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第四章★



  下午第三節課開始,上月懶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身體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疲倦感,幾乎半個身體都趴在桌子上,翻開英文課本等待老師進教室。
  因中午沒有適度休息的關係,眼皮昏沉沉的,好像隨時會閉上一樣。剛擺脫了一個大麻煩,內心有種卸下大石頭的輕鬆,同時也帶來不少困倦。
  真的完全不明白藤原柳這樣的人,也不想明白。
  從見到的第一面開始,上月就知道和這個人打交道絕對沒好事。
  果不其然是衰事一樁接一樁。
  才認識幾天而已,平靜的生活就被打壞一半,真不敢想像再深交下去的情形,上月嘆氣,總之,以後的日子能安然度過就行,把這次的震撼教育當成一次教訓吧。
  正當他這麼想時,高跟鞋的腳步聲靠近,中井和美踏入教室。
  「Good afternoon,everyone!」
  然而撞進上月腦裡的,卻不是宛轉如鳥鳴的女聲,而是略顯低沉磁性的男音。
  「咦?」
  幾位同學發出錯愕的驚訝聲,古屋上月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啞口無言,中井和美身後尾隨著大家都相當熟悉的人,那個人就是──
  「藤原學長怎麼會來?」眾人好奇的盯著藤原柳看,來人只是豪邁的對他們笑,聳聳肩,沒特別解釋原因。
  「因為你們的藤原學長要從一年級重補修……」中井和美緩慢的開口。
  「Fuck off!和美你少造謠!」藤原柳不平的盯著中井和美看,惹來台下此起彼落的笑聲。
  「不准在學弟面前罵髒話,你們也不要學,知道嗎?……好了,我要上課了,古屋,你跟著藤原柳去教職員辦公室,其他人翻開課本第四十九頁。」中井將麥克風插上電池座,正如她所言,開始上課。
  古屋上月愣在座位上,眼神充滿惶恐的對中井和美求救。
  去辦公室這件事本身沒有問題,而是,為什麼自己要跟藤原柳一起去?
  「欸,古屋,你為什麼要跟藤原學長去辦公室?因為早上的事情?」坐在前面的同學看了看藤原柳,再轉頭來看古屋上月,不禁將早上的事情做起聯想。
  上月沒有回答,表情難看的凝視著坐在前頭的同學。
  「喂!那邊那個!……對,就是你,還有你們,全部1-A班的給我聽好!」藤原柳皺起劍眉,語氣及表情嚴肅的瞪著教室內的每個人,「早上的事情不過是意外,其它人不准多作臆測,敢再多說一句,我就以毀謗的罪名寄法院傳單到你們家,以後招惹古屋上月就是招惹我!聽到沒有?」
  突然嚴厲的氣氛降在1-A的教室裡,所有人瞬間閉起嘴巴,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上月,走了。」語畢,藤原柳轉身朝辦公室的方向走去,並沒有確認身後是否有人跟上。
  古屋上月不曉得該感激抑是該憤怒,藤原柳確實是讓大家都閉上嘴,但從此就著這席話,自己和藤原柳的關係已經是剪不斷、理還亂。
  在中井的催促下上月跑著跟上藤原柳的步伐,忐忑望著他的高挑背影,心緒複雜。

