰咚砰咚的聲響像在逃什麼及追趕什麼,上月疑惑的探頭想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Fuck你這死沒人性的混帳王八居然在校門口堵人──我又沒遲到!」
  是藤原柳啊……。
  「誰說的你遲到了三秒鐘!」
  唔,是相良學長。
  「Shit!才三秒、三秒好嗎?」
  「給我馬上立刻到社團練習,現在就去!」
  「為什麼連我都要一起跑……?」
  還有上石學長。
  「那你就不要追我啊喂!上石總介你愣個屁啊快阻止他!」
  「你吼我幹嘛啊我也被追啊!」
  面對此景,上月瞇起眼,睡意以經被嚇醒,對於眼前這種習以為常的事情並沒有感到太大興趣。
  沉默的換好室內鞋,伸了個懶腰朝一年級的校舍走。

  「Ohhhhh是上月、上月喂哦哦哦哦哦!」
  藤原柳很快的擒住古屋上月緩慢離去的身影,趕緊停下腳步,身後兩人想也沒想到藤原柳會就這樣停下來。
  在煞車不及、重力加速度的情況下,三人就這麼撞成一團。
  古屋上月再次沉默,轉身過去看三人跌在一塊的慘狀,無奈的嘆口氣朝他們的方向移動。
  藤原柳被壓在最下層,相良壬希夾在中間,上石總介從最上頭再摔下來,三人直呼疼。上月先把摔了兩次的上石扶起來,其餘兩人則是自己站起身。
  「學長,沒事吧?」
  「沒事、沒事,謝謝你啊上月……」上石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向對方道謝。
  「痛痛痛……,你沒事停下來幹什麼啊中二柳!」相良壬希痛得眼臉都皺在一塊,揉著自己受傷的地方,不悅的開口。
  「因為我看到上月嘛……,我以為你們會停啊。」藤原柳無辜的眨眼。
  「別又把上月拖下水。」說話的人是上石。
  「哪有!我只是要跟他說Good morning。」不平的反駁,語氣顯得理所當然。
  「……你說早安的方式還真是特別。」沉默良久的上月終於說話,語出就讓藤原柳尷尬的無話可說,看見此景上石總介和相良壬希在心中無法遏止的大笑。
  主人一開口忠犬就不敢亂吠了嘛。
  「好了好了,中二柳跟我去晨練吧,不要妨礙淚……上月上課。」語畢,相良壬希捏了把冷汗,差點就說出自己對古屋上月特殊的稱呼。
  由於橘陽太不知怎地開始稱呼古屋上月為『飛高高學弟』,自己也不知不覺稱呼他『淚痣學弟』,但也只是私底下喊喊,並不會無禮到直接這樣喊他。
  幸好剛才沒露陷……
  沒發現異狀的上月對著他倆點頭示意,「學長們早安,那麼我回教室了。」
  上石和相良對他揮揮手,藤原柳很不識相的又叫住上月。
  「上月,放學之後有事嗎?」
  古屋上月搖搖頭,「沒事,怎麼了?」
  「那放學等我練習完一起去吃晚餐挑Game片OK嗎?上石總介也要去。」
  「啥?我有說嗎?」聞言,上石納悶的看著藤原柳。
  「有啦你有,上月要去嗎?」
  上月愣在原地,不曉得該如何應對,這讓藤原柳頗不解。
  「為什麼……約我?」
  「啥?約朋友一起去逛街吃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還是你不喜歡逛Game片可以去看別的啊。」露出不明不白的狐疑表情,藤原柳毫不掩飾的盯著上月看,令他更加不自在。
  ……『朋友』,嗎?
  「不、沒有不喜歡……」
  「那去嗎?啊……,如果嫌人太多不去也可以啦,沒有強迫的意思。」意識到上月的不自然。藤原柳想,大概是犯害羞的毛病所以不想去人多的地方走晃吧。
  「不是這樣……,那個,因為不回去吃飯不知道家裡同不同意……,我再打電話問看看,中午跟你說能不能去……,好嗎?」
  雖然沒有拒絕的意思,上月的心裡還是躊躇,畢竟和朋友出遊沒有回家吃晚飯這還是十六年來頭一遭。
  仔細想想,自己還真的沒有過和朋友一起去吃飯、逛街之類的活動……
  「好,那午休見啦!」藤原柳笑得開懷,對上月招招手,而後被相良壬希朝籃球場的方向拎去。
  「我也要去教室了,嗯……不要勉強哦,上月。」上石總介盯著古屋上月的臉,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咦?」不解的回應上石總介的視線和話語。
  「如果不想去,就直接拒絕阿柳那傢伙沒關係的。」
  「哦,這個啊……,沒有不想去的意思,因為是第一次和朋友出門……,所以有點緊張吧。」說完,上月不好意思的搔起頭髮。
  「第一次?」上石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如果說因為古屋家家教嚴而使上月少和朋友出門遊玩還能理解,但是一次也沒有這就有點奇怪了。
  「咦……這、……呃,以前都在讀書,所以沒什麼機會和朋友出去。」上月的談吐顯得緊張,支吾反覆其詞,彷彿是思量過才這麼回答。
  上石總介沒注意到,點了個頭,「這樣啊,那希望放學能看見你哦。」
  「嗯,學長再見。」上月向對方揮手,上石總介轉身邁開腳步朝三年級的方向去。
  等到人去樓空,上月佇在原地動也不動,低下頭看似沒什麼精神。
  ……『朋友』嗎?總覺得這個詞,對自己來說,有點遙遠。
  所以才會感到不適應吧。
  違和感。

