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石總介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前陣子因為家裡的花店需要人手幫忙,有一段時間沒和好友一同上下學,眨眼才過幾個禮拜,季節由夏入秋,咻一下就到十一月底。現況卻演變成他腦袋跟不上的進度。
  現在好友變得不用鬧鐘也不用Morning Call,只要女傭喊一句古屋上月就自動睜開眼睛進浴室盥洗衝去學校;現在好友變得不帶PSP也不討論GAME和Comic,因為古屋上月說這樣對升學沒有好處;現在好友每天都吃和菓子當早午晚餐,因為是古屋上月家的……,請容許我下略,好嗎?再這樣條例下去這一章大概要破十萬字了。
  當他問好友:要幹什麼?的時候,對方以一種理所當然的口氣回答。
  「要幫上月補習,幫我跟鮪魚肚說一聲。」
  要不然就是:
  「要陪上月回家,你要來嗎?」
  有的時候也有:
  「上月要去教務處幫忙,我也去,你也一起來吧。」
  只差沒有陪古屋上月去上廁所跟睡覺,上石總介對於這種被默許的現實搞得暈頭轉向,藤原柳的異變就罷了,連古屋也容忍他這種比女孩子更纏人的下三濫手段,真令人費解。
  上石總介想,倘若說前陣子他周遭的人都中了「藤原病毒」,那麼能治療這玩意的,肯定就是「上月疫苗」。
  只要古屋上月開口說句話,藤原柳就像靈犬萊西似的百依百順,他說東就不敢往西、他向南就不敢往北,雖說古屋上月本人根本沒這層意思。
  自己並不是討厭古屋上月,甚至能說是喜歡。
  古屋上月安安靜靜的,做事情也很認真、妥當,說話態度很好,謹慎也不多言,是個有教養的孩子。隨著藤原柳和他一起回家往往會被請客,還是高級的和菓子,弄得上石總介都不好意思起來。
  這麼好的學弟被藤原柳盯上……,想必他也不好受吧。

  今日依然。
  藤原柳丟了句『要陪上月回家。』就拍拍屁股走人,上石總介沉默的替他做好值日生的工作,將教室地板掃過、黑板擦過、板溝清過、垃圾桶倒過才開始準備回家,雖然內心充滿不悅,反過來想這次的事件可以在未來當成威脅藤原柳的條件,情緒也就沒那麼差。
  反正藤原柳對任何人的交友模式不管再怎麼掙扎最後還是會變成S&M(*註1)的關係。這次我虐完你下次換你虐我。
  上石總介冷笑,心情還是充滿了Fxxx四個英文字母。
  見色忘友的人,真該碎屍萬段。
  提起書包走出教室門後將教室鎖上,窗外日暮西沉,灑在走廊上的光線橘而紅,透過窗子糝在身上,平常肯定會覺得很美的吧,這次卻覺得有些落寞,被好友丟下的感覺真是頗糟。
  自己前陣子的確也是丟著對方忙事情,但因為有正當理由不得不做,為何好友就是硬要拿這點塞他的嘴?上石總介心頭掠過一股不平感。
  明明就是同鄰十幾年的老友了,連回來日本的時間前後也只隔半年,和藤原柳當朋友可以說是百害而無一利,每每想追求心愛的女孩子時卻總是被誤認成同性戀,最慘的是有一次心儀的女生來找自己說話,居然是問他「和藤原君的進展到哪?」這種欲哭無淚的殘忍問題,上石總介永遠忘不掉那個女孩露出的曖昧笑容;每次在校內、外出什麼紕漏對方找的人不是藤原柳也不是他父母,而是他,上石總介,原因總結下來,只能說留下JACK(*註2)這孽子是奧恩夫妻最大的過錯。
  ……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可以跟那種人當好朋友,還當了好幾十年?原來自己是個M M(*註3)嗎?
  走到樓梯口時,恰巧碰見走上樓的相良壬希和橘陽太。