  藤原柳雙手插在褲子口袋的兩側,給人的感覺就是屌兒啷噹。
  「上月。」
  「……嗯?」上月抬起頭,藤原柳的腳步停在辦公室的門口。
  「你還在生氣?」轉過身,藤原柳與他正視。
  對到那雙直視而坦率的藍色眼瞳,古屋上月下意識的逃開視線,抿緊唇。
  「嗯。」簡短的應聲。
  藤原柳哈哈苦笑幾聲,沒多說話,刷開辦公室的門領著上月到中井的位置坐下。
  「和美說你跟不上現在的進度,要我先幫你補起來,我也看過你上次期中考的成績了,還蠻慘的。」
  聞言,上月的臉在藤原柳看不見的角度皺起來,雖然是事實,被戳破的感覺仍是挺糟的。
  「我要看你的英文程度到哪,今天先不教課本,拿一張空白紙。」藤原柳自己挑一張椅子搬過來坐,隨意的從中井抽屜抽出一隻原子筆,要上月把桌上的空白留言紙抽一張起來。
  上月緊張的拿起放在桌面的自動鉛筆,聽到測試或考試,心頭就一緊。
  最不擅長的科目。
  「寫一兩個連綴動詞的例句,再解釋have或has加pp.的用法,可以的話也寫幾個例句出來。」
  突然就丟出兩道題目。
  「……呃。」上月的頭腦艱困的運轉,試著從be動詞連想到連綴動詞,還有什麼是has、have的用法……。
  「題目哪裡不清楚嗎?」
  上月緊皺眉,沒有回答,手上的筆點啊點的,躊躇不安的情緒彰顯,一陣沉默後藤原柳逕自接話下去。
  「動詞一般接副詞,名詞一般跟形容詞放在一起,你想看看連綴動詞接什麼詞?」
  他在紙上寫下兩個簡單的v+adv、adj+n文法公式。
  什麼都沒有說。
  上月不禁感到不可思議。
  一但開始教學,藤原柳的身上完全找不到開玩笑的態度,骨節分明的手指轉著自動筆,專注的看著上月手下仍然空白的紙。
  個性差異太大,對於這樣認真的藤原柳感到不習慣。
  上月偷瞄一眼藤原柳,對方臉上雖然帶有笑意,卻沒有取笑的意思,只是平常的笑容。
  什麼都不說,竟意外的讓上月感到自在。
  「是……形容詞嗎?」飽含猜測的語氣。
  「答對了,就是形容詞,不管是原型還是比較級,連綴動詞背後必加形容詞,這裡可以懂嗎?」
  上月點頭,自己在紙上寫下連綴v+adj,與另外兩個文法相比較。
  「連綴動詞在高中常見的就是be、become、get、feel、look……,這不用背,只要把要訣記住,連綴動詞通常翻譯過來的意思是『起來』,例如聽起來、看起來、感覺起來,我寫日文你試著把它翻成英文看看,可以嗎?」
  充滿不確定的點頭,藤原柳將紙往自己的方向挪,手迅速的動起來,紙上瞬間出現一行日文:『她看起來很漂亮』。
  上月看著題目,試著將他方才所解釋的文法和題目串連在一起。
  「唔……」
  「怎麼了?」
  「這裡,我不知道該用哪個動詞……」上月指著第一題。
  「題目是『她看起來很漂亮』嘛,注意,是看起來而不是單純的看到,所以不能用常見的see,一般用see是指我看到,比如說我昨天在餐廳看見你,只是瞄一眼而已,但是看起來就是指我看了很久,所以覺得你『看起來』怎麼樣,用look,意思就是看起來,這樣解釋你可以懂嗎?」
  上月認真的聽著,再度點頭。
  「好,那我問你,這裡應該是寫She look beautiful還是She looks beautiful?」
  「嗯……,She look beautiful?」思考半晌,上月緩慢的回答,語氣充滿懸疑。
  「答對一半囉。」藤原柳笑起來,筆指著紙上的句子,「我剛剛說過『她』是指一個人,she是第三人稱,而且又是單數,因為是第三人稱動詞單數就要加s,這要記起來,所以答案是She looks beautiful。」
  在紙上一隅再寫下一個重點。
  上月默想,藤原柳表面上看起來是個不愛讀書、來學校的目的就是要玩樂的人。
  出乎意料之外他英文教的很好,不會給人壓力,也在適當的地方指導,不會多嘴,也不會少給補充,讓人的感覺非常舒服。
  這使上月對藤原柳小小的改觀,也更明白了他的深不可測一點。
  ……要是這個人平常也像這樣正經,或許自己就不會那麼反感。
  「好,那麼再一題,這次換成我寫英文,你翻成日文。」
  很快的藤原柳在紙上寫下題目。
  Koutuki feel angry with me.
  I am so sorry for him.
  Please don’t hate me.
  上月很快的就看懂題目的意思,抬頭看向藤原柳,迎接對方如小狗般的可憐視線,將突如其來的笑意藏在嘴角。
  「……忘記加s了,上月是單數。」
  「Wow!你這傢伙竟敢挑老師的錯!」藤原柳笑出聲音,正想揉他的頭時,動作停在半空中又立刻收回。
  上月將這樣的反應盡收眼底。
  「太好啦,那連綴動詞學會的話,就換下一個,現在來講完成式,你可以嗎?」不自在的硬是拗回握筆的姿勢,藤原柳裝作什麼也沒發生似的繼續講解,語氣充滿關切。
  「嗯。」古屋上月淺淺的笑起來。
  他想,藤原柳至少不是糟得一無是處,好歹在英文這方面,他還有兩把刷子。
  上月在藤原柳講解完成式的規則時,悄悄的在Please don’t hate me.下回答:
  Maybe I could forgive you.