  「……我都忘記了,朋友這東西……」墨色的瞳孔注視著用馬賽克鋪成的地板,喃喃自語。


◆◆◆


  全國大賽的資格賽近在眼前,練習時間是日復一日的增加。
  不僅是原先籃球社固定的晨、午練增長半小時,放學也硬性規定要留下來練完社長排的進度。
  不只體育課被借、生物課被借、化學課、數學課……,要是社員們無法利用時間練完該練的部分,相良壬希是不會隨便放人的。
  這點,連藤原柳也不例外。

  「Wait?這進度表也太噁心了吧!啥鬼啊每天籃板、藍下、三分線投一千次就算了,為什麼我的表上會多加操場五十圈啊!混帳相良給我解釋清楚啊!」
  一拿到進度表藤原柳立刻火冒三丈,氣得連日文都說不好,指著相良壬希的鼻頭開頭就是怒罵。
  相良壬希一派輕鬆的拿過藤原柳的進度表,用原子筆在上頭又多寫了幾個字。
  「因為你是社團的主將,還是體能消耗最多的小前鋒,如果你體力不足的話我們都不用玩了,懂了嗎?藤原小朋友。」語畢,他笑逐顏開。
  「Fuck,知道了……等等!這是魔鬼訓練吧喂!為什麼多寫了單手(慣用手)多吊單槓五十下啦!」接過進度表,藤原柳本被撫平的心緒又開始熊熊燃燒。
  「因為看你不爽啊。」幾乎是立刻,相良壬希毫不猶豫的回答。
  「我才看你不爽吧!Go die相良壬希!有種來one on one(*註1)啊!」怒的揉爛手上的單子,藤原柳站起身來叫囂挑釁。
  「好了好了阿柳你就不要再跟社長吵了……,話說回來,為什麼這次的練習要逼的這麼緊?我們抽到的對手不是葵高嗎?」橘陽太按下藤原柳,趕緊澆熄他的怒氣。
  「這次的對手沒有像去年這麼好應付了,不能掉以輕心。」突然改變語氣,相良壬希嚴肅的說,「鎮上除了日出高中一直都沒有能與我們為敵的隊伍,但去年成立籃球社的葵高卻在校際交流賽把日出狠狠電了一頓。」
  「葵高是什麼東西啊……葵花油高中嗎?」藤原柳嗤笑,明顯地沒將它放在眼裡,「去年才成立的隊伍在日出能大獲全勝,肯定都是靠小動作取勝啦。」
  「同意,日出就是我們去打也很吃力,除非葵高有十個藤原柳,否則用一般人的技術去應對日出怎麼想都不可能。」真田護冷靜的開口。
  「而且我聽說,葵高的社員都不高,平均身高才174cm。」
  「聽我說完,當然才成立一年的隊伍要打贏日出怎麼想都不可能,聽到這消息起初我也是抱持不相信的態度,但為了以防萬一,我去找古籠秋作要了比賽影帶。」
  「And then?」藤原柳挑眉。
  「剛才橘說葵高的社員大部分都不高,這是真的,但也是因為身高少了優勢……葵高在單場比賽,三分球能進超過六十顆。」
  聽到這裡,所有社員的下巴都掉下來。
  「……六、六十顆!?哪可能啊!你以為這是少女漫畫嗎社長!」佐藤晃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千真萬確,當時日出也有查覺到這異況,所以每個人都盡量壓球給小前鋒,因為葵高守不到籃板和藍下,這樣的應對是合理的,但是日出的小前鋒在下半場的體力不堪負荷,雖然守住球卻進不了籃框。」
  「那換人不就好了?」藤原柳挑出矛盾的地方。
  「問題就在於這點,一但發現敵方開始往籃下進攻,葵高的小前鋒就會干擾對手,並進而搶過對方的球,但當時日出其他人忙著後衛,如果朝籃板移動,葵高的球又會往三分線上傳,根本無法突破,就像個八卦陣,就算換再多人也是同樣結果。」
  「但社長你不是說葵高的人都很矮嗎?那小前鋒怎麼跟人競爭?」赤川千夏蹙眉,表示不解。
  「這就是技術的好壞問題,葵高的小前鋒並不是特別會攻,而是特別會守,和一般的前鋒特性完全不同。」
  語畢,相良壬希拿出錄影帶放映到電視上。
  「你們自己看吧。」