  「哦,總介遇到你剛剛好,中二柳人呢?」相良停下腳步,表情嚴肅的看著上石。
  「……為什麼問我?」
  「因為你是他鄰居啊。」反倒是相良壬希先露出莫名奇妙的臉,用一種討人厭的口氣,講得理所當然。
  上石總介的內心貼滿無數個Bull shxx。
  沒錯,就是這樣,就是這種理所當然到讓人厭煩的回答,是不是鄰居關那什麼事?從美國到日本,這回答上石總介聽得耳朵都快長繭。
  「說要去找上月,跑了。」雖說無奈,上石總介仍然是照常地回答。
  「……果然。」相良壬希沉默了下,接句果然。
  的確是果然。上石總介深有同感。
  「又去找飛高高學弟啊?真讓人困擾呢。」橘陽太笑著說,臉上沒有一絲無奈的情緒,抓了抓頭髮,「明明約好今天要練球,下個月初就是資格賽了,要是比不好會讓學校很困擾吧。」
  「資格賽?……不會是全國大賽吧?」上石總介驚愕的睜大雙眼。
  相良壬希臉色黯淡的點頭。
  「那那那那那前陣子的鎮區賽呢?」
  上石不禁結巴,不敢相信藤原柳的見色忘事嚴重到如此地步。
  「勉勉強強的過了,因為和新隊員默契不夠,失誤的機率比以前提高了0.9%。」相良壬希的嗓音嚴厲,0.9%這數據完全超出他能接受的範圍,藤原柳一直以來都是屌兒啷噹這點大家都已經習慣,這次的問題卻不是出在不用心、不認真,而是藤原柳根本就『不重視』,這才是令相良壬希最火大的地方,「……我也很想把藤原柳踢出team,但他是個重要的戰力,沒有人的小前鋒能比他強,無法不留住。」
  感受到相良的怒意和無奈,身歷其境的上石總介有種找到同伴的感覺,「這就是藤原柳讓人最不爽的地方啊……,縱容他的我們也有錯就是了。」
  他語畢,相良壬希立刻挑眉,「誰縱容他了?」
  「從頭到尾就是他一人一意孤行,認識他的人全放任他對凡事都漫不經心已經讓我夠頭大了,想不到淚痣學弟也這樣。」
  「是啊,總介你前陣子在家裡幫忙的時候,藤原柳甚至拖著古屋上月到籃球社來。」橘陽太的語氣透露出淡淡的隱忍。
  上石總介不語,相良和橘心中的無奈和火大他都明白,但這次的事態的確不對,藤原柳是個表面上看起來不正經內心卻是個沉著冷靜的傢伙,居然能做到連全國大賽的資格賽都忘記的地步,到底是多失心瘋?
  思考半晌,心中暗下決定。
  「去找藤原柳吧。」
  「……嗯。」
  三人達成共識,沉默的走下樓,心中陰影滿佈。


◆◆◆


  「──這是不對的。」
  「What’ up?就說我會解決!」
  當走到出入口時,三人也很有默契的傻在門口,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不相信自己眼前所見。
  藤原柳和古屋上月就站在門口,看來像在爭論。
  注意到三人的身影,古屋上月將頭轉了過來,面對他們。
  「……學長。」
  「喂喂喂喂古屋上月!」看來著急的藤原柳欲將上月的嘴給堵住。
  「請問一下,下個月是不是有全國大賽的資格賽?」上月一臉正經,看向三人。
  「嗯,就在月初。」
  聞言,古屋上月責備的斜了一眼藤原柳。
  「明明就是重要的比賽,你騙我說是校際友誼賽?」
  藤原柳瞬間啞口無言。
  「跟著我去教務處說要幫忙結果是惹毛鳥崎主任就算了、跟我回家就開始吃起和菓子跟朧光聊少女漫畫也算了、每次補英文補到自己睡著我也不想計較,反正說了你也不會聽,現在是欺騙我全國大賽變成友誼賽……,會不會有點太誇張?」古屋上月怒火中燒,雖然說話的速度很慢卻聽得出怒火蔓延,由橫膈朝鼻腔跑。
  聽到這席話,上石總介、相良壬希、橘陽太三人同時沉默。