◆◆◆


  一到放學時間,籃球社馬上就熱絡起來。
  籃球社是崇陽高中最重視也是最自由的社團,在屢次摘回全國冠軍的頭銜後,籃球社不只自由多、權力也高,至少在占用上課時間練習不會被教職員說話。
  固定的練習時間在早上和下午,通常一年級的新生會最早出現在籃球場,接著才會出現二、三年級,雖然籃球社是個福利性高的社團,但社團人數卻寥寥無幾。
  因為沒有基本的籃球底子,是沒辦法進入社團的。
  每年甄選賽時被刷下的名單是印也印不完,入選名單通常只占一張A4紙半張再多一點。
  為了要在比賽中奪冠,一直在三年前為止學校會聘請有名氣的教練到學校教球,改變的契機就在藤原柳和相良壬希入學那一年。
  可以這麼說,將崇陽高中籃球社蛻變的人,就是藤原柳和相良壬希。
  藤原柳負責提供技術。相良壬希負責發號施令。
  這種無形的默契在兩人同時進入籃球社就悄悄成形。

  社員們各自走到衣櫥前開始換裝準備練球,佐藤晃訥悶的看向藤原柳的衣櫃,沒有人在。
  「又沒看到阿柳……,社長,你也唸一下他啦!晨練不來好歹下午現身一下吧!」
  「……他來不來我也管不著。」看了佐藤一眼,相良壬希將換好的西裝外套及襯衫掛在衣櫥裡,用一種不以為然的口吻說話。
  「嘛,晃你是一年級剛進來,可能還不習慣吧,阿柳他一個禮拜出現有三次就不錯了哦。」橘笑了笑,將眼鏡換下,拿出隱形眼鏡盒。
  「可是藤原學長之前都還蠻準時來練習的不是嗎?」站在佐藤身旁的另一個一年級,赤川千夏疑惑的發言。
  「那是社長要求他不要在新生剛進來時做壞榜樣,阿柳才勉為其難的來練習,不覺得他根本就沒再認真練球嗎?」
  橘陽太和善的笑起來,發言卻令新生們啞口無言。
  開學至今,沒有人能接住或攔截下藤原柳的球。
  沒有一次的三對一鬥牛贏過他,請注意,是三對一。
  ……那樣居然叫勉為其難?沒有認真?那麼藤原柳認真起來,究竟會是什麼模樣?
  「如果你們是在訝異的話,我也不見怪,阿柳就連打全國大賽也很不正經,前年比賽的時候,因為對教練的鬍子有異議,就把整瓶可口可樂的玻璃瓶朝對方的重點部位砸去呢。」
  「那那那那那不就被派禁止出賽嗎!」聞言,兩個新生嚇的口吃。
  「一開始我們也緊張得半死,是後來相良社長出面,將藤原柳的『蓄意』行為解釋成『手滑』,才沒有鬧大,也是從那次開始,阿柳比較聽相良的話。」
  「原來如此……。」赤川和佐藤突然用一種崇拜的目光看向相良壬希。
  「橘陽太,這件事情你都說了三年,夠了沒?」接收到社員們不自然的眼光,相良壬希朝橘陽太瞪了一眼。
  這沒什麼值得再提,對他而言,當時只是不希望球隊因為一個人愚蠢的錯誤而輸球,僅是如此罷了。