  電視上的藍畫面突然轉換成日出的體育館籃球場,穿著白色隊服的日出和黃色隊服的葵高互相走到各自的球場,隊長則站在場中央準備跳球。
  裁判環視四周,口裡含著口哨,單手捧球,待秒針走到正確的位置便吹哨發球。
  球賽一開始就是日出佔優勢,小前鋒很快的連續奪走六分,葵高似乎也沒有特別要防守的意思,放下警戒的日出在這時犯了三秒規則(*註2),球的主導權來到葵高手上。
  當裁判一吹哨,就在這時候,全場人都窒息。
  一吹哨,就是一顆漂亮的三分球。
  看到這裡的崇陽隊員全部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看著螢幕上不斷變化著的畫面和跳動急遽的分數板,本居於劣勢的葵高一下子從零跳到三十。
  「怎麼可能……,只是一個小失誤就……!」
  畫面映在瞳孔上,爆出令人刺眼的花火。
  「這是什麼怪物高中啊!才一年就練到這種地步?」
  「大家快看!那個小前鋒真的如社長所言……,好、好強!」
  快轉到下半場,賽況如火如荼,原本扳回一城的日出又立刻被葵高的小前鋒壓制住。
  既沒有快攻也沒有小動作,完全靠熟練的技術守住敵方的球,沒有給對方一點空隙,就像是被透明的膜罩住了一樣。
  眼尖的社員注意到他的背號是07,名字是工藤智也。
  「和阿柳一樣都是七號……,卻完全不一樣。」
  「……你們都看到了吧,就是這樣,這次訓練的內容才會完全偏重於防守和籃下。」相良壬希說的語重心長,「老實說,葵高不只贏在技術,還有團隊默契。」
  「也就是說,如果這次我們只要有一個失誤,就會重蹈日出的覆轍……」說著說著,真田護稍微感到害怕了。
  就是再怎麼強的隊伍,在一場比賽中要有零失誤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何況能做到這地步,也早被挖角抓去當職業球員;就算是媲美職業球員的藤原柳,面對這用人堆起來的牆……
  「阿柳,換言之,這場比賽不管先攻、後攻,幾乎都是你一手包辦,而且那個小前鋒正好捉住你打球的弱點。」橘陽太擔憂的望向一語不發的藤原柳。
  藤原柳打球技術確實高超,論速攻誰也防不了他,但卻有個致命的缺陷,就是莽撞,在投籃得分的前一秒球都會處在隨時被攔截的危險之中。
  要是那個工藤智也抓到這個弱點,那麼這場球賽就完蛋了。
  藤原柳自始至尾都沉默的盯著電視看,雙手交叉、翹起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動也不動。
  「有在聽嗎?阿柳……?」
  清澈的藍眼珠投映著螢幕上反射的七色光芒,藤原柳將手抵至下巴,嘴角緩慢的上揚。