  ……這才是真相。
  上月(淚痣、飛高高)學弟,學長對不起你……誤會你這麼久。
  原來,你也忍了很久。
  彷彿找到同伴似的三人的眼眶閃爍淚光。

  「上月他今天還把值日生丟給我做,說要陪你一起回家。」上石不滿的發言。
  「好學弟,他每次都不認真練球,老是跑錯位,說是在想你想到失神呢。」橘陽太不平的開口。
  「學弟,中二柳沒有一天準時來練習,還掛缺席榜首,原因是要幫你補習。」相良壬希不悅的說。
  聞言,古屋上月的心中更是怒氣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明明全部都事不關己,藤原柳卻能說的天花亂墜,變得什麼事情自己都沾上邊。
  開始認識藤原柳就知道和對方當朋友肯定不輕鬆,但也不至於這麼倦吧?自己躲他也躲得很累,甚至還跟自己一起回家,最後受不了才不再反抗,卻沒想到造成他人麻煩。
  連親切的上石學長也被殃及,古屋上月心中的情緒複雜。
  「對不起嘛。」藤原柳沒什麼誠意的道了歉。
  「……不是跟我道歉吧?請你跟學長們道歉。」
  藤原柳瞥向三人,他們立即露出憤怒而不肯原諒的神情,藤原柳蹙起眉頭,唸了幾句最後還是很老實的道歉。
  「不想原諒你耶,很抱歉。」說話的人是橘陽太。
  「FUCK!你個性很差耶橘陽太!」道完歉才過沒幾秒藤原柳立刻回嘴。
  「唉……,所謂狗改不了吃屎就是這樣吧。」相良壬希無奈的嘆氣。
  「什麼狗什麼死的?別說諺語啊你!」
  「阿柳你還是乖乖閉上嘴吧。」上石總介誠懇的開口。
  「……Shit你們聯合攻擊我是怎麼回事!」藤原柳不可置信的抱頭,不願相信自己深陷這種泥沼,一個相良壬希嘴巴就夠狠了現在連上石和橘也……,「好啦好啦我會乖乖去練球!也會乖乖當值日生!OK?OKKKK?」
  「這是你的義務吧,中二柳。」相良壬希鄙視地看著藤原柳,面露厭惡。
  「是啊。」橘陽太和上石總介異口同聲。
  聽到這番話和兩人的附和,藤原柳不滿的情緒無法遏止,張口想回嘴時卻被古屋上月一個重砲擊垮。
  「藤原學長在資格賽結束前好好加油,請不要再來1 年A班找人了。」蹙眉,上月雖然用了敬語,腔調卻充滿不可否決的氣味。
  藤原柳瞬間語塞,想說的話卡在喉嚨出不來,欲語還休,看來滑稽可笑。
  撞見此景,三人在心中熱烈的替古屋上月鼓掌。
  無視垂頭喪氣的藤原柳,上月轉身面對著三人,表情顯露愧疚。

  「……那個……,如果造成了學長們的困擾……」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負點責任。
  如果不是自己的默許,藤原柳也不會這樣為所欲為,如果不要強迫自己去習慣有對方在身邊的日子,一切都會好好的。應該。
  「我很抱歉……」
  語畢,上月不禁低下頭。
  聽見他這麼說,三人的心中先是驚喜又是詫異,意識到古屋上月的細心和纖細,先前的刻板印象全部被打破,突然很能明白為什麼藤原柳會這麼被他吸引的原因……
  仔細一看才發現,古屋上月長得很標緻。
  該怎麼說……,並不是一般所指的端正或俊俏,比起帥氣更好的形容應該是可愛。
  對,可愛。
  不是屬於女孩子的可愛,而是屬於小男孩那樣的可愛。
  不認真看的話還覺得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是耐看型啊相良……」橘陽太忍不出作出結論。
  「嗯。」相良壬希小聲的回應。
  看見三人的反應怪異,上月偏頭,疑惑的看向他們。
  「……陽太,也是治癒系啊。」
  真不愧是疫苗。上石總介沒頭沒腦的想。
  「深有同感……」橘陽太認同地點頭。
  藤原柳發現苗頭不對,立刻在上月和他們三人中間做了隔絕。
  「You,You and YOU!看什麼看啊!」
  看見藤原柳的出現,令上石總介想到一個人……
  「……我記得,上月好像有一個妹妹,長得也很可愛。」
  「欸?」
  「別突然對別人的妹妹虎視眈眈啊,橘。」

  最後在夕陽墜入地平線,五個人才朝回家的路上出發。


--------------------------------------------------------

註1: S&M指的是虐待狂和被虐狂,本指性愛用語,現多不限定於任何用法。
註2: JACK是藤原柳的英文名。
註3: M M = MAX M

上石出場了!卡在矛盾的7.5回←
喜歡上石和相良跟橘的相處模式vvvvvvvv(笑)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