  突然一個響亮的腳步聲從遠處霹哩啪啦的轟炸過來,社員們好奇的看向門口,想知道是誰製造出如此大的聲音。
  「喂喂喂我聽到有人又在說我的偉大事蹟囉!橘陽太你這傢伙!」
  下一秒一個高瘦的人影從門口撞進來,朝橘陽太的方向直直撞過去,將對方推倒在地上。
  「嗚哇痛痛痛痛……!」
  「都講三年了是膩了沒?講得好像我對那個小相良言聽計從一樣!幹嘛不跟社員說小相良三年來每次跟我鬥牛都沒贏過?」不服氣的趾高氣昂,藤原柳滿臉不屑的撇頭看往相良壬希,笑得不可一世。
  「腦子有病。」相良幾乎是下意識的回話。
  「Fuck相良壬希你講話注意一點!小心待會兒我把你拖去沐浴間弄破你的處女膜!」
  這一句驚天地泣鬼神的發言讓每個社員都面露不安的凝視著相良壬希的反應。
  就算是藤原柳,開這樣低級的玩笑真的沒事嗎?
  他可是那個被稱為豆腐口刀子心的相良壬希。社員嚥下口水,突然社室內一陣沉默。
  只見相良壬希緩慢的從衣櫃裡拿出礦泉水瓶,態度冷靜且面帶微笑的走近藤原柳,半句話也沒有說,藤原心頭雖然訥悶仍是讓臉上撐著那個叫人生厭的笑容。
  「──!」
  接著,相良壬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擊那個部位──所謂男人的活力泉源──用寶特瓶。
  「啊!抱歉,剛不注意手滑了一下……,還好嗎?中二柳同學?」相良壬希和善的笑,語氣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關切。
  「嗚嘎呃啊希啊咕……────超、超痛!痛!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Fuck youuuuuuu!」藤原柳臉都綠了一半,猙獰的吼叫聲遍及在社室的每一個角落,社員們各自轉過頭,不敢看這過於悽慘的畫面。
  抓著自己最重要的命根子藤原柳用腳跳啊彈的嘗試讓疼痛舒緩些,彷彿將麻辣鍋通通倒進褲檔內的刺麻灼熱,他的腦子瞬間將一根腰折的香蕉和自己的寶貝連想在一起,恐怖的畫面爬進腦袋,叫他恐懼的不能自己。
  「Shit!相良壬希要是我再也不能勃起怎麼辦啊!」藤原柳狠瞪肇事者,為自己仍處於疼痛的寶貝抱不平。
  「我在替未來那些迷途羔羊的後庭造福,你懂嗎?」仍然不改臉上那危險的笑容弧度,相良壬希說出口的話使在場的每個人都心驚肉跳。
  「相良壬希你!」藤原柳還想回嘴,卻被相良壬希給阻下。
  「停止,社員們都快被你嚇死了,不痛的話就給我去練球,只准Say yes不准Say no,其他人也別顧著看戲,練籃板的去練籃板、練走位的去練走位,快動作!」相良壬希拍擊雙掌發出一聲響亮,社員們各自散去。
  ……不,其實是被你嚇死,社長。走向球場之前,社員們沉默的達成共識。
  「阿柳,還好嗎?」橘陽太露出無奈的笑臉,將藤原柳的背脊撐直。
  「不好,我最近大概都不敢吃香蕉了……」一想到香蕉就會想到折斷的東西。
  「唉,你今天不是和社長說好要帶幾個一年級練小前鋒嗎?遲到就算了還講一堆亂七八糟的下流話,他會氣成我也不意外。」橘陽太聳聳肩,看了一眼身後的相良壬希。
  「這是不可抗力好嗎?我也是忍著想回去打CS的衝動努力衝過來要練習了!」藤原柳對於自己持有的藉口理直氣壯,說得理所當然。
  「我就不相信二宮的課有甚麼事情好讓你耽擱。」相良壬希居高臨下的凝視著藤原柳,眼神充滿鄙視。
  「二宮的課我老早就翹了,會遲到是因為在替上月補英文。」
  「……古屋上月?」聽到這個名字,相良無意識的皺起眉。
  總覺得最近聽到這名字的機率很高。
  「和美說上月的英文跟不上進度,要我這個英文大神去幫他補習。」
  相良壬希翻了個白眼,不甚高興的看著藤原柳:「既然都知道要幫人補習,就通知一聲,不要讓社員傻傻等。」
  「是、是,社長大人。」藤原柳依然用輕挑的態度簡單帶過。
  相良壬希無奈的長嘆一聲。
  「你啊……,是吃錯什麼藥了?」
  「什麼?」
  「你好不容易培養出的冷靜和自律跑去哪了?」
  有話欲說出口,話語卻又像根魚刺抵著相良壬希的喉嚨,想說的話突然變得晦澀不明,連自己也不太明瞭該怎麼將心中的情緒用言語敘訴,最後再長嘆一口氣,搖搖頭。
  「算了,沒什麼。」
  「啊?到底?」
  藤原柳疑惑的追隨著相良壬希離去的背影,轉過身以眼神向橘陽太詢問,卻只換來一個聳肩和一句不曉得。