  「不過就是個用處女膜保護自己貞操的球隊嘛,有什麼好怕?呿,聽你們嚇成這樣,我還以為是要和Michael Jordan打球呢。」
  藤原柳笑的不可一世。
  「處、處女膜……?」聽到這席話其他社員不禁傻眼。
  「一眼就看出破綻,三分強歸強,但其他的呢?防守不行、快攻不行,除了等人扔球再投三分,我看不出這支隊伍到底在幹嘛,以為在拍日劇還是玩籃球機?在我眼裡,連毛都還沒長齊。」
  語畢,藤原柳站起身,擋住了電視螢幕。
  「你們覺得有我這個Basketball God在,這種菜鳥隊伍還有什麼好怕的?」
  「說的也是……,只要有阿柳崇陽贏定了嘛!」佐藤晃大笑起來。
  「牆頭草、馬後炮嘛你佐藤晃……」真田護毫不留情的吐槽。
  「藤原柳!藤原柳!藤原柳!」其餘社員起鬨起來,大吼藤原柳的名字。
  「喂喂喂關口你叫就叫摸我大腿幹嘛啊!赤川住手!Fuck──淺井你襲胸幹什麼啊我沒有F罩杯!」
  撞見此景,相良壬希淺淺的笑起來。
  早就知道藤原柳會有這樣子的反應了,不過……

  「橘。」
  「嗯?」
  「你去找工藤智也的資料,我要好好研究他。」
  「哦?這麼擔心阿柳嗎?」橘陽太調侃的笑起來。
  「我是擔心球隊,你腦子有洞啊?」
  「是是是……我腦子有洞,」接著他用一種咬耳朵的姿勢在相良壬希旁耳語,「暗戀藤原柳三年的你腦子的洞也很大啊,社長。」
  聽完這段話,相良壬希冷靜的捏住橘陽太的耳垂,笑容益發燦爛。
  「你這麼想死是嗎?好,很好,非常好,你就陪著藤原柳一起跑操場五十圈吧。」
  「痛痛痛、……別這樣嘛,我又沒說錯。」
  「你果然很想死啊,橘陽太。」
  最後,映入橘眼簾的景象是相良壬希燦爛如陽的笑臉。



註1: ONE ON ONE是一對一的意思,不是ONE BY ONE。(嗯?)
註2: 
三秒鐘規則:
1、當一隊控球時,其本隊球員不能在對隊之禁區域內,超過連續三秒鐘以上的停留。
2、三秒鐘的限制,在發界外球時仍無效,當發球員在界外開始控制球的一舜間起計算。
3、三秒規則不適用於:(A)投籃時球在空中(B)雙方爭奪籃板球時(C)球成死球時。
4、球員在禁區內停留將到三秒鐘,即開始運球而投籃者,得予以寬容。(違反本規則為違例)
5、罰則:由對隊在距違例處最近的邊線外擲界外球。


\^q^/其實我超喜歡寫球類運動的故事~由其是籃球。
如果你覺得這很像什麼籃球火、MVP情人不要意外,因為我就是被電視劇影響的啦哈哈哈哈←
不過打籃球的男孩子是真的很迷人的哦。

另外,我還是爆了相良喜歡藤原柳這個世紀秘密。(嗯?)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