◆◆◆


  週休二日的夜晚。
  古屋上月帶著滿身水氣走出浴室,睡衣因為濕度的關係顯得皺巴巴,水滴自他髮梢滴落,上月拿綠色的小毛巾揉了揉自己濕潤的頭髮。
  將制服放進洗衣籃,伸個懶腰,聽見朧光從走廊另一端繃跳走來的聲音。
  「哥你洗好就趕快離開浴室嘛,我要用了。」
  「好啦。」
  上月拖著懶散的腳步緩慢走開浴室門,接著換古屋朧光拎著浴巾和衣服走進去,手上還捧著一堆泡澡的浴劑和敷臉用的物品。
  倏地想起什麼,朧光突然從浴室跳出來。
  「等等!哥!」
  「……幹嘛?」不耐的回頭,上月仍沉浸在泡澡時的愉悅當中。
  「十月份的第一個星期五你們沒放假吧?」古屋朧光賊賊地笑起來,上月聞到一股不妙的氣息。
  「沒事放什麼假?……你又想幹嘛?」
  「嘿嘿,那天日出附中舉辦園遊會,我要翹出去找藤原君!」
  當然,如果更好的是可以把藤原柳抓到日出去逛園遊會,展開兩個人甜蜜蜜的約會。古屋朧光顧著傻笑,沒能把最想講的話給說出口。
  「……這樣喔。」上月冷淡的帶過這個話題,轉身要走人。
  「喂!等一下啦臭老哥!」朧光追到上月前頭,作雙手交叉不讓對方離去。
  「又要幹嘛?」不耐煩的臉色一覽無遺,一扯到藤原柳,古屋朧光的態度變得比麥芽糖還黏人。
  「那天你幫我約藤原君好不好?」
  聞言,古屋上月臉色驟變。
  「不要。」
  「幹嘛這樣……,如果我穿著日出的制服肯定進不去崇陽高中嘛!要是你不幫我,我的美夢就破碎了耶!我的甜蜜蜜園遊會大作戰!」
  「誰理你什麼作不作戰的,我說不要,沒得商量。」
  古屋朧光扯著上月的手臂,由下而上的看著他,眼眶裡淚水汪汪。
  「拜託嘛……」
  「不要。」
  「親愛的哥哥你最好了,幫幫好妹妹我嘛……」
  「給我滾。」
  「哥哥……」
  「再不走開我就生氣了。」
  「幫我這個忙就幫你買那天去百貨公司你很喜歡的那個青蛙馬克杯!怎麼樣!」
  古屋上月白了她一眼。
  「你以為我這麼好收買?門都沒有。」
  「那追加青蛙抱枕!」
  「哼。」
  「追加外套!」
  「……我就說不要了。」
  「追加青蛙筆記本!青蛙背包!青蛙手機套!」
  「……古屋朧光你……」
  「你想要的青蛙周邊我通通都包了!」
  古屋上月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想像著成千上百萬隻青蛙正在和巨人藤原柳PK,一來一往一右一左,理智和本能分別在嘶吼,不想找藤原柳。可是有青蛙。藤原柳。青蛙。
  藤原柳。青蛙。青蛙。
  「……唉,好啦,不過你說到要做到,就算窮到要去乞討還是要你買!」
  「一言為定!打勾勾,反悔的人就去找爸爸聊天!」古屋朧光朝上月伸出右手的小拇指,笑得自信滿滿。
  「哼,誰怕誰?」迅速的反勾朧光的手,上月的心頭卻悄悄染上後悔的顏色。


◆◆◆


  說是這麼說。
  和朧光約定後已經過兩個禮拜。
  古屋上月根本不曉得該怎麼向藤原柳開口;也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才能說服藤原柳翹課去日出高中找她。
  最重要的是,沒有時間去找藤原柳說這件事情。
  因為每一節的下課時間、甚至是午休,都是藤原柳來找他。
  來訪原因是要替自己補英文。
  正因為用的是這個正大光明的藉口,上月處在一種想逃避又想學習的兩難狀況,內心是萬般的不想靠近藤原柳;可無法否認的是,他教得很好,甚至比中井和美的講解更來得專業、好懂,至少現在自己閱讀課文已算得上流暢,只剩一些單字和慣用語的小問題,連中井都很訝異在短短幾個禮拜的補習下就有這樣的成果。
  綜合以上因素,就算硬著頭皮,上月仍然會在藤原柳來找他的時候,迎接全班好奇的銳利目光走出教室。
  林林總總的時間減一減,唯一能和藤原柳好好講話的時間大概只剩午休吧。
  不知不覺什麼時間都和藤原柳擠在一塊,上月對於這種悄悄成形的現況感到無奈又無力。

  午休的鐘一打響,古屋上月在鞠躬敬禮後拿起書包裡的餐盒朝舊校舍的頂樓走去。
  「Yo!上月今天比較慢哦!」
  早已在頂樓等待的藤原柳拎著從福利社買來的奶油麵包晃啊晃的,招呼上月到他身旁坐下。
  「……是你太早到了,又翹課?」無語的凝視著滿臉歡喜的藤原柳,上月在距離藤原柳約半公尺的位置坐下。
  「Haha,因為迫不及待想見到你,就翹課了!」說完,藤原柳哈哈大笑起來。
  「那是因為這節是鳥崎主任的課吧。」打開便當盒的蓋子,上月怪看他一眼,低頭準備開始用餐。
  「錯錯錯!是二宮的課!」搖搖手指,藤原柳也吃起麵包。
  「翹班導師的課更嚴重吧……」蹙眉,上月看他的眼神含帶責備。
  「不會啦他應該很習慣了,有時候二宮還會趕我去教室外面呢──原因是:『你這傢伙PSP未免也開得太大聲!』」最後藤原柳栩栩如生的模仿了二宮的說話方式,讓上月即使不認識二宮這個人,卻熟知他的行事作風,甚至腔調。
  上月淺淺的笑起來。
  不知不覺形成這種微妙的相處模式。
  藤原柳在那次之後也沒有做出其他大幅度的動作,最多只到上月答對英文考題時會犒賞似的摸摸他的頭。
  雖然對藤原柳周遭所散發的氛圍仍是感到不習慣,經過一兩個禮拜的相處下來,上月發現他不過是單純的熱情過度,擁抱這類親暱的行為只是出自於生活習慣,沒有其他用意。
  也逐漸明白為何藤原柳會如此吸引人的原因。
  因為他一直都是笑臉迎人,完全出自於真心的坦率笑容。
  不能說藤原柳在行為上沒有偏差,個性或多或少也有缺陷,過於的開放有時反而造成部分人的不舒服,但是,並沒有惡意。
  不管是調侃或不正經的發言,都只是趣味,沒有認真的成分存在。
  老實說,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可惜是個笨蛋。

  經過一番閒聊,上月想起和朧光約定的事情。
  「啊……那個,藤原學長。」
  「就跟你說不要叫學長,感覺怪微妙的。」
  「學弟當然稱呼高年級的人叫學長……不然感覺很不尊重,不是嗎?」上月滿臉莫名其妙的看向藤原柳。
  「嘖,我當然知道啊你這小傻瓜,但是我就是不喜歡你叫我學長。」
  上月沒回話,眼神充滿不認同。
  「AnHa!你叫我學長就是不尊重我哦!」語畢,藤原柳笑逐顏開。
  「……哪有這樣的。」
  「我說了算,好了,你叫我幹嘛?」
  「關於那件事……,嗯……」上月顯得躊躇,內心徘徊著各式各樣的理由,卻遲遲沒有一個底,藤原柳耐心的等他開口,「就是,下禮拜五你有事嗎?」
  藤原柳稍微想了一會兒。「十月二號?應該沒事。」
  「聽說下禮拜五是日出高中和附中的園遊會……」
  「我知道啊,你想要去?」
  上月搖搖頭,表情為難,腦子裡運轉著的東西快要爆發出來。
  「不然呢?」
  「……呃,就是,我妹妹,你還記得她嗎?」只見藤原柳遲疑了下,輕輕的點頭,於是他繼續接話,「她是日出附中的學生,下禮拜五希望你可以去找她,她好像有東西要給你……,那個,因為是禮拜五所以去參加園遊會就要翹課,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我只是轉告你她的話,沒有強迫的意思,不要誤會。」
  講得緊張兮兮,最後完整的表達了心中所想,讓上月不禁鬆了一口氣。
  「哦,這樣啊……」藤原柳若有所思的吃完最後一口奶油麵包,連唇邊沾到了奶油醬也沒注意到,「你也一起去嗎?」
  「嗯……,我不是很喜歡熱鬧的地方,也不想翹課,所以應該是不會參加吧。」
  「Oh, I see……,那只能和妳妹妹說聲抱歉啦,我不能去。」
  聞言,古屋上月訥悶的盯著藤原柳,神情充滿疑問。
  「你想想看,如果我一個人過去的話,不就像是去找她約會?平常說是去找朋友可能還行得通,不過我和她也才見過一次面,稱不上是熟識的朋友,一但去了,反而會被誤會些什麼吧,我想這對你妹妹也不是好事情。」藤原柳收下玩笑的臉孔,一派認真的說。
  雖然很失禮,上月被他這樣正經的態度和成熟的想法嚇了一跳。
  「不過,如果是你跟我去,就不會被講話啦,旁人大概只會覺得我是陪你去找妹妹吧。」
  說得頭頭是道,藤原柳無可避免的為自己的私心找藉口。
  當然只是自己想跟上月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也是。」
  上月躊躇了。
  藤原柳說得也不無道理,但是為了完成妹妹的願望而犧牲自己的課堂時間,甚至還要跟對方一起到日出高中去……,這樣做值得嗎?
  但是,既然自己都和朧光約定了,甚至還賭上她的零用金,要是藤原柳不去的話那傢伙肯定會鬧彆扭,絕對。
  思緒左右拉扯,最後上月勉強找出一個能說服自己的理由,答應了這件事。
  「好吧,那我也去。」
  「Really?」表情藏不住驚喜,藤原柳笑出聲。
  「嗯。」
  「Yes!我已經開始期待囉。」


◆◆◆


  很快的日子推移到園遊會當天。
  和藤原柳約定的時間是在上午第三節的下課後,約在體育館後面,說那裡翻出去不會有人發現、也沒有攝影機,絕對沒問題。
  懷著忐忑的心情上完第三節課,上月拖著沉重的步伐往遙遠的體育館移動。
  這還是他第一次翹課,以前就是再不想上學也不至於翹課,最多只用身體不舒服這種正當的名義請假。
  不知怎地,很緊張。
  手心裡沁滿冷汗,上月赫然發現往體育館時的人潮明顯減退,離開一年級校舍時還是熙來攘往的,經過操場和幾幢大型的建築物後,除了跑公文的同學會路過外幾乎是沒有人。
  這麼一來藤原柳翹課的次數已經不難猜想,恐怕是兩隻手都數不完吧。
  精神緊繃的從體育館和隔壁建築的夾層中進去,夾層的大小大概只能容納兩個人,通道有約十公尺那麼長,走到一半時發現藤原柳就在盡頭那招手。
  「上月!」迎接對方,藤原柳雀躍的笑起來。
  上月嚥下口水,緊蹙眉頭。不安的情緒浮現心頭,自己真的在做壞事。
  總覺得很不安心。
  「……怎麼了?」
  意識到上月的躊躇,藤原柳看著他。
  「咦?嗯……沒什麼。」不自覺的低下頭,迴避對方的視線。
  藤原柳抿唇。
  雖然不敢說是絕對,但是現在至少,自己很能確定上月處在不安的狀態,也不清楚是怎麼瞭解的,總之就是這樣。
  自然而然。
  「笨蛋,別想太多啦,就當出去旅遊啊。」像揉稻草似的撫摸上月的頭,將它柔順的頭髮弄得蓬鬆。
  「……什麼跟什麼……」無奈的瞪了藤原柳一眼,上月心中充滿無力,對自己的膽小;同時又怨懟,為什麼自己要替那個花痴妹妹做到這種地步。
  「像你這種乖學生肯定是連請假都請得心驚肉跳吧,唉,既然不想翹就不要勉強自己啊。」
  「我又沒有勉強自己……」
  「這樣噢。」藤原柳的語氣充滿諷刺。
  上月瞇起眼,突然有種中井和美和藤原柳重疊起來的錯覺。
  「唉,既然都來到這裡了,我也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你說不翹就不翹,先把你的道德觀放到旁邊去,放心去玩。」
  「……嗯。」上月心虛的低下頭。
  「你啊,不用擔心會被發現啦,我已經替你跟谷鷺請好假、缺曠課記錄也讓負責的同學幫你PASS了。」
  「……原來你平常翹課都動用那麼多人脈嗎?」聞言,上月瞇著眼凝視對方,非但沒有感謝的意思,反而責怪的看向藤原柳。
  「喂喂喂你什麼意思!死小孩,是怕你良心不安才做那麼多的!不感謝本大爺我就算了還怪我?真是……」藤原柳心有不屈的回擊,而後又放棄似的捏長了上月的臉頰,說:「算了算了就想說是被我騙出去的好了!」
  「我沒有說不感謝吧。」
  「哦?那你要怎麼謝我?」藤原柳鬆開手,壞心的笑起來,「以身相許嗎?」
  「……變態。」上月毫不掩飾的表露厭惡。
  「什麼啊居然說我變態!開不起玩笑耶臭小鬼!不然說你要怎麼感謝我啊?」藤原柳不滿的回望他。
  「我想完再告訴你。」
  「等你想完我都變成老頭子了,before和ago都分不清楚的小鬼!」語畢,他放聲大笑。
  「……什麼嘛,我已經知道了。」
  「Hahahaha很好很棒啦,上月太棒了是英文小天使,請問英文小天使我們可以翻牆了沒?」
  「是你一直不翻。」上月篤定的回答。
  「what所以是我的錯嗎?」藤原柳露出不敢置信的誇張臉孔,而後表情轉換成過度自信到跋扈的地步,「Okok待會你就知道!囂張沒有落魄的久!」
  語畢,藤原柳轉身開始尋找翻過牆時要踩的定點,不再嘻皮笑臉。
  上月摸了摸自己被捏過的臉頰。
  真是神奇。
  明明剛還覺得很害怕的。
  居然只因為藤原柳的幾句話就消失大半……
  藤原柳真是個深不可測的人,果然非常可怕(就各種意義而言)。

  「找到了,牆有點高,要小心。」
  藤原柳熟練的從圍牆的缺角踩上去,一伸手就觸及圍牆的頂端,縱身一跳人已經消失在眼前。
  古屋上月用驚愕的眼神凝視著藤原柳輕而易舉就跳過去的牆。
  「上月,沒問題嗎?先踩那邊的缺角。」藤原柳的聲音從牆的另一邊傳過來。
  上月面露困難的嚥下口水,腳顫抖的踩上稍微凸出的缺角,踩上時卻發現一個令他絕望無比的大問題。
  ……身高不夠,手也不夠長。
  「上月?」
  古屋上月沒有回答。
  「怎麼了?上月?」
  「……太、」
  「啊?」
  「……太高了!」
  簡直像拿刀在捅自己的傷口。
  其實古屋上月不矮,但到了藤原柳面前卻像一個小學生,正所謂一百六和一百八的差別。
  「嗯……,這樣好了,我站在圍牆上,你握住我的手再拉你上來,可以嗎?」
  雖然屈辱,不過貌似也只有這個辦法可行……。
  上月翻了個白眼。
  「……隨你便。」
  藤原柳很快的從外牆跳到圍牆上頭,由上而下看著他。
  「來,握住我的手。」
  抬頭回望藤原柳,上月的內心掙扎,握了就是輸了。
  躊躇著,最後無可奈何的踩上缺角,緊緊握住藤原柳的手。
  當意識到身體突然懸在半空中,上月慌張的環視四周,抖起身子。
  藤原柳見上月的步伐在顫抖,手心貼近上月的掌心。
  「別擔心,我會握緊你。」
  語落,他更加用力的握住上月的手,握得都疼了。
  示意要上月跳上圍牆,在不安的狀態下上月本能的握緊對方的手,點了點頭,不管手中沁出的冷汗是否和他的大掌相融。
  一個使力,半隻腳已經站上圍牆,最後在藤原柳的推力下,兩腳著地。
  上月呼了一口氣。
  「……好累。」
  「嗯,上月做得很好哦。」
  藤原柳笑了笑,牽著上月跳下圍牆,朝日出高中的方向走去。

  『我會握緊你。』
  突然這樣一句話閃過腦海,古屋上月不禁莫名地害羞起來,備感尷尬的跟在藤原柳後頭,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
  日出高中有那麼遠嗎?他無力的想。

---------------------------------------------------------

已經四萬字了我現在才寫到這裡\(^O^)/(爆)
有人會覺得發展太慢嗎?如果看到這裡覺得慢那我就要哭了。
柳月組會寫到古屋上月18歲藤原柳20歲耶殺了我吧<(^q^)/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團長
  • 來提醒一下這個啦(結果我還是懶的複製到word裡面
    【「唉,你今天不是和社長說好要帶幾個一年級練小前鋒嗎?遲到就算了還講一堆亂七八糟的下流話,他會氣成(?????)我也不意外。」橘陽太聳聳肩,看了一眼身後的相良壬希。】
    問號那邊應該還有東西(???
  • 氣成這樣!!!!!!!!!!!!!
    幹我腦麻。(?)

    四六 於 2010/02/21 22: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